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家里有道观

作者:言朝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若沧没有杀过人,但他无比清楚杀人的感受。
      有些人会害怕,有些人会惊喜,有些人会如释负重。
      那些驱邪除祟留下来的情绪,始终停留在他的灵魂中。
      
      导演要的,是如释负重中带着惶恐与惊惧。
      这样的感情阴沉得一塌糊涂,并不比欧执名那一身狠厉气运轻松。
      
      可他能够演。
      演出他曾感受过的复杂,然后把自己的表情留在镜头之中。
      
      片场不是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若沧的表情。
      但是在若沧进入拍摄范围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阴沉自负,思绪深重,渐渐的浸染出一丝欢喜。
      
      他们一想起欧执名的说法,就明白这种雀跃来自杀人犯的喜悦,顿时被若沧前后的反差惊得心有余悸。
      
      只有林汉激动得抓住剧本,喊了卡之后高声夸道:“若沧,太厉害了,非常棒!”
      他夸得很矜持。
      若沧全当他客套。
      
      等到若沧走了,林汉控制不住重放镜头,“这是不是你一直找的那种感觉?若沧太恐怖了,这么年轻就能表现出这么准确的微表情吗!”
      
      眼神,嘴角,连眉峰小弧度的轻挑,都能感受到若沧从短暂诧异到欣慰的全过程。
      
      没有本人在面前,林汉真的很不矜持,他卷起剧本敲着手掌,发出梆梆梆的声音。
      他喊:“师弟!你看他!不是科班出身,但他是天生的演员!”
      
      欧执名盯着屏幕,一言不发。
      
      夜深人静,若沧做完晚课,盘腿坐床上深思。
      手上已有的剧本,渐渐完整,可以拼凑出简单的故事。
      
      和最初的剧本差不多,男一与女一相识相爱相知,却因为别人的圈套,吵架分手。
      忽略那些无处不在的手机通话,不过是普普通通恋爱故事。
      如果主角不是高富帅,观众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那种。
      
      然而今天,欧执名却说:你杀了她。
      
      剧本上手书的黑色字迹,潦草恣意,像极了欧执名给他的感觉。
      随心所欲,没有规律。
      真实意图藏在大片大片的阴损气运之中,也是若沧唯一无法准确猜测的人。
      
      幸好,有林汉。
      林汉和欧执名关系密切,基本上情绪起伏,命势走向都与欧执名有关。
      他的气运最近骤然乘风而起,时而急促跌落深渊,大起大落。
      
      若沧不得不深思:到底是电视剧造成的,还是欧执名造成的。
      但他可以断定,这部偶像剧,正在逐渐诡异。
      
      见到欧执名第一眼,若沧就清楚的意识到:许满辉突然发疯和欧执名脱不了关系。
      现在林汉也在欧执名身边受影响,他觉得有必要做出一些警示。
      
      警示林汉绝对没用,他虽然是导演,但是整个剧组都在等欧执名点头。
      
      若沧想清楚了各种问题,打开电脑,刷开微博,轻轻松松登上了自己的吉人天相。
      
      他的小号凭借着点评明星,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人气。
      这么长一段时间过去,曾经点评过的明星气运,该应验的,也都应验了。
      应验不了的,在内幕消息和小道八卦也应验了。
      
      比如顾益后续资源难以为继,应了那句命途坎坷。
      比如蒋莎莎依靠《山河千年》,再次刷了把热度,应了她的事业上升期。
      又比如楚奕接了新电影,沉寂许久有了水花,应了点评里的柳暗花明。
      
      粉圈众人看过不少江湖骗子,就缺这种看相准确,能卜中凶吉的大师!
      
      所以,凑热闹的人多,真的迷信的人也不少。
      都挤在吉人天相下面,求求大师给个账号,马上打钱求破劫。
      
      若沧一概没理,敲敲打打,发送出了关于欧执名的点评。
      
      “欧执名运势扑朔迷离,难以预测,所以涉足陌生领域应慎之又慎,切勿掉以轻心,换一种类型不代表能够像以前一样全盘掌控。耽误自己事小,耽误别人罪孽深重。”
      
      为了避免欧执名看不到,他还特地的把人给@了!
      
