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山河千年》的新一期拍摄现场,在南方村落里的一座老宅。
      那是传说中世代行医的沈氏家族留下来的宝贵物质文化遗产。
      大片宅邸经历了朝代更迭,经历了战火洗礼,仍旧神奇且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万家奇说:“南方讲究宗族,沈家的子孙后代,保管着完整的族谱,还有家族大记事。他们世代行医为善,救过很多人,现在的后代大多数也是从事的医学相关行业,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传承故事。”
      
      中医到西医。
      明清到现代。
      变化的是社会进程,不变的是整个家族对治病救人的赤诚之心。
      
      “……但是,拍摄的第一个晚上,就出事了。”
      
      若沧和敖应学,坐在保姆车里,听万家奇慢慢讲述当时的状况。
      《山河千年》请的嘉宾是新晋歌手蒋莎莎。
      年轻,有人气,歌喉清亮。
      他们设计的场景,是蒋莎莎在星空下歌唱,如沈家老人回忆的画面那样——
      战争结束的晚上,躲在沈家避难的人们,听着一位年轻女人唱《春天的降临》。
      
      一切静谧又美好,可蒋莎莎唱完,突然无预兆的倒地!
      万家奇和节目组顾不上看什么镜头不镜头,赶紧冲上去救人。
      还好沈家年轻人懂急救。
      要不然节目组根本没有想过,普普通通出外景,还能发生这种事情!
      
      万家奇说得心有余悸。
      “虽然蒋莎莎说自己可能是劳累过度晕倒了,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第二天重新检查拍摄画面的时候,我发现镜头里有很浓重的阴影,连白天拍好的场景都不能用了。”
      
      到底怎么一个不能用,万家奇没说。
      若沧只看他这副信念动摇的样子,都不忍心再刺激这位本该命运顺遂的编导。
      
      于是,沈氏家族的祖宅拍摄计划,推了一期又一期。
      成为了万家奇的心病。
      从彭逸那儿听说了若沧之后,他才有了邀请若沧的想法。
      
      敖应学止不住心里的好奇,“万导,为什么你不请圈内知名的杜先生或者七世佛跟你们一起去看看?”
      万家奇拒绝得果断,“带他们去不就是节目宣扬封建迷信了吗!而且,哪有带道士和尚,去人家祖宅的道理。”
      说得好有道理,敖应学无法反驳。
      
      即使信念动摇,万家奇仍旧有着社会主义工作者的原则。
      他可以信鬼神,但是代表着第一电视台的《山河千年》节目不能信。
      
      若沧不一样,作为嘉宾去到现场,就算做法镇鬼也可以解释成嘉宾演绎的传统技艺,纯属个人爱好。
      
      万家奇盛情邀请,敖应学看在节目的面子上也不会拒绝。
      然而,答应了万导后续详谈之后,若沧却一脸凝重。
      
      敖应学觉得奇怪,“我还以为你挺高兴有人和你一起搞迷信呢?”
      若沧无奈叹息一声,“如果是真的闹鬼,我也很难办啊。”
      谁不想平安顺遂的当一个普通爱豆呢。
      
      浩渺和《山河千年》节目组接洽顺利。
      若沧和蒋莎莎,一个白昼,一个黑夜,一个舞,一个歌。
      男女搭配,共赴沈宅,皆大欢喜。
      
      准备《山河千年》的若沧,在粉圈眼里,行程渐渐冷却下来。
      《绝境逃生》第二期不参加了,后续也没什么大资源,除了媒体访谈,居然连广告都没有一个!
      若沧热度正高,公司难道不该趁热打铁,把他弄出来疯狂营业吗?
      
