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泰安授箓》写得清楚,杜谦,道号有因,拜入若爻门下,修行十年,离山之后自寻机缘。
      若沧确实有一个有因师侄,十五年前离开道观,自行修行。
      但是若沧没什么印象。
      毕竟,有因离山的时候,他才三岁。
      
      若沧没有印象的事情,对杜先生来说终生难忘。
      他三十来岁经商破产,家破人亡,万念俱灭的时候准备去深山结束此生。
      结果,没等摔下山崖,先被泰安观的道士若爻捡了回去。
      
      浑浑噩噩之间,观主间祺道长一句“你与我派有缘”,杜先生就成了若爻的徒弟,修习符箓,诵读经文,恍如隔世般做了十年的泰安派道士。
      也因观主一句“你从俗世来,自当归于俗世”,拜别山门,重新回到纷扰繁杂的城市。
      至今十五年。
      
      杜先生记忆里的若沧,还只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孩,一转眼已经是眼前比他高了不少的俊逸青年。
      
      他语气里充满了感慨和怀念,“我在许家见过你之后,特地回了山门,但是山林深邃,路途崎岖,早已经看不见以前我下山的那条路了。师叔此次下山,可是为了平息世间动荡而来?”
      
      泰安派师门教诲明确,杜先生日日诵读教义,只当创派祖师爷留下的那句“行有度,忌杀戮,非乱世不出”,充满了古代封建愚昧色彩。
      
      等他真正下了山,见过太多纷扰,才发现祖训并非虚言。
      杜先生多次去寻故人,却发现那座总是屹立在山巅的道观没了踪影。
      
      如今,若沧出现在他面前,杜先生难免忧心忡忡。
      这世道,果然乱了!
      
      若沧被他问得一愣。
      师门教诲确实是“非乱世不出”,但是自他懂事起,他们常常下山买米买盐,偶尔还去镇上闲逛,也没见师父说什么。
      
      他满十八了,不需要师父当监护人签字办事,于是就跑下山来看看世界,找个工作。
      只不过路遇彭逸,搭上了董事长的顺风车,还省了一笔车钱。
      
      简单明了,没有阴谋。
      若沧下山完全没有杜先生想的那么……惊悚。
      
      于是,他真诚的告诉杜先生,“我这次下山也只是随便走走看看,跟乱世动荡没关系。”
      杜先生恍然大悟,抚须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没事就好。只是不知近年师父可好?师祖可好?久未问候,又回不了泰安观,我心里着实愧疚。”
      
      “师父身体挺好的,不过,你想见若爻师兄,也不需要上山这么麻烦。”
      杜先生眼睛一亮,“师叔请讲。”
      若沧拿出手机,解锁屏幕,“师兄五年前下山,现在住在安宁镇上,你想见他,我可以给你他的联系方式。加个微信好友吧。”
      
      现代交友,简单便捷。
      若沧这么上道,杜先生愣了愣,赶紧拿出手机。
      他将二维码递给若沧扫,神色感慨道:“既然师父去了镇上,应当是远近闻名的大师了。”
      
      若沧接了,“没有,他下山之后,虽然在镇上挺出名的,但不是靠的做法事。”
      “那师父在做些什么?”杜先生迷惑不解。
      若沧加上了杜先生的微信号,回答道:“响应国家号召,扶贫。”
      杜先生:……
      
      若爻生性简单务实,杜先生十年修道感触尤为深刻。
      他还没感叹一句师父果然是师父,若沧的手机就疯了一样震动起来。
      
      敬业经纪人哪怕凌晨三点都会打电话查岗,若沧来见杜先生已经耽误很久。
      他说:“我先走了,这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有事再联络。”
      “师叔留步。”杜先生赶紧踏出一步,出声提醒,“近日圈内出了些怪事,请师叔务必留意。”
      “什么怪事?”
      若沧推开天台门,一阵冷风卷起他的碎发。
      
      杜先生眉头紧锁,“不少人的命格变得邪门,气运走势违反天理。我怀疑……”
      他不介意在若沧面前说出猜测,“这些事和七世佛有关。”
      