      消息发出去没有几分钟,平时就爱看八卦粉丝,闻风而来。
      他们读完拍桌大喊:“靠!吉人天相跟欧皇宣战了!”
      
      瞬息之间,粉圈狂舞。
      粉丝与瓜民纷纷赶到宣战现场,差点乐得笑出花。
      
      之前他们就一直猜测欧执名去拍偶像剧是真是假。
      结果吉人天相公开喊话,字里行间都透着“欧执名真的拍偶像剧去了”的意思。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不怕自己隔着网络被玄学先锋挫骨扬灰,也要从腐朽的棺材里吼出一声——
      欧执名,你拍烂片!
      
      神仙打架,凡人吃瓜。
      “我之前还将信将疑,现在大师一语道破天机。欧导真去拍那个猩猩了啊。”
      “看大师这意思,不仅去拍了,还唯我独尊,拍得不咋样。啧啧啧,罪孽啊。”
      
      这边还在确信的开嘲讽,那边欧执名的粉丝就赶到了现场。
      “靠,你们当我欧皇转行没粉了还是咋滴?”
      “家欧从出道到现在,从来没有拍过什么偶像剧,当导演了还会去拍?真当他欠高利贷啊!”
      “十年老粉,不请自来!看我不喷死这个造谣的神棍!”
      
      两方声音混战一团。
      有说欧执名是去看若沧的。
      有说欧执名只是去过开机仪式求见杜先生的。
      有说欧执名闲得无聊和林汉师兄许久,顺便帮忙看看拍戏的。
      
      期间还夹杂着各路爆料、辟谣、辟谣之前的辟谣。
      消息跟一层一层套娃似的,辨不清真假。
      
      但是吃瓜群众都看明白了——
      欧执名真在《星星之下》剧组里!
      
      人在现场,直接盖章。
      气得粉丝越战越勇,气氛越炒越高。
      瓜民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不断转发,帮吉人天相把欧执名圈出来。
      
      永远不能低估群众的力量。
      不过一会儿,热搜上就有了欧执名的名字。
      
      夜晚,欧执名从堆满风水算命书籍的书桌抬头,正要在网上查点资料,就见到了手机里的各路问候。
      
      “欧老师,您真的去拍偶像剧了?导演还是客串啊。”
      这是他带过的演员。
      “执名,瓶颈期不用急躁,可以慢慢磨剧本,没必要为那个臭小子耽误时间。”
      这是他师父林庆业。
      
      林林总总大约几百条,欧执名翻了翻,就发现他们都从热搜上看来的。
      
      于是,他点开微博,第一时间见到了吉人天相那条热门。
      欧执名看别的内容,神情都没什么变化。
      唯独最后一句令他一凝。
      
      耽误别人罪孽深重……
      
      欧执名挑起眉,花了一点时间,看完了吉人天相为数不多的微博。
      对方点评的都是当红明星,说的大多是好话。
      漂亮话谁不会说,纯属投机取巧之徒。
      
      欧执名瞟了一眼简介上的“破劫百万,概不议价”,直接给他定性骗子。
      还是个贪财的骗子。
      
      真正的道士,或者说道教研究者,应该像自己梦里那样,手持毛笔,挥洒符箓,驱邪恣意洒脱,高冷不可亲近。
      哪怕道学满身,却不会过分迷信,甚至视情况告诉对方:你需要去医院。
      
      从他梦里来的灵感,已经完美的成为了分镜草稿,留在了素描本上。
      将会成为他下一部电影的核心。
      
      欧执名拍了一张照,输入两个字,久违的发布了微博。
      
      所有关注了他的人,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欧执名:《关度》[图]
      配图上,硕大的宋体字打印在封面,写着下部电影的暂定名——《关度》。
      
      简洁直白,不需要废话。
      不信欧执名接拍偶像剧的粉丝,突然占据上风,取得绝对胜利。
      他们奔向吉人天相的微博耀武扬威。
      “神棍!听信谣言傻了吧!欧导根本没去拍什么垃圾偶像剧!他在准备新电影《关度》!”
      
