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渣男宠妻记[快穿]

作者:杜小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家可归落难女7(完)

      为了让李瑶瑶有机会对宁渊说出“宁渊,你被绿了”这几个字,也为了让自己可以欣赏到宁渊知道被绿时的表情,更为了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李瑶瑶,还为了给李瑶瑶一个神秘的超大惊喜,宋子文准备筹办一场婚礼。
      
      他把李瑶瑶的父母接了过来,准备给李瑶瑶一个神秘大惊喜。
      
      同时,他邀请世界名流参加,顺便也邀请宁家和徐家来凑凑热闹。
      
      为了这场世纪婚礼,光是发喜帖和为婚礼做宣传就令宋子文足足折腾了一个月。
      
      当然,婚宴开始的时候,李瑶瑶和自己阔别已久的父母,再度相逢。
      
      李瑶瑶是离家出走的,一直觉得自己无颜面对父母,十分尴尬,可她的母亲却直接抱住了她,含泪道:“孩子……我和你爸爸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我们都很想你。”
      
      瞬间,李瑶瑶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曾经在离家出走后,孤零零一个人生活的委屈,全部释放了出来:“妈妈……我错了……我也想你们……我好后悔好后悔,外面好残酷好可怕……我差点差点就……若不是宋子文,我的人生就毁了!我当初真的不该离家出走……我错了……”
      
      李瑶瑶的母亲和李瑶瑶抱成一团,揉了揉李瑶瑶的头说道:“是的,傻孩子,你要追求梦想,爸爸和妈妈都可以支持你,并且和你一起。不要再离家出走了,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家人都可以和你一起去做。”
      
      “是的,你们娘俩就是我的全部,只要我们全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不管你要做什么,我和你母亲都支持你。你母亲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在一旁的李瑶瑶父亲,见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终于相逢,亦是如此对李瑶瑶说道。
      
      *
      
      当然,李瑶瑶见到自己的父母后,徐净雅也带着自己的母亲,和现在徐父以及徐父的原配相遇了。
      
      如今的徐家有宋氏集团的资金支撑,已经不是昔日摇摇欲坠的颓靡姿态,徐父人到中年,却是意气风发,许多人都在向他打招呼,甚至是敬酒。
      
      而当徐净雅和她的弟弟带着他们的母亲,打算过去和徐父交谈时……
      
      徐父并不想搭理徐净雅和徐净雅的弟弟,显然,这对儿女当初把他的古董骗走,以及将徐氏彻底掏空的举动,已经完全伤透了他的心。
      
      倒是徐父的原配妻子,意味深长地望向了徐净雅的母亲。
      
      徐净雅的母亲保养得当,如今依然风韵犹存,看起来比徐父的原配妻子年轻貌美。而徐父的原配妻子在外漂泊已久,岁月终究在她身上留下来无数的痕迹,她本就比徐父年龄大,现在和徐净雅的母亲对比起来,更是显老。但她丝毫不介意这一点,反而意味深长地望着徐净雅的母亲,对徐净雅的母亲问道:“冯思思,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一切吗?二十年前,你勾引有妇之夫,破坏他人家庭。甚至当众从我的钱包翻出一份出售徐氏机密信息的文件,上面甚至有和我笔迹一模一样的签名。你害的我身败名裂,害得我无颜面对世人,所有都认为我是一个卑鄙小人,我百口难辨。我真想知道,当年你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徐净雅的母亲冯思思闻言有些心虚,但表面倒是非常镇定,微笑道:“当初……是你出卖徐氏机密,被丈夫厌弃,如今反倒说是我勾引你丈夫?我和你丈夫在一起,是在你们离婚后,不是你们离婚前,我没破坏你们家庭。聂心蝉……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不要总是给我扣一堆罪名来冤枉我。就连离开离婚协议书,也是你自己签的,我可没逼你。”
      
      “你让我逼她了……”徐父突然当众开口道。
      
      然后,徐父又道:“当初,我和我妻子聂心蝉一起创立了徐氏,那时我有温柔贤淑的妻子,懂事成熟的儿子,我们全家人一起享受着多年奋斗来的果实。那时的我,意气风发,事业有成,家庭婚姻美满幸福。妻子爱我,儿子敬佩我。”
      
      “可当她名誉有损时,我本应该查清真相,还她一个清白……却明知她必然有冤情,还依然对她不管不顾。而你……你甚至让我以她名誉有损为理由,说她的孩子不适合担当徐氏总裁,说如果她愿意签字离婚,她的儿子就会依然坐在徐氏总裁的位置上……”
      
      “冯思思,你说,你到底有没有让我逼她?”
      
