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渣男宠妻记[快穿]

作者:杜小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毁容女乞丐1

      “哪来的女乞丐,又脏又臭的还浑身是血,跑出来吓人做什么?你居然敢惊到我们的马车?你知道车里做的是谁吗?”一个赶车的车夫对着马车前的一个乞丐怒喝道。
      
      而宋子文,在马车里被惊醒了。
      
      他掀开马车的车帘,急匆匆跳下马车,直接把地上那个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乞丐,抱了起来……
      
      “太子殿下……你怎么可以抱一个乞丐……”车夫惊呆了,忍不住叫出了宋子文的身份。
      
      “回太子府。”宋子文并未回答车夫的问题,只将女乞丐紧紧搂在怀里,走进了马车,让马车回府。
      
      *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靠在了太子府门前,宋子文紧紧抱着怀中的女子,掀开马车的车帘,轻手轻脚地下了马车,仿佛像是怕颠簸到了怀中的女人一般。
      
      而在太子府,一大群在太子府等候着他的婢女和侍卫,看见他抱着一个女人,还是个蓬头垢面的毁容女乞丐时,纷纷像是那马车夫一样石化了一般,只呆呆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见此情况,宋子文视若无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淡淡道:“来人,先准备一些热水和冷水,伤药,女子梳洗的工具和衣物拿到我房间里来,再让厨房准备饭菜。”
      
      说完,宋子文便径直抱着怀中的女子走向自己的房间。
      
      *
      
      很快,水来了,宋子文试了试热水温度,感觉又些烫便加了一些冷水,感觉有些凉了,又加了一些热水,直到将水温调整到一个舒适暖和却不烫人的程度时,方才罢休。
      
      随后,宋子文慢慢给女子的头进行梳洗,梳洗完毕后轻轻解开怀中女人的衣服,给她清理伤口,沐浴更衣,之后又将她抱到了床上,打算给涂上伤药……
      
      然而,在涂完身上的伤口,又用手接触到女人脸上狰狞伤口时,宋子文的内心忍不住深深一痛。
      
      然而,在他给女人的脸颊上的伤上药的时候,女人睁开了眼。
      
      “痛……”这是女人的第一反应。
      
      “饿……”这是女人的第二反应。
      
      “给我吃的,不然……”说着,女人猛地抓起宋子文的左手,狠狠一咬。这是女人的第□□应。
      
      见到这些情况,宋子文面不改色,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镇定自若地用另一只没被咬右手抚摸着女人的头发道:“我很早就让人去备下食物了,这会儿估计快上来了,你先啃着我的手,吃的待会儿就来了。”
      
      啃着宋子文一只左手,又被宋子文用右手抚摸着头发的女人:“……”
      
      *
      
      等送饭的人来时,正看见已经被宋子文收拾干净的女乞丐,正饥不择食地啃着宋子文的手。
      
      来人惊呆了,手中的食盒都要掉了。
      
      哪知,那女乞丐看见有人提着食盒来了,立刻将宋子文的手松开,然后如同闪电一般飞速奔向了来人,直接将来人手中快要掉下的适合夺了过去,紧接着迅速打开食盒,伸手拿起食盒里的东西直接塞进了嘴里,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许久之后,女乞丐打了个嗝,似乎是噎着了,又迅速从食盒里拿出一碗汤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然后继续吃东西……
      
      等到女乞丐将整个食盒的饭菜和汤吃完,然后将适合递给了原本拿着适合的人,然后就开始两眼泪汪汪,祈求地看了看宋子文,小声道:“我没吃饱……我饿了好几天了……我还想吃东西……能不能让他再给我拿一些来……”
      
      原本拿着食盒的人,看着女乞丐手中递过来的那空空如也的食盒,一脸唾弃地将食盒接过,然后忍不住看向了宋子文,开始告状道:“太子殿下……这姑娘的胃口……太……而且她之前还啃您的手,我们需不需要找侍卫把她拿下……”
      
