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若沧想象中的欧执名,气运应当和辉煌的万家奇差不多。
      金光闪闪,犹如大善人,否则怎么可能成为谁惹谁倒霉的玄学先锋,事业平步青云,被万千粉丝追捧。
      
      然而,见面不如闻名。
      欧执名一身狠厉阴损的运势,看得若沧皱眉。
      
      于是,他皱着眉摆出公式化的笑,回应了欧执名的握手。
      短短接触,让他十分需要给祖师爷上柱香冷静一下,才能控制住消灭欧执名的冲动。
      
      若沧一向温柔,突然表情勉强,万家奇也只当是太阳晒的。
      幸好他长得帅,什么表情都能毫无违和的驾驭。
      
      连蒋莎莎都诧异的夸,“之前听万导说你真人比照片更帅气,原来是真的!”
      她声音清亮,透着独特的腔调。
      客套而已,若沧都懂,他说:“但是我长得再帅,还是比不过莎莎你的声音更让人印象深刻,听过一次就忘不了了。”
      
      商业互吹,职业搭台。
      万家奇笑道:“我给你们看看若沧早上跳的舞,那才是真正的印象深刻。”
      
      编导发话说什么都对。
      两个人当即表示感兴趣。
      
      欧执名率先进到沈家大宅,一片风平浪静,
      若沧正在奇怪,蒋莎莎就跟着走了进去。
      
      她刚迈进一条腿,沈氏祖宅的气息变化就和若沧之前感觉到的一模一样。
      充满了躁动与排斥,溢满了“这里不欢迎你”的意味。
      
      留在建筑上的记忆,远比留给人的记忆悠久。
      若沧盯着蒋莎莎,轻快的步入庭院。
      他曾远远看过蒋莎莎一面,事业上升期,气运大多明中有暗。
      现在仔细端详,她这气运不是明中暗,而是暗助明。
      
      他不得不叫住万家奇,低声说道:“问题出在蒋莎莎身上。”
      “什么?”万家奇眼里写满了茫然。
      “不是这座院落闹鬼,而是这座院落不欢迎蒋莎莎,所以想把她赶出去。”
      
      如果是在节目筹备期发生这种事,万家奇当然愿意换个人选。
      可是蒋莎莎来都来了,并未因为上次的意外推辞,他这个做编导的,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叫人退出。
      
      于是,他把宝压在了若沧身上。
      “大师,那你有办法解决吗?”
      若沧沉默片刻,回道:“先看看。”
      
      他修行的道法,讲究顺应自然。
      沈氏宗族盘亘于此,他们这些外来的人,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得罪主人。
      更何况,沈家积德行善、济世救人,说是守护一方的神灵也不为过。
      
      本该宽宏大量的浩然之气,不会无缘无故的怪罪小小的外来者。
      除非,蒋莎莎有大罪或者带了有罪的东西。
      
      娱乐圈明星,多多少少迷信一些江湖传言。
      前辈拜了大佛,拿了好资源,那么后辈也会去拜,求一个相同的境遇。
      祈福占卜改运饰物数不胜数,也有些胆大的敢养小鬼、供佛牌。
      
      蒋莎莎的气运,有点儿像供奉了不好的东西。
      但是也太微弱的一些,根本翻不出什么风浪。
      
      沈家这么小气?
      若沧陷入困惑,欧执名忽然出声,“万老师?”
      
      两个大牌都在等万家奇。
      万家奇连忙快步走上去,“没事没事,我这就给你们调录像。”
      
      即使只是录下来的初版,若沧的舞蹈在一方小小的显示器上已经足够震撼。
      而且,那支毛笔存在感无限之高,已经不是单纯的舞蹈。
      更像是优美流畅的武术。
      
      欧执名凝视着,表情冷漠无比,视线却舍不得挪开。
      蒋莎莎直接很多,捂着嘴诧异叫道:“太厉害了吧!感觉若沧一个人就能撑起这期节目了。”
      
