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每天都在跪求复婚[穿书]

作者:十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成员

      眼睁睁看见他们消失在拐角的背影,傅峥气得直接一拳重重砸上墙,惊得过路病人吓得快步离开。
      
      鹿娅乖乖地在许雪润平静的目光注视下,接过他手中的温水,将那些药片吞了进去,“吃完啦。”
      
      “苦不苦?”不等鹿娅回答,许雪润自然地递了颗糖,目光温润,“压一压苦味。”
      
      “好。”鹿娅慢慢地剥着糖纸,情绪似乎来得快也去得快,唇边的小梨涡若隐若现,“当时没注意看路,就那么撞上了,我还没认出来,好想钻地缝里。”
      
      许雪润笑了出声,目光悠远,声音清淡温雅,像是在平静叙述般说道,“怪我没躲开,让你撞进。”心里。
      
      鹿娅以为他在说笑,但抬眼就见许雪润浅淡的眸子里认真的视线,忍不住用透明的糖纸折了只千纸鹤,递进许雪润的手掌心,“水蜜桃味的千纸鹤,送给你。”
      
      许雪润哑然,慢慢合上手掌心,塑料糖纸折成的千纸鹤翅膀尖触感尖锐,像是此刻许雪润的心,有细微的痒意,他拨弄着千纸鹤的翅膀,逼仄的车内小空间里,糖纸残余的水蜜桃味浓郁纯真,“谢谢,我很喜欢。”
      
      鹿娅第一次知道,原来声音清雅的人低沉起来居然能够如此酥麻,优雅。
      
      “我想拍张照。”许雪润含着笑,将那只千纸鹤放在鹿娅的手心,用手机拍下了她手掌心上的千纸鹤。
      
      “拍好了吗?我想捣乱。”鹿娅笑了起来,朝着许雪润又是合上手掌又是摊开手掌,像是在考验他的抓拍技术,独有那只淡粉色的千纸鹤一直静静在她的手心,无论合上还是摊开。
      
      “调皮。”许雪润失笑,但见鹿娅起了玩心,配合着她抓拍,最后趁着她不注意将相机移在了她的笑颜,不动声色地定格了这个画面。
      
      “是不是拍到我了?”鹿娅狐疑地靠向驾驶座上的许雪润,偏偏他故意逗弄,将手机拿远,鹿娅不得不再靠近一点点,俩人距离近得她笑着侧头看向许雪润时,碰到互相的鼻尖,甚至有柔软的触感擦过。
      
      “……”鹿娅受惊般地连忙乖巧坐回副驾驶位置上,耳垂说红就红,那紧张害羞的模样看得许雪润饶有意味地看着她。
      
      “早,早跟我说有没有拍到我就,就好了呀。”鹿娅鼓着脸颊,明明脸生得艳色姝丽,偏偏眼睛泛着水光,无辜纯真,气质刚刚好,刚刚好是心动的气质。
      
      “拍到了,但是糊了。”许雪润揉了揉鹿娅的发顶,“这么紧张做什么?标准小学生坐姿。”
      
      鹿娅怡然自乐地拌了个鬼脸给许雪润看,配合着鬼灵精怪的神情,非但不丑还过分可爱了,“许老师,我是小学生鹿娅,你看我呀,你为什么不看我呀。”
      
      许雪润抵唇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偏过头看向车外,原本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已经不知道何时离开,“别闹,我现在送你回去。”
      
      “好趴。”鹿娅报出了地址,试探地伸出手指戳了戳男人的手臂,“这个还要不要啦?”
      
      “当然要。”许雪润接过鹿娅手中的千纸鹤,动作轻柔地将它的翅膀按回去,收得扁平后放进他的大衣口袋里。
      
      “养了什么动物?”许雪润还记得他当时是在宠物医院门口撞见的鹿娅,正好顺口问道。
      
      鹿娅一愣,好一会儿才知道他的意思,解释道,“不是养宠物,是那天我去买点做饼干的材料,有只猫被一群小孩欺负躲我车底下,我看它受伤了就抱它去附近的医院看看,顺便拜托那的护士留意下有没有要领养的。”
      
      “伤得严重吗?”许雪润微微颦起眉。
      
      “轻微骨折,是只蓝颜白猫,很乖,但是警惕性很高。”鹿娅想了想那只猫的模样,微微笑了起来,“很可爱了,如果真没人要养,到时候我就抱来养好了。”
      
      许雪润微一沉吟,开口道,“如果不介意,我养怎么样?”
      
      鹿娅当然没有异议,“当然可以啦,就是,会不会很麻烦?我没养过什么小动物,但……”
      
      许雪润目视前方,平稳地拐了一个弯,面色不改地停在别墅前,神情淡淡道,“不麻烦。有要帮忙的地方吗?”
      
      许雪润还记得鹿娅要搬家的事情,侧眸看向鹿娅。
      
      “已经差不多好了,我自己稍微收拾就可以了。”鹿娅正要打开车门,肩膀被他轻轻碰了碰。
      
      “药,忘了?”
      