      徐父的质问不断落进冯思思的耳朵里,冯思思突然觉得有些无言以对,然还是极力为自己辩解:“可这一切并不能证明我陷害了她……当初那份出卖徐氏机密的文件,就是从她钱包里找出来的。上面还有她的签字,这一切都证明是她出卖了徐氏……”
      
      “正常人谁会把自己的罪证揣着到处跑,不怕被人发现吗?上面还签字,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谁的罪证?更何况,若二十年前真是我出卖了徐氏,我前段时间又何必在徐氏有难的时候回来?”聂心蝉突然开口问道。
      
      然后,聂心蝉又对冯思思说道:“冯思思,不管我曾经背负着怎样的罪名,但我告诉你……现在,我才是徐治炎的妻子,二十年前是,现在依然是。你费尽心思算计来的男人,终究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当年他背叛我他不相信我,如今他相信我不相信你。兜兜转转,正宫依然是正宫,小三依然是小三,你比我貌美又如何,你比我年轻又如何,你永远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我永远是陪伴他一生的人。徐氏未来是属于我和我儿子的,而你和你的儿子女儿只会一无所有,这就是小三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下场和报应!”
      
      说罢,聂心蝉转身离去。而徐父则是立刻带着自己和原配的儿子,迅速追了上去……
      
      *
      
      “我,宋子文,平生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娶李瑶瑶为妻。我要生生世世守护她,爱护她,和她永远在一起。”
      
      婚礼上,宋子文这般当众对李瑶瑶说道。
      
      这样的宋子文,令徐净雅的内心再度蠢蠢欲动,同时她想让宁渊趁机去勾引李瑶瑶,然后自己去勾引宋子文。
      
      宁渊心里喜欢着徐净雅,将徐净雅这个愿意在他瘫痪之际嫁给他的女人视为白月光女神,女神求他,他心里难以拒绝。同时,他想起李瑶瑶的美貌,内心也有一丝动心。
      
      然而,当宁渊让保镖推着自己的轮椅,把自己推到李瑶瑶面前时,李瑶瑶却仿佛早就在等着他一般了。
      
      看见这样的李瑶瑶,又想起李瑶瑶是宋子文的新婚妻子,而自己居然被宋子文的新婚妻子这般期待着,想着想着,宁渊就不禁内心不断兴奋,忍不住让保镖将自己推到李瑶瑶身旁,紧紧靠着李瑶瑶说道:“瑶瑶,从我第一次在餐厅里见到你,我就被你的美貌所倾倒,我爱上你了。”
      
      然而,在笑意盈盈的宁渊面前,李瑶瑶只落下了这个评价。
      
      “对不起,宁家少爷,我们都是已婚的人,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意。而且,你长得没有我老公好看。还有就是……有个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说,只是上次在餐厅是你请我和我丈夫吃饭,我也不好当着我丈夫的面当你难堪。既然如今我丈夫不在,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
      
      宁渊闻言,脸色十分难堪。不过想到李瑶瑶说的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宁渊又想起李瑶瑶之前在餐厅,曾经一直盯着自己看的事情,便以为李瑶瑶要向自己表露心意,于是内心的难堪一扫而空,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瑶瑶。
      
      哪知,李瑶瑶却十分好奇地看着他问道:“宁渊,你似乎不是徐净雅上次在酒店,一起开完房然后相拥着走出酒店的男人。反正,我记得那个男人不止脸和你不一样,头发还是秃顶的,可我上次见你和这次见你,你都不是秃顶的,而且那男人年龄似乎比你大。看这情况,你是去做整容手术和植发手术,变了脸和头发,还是……徐净雅把你绿了?”
      
