捞一轮月亮

作者:秋叶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美人鱼食谱(六)

      人鱼渐渐松开了嘴,捂着脸小声啜泣。
      
      趁此机会,袁枚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不过手上的血汩汩涌出,可怕极了。
      
      他拿了手帕抵住被咬破的地方,鲜红的血立马就浸透了手帕,无奈之下只好又剪破了一件衣服,将手包裹起来。
      
      这样的伤口他是万万不敢去看大夫的,常人一瞧就能瞧出异处,他可不想让人因此发现人鱼的存在,但是这么重的伤口,他又不能不管,所以他得自己去抓一些药,幸好从前跟着叔叔,学过一点,正好今天能派上用场。
      
      见人鱼还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袁枚给她披了一件衣服,端了一碗冷掉的鸡汤进来,叮嘱她喝下,然后才写了药方出门抓药。
      
      处理完伤口回来,袁枚惊喜地看到那个装了鸡汤的碗浅了一点,想必是人鱼听进去了他的话。
      
      人鱼正缩着身子躲在柜子里,袁枚看她可怜,端起碗问道:“不喜欢吃这个吗?我也不知道你平时吃什么,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跟我说,我去给你拿来。”
      
      “我想吃鱼。”
      
      她终于肯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是哭的久了。
      
      愿意说话就好,不过袁枚突然又想到她以前是生活在水里的,水里不能生火,那她吃的肯定也是生的吧,但是他还是要问问她,“你是要吃生的还是熟的?”
      
      “我要吃活的!”
      
      得了话,袁枚偷偷摸摸从外面带了几条活鱼回来,用一大盆水装着,放在人鱼面前。
      
      人鱼抬头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抓起水里的鱼就塞进嘴里,她张嘴的时候露出了锋利的牙齿,鱼骨头被她几下嚼烂一口吞进腹中,这幅可怕的吃相,难怪刚刚他的手会被咬成那样。
      
      等她吃完了,袁枚小心翼翼地将一条青色的手帕递给她,轻声说道:“你的嘴角还有血和鱼鳞,要不要擦一擦?”
      
      人鱼摇了摇头,用手刮下嘴角残留的东西,舌尖卷起手指,将手指舔舐得干干净净。
      
      所谓茹毛饮血,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虽然看着心惊,但是接下来几天袁枚依旧会给人鱼带来她想吃的新鲜的鱼,只是在身上藏久了鱼,未免惹得一身腥味,洗也洗不掉。
      
      接连多日,袁枚睡梦中闻着鱼腥味都想作呕,可是他的好奇心还是让他留下了那条人鱼。
      
      过了半月后,人鱼的伤好了一半,原本变得枯燥的头发也渐渐有了光泽,鱼尾上的鳞片越发夺彩,但是她总是哭丧着脸,两眼无神地望向暗处发呆,好像在想什么东西。
      
      一天晚上,睡得并不安稳的袁枚忽然间被惊醒,只见那人鱼以双手爬地,往门口挪动,看样子是要逃跑了。袁枚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心中想着,世上哪有喜欢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呢?可是他辛苦照顾了她这么多天,难道最后只落得个两手空空吗?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从哪儿来,来这儿又是干什么,况且他也从未勉强过她供他取乐,现在她又怎么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呢?这样想着,袁枚从床上弹起,大声呵斥道:“你要去哪里?”
      
      人鱼被他叫住,转过头来泪声说道:“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我该答谢你才是,所以我将我的泪珠都留在了那个衣柜里,有了那些,你这辈子都能衣食无忧,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请恕我不告而别。”
      
      袁枚心有不甘,万分纠结,可是他又怎么能做一个恶人?人家要走,就让人家走好了,“你要回去了吗?可是你的伤还没大好呢?能行吗?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我不回去,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人鱼的哭声更加明显,她哽咽说道:“你是个好人,如果我还有幸留下这条命的话,会回来报答你的。”
      
      “你不回家?那你要去做什么?难道你是要去报仇?”袁枚自顾自说道:“你怎么不等伤好了再去呢?你难道不是在身子无碍的时候受的伤吗?现在你的伤还没好,更是没有胜算了,还较这个劲作什么?”
      