      被隔空好奇的若沧,忙得要死。
      《山河千年》暂定拍摄四到六天,敖应学直接把六天工作量,给他挤成了三天内完成。
      剩下的时间,全力编舞、排舞,一定要推陈出新,一鸣惊人才行。
      
      按照敖应学的说法:上《山河千年》的那么多,别人都是早就有名气的大佬,所以你一定要靠着节目有名气。
      
      为了若沧出镜能够震撼众人,舞蹈老师使出浑身解数编舞。
      一定要让若沧武术的刚与强,展现出中国舞的柔与美。
      
      可舞蹈老师期望终究太高了一点。
      若沧不是练舞出身,粗通拳法、掌法、刀法,要他飞檐走壁还行,要他飞檐走壁的同时保持美丽,实在是无能为力。
      
      若沧思考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到了一个救人救己的好办法。
      他说:“学哥,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就靠你来实现了。”
      
      《山河千年》开拍当天,若沧带着他不成熟的想法,由敖应学亲自送到了沈家祖宅。
      
      南方村落仍有自然的清新,敖应学很久没有来过这么原生态的地方了。
      他开玩笑的说:“大师,感受到鬼在哪儿了吗?”
      若沧摇了摇头,“这里怎么会有鬼。”
      
      他远远就能感受到沈家宅邸历史厚重的气息。
      不止是传承的精神文化,还有整个沈氏宗族兴盛繁荣的族运。
      
      人杰地灵,风水宝地。
      主宅后有靠山,前有流水,四百多年时光荏苒,一如落成时候的模样。
      
      若沧站在大门外,都能感受到风水局流转的自然之气。
      天人合一的绝佳建筑群落,难怪没有被战火毁坏。
      
      这不是奇迹,而是沈家历代绵延的传承,守护着整个宅邸。
      他仅仅站在旁边,都觉得心生敬畏。
      如果有鬼,早该被沈氏宗族净化了。
      
      若沧轻松许多,他驱邪除恶多年,深知邪祟易除,鬼怪难缠。
      不是鬼,那他的工作量至少减半。
      
      节目组的人,走出来热情的迎接他们。
      “万导说你有个道具要搬,让我来帮忙。”
      若沧好意拒绝,“不用不用,我自己拿就好了。”
      
      但是,工作人员见到那个厚重的大箱子,顿时对若沧的小身板表示怀疑。
      他伸手就帮若沧搬运,还说道:“明星怎么能干这种粗活,我来——”
      提、提不动!
      
      工作人员有点儿尴尬,他在节目组打杂这么久,扛过多少东西,居然还能提不动个箱子?
      
      他立马挽尊,“我马上找人来搬。”
      若沧还是笑着说:“真的不用,我自己拿吧。”
      
      于是,对方亲眼见证,若沧轻而易举的拿出了那个提不动的箱子,步伐轻盈的走进宅邸。
      
      工作人员跟在身后震惊无比。
      最终啧啧称奇,不愧是传说中的密室终结者,娱乐圈最后的武林高手。
      
      万家奇见到人,表情激动热切。
      他低声询问若沧,“你看得出哪里有问题吗?”
      “暂时没有,这是一座先祖有灵的宅邸。”若沧看他愁容满面,安慰道,“放心吧万导,我有备而来,全程都和你们在一起。”
      
      万家奇稍稍放心,视线落在大箱子上,心想这可能就是若沧的准备。
      他不禁问道:“箱子里装的什么啊?”
      若沧语气郑重,回答道:“说实话,保命用的。”
      
      明星保命用的东西,顿时引起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若沧换完服装、做好造型,然后在所有工作人员好奇的视线里,他终于打开了箱子,拿出了保命用的东西。
      
      一支笔。
      一支长约两米、重达二十斤、通体紫檀色的大毛笔。
      
      浩渺公司紧急联络厂商,加急定制,赶在节目开拍前做出来的若沧专属舞蹈道具。
      
      敖应学完全理解他们的错愕。
      就像他听到若沧要用这个作为《山河千年》的登场时心情一样。
      
      是武术,也是舞蹈。
      以巨型毛笔为核心编排的开场,全部是若沧一个人慢慢磨出来的。
      
      舞蹈老师给出一些修改动作建议,若沧迅速的改进。
      他靠着一根钢管,敲打舞蹈室的地面,最终完成了这个“不成熟的想法”。
      
      明明没有完整的使用过紫檀毛笔,敖应学却莫名的觉得,他一定会成功。
      
      摄影机架设在大门里,正对整个庭院和正堂。
      宽敞的宅院,历史悠久的地面,每一块砖都写着济世救人的沈家故事。
      
      若沧身穿白色对襟唐装,单手提着身长两米的毛笔。
      跨过正堂,步入庭院。
      
      他身材高大,穿着宛如文人墨客,又因为巨大的毛笔,彰显出凛冽的侠气。
      
      若沧向前一个空翻,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于悠久的石板砖上,落下了第一笔。
      他在镜头前表演舞蹈,也在做一场特殊的法事。
      