      一场闹剧快乐结束。
      大部分人都在欢庆吉人天相的首次翻车。
      迷信的粉丝们摸摸胸口松了一口气,果然吉人天相只是个蹭热度的神棍而已,我还是相信科学。
      
      然而第二天,欧执名没有来片场。
      大家已经习惯了林汉身边那个真正的幕后大BOSS。
      BOSS没来,剧组的气氛都变得轻松。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一周,欧执名都没有出现。
      
      没有大魔王监工,轻松的不止是剧组,还有剧情。
      《星星之下》仿佛回到了爱情偶像剧的正轨,若沧和莫悦悦拍摄的场景,开始进入有钱人应有的无趣生活。
      游艇、舞会、慈善拍卖。
      浪漫爱情,尽在烧钱之间。
      
      之前演戏小心翼翼的莫悦悦,都有空和若沧闲聊了。
      她穿着参加晚会的晚礼服,跟若沧对台词。
      说着说着,她合上剧本,悄悄问:“若沧,你有没有去找过杜先生?”
      若沧如实回答:“没有。”
      
      杜先生经常在他们剧组里出现。
      有时候站在远处看看,有时候会跟林汉谈话,偶尔也见到他随手烧几张符箓,保佑剧组拍摄平安。
      大佬级别的祈福保障,《星星之下》在星辰集团心里地位可见一斑。
      
      这一次,他们在一家年代悠久的酒店里,实景拍摄慈善晚会的现场。
      剧组工作人员,总是聊一些关于酒店鬼故事。
      什么为情自杀,什么酒店鬼胎,还有著名的入室碎尸大案。
      
      酒店换了无数次名字和装潢,老板都不知道改了多少任,不变的还是群众神秘兮兮津津乐道的都市传说。
      可是杜先生在现场,最终都会变为对这位老先生驱鬼辟邪能力的赞赏。
      
      年轻女孩子,对怪力乱神的东西尤为感兴趣。
      莫悦悦跃跃欲试,“你说我去找杜先生看相,他会不会拒绝啊?”
      “看什么?”若沧随口问道。
      莫悦悦说:“桃花运。”
      
      若沧看莫悦悦的气运,桃枝烂漫,枝枝枯萎,百折不挠,勇遇渣男。
      确实有桃花,都是烂桃花。
      他再看杜先生,心情凝重,踌躇满志,好像很忙。
      似乎不太适合用这种话题去打扰这位老人家。
      
      于是,若沧说:“你这段时间不太适合谈恋爱。”
      “为什么!”莫悦悦瞪大眼睛。
      若沧看了看她精致的妆容,问道:“最近拍戏你不累吗?”
      
      拷问直达灵魂,莫悦悦愣在当场。
      最近欧执名没来,林汉安排的戏都是上流社会的日常交际。
      莫悦悦作为女主角,经常需要穿着勒紧腰身的晚礼服,踩着尖细的高跟鞋,不断的完成奔跑、跳舞、打架等耗费精力的行为。
      
      而今晚,她还得穿着这一身礼服,哭着跑楼梯,想想就觉得人间地狱。
      莫悦悦收起心思,默默拿起了剧本,“累。累得都没空谈恋爱了。”
      
      剧组拍戏,杜先生一直守在会场。
      若沧余光里,经常能看到他徘徊踱步的身影。
      毕竟是在这么一个“有故事”的酒店,杜先生确实有驱除邪祟的能力,恐怕过得并不轻松。
      
      深夜,若沧的戏份结束,正准备去停车场,忽然看到了一抹深蓝色的影子掠过。
      深蓝色像极了杜先生的道袍,可是快速闪过的残影,绝对不该是一位年近六十老人的速度。
      他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没有存过联系人的短信——
      七楼天台。
      