      “我并不是与人结怨,而是有人想要我的命,现在我的哥哥为了我也进了虎口,我一定要回去救他才行。”
      
      人鱼终于放下防备,将自己的来历一一说给袁枚听。原来她住在南海深处,本来族中规矩是不能去近海的,可是她贪玩,偷偷离了家打探人类的世界。
      
      刚开始确实是好的,浮出海面,她可以看见落日晚霞月光飞鸟,令人赞叹的颜色融合在一起,美极了,她开心地往海边游,游的越来越近,她看见有渔人在织网,也看见有长着两条腿的小孩在沙子上跑来跑去,欢声笑语,是和海底不一样的风光。
      
      可是她太傻了,她忘了父母的告诫——不要接近人类,她看见一个廋骨嶙峋奄奄一息的人抓着大木头浮在海面,心有不忍,想要救他上岸,却被他紧抓着不放,还绑走了她。
      
      那人一看见她就两眼放光,直流口水,抓着她的手舔了又舔,像是要把她吃进肚子一样。事实也是这样,那人拿出一本食谱,打算吃了她。
      
      她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就是传说中的食谱,是会害死他们的食谱。可是哥哥从前跟她说,他们为了不让人类知道他们的踪迹,已经销毁了这些东西的。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她被骗了,眼前这个人早就打了算盘要抓一条人鱼回去吃,偏偏她运气这么差,又这么傻,被他给抓住了。
      
      就在她以为她就要被刀剁成肉末熬成汤送进那人的肚子的时候,哥哥找到了她,他来救她了,可是她根本是个拖累,不仅没有能逃出去,还连累哥哥一起被抓住。
      
      人类真是可怕极了,那样瘦小的老头都能打得过他们两条精壮的鱼,最后是哥哥将她推进了井里,让她逃跑。
      
      井底都是泥,逃不出去,眼看着那人要拿竹竿来打她了,吓得她用头撞泥,用手挖泥,才逃出那个可怕的院子。
      
      她像一条泥鳅在地下穿梭,误打误撞来了这个书院,本来她想回去搬救兵的,可正好遇上书院有道士来抓鬼,那道士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将井底的路都封住了,她被困在袁枚院子里的那口井里,哪里也去不了,后来的事,袁枚便知道了。
      
      袁枚可怜她,便想替她去找她哥哥。一来这么多天了,怕是她的哥哥早已没了性命,要是她再回去,又被那恶人抓住,还要看到哥哥的残骸,岂不是人间惨剧?二来他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美人鱼食谱是什么,由此他主动说道:“你还是留下继续养伤吧,你哥哥的事我帮你。”
      
      见人鱼一副犹豫的样子,袁枚继续说道:“我替你去,能快点,那人毕竟是人,见到我不会起疑心的,到时候无论如何,不管…你的哥哥是生是死,我都替你带他回来!”
      
      他一片赤诚,又有理有据,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人鱼点了点头,“那个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不过我当时被关在院子里,并不知道具体位置,我只记得我被锁在箱子里抬进那个院子的时候,一个老人家哑着声音说了一句,‘老爷,老太爷前不久归天了,人就葬在后院,老太爷走的太突然,什么也没留下。’后面的我就没听清了,但是我记得那个院子很大,长满了花草。”
      
      只有这一点线索,袁枚有些苦恼,不过答应了别人的事,就该做到。接下来两天,袁枚四处打听,忙忙碌碌却无半点头绪,一人一鱼,愁绪万千。
      
      第三天,倾盆大雨,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袁枚仍坚持要出去找人鱼说的那个恶人,找不到人,他也得带一条鱼回去给人鱼吃。才走了一小段路,他手中的油纸伞就被雨水打破了,卖鱼的摊贩不在,袁枚只好自己去捕鱼。
      
      雨水如珠帘一样落在地上溅起许多小水珠,落在湖面就变得烟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袁枚躲在他的破伞下,被雨水淋得眼睛都睁不开。
      