      “这些你不用管,你先快些给她再准备一些饭菜来,如果手脚太慢就不用在太子府待了。”宋子文道。
      
      “奴才这就去拿饭菜,一定会迅速送来,定然这个姑娘吃的开开心心的。”原本脸色上带着唾弃的那个拿食盒的人,见宋子文如此关心女乞丐,不禁一脸谄媚地说道。随后,这人飞箭一般去取来了食盒,交与女乞丐享用,如此往复循环,直到女乞丐吃饱为止……
      
      当夜,吃饱的女乞丐宿在了一张温暖的香喷喷大床上,只觉得自己从未如此舒适过,仿佛一切是在做梦一般,于是怀揣着自己是在做梦的想法,睡着了。
      
      一觉醒来的时候,屋子的灯已经熄灭了,女乞丐在睁开了眼睛,然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漆漆又温暖又好闻的环境里,不像她待过的那个臭烘烘的冰冷乞丐庙。
      
      然后,她摸索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摸到了一些温暖又柔软的布料,而她的腰上好像是一双有些温暖又修长的大手掌环抱着自己,而这双手掌其中一只的手背上,好像还有深深的什么印记……
      
      摸着摸着,女乞丐用手指的指腹感受了一下这个印记的形状,感觉到似乎是……牙印。
      
      这一感觉出来,女乞丐立刻回想起了白天自己遇到一个俊美的男人,好像还是个太子殿下,而这个男人还被自己啃了一只手但还温柔的让自己吃饱喝足的事情了。
      
      “这男人可真是个好人啊!”女乞丐暗暗的想,想着想着,但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劲。比如这个太子殿下,这个大好人,居然第一次见到她就把她抱在床上环抱着,这好像很不对劲……
      
      “这似乎不是个好人……而是个衣冠禽兽……”女乞丐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这点,然后,她伸手捅了捅环抱着自己腰的衣冠禽兽,又狠狠地掐了一下。
      
      再然后……
      
      衣冠禽兽太子好像醒了,轻轻地“嘶”了一声……
      
      “如果你想让我碰你的话,你尽管继续掐我”醒转的太子殿下淡淡开口。
      
      女乞丐瑟瑟发抖,再也不敢掐了,只敢颤着声音道:“我叫张瑶瑶,是镇国将军张鸿远的大女儿。皇上下圣旨说我父亲欺压皇嗣,将我父亲下狱并说要秋后问斩,我和我妹妹张沐香在逃离的时候遇到了一伙黑衣人,之后我被抓走,被一个蒙面的女人毁容了。”
      
      “而自那以后,我也和妹妹也失散了。如果你能帮我父亲翻案,帮我找到我妹妹,并且查出诬告我父亲的人是谁,我以后就跟着你了。如果你帮不了我,那你还是别碰我了,碰一个罪臣之女,你的父皇不会放过你的。”
      
      张瑶瑶以为太子不会答应,哪知,太子闻言,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便道:“行!明天你就会见到你父亲和你妹妹了!”
      
      *
      
      于是,第二天一大清早,太子派太子府的人到处去张贴“太子妃张瑶瑶寻找妹妹张沐香”的告示,接着又亲自去皇宫求了赦免圣旨,然后快马加鞭前往死牢,将被赦免的张瑶瑶父亲带到了太子府。
      
      镇国将军张鸿远,原本以为自己要被处斩了,一世英名,一生戎马,落得一个秋后处斩的下场。哪知,他莫名其妙在死牢里蹲着蹲着就有个自称是他女婿的人跑来接他,而他也就此直接就变成了太子的岳父大人,被供在了太子府,一群仆人伺候。
      
      从死囚成为太子岳父的镇国将军张鸿远:“……”
      
      而另一边,太子府内一个叫做“香儿”的婢女,拿着手中上面吩咐下来说的太子让府内的人张贴出去的告示,神色痛苦无比,陷入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的挣扎中。
      