      原本十分期待李瑶瑶对自己回应的宁愿闻言,那张期待的面容顿时僵住了,只剩下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感觉自己的期待粉碎了,而且他本人不止期待落空,还受到了来自李瑶瑶的暴击。
      
      见到宁渊僵硬的神色,李瑶瑶忍不住问道:“宁渊,难道……你真的被绿了?”
      
      宁渊不知该如何作答:“……”
      
      倒是在暗处的宋子文,此时见到宁渊难堪的脸色,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然后缓缓想婚宴中走去,去招待客人去了。
      
      然而,不知道他刚才是去观看宁渊难堪的徐净雅,此时见到宋子文,却立刻就拿着一杯红酒,走到宋子文身边,故意泼到了宋子文身上,然后小声地说道:“宋董事长,对不起,我带你去换身衣服。”
      
      宋子文对徐净雅没什么兴趣,见到徐净雅这般作态,有些不舒服,只冷冷道:“不必了,这个婚宴的场地,我比你熟,我自己去换衣服。”
      
      然而当宋子文去换衣服时,徐净雅也紧紧地跟在了他的后面,直接粘着他追到了更衣室。
      
      更衣室内,宋子文还未脱衣服就感觉到了一束目光在紧紧地盯着自己,然后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去,只见到更衣室的门缝上似乎有人。
      
      “滚出去!”宋子文冷冷呵斥道。
      
      哪知,徐净雅仿佛没听到一般,竟然自己打开门进来了,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宋董事长,你和李瑶瑶离婚,然后娶我吧。我从小知书达理,受良好的礼仪教育,长大后也是念的贵族学校,可比李瑶瑶乏味的女人有素养的多了。”徐净雅缓缓扭着自己的腰,走到宋子文身边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更是想要贴到宋子文身上去。
      
      “徐小姐,请你自重,我从没听说过哪个贵族学校是教学生勾引有妇之夫。”宋子文避过徐净雅的接触道,然后他继续道:“徐小姐,我不妨告诉你,当初为了让我妻子瑶瑶答应我的求婚,我和瑶瑶婚前有约定,我和她不管是哪一方离婚,离婚后的产都归李瑶瑶,我会净身出户。”
      
      徐净雅没有打算自重,不过听到宋子文说自己和李瑶瑶离婚他会净身出户,她以为宋子文是担心失去所有财产才拒绝的她,于是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笑意:“宋董事长,你不用担心净身出户,我们可以杀了李瑶瑶啊,在杀她之前,我也可以委屈自己当一段时间你的情妇的,只等你杀了李瑶瑶,和我结婚就是了。”
      
      “我拒绝。另外,我会马上报警,说有人想要蓄意谋杀我妻子,并且鼓动我杀人。”宋子文冷冷地看着徐净雅,然后掏出了自己身上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看见宋子文的举动,徐净雅立马萎缩了,然后猛然间趴在了地上,抱住了宋子文的鞋子,哭着哀求道:“宋董事长,我错了,我道歉,我这就去跟你妻子道歉,我当众道歉,求求你,不要报警,婚宴上那么多人,警察要是来了,我就完了。不要报警,求你了……”
      
      宋子文把脚提了提,从徐净雅手中解脱,只淡淡道:“顺便将你买小混混想欺负我妻子,还想找宁渊给你解决小混混的事情也一并在当众道歉的时候说出来吧。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你不愿意说出来,那我还是报警说你预谋要杀害我妻子算了。”
      
      徐净雅闻言,手一抖,顿时觉得整个人掉进了冰窟。她抬头看着宋子文,恐惧地落下了眼泪。她以为这个在李瑶瑶面前无比温柔和宠溺的男人,对待所有女人都会充满柔情,没想到……行事作风居然如此冷酷狠厉,这样的宋子文,令她感觉颤栗无比……
      
      不过,即使是内心颤栗无比,徐净雅也不想让威胁自己的宋子文好过,于是咬牙切齿地对宋子文说道:“宋子文,我今天可以去向李瑶瑶道歉,但我不信你对李瑶瑶能忠诚一辈子,我等着看你净身出户,或者哪一天忍不住诱惑找我做你的情人。”
      