      “沧哥,司机从公司过来,要我们等几分钟。”
      若沧听完助理的话,转身就按下了电梯。
      “我去一下天台,你待会直接在车上等我。”
      
      助理怎么敢放若沧一个人走,立刻追上来,“我也去,学哥说我一定要跟着你的。”
      “我又不会跑。”若沧说,“我去见杜先生。”
      
      杜先生的名号果然好用。
      助理最多跟到七楼,不敢再往天台去。
      若沧独自一人穿过漫长的酒店长廊,赴杜先生的约。
      
      酒店的天台,也曾有过许多名声大噪的鬼故事。
      杀人分尸,水箱滚血,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但是若沧推开天台的大门,就发现了一个摆好的道坛。
      红烛、黄符,供奉的是天枢宫度厄星君。
      杜先生正在画脚下的北斗南辰度厄法阵最后一笔。
      法阵完成后,他踩在度厄天枢星位置上,持起案台上的桃木剑,看向若沧。
      
      “你来了?”
      杜先生的声音了然,应当是预料到若沧会来。
      若沧远远站在靠门的位置,问道:“杜先生这么晚了做法事?”
      “法事自然该在晚上做。”杜先生点燃香烛,“只不过你来了,这场法事可以做得简单点。”
      
      若沧并不能完全领他的意思。
      但他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修道之人。
      
      走阵、烧符、出招狠厉,挥散聚集的阴晦气息下手果断。
      酒店淤积了多年的怨气,渐渐消弭。
      传闻之中的鬼怪妖魔,也该在这场通达天地的念诵中,去到它们应去的地方。
      
      法事结束,杜先生放下了桃木剑,反而问了若沧。
      “刚才我的驱邪道法,怎么样?”
      
      若沧坦然的回答道:“道通天地,各有缘法,我不擅长评价别人的驱邪法事。而且,都是为了惩恶扬善,道教所用阵法、符箓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
      杜先生话里有话,“全真教传戒,正一教授箓,道教八十六派,走阵法事各有不同。唯独我刚才用的北斗南辰度厄法阵,没有记录在任何一派的典籍上。”
      
      若沧有一丝触动,却沉默不言。
      
      杜先生说:“我这样的人驱邪除恶,必须要依靠道坛、法阵,招摄天地神明助我度化冤魂。但是你在许宅,单纯的用经文、符箓,就能让人幡然醒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若沧在帮许满辉驱邪那一天,就知道监控那边有人。
      不是普通人,而是懂得道家阵法,能在室内摆起道坛的人。
      
      此时,杜先生毫不掩饰,视线专注的凝视着若沧,似乎在等一个解释。
      
      若沧猜测着他的意思,难道这是大佬出手给他下马威,想要宣告统治地位?
      
      于是他说道:“杜先生,我没打算抢您的地盘,给许满辉驱邪,只不过是机缘巧合遇上而已。而且天下会道术的人并不只有我一个,你也不用多想。”
      
      杜先生听完,神情有些忧愁,似乎难以开口。
      他走了两步,犹豫半晌,终于出声,“天下会道术的确实不止你一个,但你不一样。”
      
      杜先生的视线矍铄,声音却变得无比神秘低沉。
      “你出自泰安派,奉三清天尊,供诸星曜神。善使符箓,能观五运六气,懂驱邪度厄之法,师门教诲——非乱世不出。”
      他视线忐忑,确认般问道:“我说的,可对?”
      
      若沧心生戒备,皱着眉,上下打量杜先生。
      他听闻这个人许多事迹,却从没听说过杜先生的名字和师承。
      混迹娱乐圈十五年,杜先生的出身来历仿佛一个谜,只有真真假假的传闻。
      
      思及此,若沧沉声说道:“你既然知道泰安派,那就报上名讳。”
      
      杜先生豁然舒展眉目,恭敬一礼,“若沧师叔,久未问候,深以为歉。”
      “师侄有因,在此告罪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