      因为她就是镇国将军大女儿张瑶瑶的妹妹,镇国将军的小女儿张沐香。不过,当她想到了太子近日抱回来的那个女乞丐,又想起第二天太子就公开说太子妃张瑶瑶想寻找自己的妹妹张沐香,香儿心中忍不住开始猜测那女乞丐是否是她的姐姐张瑶瑶。
      
      太子素来不喜美色,唯一抱回太子府的女人,好像只有那个女乞丐,一夜之间当上太子妃的,自然可能也是那女乞丐……
      
      事实上,当朝贵妃和皇后,都纷纷赐过一些美人给太子殿下,却全部被太子殿下拒绝。之后,也有那稍微有些大胆的朝臣,将自己的闺女送到了太子府上,也被太子一一拒绝。还有那更加胆大的宦官,自己跑到了太子府来献媚,或者介绍一些男宠来给太子殿下,也没有成功获得太子殿下的垂青。
      
      于是,太子府的侍卫和婢女们,包括张沐香在内,都认定太子是那天山上的高岭之花,睥睨尘世,没有凡间女子能入得他的眼。所以,他们才会在看到千里之外的太子,抱回一个毁容女乞丐的时,震惊不已…
      
      但是……如今猜测起那个毁容女乞丐是自己姐姐的张沐香,此时却一点也不讨厌那女乞丐了,更不觉得那女乞丐玷污了太子殿下这朵高岭之花,而是渐渐觉得……太子太禽兽了!口味实在太独特了!连毁容的女乞丐也不放过!
      
      她可怜的姐姐!怎么嫁给了这样一个人渣太子!太子真是乘人之危,趁着她的姐姐沦落为乞丐就将她的姐姐抱回了府!
      
      “可恶的人渣太子啊!亏我曾经看你是朵高岭之花还曾暗暗爱慕过你,没成想你是这样的变态!我姐姐都变成了乞丐你也下得去手!可恶啊!人渣啊!”张沐香捏了捏手里的告示,准备去找太子算账。
      
      哪知,没一会儿张沐香又从其他婢女口中,听闻了自己父亲镇国将军张鸿远被接到了太子府的消息,方知这应该又是太子宋子文的手笔,心里虽有感激,可一想起自己的姐姐落到了太子这个口味独特的人手里,又觉得姐姐刚被接入太子府就嫁给了太子,十分不值。于是,张沐香迅速动身在府内找了自己父亲的住处,并且诉说起自己的姐姐可能牺牲了自己,才能换来太子寻找她这个妹妹,以及解救他这个父亲的事情。
      
      于是直接从乞丐变成太子妃的张瑶瑶,再度与自己分开许久的亲人再度见面时,就看到自己许久未见的父亲和妹妹一脸心痛地看着自己……
      
      “父亲,妹妹,你们不用担心我饿着。太子给我吃了很多好吃的,都是我在乞丐庙里没吃过的。”张瑶瑶以为自己的父亲和妹妹是担心自己没吃饱,于是非常开心地说。
      
      镇国将军见到女儿这般容易满足的样子,顿时潸然泪下,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在离开自己的日子沦落成乞丐,受了太多的苦了。而张沐香看见自己曾经最为仰慕的那个知书达理,温柔安静的大姐姐,变成如今这般容颜受损,心态也变成如今只需要温饱就能很满足的地步,更是心疼起了自己的姐姐。
      
      “姐姐,如果太子要是对你不好,我就咬死他或者阉了他!”张沐香道。
      
      “我已经咬过他了。”张瑶瑶微笑道。
      
      张沐香:“……”
      
      然而,门外,看到这一切的太子宋子文不怒反喜,只觉得事情一直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因为按照这个世界原本的轨迹,镇国将军张鸿远会被处死,香儿会亲手杀了张瑶瑶,张瑶瑶也会亲手杀了香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