      *
      
      就这样,徐净雅在婚宴上,当众向李瑶瑶道了歉,承认了自己买通小混混去糟践李瑶瑶,结果小混混没成功,她让宁渊去解决小混混的事情。
      
      宁渊这才明白,原来在他因为去帮徐净雅解决麻烦,从而导致自己被那群混混将双手双脚打瘫痪的原因,竟然起源于徐净雅要找人糟蹋李瑶瑶。
      
      想到了这层,宁渊心中忽然有一个可怕的猜测,他没想到自己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原本的轨迹开车撞死了李瑶瑶,然后遭到了宋子文的报复,被宋子文设计和那群混混狗咬狗。只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想要帮徐净雅抹掉罪证,才被那群混混打的的。
      
      这样一想,再结合李瑶瑶告诉自己的,他被徐净雅绿了的事情,宁渊内心只想吐血。
      
      *
      
      徐净雅在宋子文和李瑶瑶的婚宴上丢了脸,于是率先把宁渊丢在婚宴上,自己回了宁家。为了让宁母不因为自己当众诉说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丢了宁家脸而迁怒自己,徐净雅开始想办法解决。
      
      想着想着,徐净雅就想到了自己怀了那个秃顶男人孩子的事情,这个孩子她一直担心哪天被宁家的人检测DNA,于是本来是想等过段时间解决掉的,比如装流产诬陷到李瑶瑶身上什么的。
      
      但是没想到现实非常骨感,如今她当众在宋家的婚宴上说了自己各种找人折腾李瑶瑶的事情,估计她到时候说自己的孩子掉了是李瑶瑶干的也没什么人会相信了,旁人还会以为她又要折腾李瑶瑶,宋子文也为了洗清李瑶瑶的嫌疑,也肯定不会干坐着,定然会对付她。
      
      想到这些,徐净雅最终打算留下这个孩子,然后在宁家便对宁母说自己怀孕了。
      
      于是,当被丢在婚宴上的宁渊被保镖推着回家后,原本遭到过李瑶瑶那句“你被绿了”之类的话语暴击的他,他再次受到了暴击,这次是他的母亲给他的。
      
      因为在宁渊到家时,他母亲看见他一进门,便高兴激动地用一个好消息欢迎他回家:“儿子,你回来啦,妈妈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咱们家有大喜事了。你知道吗?净雅怀孕了!净雅真是我们的福星,才进门一个月,就怀上了。”
      
      看着母亲笑容满面的激动样子,宁渊真有些不忍告诉母亲徐净雅把他绿了的事情,更不忍心告诉他的母亲,徐净雅的这个孩子也可能根本不是他的。
      
      于是,宁渊只能强忍内心的不高兴,露出了一个喜当爹的笑容:“妈!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实在太高兴了!我要当爹了!”
      
      可是在宁渊的心里,却只剩下一片苦涩。
      
      如今,已经手脚瘫痪的他,不知道自己能给母亲带来一些什么,如果他的母亲知道他浑身绿油油的,想必只会更加绝望。还不如,让母亲开心一点,有些盼头。
      
      然而……尽管表面强装喜悦,但此时内心已经一片苦涩的他,脑海中不止不断在闪现着李瑶瑶对他说的“你被绿了”,以及母亲说的“你媳妇怀孕”,还……仿佛……产生了关于未来幻觉……
      
      在那份关于未来的幻觉里,宁渊仿佛看见了……徐净雅生下来的孩子,未来长大了后一脸好奇地望着他宁渊,然后对他问:“爸爸,为什么我长得不像妈妈,也不像爸爸你?”
      
      当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幻觉时,宁渊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彻底底地被他视为女神的徐净雅,变成了绿色的人生了……
      
      *
      
      宋子文出钱开了一家影视公司,李瑶瑶的父母担任公司的高管,李瑶瑶签约了这家影视公司担任艺人。
      
      无数剧组发现了宋氏集团进军影视娱乐圈,发现宋子文的岳父和岳母都是这家公司的高管,都忍不住想向这家公司的演员,发去各种影视合约,以求能够拉到宋氏集团的赞助。
      
      却发现,这家公司的演员只有一个:宋子文的老婆李瑶瑶。
      
      无数懵逼的剧组:“?????”
      