      七世佛号称轮回七世,借肉身转世成佛,举办法会收纳信徒,弘扬积德行善的理念。
      盘踞资本界多年,不止照拂娱乐圈。
      
      而供奉七世佛的人,一半是真的信徒,一半是讨好真信徒的假信徒。
      真真假假,鱼龙混杂。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七世佛在外界看来,确实有些逆天改命的本事。
      
      杜先生言辞恳切,若沧看得出他没有说谎。
      但是,他脑海里缓缓浮现出一个身影。
      若沧手上手机又在催,他仍是问出困惑,“比起七世佛……最邪门的,不是欧执名吗?”
      杜先生略显诧异,坦诚说道:“不错,欧执名气运炽烈盛大,位主玄武,确实是世间难见的贵人命格,我观察过他一段时间,此人逢凶化吉,能够化险为夷,如果不是脾气傲慢冷漠,当比七世佛更有渡人能力。”
      
      他这一顿夸,若沧还以为说的不是一个欧执名。
      那一身漆黑阴损断子绝孙的运势,若沧都夸不下口。
      
      然而,杜先生气息绵长,眼神坦荡,夸得真情实意。
      若沧只好回道:“我会注意的。”
      
      欧执名的气运,若沧几乎每天都在观察。
      一片死气沉沉,宛如乌云盖顶。
      有时候衬得欧执名冷清阴森,微微皱眉都像能掀起滔天骇浪。
      
      这样的人,竟然被杜先生称为贵人命格。
      若沧百思不得其解。
      
      更让他费解的是,欧执名这一消失,悄无声息的,像是放弃了这部偶像剧似的。
      若沧想,可能是知难而退了吧。
      让偶像剧好好的自由生长,似乎也不是坏事。
      
      不过,网络风平浪静,他也没有翻出什么邪门事情。
      于是,他问道莫悦悦,“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八卦?”
      
      圈内人最喜欢吃自己圈的瓜。
      更何况莫悦悦这样性格开放的年轻人。
      
      果然,她超级激动的点头说道:“有啊有啊。林岚谈恋爱了,康峰和于青青在闹分手,还有好几个人在撕同一个剧,昨晚骂着骂着都上了热搜,超带感!”
      “……”
      若沧觉得莫悦悦对带感可能有误会,这明明都是娱乐圈日常。
      
      他正想引导一点关于妖魔鬼怪、邪神附体之类的八卦话题,就听到剧组的人突兀的叫了一声。
      “顾益居然接了《夜空》啊!”
      真实八卦,一点就燃。
      连莫悦悦都捧着剧本蹦跶了过去,“什么《夜空》?孟导的那部吗?!”
      
      女主角都加入了八卦圈,悄悄聊八卦的变成了大声分享。
      “剧组都官宣了,说顾益演男一。”
      “我的天呀,昨晚方以晨和尹冰买了热搜来撕资源,今天就宣顾益?”
      “《夜空》这种四年磨一剑的大制作,顾益真的要起飞了吧!”
      
      若沧对这个剧本有点印象,当初星辰集团递给他的合同里,《夜空》放在首位。
      后来敖应学说,演技撑不起来最好不要碰大制作,所以给他挑了《星星之下》。
      
      一个夜空一个星星,看起来还挺相似,但是观众定位天差地别。
      《夜空》是电影,需要演技出众的人才能撑得观众挑剔的眼光。
      而《星星之下》随便演演,男主角长得帅就行。
      
      顾益当选了《夜空》的男一号,剧组年轻姑娘们都双眼放光,羡慕得一塌糊涂。
      叽叽喳喳的夸,益益苦练演技终于得到认可。
      流量明星马上就能转型为演技派,去往更高的舞台。
      
      莫悦悦听完,忽然问道:“是不是因为他拜了七世佛啊?”
      一句话,让其他八卦成员一脸惊讶。
      迷信的莫悦悦还在说:“上次我陪莎莎姐去法会,都看到顾益了,他还能进佛堂,去七世佛面前问事。”
      
      七世佛的出现,直接让八卦变得玄学起来。
      手上的瓜忽然就不香了。
      
      大家沉默片刻,忽然有人打起圆场来,“既然是求了七世佛,那我们还是不聊了吧。”
      “《夜空》这么好的电影,有点可惜了。”
      说着说着,人就散了。
      