      道教武术融合了中国舞要求的力与美,若沧掌风轻转,毛笔腾空一舞,随着他挥洒自如,行云流水之间,书写节奏流畅,手脚动作洒脱,令人叹为观止。
      
      在别人眼里不可思议的动作,若沧已经做了无数次。
      得心应手,熟悉得如同呼吸。
      
      观看的人屏气凝神,以为水渍留下的痕迹毫无规律,然而在若沧的控制中,地砖上渐渐成型了一道天地符。
      
      顺应自然,承接天地,灵气由符而盛大,方圆一里之地,皆被沈氏宗族所庇佑。
      荡涤天地污秽,百鬼勿扰,邪祟勿入,浩然正气融入山水,护一方活物周全。
      
      画完符箓,若沧也以转笔收势。
      两米长的紫檀木毛笔凌空划了半圈,重回若沧单手提着它走出来时的样子。
      光亮倾斜映照在若沧身上,如同流水般温柔。
      
      无人机停留在上空,俯视着寂静的现场。
      看完整个开局的人,连呼吸声都不敢太大,唯恐会惊扰与天地融为一体的若沧。
      
      他们走遍全国,见识了无数传统艺术。
      却从没看过这样的舞蹈。
      单说那只毛笔自如收放的动作,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他们升起了和《绝境逃生》观众相同的感慨——
      这是人吗?!
      
      万家奇愣了许久,才想起回放刚才录制的镜头。
      第一遍看的时候,他震撼于若沧带来的静谧与和谐之中。
      再看一遍,内心一阵狂跳,体会到截然不同的冲击。
      
      完全融入古宅的舞蹈,成为了独一无二的艺术。
      他所寻求的自然与人文,如实的展现在了镜头里。
      
      镜头语言不能只有一种。
      他甚至想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记录若沧的身姿。
      
      万家奇反反复复回味许久,终于问道:“若沧,还能再跳一次吗?”
      若沧提笔落成了起势倾斜的弧度,肯定的回应,“能。”
      
      用水写就的天地符,当然是越多越好!
      沈氏宗族气运炽烈,在若沧多次画符之后,变成了最强助力。
      
      若沧充满信心,这要是还能钻进鬼来,实在是太不给济世救人沈家祖宗面子,建议抓去祭祠堂。
      
      早上拍摄顺利又平静。
      沈家大宅子始终有人守护,角落连蛛网都没织起一张。
      
      万家奇都深感意外,他说:“我觉得有你在,这间宅子变得温柔很多,这种感觉,和我上次来真的不一样。”
      
      午后,这样的平静美好出现了一丝异动。
      若沧感觉了阴晦的气息,空气中诡异的磁场,正在逐渐向外界聚拢。
      
      若沧有了不好的猜测。
      他走出门,就见到万家奇身边的一男一女。
      女的他见过,蒋莎莎。
      但是,他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蒋莎莎的羸弱气运。
      因为,蒋莎莎的运势,完全被身边的男人遮盖,透不出一点儿色泽。
      唯独万家奇还能留有点点光芒,给男人污遭的黑影,镶了个边。
      
      若沧皱起了眉。
      男人的运势极其盛大,也极其阴损,可谓是七情淡泊,六欲灭绝,断子绝孙,走到大街上都会引来五雷轰顶。
      
      如果要说若沧的感受,那一定是想抄起两米紫檀木,先把这人从头到尾涮一遍驱驱邪祟,看看他到底什么成分!
      
      可这个气运阴损的男人,竟与气运绝佳的万家奇和平共处,两个人谈笑风生,一点异常都没有。
      
      万家奇见到若沧,他还亲切友好的跟那人说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的若沧。”
      
      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了若沧在照片上看过无数次的脸。
      还有熟悉的冷漠神情。
      
      他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欧执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著名玄学大师禅雅塔曾说过:真鬼不拘于形.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