      *
      
      由于自己的父母是宋氏影视公司高管,自己的丈夫是宋氏影视公司的最大股东,李瑶瑶参演了无数电影和电视剧,成为了荧屏上最活跃的当红明星。
      
      就这样,李瑶瑶在家人和宋子文的帮助下,实现了自己从小到大当明星的梦想。
      
      李瑶瑶大红大紫,曝光率很高,哪怕是厌恶李瑶瑶的徐净雅,每次打开手机,都能在日常看视频和新闻的时候,经常看到出镜率很高的李瑶瑶。
      
      而每次在手机上看到令自己厌恶的李瑶瑶,徐净雅都忍不住砸手机。
      
      就这样,徐净雅养成了砸东西的习惯。
      
      不过,好在宁渊的母亲很疼爱徐净雅,而宁氏的家底丰厚,就算她喜欢砸东西,宁氏都是供得起的。
      
      *
      
      又过了几十年,徐净雅的孩子长大了,孩子娶妻生子了,但是她很不开心……
      
      因为这些年来,徐家依然没有重新接纳她。
      
      眼见着一年年过去,徐父年事已高,却迟迟不立遗嘱,徐净雅忍不住有些急了。
      
      她直接到了徐氏公司,去逼徐父立遗嘱。
      
      没成想,徐父年轻时候卖过肾,到快老了的时候,身体亏空的厉害。如今这么被徐净雅一逼,年迈的身子就直接垮了下来。
      
      后来,徐父的原配将徐父送去了医院。
      
      徐净雅跟了过去,却见到徐父将原配叫到自己的病床前,立下了遗嘱:“我死之后,所有的财产全部归你和我们的孩子,但希望你千万不要接济冯思思和她的孩子。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年曾为了冯思思背叛你……你是一个好女人,就算我当初遭遇了困境,你也能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回来和我共渡难关……我能够和你在一起本就是我的幸运,可我却对不起你……我现在被我和冯思思的女儿气倒了,这些都是我的报应……”
      
      见此情景,徐净雅气恼万分。
      
      她没想到,徐父会什么都不给她和她的弟弟留下。
      
      她想要点遗产,可徐氏却也完全变成了那个原配和那个原配儿子的,她什么都没有得到……
      
      *
      
      至于宁氏……
      
      宁氏的状态更是惨不忍睹,因为宋氏集团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直打压着宁氏,还购入了宁氏的大量股票,掌控了宁氏的话语权,渗入了宁氏的管理层,折腾出了一群比如“买宁氏产品,送宁氏流动资金”赔钱的决策,把宁氏搞得天天流动资金紧张,宁氏的资产弄得越来越少。
      
      而令徐净雅更加不开心的事情是,她的丈夫竟然任由宋氏打压不还手,还在其他股东卖股票给宋氏时,自己也偷偷卖掉了手里的股票给宋氏,仿佛非常乐意宋氏渗入宁氏!除此以外,当初点头同意宋氏进入宁氏管理层的就是她的丈夫宁渊!
      
      还有就是……她的丈夫宁渊在临终前,甚至还宁愿把他自己银行卡内的现金全部转给他的母亲养老,而他身上仅剩的宁氏产业全部捐给了慈善基金会……
      
      除了一张空卡以外,宁渊一点也没有给她和她的孩子留下,甚至还在临死前对她的孩子说:“孩子,你爹我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导致这辈子要承受一些永远只能心里憋着的苦啊!不过,不管我承受着什么样有口难言的苦,但我现在都解脱了。我走后,你和你母亲,要靠自己自立更生啊!”
      
      可是这些内心吐吐血之后也就算了,徐净雅总想着宋子文有钱,总想着宋氏集团的庞大,自己改嫁给宋子文,一定能再变回那个风风光光的徐大小姐。
      
      所以,尽管徐净雅很不高兴丈夫没有留什么遗产给自己,但她想到她已经是单身了,而宋子文过了那么多年肯定也看厌了李瑶瑶那张脸,应该想找情妇了之类的,她就会有一点点愉悦地期待……
      