      若沧发现,他们一聊到七世佛,就有些避而不谈的意思。
      偶尔再听到大家八卦,绕来绕去都在聊玄学。
      
      中午休息,若沧把资深经纪人给抓住了。
      他问:“学哥,顾益靠自己拿的《夜空》,和靠七世佛拿的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凭实力和走后门能一样吗?”
      敖应学眼睛瞪得老大,激情开麦,“《夜空》是冲着拿奖去的大制作,要上荧幕的好吧。顾益要不是有七世佛那派的关系户撑腰,就他那点儿面瘫演技,能拿下《夜空》?真当自己是营销号狂吹的影帝了?”
      
      业内人士,看得门儿清。
      他考虑到《夜空》合同从自己手上过了一圈,正好借顾益来敲打若沧。
      “你还年轻,千万不要因为顾益拿了大制作,心理不平衡。好好练练演技,以后多得是《夜空》这种剧本等你去挑。”
      
      敖应学带若沧,纯粹靠着一腔真心。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本来我还想你去跟欧导搞好关系,试试能不能出演他的电影。既然欧执名都走了,那我直说吧。你又不会唱歌,以后肯定要往演员发展。明星这条路,只有实力才是你的资本,千万不要学顾益拜神求佛,都是虚的。”
      
      坚信科学的敖应学,还煞有介事补充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拜过佛总是要付出的,相信我吧,顾益这种声音大实力弱的家伙,风光不了多久。”
      
      若沧和敖应学的相处,向来愉快。
      虽然他的经纪人总是反对他看相算命,但是每一步规划都帮他做得谨慎又稳妥。
      先用偶像剧磨练演技,再去寻求更好的资源。
      从没有想过趁着若沧热度高,疯狂营销。
      
      敖应学认认真真跟他说人生道理、演员哲学。
      林汉就拍着手进来,大声喊道:“开个会,全员。”
      
      剧组少见的开了一场全员会议。
      消失许久的欧执名,戴着墨镜坐在主席,身边站满了一排人。
      
      林汉格外激动,说道:“《星星之下》的剧本由欧导重新进行了修改,但是大家不用担心,拍摄过的镜头都在修改后的剧情之内,只不过后续的拍摄要求会更高,为了保证人手充足,欧导亲自带了团队来帮忙。”
      
      《星星之下》剧组成员都是偶像剧出身,业内混久了自然人都认识。
      欧执名带来的团队,每一个人都能去大学开课,一堆人争着听讲的那种大佬。
      
      林汉一边介绍,一边引起现场热烈的掌声和尖叫。
      这就等于他们忙到眼冒金星的时候,空降精英帮忙,工资一分不少还有提成,最后还能光明正大学会精英的做事方法!
      
      于是,剧组在热情之中开工,随时都能听到“老师老师”的叫唤。
      精英们经验丰富的点出问题,改好各种灯光、布景、机位,井然有序的拍摄即将迎接新的挑战。
      
      林汉导演终于把修改后的剧本递给了若沧。
      他还开心的说:“这可是欧导煞费苦心,专门给你量身定制的剧本!”
      
      敖应学的眼里写满不可思议。
      定制剧本?
      欧执名写的?
      如果不是素质高,他当场就能来一句卧槽!
      
      若沧一接,敖应学赶紧和他一起看。
      剧组的小声议论响了起来,完全没有控制住音量。
      “欧导专门给若沧写了剧本?他是真的信了吉人天相的话吧?”
      “吉人天相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我没看懂。”
      “他的意思是,没有万全准备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可你看他新改了剧本,还带了自己的团队,这是按大师说的改了啊!”
      