      旁边的摄影助理赶紧夸道:“莎莎,你唱的歌才是独一无二的,这才是我们这期节目的重头戏!”
      这话说得蒋莎莎无比高兴。
      
      欧执名沉思片刻,问:“你打算唱哪首歌?”
      “《春天的降临》啊。”
      有欧导搭腔,蒋莎莎自然要卖弄两下,开口就唱了起来。
      
      当她唱出第一个词,整个安静的庭院,忽然起了疾风。
      枯叶杂草唰唰唰从地板刮过的声音,在若沧耳里无比喧嚣,几乎盖过了莎莎的歌声。
      
      若沧能够听到整个村落的咆哮,在白昼风声里,聚成了愤怒的啸音。
      随着蒋莎莎的清唱,逐渐变得明晰,风都吹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迎面来风,蒋莎莎不得不中断,伸手捋好被风吹乱的长发。
      小助理浑然不觉,竟然出声夸道:“莎莎姐,风都在给你鼓掌呢!”
      蒋莎莎欣然接受,收起脸上的尴尬,看向欧执名的眼神写满了期待。
      “嗯。”欧执名勉为其难捧场,“是挺好听。”
      
      若沧觉得,这些人什么都看不见真的很幸福。
      这哪里是风鼓掌,这简直是沈家先祖带起的掌风,恨不得把人摁死的那种!
      
      这还只是白天。
      换成晚上,他自然可以想象出万导所说的闹鬼现场。
      他没找到莎莎的问题,但是他找到了沈家大宅抵触的原因。
      
      情况有些严重。
      等到其他人捧着蒋莎莎去准备的时候,若沧找到万家奇。
      
      他说:“万导,我们去外面看看后面拍的场景。”
      接头暗号似的,万家奇当然懂。
      
      他们刚出院子,若沧就开门见山。
      “不能让她唱歌。”他看了看整个战备状态的沈氏祖宅,“至少,不能在沈家宅院里唱。”
      “为什么?”万家奇疑问里透着心痛,“那可是我们节目的重头戏!”
      
      夜空之下,万籁俱寂,美丽女性的歌声与历史的回忆交相辉映。
      谁不爱看,谁不爱听?!
      
      然而,再重要也不行。
      若沧说得真诚直白,“因为沈家人不爱听。”
      
      闹鬼的心理阴影,最终战胜了万家奇的艺术家修养。
      当天,节目组根据万家奇的要求,蒋莎莎的《春天的降临》,场地改在了沈家大宅门外。
      他们在门外空地摆好了一圈红色蜡烛,掐好时间在戌时黄昏,一一点燃。
      
      蒋莎莎换上了一身红色长裙,妆容淡雅清丽,神情相当不解。
      她参加过那么多的节目,当然懂得在哪里唱歌更美。
      沈宅庭院大气磅礴,历史感浓厚,当然不是一个大门当背景能够比拟的。
      无论是镜头感,还是气氛,自然是夜空下的宅院,更加能够打动观众的心。
      
      万物朦胧,夜幕降至。
      蒋莎莎在一片跳跃烛火掩映中问道:“万导,之前不是在院子里唱吗?”
      万家奇的借口非常巧妙。
      他说:“哦,因为我们突然觉得用蜡烛当布景更能重现当年的篝火。所以挪到了外面,免得沈宅失火。”
      
      听起来合情合理,然而地方是若沧改的,蜡烛是若沧让点的。
      这些从沈氏祠堂拿来的祭祀蜡烛,常年晕染了祠堂先祖的气息。
      此时点燃,正是要把蒋莎莎给圈在里面,保证安全。
      
      话是这么说,可若沧并不确定沈家祖宗们会给面子。
      
      夜晚一到,烛火辉煌,蒋莎莎身着红衣,在火光之中分外美丽。
      拍摄现场人数众多,远远还有沈家年轻一代,在拍照、闲聊。
      若沧却觉得山野寂静,空旷无野,厚重雄伟的沈家祖宅,隐隐约约笼罩在夜色阴霾之中。
      
      万家奇示意开始,蒋莎莎便启唇唱道:“冬天把白雪铺满大地——”
      婉转清亮的歌喉,在静谧夜晚显得悠扬。
      歌颂春天不会被冬天击败的歌曲,仍旧饱含着当年抗战时候的期许。
      