      于是,徐净雅在宁渊去世后,就忍不住充满期待起了当宋子文情妇的日子,甚至每天买一堆封面上有带有宋子文的财经杂志天天欣赏。而她这样的举动,彻底惹怒了宁渊的母亲。
      
      宁渊本来非常喜欢徐净雅,却没想到自己儿子刚刚去世,徐净雅就天天想着别的男人……
      
      就这样,宁渊的母亲一怒之下直接将徐净雅从宁家赶了回去。但徐净雅却吵着闹着要带走自己的孩子,宁渊的母亲虽然对徐净雅不满却也心疼孙子,阻拦不住孩子跟着徐净雅走,只好买了一幢房子给自己孙子住。
      
      而徐净雅,则跟着自己的孩子住在了宁渊母亲送的房子里,然后继续等待宋子文偷腥,等宋子文来找自己当情妇。
      
      可是徐净雅她在期待下等啊等,等啊等,也没有等到当宋子文情妇的日子,反而……等到了……李瑶瑶和宋子文已经抱上了重孙子,宋子文却依然对李瑶瑶忠诚坚定,从未找过情妇,他们全家幸福的消息。
      
      最终……徐净雅还是没能开心起来……
      
      同时,随着李瑶瑶和宋子文过得很幸福的消息一起传来的,还有她弟弟的消息。
      
      她的弟弟徐青玄一直对李瑶瑶念念不舍,每天嚷嚷着要得到李瑶瑶,各种长期去骚扰李瑶瑶……
      
      甚至,徐青玄为了能够对付宋子文的宋氏集团,就去想方设法勾搭一个家族力量的大财阀的女儿,试图打着富家公子哥的旗号去勾引对方女儿,然后弄大对方女儿的肚子,让大财阀将女儿嫁给他,再借用那大财阀的家族去对付宋氏集团。
      
      哪知……那大财阀的女儿喜欢的是那种已经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对徐青玄这种花花公子半点也没兴趣,在徐青玄试图接近自己时随手一查便调查出徐青玄长期骚扰李瑶瑶的事情,更是觉得徐青玄作风有问题,于是每次徐青玄想接近自己的时候,都是让保镖把徐青玄直接轰走的……
      
      一怒之下,徐青玄认为是李瑶瑶害自己追不到财阀的女儿,就跑去劫持绑架了李瑶瑶。
      
      绑架李瑶瑶后,徐青玄又威胁勒索宋子文交钱给他带李瑶瑶出国……
      
      然后……徐青玄被宋子文找到了,还被揍到了毫无还手之力。
      
      再然后……犯了绑架勒索罪的徐青玄又被赶去救援的警察捕获,关进了牢房了……
      
      但是坐了牢的徐青玄没有消停,他试图逃狱,然后在越狱途中打伤了一名警察,甚至还想将那名警察杀死灭口……然而,他想杀人的行为,令那受伤的警察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
      
      最后……那警察直接忍着伤痛拼命拿起枪,直接将徐青玄当场击毙了……
      
      *
      
      当夜,得到李瑶瑶和宋子文依然很恩爱,而弟弟袭警被警察击毙的消息后,徐净雅气的砸碎了家里所有的家具和碗筷以及电脑手机,这其中包括她儿子和她儿媳妇以及孙子的手机电脑。
      
      哪知……
      
      就是因为徐净雅的这个举动,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当晚没有碗筷吃饭,孩子也饿的嗷嗷叫……昔日的宁氏家产丰厚,可以放任她放肆地砸东西。可如今宁渊已死,宁氏的资产也被宁渊捐了出去,根本无法再纵容徐她东西了。所以……后来……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就因为这个原因开始经常带着孩子出去吃饭,生怕被她砸掉饭碗……
      
      再再后来,徐净雅的儿子和儿媳妇听闻她的弟弟居然绑架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还在被警察抓进牢房后还想袭警杀人,每次看着徐净雅都感觉到有点惊恐,渐渐在每日的惊恐中受不了,甚至生怕她带坏了孩子,就宁愿把这套房子留给徐净雅,也要直接搬回了宁家,再也不敢徐净雅住在一起了……
      
      宁渊的母亲见到自己的孙子带着孙媳妇和孩子搬回宁家,自然欣喜万分。
      
      倒是徐净雅见到这样的情况,十分生气。可她见到宁渊的母亲十分疼孩子,又开始担忧宁渊的母亲有朝一日可能会知道孩子不是宁渊的,害怕恐惧宁渊的母亲在知情后会将自己的房子收走……
      