      若沧捧着剧本,耳边的低声议论听得清楚。
      他发布的微博确实是这个意思。
      欧执名的气运难以摸清,林汉时不时随着他波动,诡异难测,稍不注意就会被欧执名连累。
      可他没想到,欧执名竟然会信。
      
      手上的剧本经过精心修改,没了那些洒脱的手写,改为了正式的打印稿。
      剧情全部串联起来,展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什么青春浪漫霸总追爱,而是一部悬疑惊悚罪案片。
      
      埋线复杂、诡异,前后剧情形成了完整的闭环。
      一个心思深沉、表里不一,却信念坚定的年轻男人跃然纸上。
      即使他对待所爱的人偶尔疏离抗拒,也掩盖不了藏在胸腔里的真心。
      
      若沧上过那么多专业课,听过老师的各种分析。
      他在看这部全新的《星星之下》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不是所谓的台词技巧,而是活着的人,有着属于人的喜怒哀乐与迫不得已。
      哪怕他是外行,都能看出修改这么一部剧本,需要耗费多大的精力。
      
      若沧抬眼就能见到那个戴着墨镜的导演,阴损气运从未消散,萦绕在他身边仿若邪运缠身的鬼王。
      然而,林汉受他影响,浑身绽放着耀眼光芒。
      
      之前,欧执名不过是随随便便提笔改几句。
      现在,他认真了。
      
      敖应学走出剧组第一时间,给彭逸发去贺电。
      “彭总!欧执名给若沧写了剧本,亲自写的!我的天啦!神仙剧本,绝对会爆!”
      他压低声音,却压抑不住兴奋,语气全是炫耀。
      “是不是您和许总要求的?”
      
      电话那边响起笑声,“谁能叫得动欧家大少爷?是他自己对若沧感兴趣。”
      老总一句话,把敖应学吓得提心吊胆。
      之前没由来的猜测欧执名想潜规则若沧,忽然浮上心头。
      
      经纪人必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立刻揣度道:“那我需不需要安排一下……”
      “安排什么呀!”彭逸赶紧打断他,“不是那种兴趣,他下一部电影跟道教有关系,我上次推荐若沧给万家奇,他自己从万家奇那儿听到的,所以才找上门看看。你别乱来!”
      
      彭逸语气里透着慌张,听响动像是站起来想捂住敖应学的嘴似的。
      敖应学在浩渺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彭总这么紧张。
      搞得他也后背发凉,赶紧压低声音赔罪,“不乱来不乱来,我错了我错了。”
      
      经纪人吓成复读机,彭逸的情绪终于稳定。
      他长舒一口气,继续说道:“你给若沧好好做发展规划,别去掺和这些邪门歪道!够得上欧执名的戏,就去争取,够不上也别动其他心思,婉婷的事情难道你忘了?”
      
      轻描淡写一个名字,在敖应学心里宛如炸雷。
      婉婷的车祸、溺水、火灾,简直跟死亡记忆一样,深深铭刻在他心上。
      
      “没忘……”敖应学哪里敢忘,立刻表态,“我马上叫公司准备营销方案,一定给欧导看过再发出去!”
      
      敖应学审时度势的能力,彭逸十分满意。
      刚才的惊慌平定下来,只剩下满满感慨。
      彭逸笑着说:“顾益走得最错的一步棋,就是得罪了若沧。你现在不懂,以后就懂了。”
      
      欧执名带了专业团队进场,剧组再怎么封消息,都有漏网之鱼。
      网上著名爆料人士,简洁的说:“欧导真的进组某剧了。”
      
      最初,大家还在嘻嘻哈哈,没当回事。
      还有人笑称转发五百送你进去。
      没多久,跟风的业内人士,带着更多的内幕消息,把人炸得目瞪口呆。
      
      “欧导早就在片场了,只是这次把Milssa、杨胜利全给带来了。”
      “剧本大改过,而且是欧导亲自带团队一起改的。”
      “欧导中途还联系了几家金主爸爸供货供场地,当然,花的钱也跟流水一样哗啦啦。”
      
      不过半小时,全网各大追星论坛,都有爆料。
      各种业内爆料拼凑在一起,仿佛重现欧执名拍电影时候的盛况。
      
      瓜民捧着手机都要吃不过来了,上一次这么多业内爆料出没的场面,还是集体吃瓜的时候!
      世上有很多演员和导演,但只有一个欧执名,从演员转行导演,刚拍完精品电影,转头去捣腾偶像剧。
      太奇幻了!
      
      一时之间爆料满地,讨论热度爆表,却没有一个人敢公开说:垃圾偶像剧。
      全网都在认真分析,小心观望。
      毕竟,欧执名自带玄学力量,不敢轻易攻击。
      哪怕粉丝连带吃瓜群众,都觉得欧执名疯了,敲出来的字也只是冷静的——
      WHY?
      