      整片建筑群落,都在随着歌躁动。
      仿佛一首歌,触动了它们无法愈合的伤口,集体战栗起来。
      
      若沧在发现异动的瞬间,转身远离了人群。
      他循着气息最浓烈的方向,来到了沈家祠堂。
      
      这里平日不会锁门,留给回乡的沈氏子孙跪拜吊唁。
      若沧抬手推开大门,连嘎吱的门轴声,都透着沉重。
      
      供奉的案台上,累累摆满了沈氏宗族的牌位。
      字迹从旧到新,从古到今,密密麻麻占满了整间大房。
      
      面对这样满室牌位,若沧像见到了成千上万的神明塑像。
      子孙后代虔诚的祭祀,抵得上一座庙宇。
      
      这些不止是牌位,而是当地的守护神。
      它们在排斥着蒋莎莎,即使她不过是站在宅门外歌唱,也引得沈家老祖宗们不安。
      
      若沧拿起旁边随意堆好的檀香,出声说道:“抱歉叨扰各位老人家了,我们只在这儿待几天就走。”
      他持着香,拜了拜。
      
      香火缭绕之中,若沧的声音低沉悠长。
      “这首歌是期待战争早日胜利的歌曲,也许对葬身于那个年代的长辈沉重了一些。记忆虽然痛苦,但是过去了七十多年,各位也不要怪罪一位年轻人的冒犯。”
      
      他将檀香插在香炉里。
      祠堂中满溢了无法忽略的怨气、怒火、悲伤。
      那些夹杂着时间难以消弭的沉重情绪,渐渐从牌位里弥散出来,源源不断,周而复始。
      
      它们排斥的不是蒋莎莎,而是那首歌。
      大地等待的春天终于降临,却没有庇佑到那些竭尽一生等待春天的人。
      
      闹得万家奇信念动摇的东西,不是邪祟,更不是鬼怪。
      不过是历经四百多年,无数不肯平息恨意的沈家先祖,留下来的最后执念。
      
      魂魄归于天,归于地,归于河流山川。
      留下来的恨,辗转潜伏,被歌声唤醒。
      
      这样的恨,若沧不能随意的画个法阵符箓嚣张的击碎。
      万千先祖凝聚起来的善意,压抑着它们的恶,在时光里慢慢度化自己。
      可能百年,也许千年。
      漫长且任重道远,却从未放弃庇佑这片山水。
      
      如今,若沧只想助它们一臂之力。
      他恭恭敬敬的掐了个三清诀,启唇念道:“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低沉清亮的声音,吟诵着道教往生咒,安抚着宗族之中无法安息的灵魂。
      那些刻骨铭心的痛,贯穿灵魂躯壳的恨,还有饱受折磨的苦,环绕在若沧身旁,一拥而上,肆意宣泄着数百年的仇怨。
      
      万千怨气引上身,若沧躯壳里冲刷着无边苦海。
      他闭着眼睛,神情一如既往平静,眉峰却有掩盖不住的痛苦。
      灵魂和躯体,与沈氏共同回溯苦难。
      平复怨气,远比消灭它们更加困难。
      
      若沧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耳旁全是尖锐凄惨的哀嚎,炸得他一字一句不能疏忽。
      渐渐恨意变得浅淡,还给了若沧属于自己的五感。
      
      “你干什么呢?”
      突然,后方响起的一声话语,一切重回清明。
      
      那些痛苦和愤怒,抽离了若沧身体,导致他精神一靡,不得不扶住案台稳好身形。
      若沧皱着眉转身回看,就发现尚未超度的阴晦怨气,冲向欧执名。
      
      他刚掐起诀,正要打散那些怨气。
      谁知它们一近欧执名半米内,就这么没了!
      
      若沧缓过气,扶着案台站稳了。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欧执名浑身阴沉气运,那些阴损运势更加的凶狠莫测。
      
      “啊……”若沧眨眨眼,缓缓的说,“万导叫我来上柱香。”
      
      祭拜的香炉里,确实燃着。
      但是,这么奇怪的要求,欧执名还第一次听说。
      
      两个人站在别人家的宗祠里,安静得听得到彼此的呼吸。
      若沧有很多话想问。
      他又觉得问了也白问。
      
      最终,他顺手从旁边再抽出三根檀香。
      “欧导,来都来了。”若沧点燃了香,递给欧执名。
      他说:“拜一拜沈氏先祖,保佑万导的节目顺利吧。”
      
      沈家徘徊数百年的苦恨仇怨,他超度了不少,剩下的,竟然让欧执名诡异气运吸收走了。
      虽然他的气运愈加阴损,但是对沈家来说,再也无恨意滋生,往后就是纯粹的一方守护神。
      也算另一种魂魄归于黑夜,归于寂静。
      归于……欧执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春天的降临》,作曲:陈歌辛
    代表作《玫瑰玫瑰我爱你》、《凤凰于飞》、《恭喜恭喜》、《夜上海》,并谱写了《渡过这冷的冬天》《不准敌人通过》等抗日歌曲。
    “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道教往生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