      最终,徐净雅只能心里憋着一口气,气的每天砸家具,每天砸,没多久家里的家具也被她砸光了……
      
      然后,砸完家具的她,盯上了家里的洗衣机,微波炉,冰箱之类大型家电……因为之前曾经有砸电脑手机的经验,徐净雅自认砸家电经验丰富,就忍不住将砸东西的手伸向了大型家电……
      
      再然后,在十分不理智地去砸电器时,徐净雅自己不小心触电被电死了……
      
      后来,因为“砸家电而被电死”的徐净雅还上了她所在当地的新闻报道节目,新闻上面报道着说:“人需要发泄,但更要注意安全,比如某位徐姓女性在发泄时选择了砸家里的大型家电,不幸触电身亡……呼吁广大人民群众,发泄时应选择安全物品,比如用沙包排球和篮球皮球之类运动物品的进行运动发泄,即使忍不住砸东西也尽量砸一些安全的东西,万不可轻易去砸大型家电……”
      
      一时之间,当地沙包销售量疯狂激增,还有一些运动器材也在不断销售量激增,徐净雅所在当地的人们在发泄时更多的开始选择打沙包和运动发泄,十分感谢这则新闻的建议,也同时永远地将砸大型家电被电死的徐净雅,当成罕见型人物深深铭记在了内心……
      
      *
      
      徐净雅的母亲冯思思在新闻上,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的死讯。
      
      如今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儿子,现在就连女儿也失去了。
      
      本来就没有徐氏财产的她,彻底一无所有了。
      
      “这就是做小三的下场和报应吗?若我当初不去找一个已经结了婚的男人,而是和一个单身男人在一起,会不会孩子就不会变的如此扭曲,会不会他们这一生就不会是这样的下场?而我也不会一无所有?”冯思思喃喃道。
      
      *
      
      许多年后,已经白发苍苍的李瑶瑶在病床前,眷念地看着宋子文。
      
      她这一辈子,从遇到宋子文开始,便走向了极致的幸福,有时候她睡醒了,都要看看自己身边有没有宋子文在,因为她担心和宋子文的一切都是她做的梦,她害怕哪天醒来,自己还是那个离家出走后走投无路,有家不敢回,只能无家可归的人……
      
      哪知,她遇到了宋子文。
      
      从那一刻起,她不再走投无路,不再无家可归。
      
      宋子文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还把她的父母接了过来,并且和她的家人一起帮她实现了她一直想做明星的梦想……
      
      而且宋子文陪伴了她无数时光,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如今她已经垂垂老矣,依然对她不离不弃,一直在陪伴着她……
      
      可是她……
      
      还是,舍不得他。
      
      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贪心,她不止贪恋这辈子和宋子文相处的时光,还奢求下辈子能够遇到宋子文。
      
      在她内心身体,不断在回响着:“要是下辈子,能再遇到他,该有多好?”这样的声音。
      
      可是……下辈子,她也不知道会投胎成什么样子,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叫做李瑶瑶……
      
      到时候,宋子文还会认出她吗?宋子文还会记得她吗?甚至……他们之间,还会有缘分吗?他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吗?
      
      想着,李瑶瑶忍不住在生命的尽头,遗憾地对宋子文喃喃:“宋子文……下辈子,我要是能遇到你,该有多好……”
      
      “你放心,我们还有很多个下辈子的,我会永生永世一直陪着你的,瑶瑶。”仿佛是看出了李瑶瑶眼中的遗憾一般,宋子文对着李瑶瑶喃喃道。
      
      “那这样的话,就太好了……我这一生,很幸福。遇到了最好的男人,嫁给了最好的男人,我甚至得到了他的许诺,他说下辈子也会追随我。我很幸福,我心中再也不剩下一丝遗憾了……”说着,李瑶瑶毫无遗憾地闭上了眼睛……
      
      而在李瑶瑶死后不久,处理完了她丧事的宋子文,也随她一起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整个世界写完了23333。
    下个世界讲的是女主沦为毁容的乞丐,被太子男主捡回家洗干净治好脸养着,等男主登基为帝王就把女主封为皇后的故事。有兴趣的可以看下,不喜欢的可以返回目录去看看其他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