      欧执名每做一件事,都让人意外得瞠目结舌。
      演艺事业顶峰,转行当导演。
      电影导演巅峰,转行当拍偶像剧。
      大家根本想不通为什么。
      
      然而,还有更想不通的。
      “喂?在吗?所以吉人天相说的都是真的?”
      
      吉人天相那条如同挑衅般的微博,重新回到所有人的视野。
      字里行间意味明显,不过是一句:不会搞别瞎搞!害人害己!
      
      现在,欧执名带着团队和专业编剧组进场,完全掌控整部电视剧,谁还敢说他瞎搞?!
      阅读理解十级侦探一通分析,吃瓜路人一头感叹号。
      ……所以,欧执名不仅带了自己的专业团队进组,还闭关改了剧本,就因为吉人天相给他看相?!
      
      众人目光难以置信。
      但是看了看爆料,又不得不信。
      他们瞟向吉人天相的简介都带着一股子钦佩。
      不愧是破劫百万的算命师傅,竟然赚钱赚到欧执名身上了!
      
      顾益宣布主演《夜空》的消息,公布之后才在微博火了一天。
      欧执名执导《星星之下》的消息,直接屠遍社交媒体,横跨玄学、电影、偶像剧等等领域,顺便还把男主角若沧给带上了热搜高位。
      
      若沧靠着两个节目,就有了姓名。
      再来一部“欧执名执导”的偶像剧,绝对是前途一片光明。
      
      擅长在爱豆里发掘潜力股的粉丝,仔仔细细扒起了若沧的身世背景。
      没深入了解的时候,大部分人把他当成抱上老总大腿,斥巨资强推的爱豆。
      等深入了解之后,他们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因为,他出道之前太干净了。
      若沧不是海归,却信息全无。
      网上别说黑料,连资料都没有……
      
      终于有资深瓜民冒头,提醒他们,“当初营销号不是内涵浩渺小透明骂顾益吗?虽然没说名字,肯定指的若沧啊,而且当初星辰和浩渺撕逼,也说了若沧被浩渺老总包养了。”
      
      时间线一捋,金鱼脑子都转过来了。
      “可是浩渺跟星辰撕完,不是联手推了若沧?还有业内爆料说许满辉为了顾益挨巴掌。到底包养和巴掌哪个是真的啊?”
      
      情况诡异,真假难分。
      瓜民看了看改邪归正、扒着若沧不放的星辰传媒,还有营销号护体颠倒是非的顾益,做出了正确决断。
      “还是许满辉挨巴掌的故事更真实。”
      
      舆论风向瞬息万变,突然若沧就变成为民除害的天降紫薇星。
      围观群众对若沧兴趣高涨。
      
      敖应学对网络反应格外敏锐,看到若沧微博暴涨的粉丝数,喜极而泣。
      他从没带过这么争气的爱豆,随便发若沧的硬照出去,都能收获无数评论和转发。
      而且都是活人,不是没有感情的控评机器!
      
      混迹娱乐圈多年,谁家微博经营成什么模样,敖应学一清二楚。
      没有谁家的爱豆,能够在电视剧还没上映的时候,吸引如此多的真实观众,书写自己对这部剧的期待。
      
      无论他们是因为若沧,还是因为欧执名,敖应学都觉得赚翻了。
      他列起计划来认真慎重,绝不给《星星之下》拖后腿!
      
      《星星之下》在网络上热度高涨,而且不是营销号炒出来的热度。
      就连顾益加入的几个群,都开始讨论《星星之下》。
      
      顾益刷着那些消息,沉默中气得爆炸。
      自己主演《夜空》的消息,居然比不过一个哗众取宠的小爱豆。
      这可是吊打所有流量小生的电影资源,演完就能晋升一流演员的剧本!
      