      本来他已经要被这场雨劝回去,可是隐约间,他闻到了一种奇异的香味,那是他从未闻过的一种食物的香味,虽是隐隐约约,却浸入他的肺腑,勾的他魂不守舍,要是能尝到那种味道,哪怕一死也行。
      
      袁枚像是失了魂魄一样走进了湖里,直到水漫到他的嘴巴里,他才清醒过来,扑腾着上岸。他扇了自己两巴掌,又眼巴巴望着那片什么也看不到的湖,究竟那里面藏着什么东西,能如此勾人。
      
      袁枚蹲在岸边,躲在破伞下等雨停,也在等湖中的那东西出现。大概等了一个时辰,雨还未停,不过有一叶小舟往岸边过来。那股诱人的香味也跟着一起来了,袁枚狠狠地在自己手上咬了一口,奋力保持清醒。
      
      雨小了一些,袁枚能看到有一佝偻老人带着斗笠,蒙着面纱,披着蓑衣,提着一个黑色坛子走了下来。袁枚闻着那勾魂的香味咬着自己的手吸了几口血,觉得索然无味,又悄悄跟了上去。
      
      那老人行为十分诡异,只见他进了一个老宅,不一会儿又提着一个桶出来,然后将桶中的粪水泼在宅府的墙根上,一连泼了十几桶,袁枚远远地就能闻到那股臭味,熏的人犯恶心。但是袁枚实在想要弄明白那老者的黑色坛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只好捏着鼻子,不顾身上是否沾到了污粪,爬墙进了那老宅。
      
      这个地方像是荒废了很久,杂草丛生,倒有几分像那人鱼说的地方,袁枚一下子警惕起来,做事更加小心。那老者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子,袁枚左右打探许久,也跟了进去。屋子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那老者也不知道去了哪。气氛诡异,让人生惧。
      
      他的身上湿哒哒的,进来后衣服紧贴着身子,觉得冷得厉害,便缩着身子躲在角落,等着那老者出现。屋内透不进一点风,也看不见一丝光,袁枚藏在角落,还以为自己做梦,渐渐起了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奇异的香味又飘进了袁枚的鼻子里,袁枚立马清醒过来,甚至还有些兴奋,黑暗中眼睛发着精光,像狗一样搜寻那丝味道,终于他找到机关,原来这屋子底下还藏着一间暗室。
      
      他入了暗室,在火光下看到了那老者的背影。恍惚间,袁枚以为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条成了精的鱼。那老者穿着单薄的衣裳,脊骨凸得厉害,将背上的衣服撑了起来,就好像是背鳍一样。尤其是那被照影在墙上的畸形的影子,格外的像一条站立的鱼。
      
      袁枚因那股勾魂的香味迷失了心智,扑上前从老者背后用胳膊钳住他的脖子,彼时老者的喉咙里正有一块肉往下吞咽,袁枚这一下子,便了结了那老者的性命。
      
      第一次做这种事,袁枚心里也害怕,他双手微抖,松开了老者。老者倒在地上,姿势更是像极了一条鱼。袁枚这才看清楚他的模样,双眼外凸,几乎都是眼白,仔细看才能见着那中间的一点黑,形状分外圆,不像是一个人。更奇异的是他的皮,每一条褶皱都像是弯曲重叠的鱼鳞,这简直就是鱼成精了!
      
      袁枚本该害怕的,可是他被那股香味包裹着,完全失了心智。他颤抖着双手打开眼前那个黑坛子的盖子,很烫,且没有滋味,可是那股熟悉的香味钻进了他的肺腑,支配着他停不下来。
      
      他捧着那个黑坛子,一口气将里面不知名的且滚烫的汤水喝了个光。那种感觉仿佛羽化成仙,说不出的痛快,汤被喝光了后,他的舌头就像被黑坛子吸进去了一样,恨不得将黑坛子带着的一丝丝味道都舔舐进肚子里。
      
      袁枚捧着坛子,舔了又舔,舌头伸在底处,又酸又痛,可他就是架不住那股味道。最后舌头变得肿大,卡在坛子口动不了了,痛觉覆盖了味觉,他才清醒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的关于美人鱼的章节会都修改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