      顾益一腔郁结之气未散,哪怕进了七世佛佛堂也没法平静下来。
      他拿着笔,面前摆放着抄写佛经的矮桌,机械的誊抄经文,注意力根本不在佛经上。
      
      自从他见了全宗伟,事业也跟着顺利起来。
      在孟清扬手上拿到了《夜空》的合同,品牌商家纷纷询问起合作计划。
      而他的代价不过是每周一天,在佛堂里为七世佛抄经祈福而已。
      
      外界把七世佛传得诡秘万分,他亲身接触了,才发现阿弥法师全宗伟是一位真正的能人。
      不仅能为他改命,还不收取任何回报。
      
      忽然台上冥想的全宗伟出声说道:“安神定气才能参悟佛法。”
      
      “对不起大师。”
      顾益按下心里的怒火,紧张的继续抄写佛经。
      
      不一会儿,一只苍老的手止住了他凌乱的笔迹。
      “你心乱了,给我说说吧。”
      全宗伟身着黄色僧衣,带着檀香安静祥和的气息。
      
      顾益在他面前,很容易受到蛊惑,诉苦似的说:“自从那个叫若沧的出道,我的运气好像被他吸走了一样。当初《绝境逃生》的综艺,公司全力准备的营销,全部转给他了,还有影视资源、代言。”
      顾益越说越气,“我才是星辰的签约艺人!他算什么东西!”
      
      怒火上头就很难保持理智。
      全宗伟安静的听,任由顾益控诉若沧的所作所为。
      
      他曾派了不少人去调查若沧,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上来,若沧到底从哪儿来。
      
      现代社会,身份证一刷就知道任何人的踪迹。
      全宗伟利用关系,连这类系统都调查完了,也只能知道他的身份证是雁城的。
      但是雁城,可没有一个名为若沧的道士。
      
      顾益骂完若沧,发泄完怒火,全宗伟才视线深邃悠悠说:“若沧这个人,应该会一些邪门法术,借走了你的运气。”
      “你们命格相冲,水火不容。为了你的前途,还是尽早和公司谈解约吧。”
      
      #顾益和星辰传媒解约#直接大名登上热搜第一。
      铺天盖地的营销软文,把这个消息传遍了网络。
      各种营销号明示道:顾益在星辰传媒饱受欺凌,因为公司强捧某爱豆,过得苦不堪言。
      
      卖惨通稿一出,顾益的粉丝疯了一样又哭又闹。
      若沧再次受到了爱益人士的疯狂狙击,风评忽然骤降。
      
      粉丝为了哥哥,什么诅咒、谩骂都能出口。
      哪怕在工作室解约声明下面无助哭泣,转头就能去若沧微博,把人骂得狗血淋头。
      
      吃瓜群众都懵逼了。
      这是惹到什么疯狗,顾益和星辰解约关别人浩渺公司的若沧什么事?!
      
      但是粉丝悲愤上头,根本不管。
      若沧害得顾益那么可怜那么惨,必须骂他到死为止!
      
      网络席卷一股咒骂风气,吃瓜群众全在看戏。
      “骂吧骂吧,反正若沧有欧执名的电视剧,等播出又是一条好汉。”
      
      然而,没等他们安下心来,又一条消息直冲热搜。
      点进去就能见到全宗娱乐宣布,签约顾益,携手孟清扬,打造更好的《夜空》。
      
      消息越短,信息量越多。
      顾益不仅解约走人,还把《夜空》这种黄金资源带走了?!
      走就走吧,居然走到了七世佛门下,这……
      
      大家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众所周知,全宗娱乐专注发展电影圈,屡屡获得票房佳绩,签下过不少艺人。
      但是,圈内共识:这可是七世佛照拂的公司,加入全宗等同于拜入七世佛门下,前途无可限量。
      
      刚才乐观于若沧有欧执名的群众,现在忽然担忧起来。
      顾益和若沧成了对家,七世佛签顾益过去,必然会送点大礼包让新人开心。
      
      这个大礼包,明晃晃的立在大家面前,可不就是风头正盛的若沧?
      
      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瓜民朋友,陷入了玄学深思,开始衡量顾益和若沧未来的battle谁输谁赢。
      
      欧执名的偶像电视剧还没通过群众检验,他的玄学力量更没经历过佛学对抗。
      然而有一点是绝对的——
      “据我所知,七世佛从没错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文里,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坚定不移的为国家做实事。
    现在,轮到人民的道士若师兄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