      鹿娅垂眸接过他递来的袋子,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那我走了。”
      
      “嗯。”稍顿,许雪润干脆也下了车,朝着鹿娅轻声道,“到了跟我说一声,有事打我私人电话。”
      
      “好。”鹿娅朝着许雪润挥手,“许老师快回去吧,刚刚车上好几个电话打来了。”
      
      许雪润颔首算是对鹿娅的话做回答,但是脚步丝毫未动,静静靠着车门目送鹿娅的背影,她时不时的回头,都能看见他在挥手示意。
      许雪润直到见鹿娅进了屋内才收回视线,而口袋里的手机一阵低低的蜂鸣,来电显示林原。
      
      “喂?”许雪润接通了起来。
      
      电话那头反而盲音了几秒,才出声,“怎么突然换头像了,刚微博的操作是本人?”
      
      不怪林原和工作室那帮人疑惑查证,许雪润的微博头像突然换成一张明显是女生手心上放着千纸鹤的头像,还发了条云里雾里的微博,怎么看都不像是他的风格。
      
      “对,怎么了?”
      
      “许雪润你是不是低估了你的影响力,你这一换,你的粉丝全在分析扒皮你的头像你的微博意思,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来了,都等你回来看看要不要回个评论解释下。”
      
      “不需要。”许雪润言简意赅道,顿了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笑道,“要回去了,顺便给我们工作室添个成员。”
      
      “啥?!”林原在电话那头瞪圆了眼睛,“什么意思,你真把人小姑娘签来我们工作室了?不应该啊,你不会真…喂?喂喂……”林原还没能说完,耳边便是一阵嘟嘟嘟的音,满腹疑惑地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看似忙碌实则偷听的人,“你们许老师说,等会要给我们添个成员。”
      
      什么?!有新同事要加入他们了?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在彼此眼里看见了疑惑。
      
      ——小娅:到了,许老师路上也要安全驾驶噢。[萌混过关.jpg]
      
      许雪润看了眼她发来的表情包,是一只蓝颜白猫悄悄探出墙,睁着无辜的蓝色大眼睛,柔软可爱,配着四个红色卡通字体,萌混过关。
      
      许雪润长按保存了后,斟酌着回复完,好一会儿才回到驾驶位上,驱车离开。
      
      “小鹿回来啦?”吴嫂上前踟蹰道,“钟叔已经差不多将小姐您打包的东西送到您公寓了。”
      
      “好,剩下的小东西我自己来就行了。”鹿娅笑了笑,见吴嫂欲言又止,细心道,“还有什么事吗?”
      
      “傅总在您房间。”吴嫂想了想还是道,“有什么事说开来,相爱不容易。”
      
      鹿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落在了玄关处的那双皮鞋,顿了顿,才扭头上了楼。
      
      推开门,房间的帘子都没人拉得严实,鹿娅脚步轻声地走进屋内,稍微看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傅峥的影子,寂静得只有空调运转的一点点噪音。
      
      嗯?
      鹿娅见被子有些鼓,下意识地走到床前,想掀起被子,反而被被子里的人大力拉上床,长臂一伸,直接拽进怀里。
      
      男人的臂力惊人,紧紧箍住她的腰,埋头进她的锁骨处,意味不明地轻咬住她的耳垂,声音很是不满,“许家那人是你男朋友?”
      
      “傅峥,你松开。”鹿娅挣不开傅峥的手臂,反而让男人的手臂收得更紧,“回答我。”
      
      “不是。”鹿娅低声道,“但是与不是跟你没关系了,不是吗?”
      
      傅峥神色一沉,“不要气我。”
      
      鹿娅气愤时脸颊通红,眼睛水盈盈泛着光亮,像只撒娇的猫,傅峥压制住她想踹人的腿,高大的身躯直接覆身抱住鹿娅,“抱一抱都不行吗?”
      
      鹿娅气得咬上傅峥的肩头,“有你这么抱的吗?”
      
      “我们复婚好不好,好不好?”傅峥任着鹿娅咬,声音低得几乎像是在祈求。
      
      “你先松开再说。”鹿娅眼睛微红,傅峥一怔神,被她的手肘一捅,吃痛地微松开手臂,就被她挣脱开,不满地盯着他。
      
      生气都这么好看。
      傅峥觉得他走火入魔了,不然为什么,满脑子都在想着她。
      
      “傅峥,你的手……”鹿娅本来要说些什么,但见到傅峥的手指骨节上满是擦伤,斑驳的血迹,不由转移了注意力,“不涂点药吗?”
      
      傅峥这才注意到他的手想来应该是在医院砸墙的时候留下的伤口,乍一看都是干涸的血,的确有点儿吓人,他笑了起来,眼睛微亮,“娅娅在心疼我?”
      
      鹿娅摇头,小眉头皱起来怪是可爱,伸手指了指被子,“不是,血都染到被单上了。”
      
      “……”傅峥气恼地一团卷起那被单,动作过急立马拉扯了伤口,低嘶了一声,像是只恼怒的狮子。
      
      “好了,手伸过来,我帮你处理下。”鹿娅抽了几张湿纸巾,让傅峥自己擦干净血迹,转身拉开抽屉把小药箱拿上床,用棉签沾了沾酒精,大大方方地牵住傅峥的手指,“疼的话就说,我轻点。”
      
      “疼。”
      
      鹿娅不由疑惑,她手下的动作已经很轻,一时间听到傅峥喊疼,怀疑起自己的动作真的太重了?
      “啊?”
      
      “我心疼。”傅峥试探地想反手牵住鹿娅的手,但见被她躲开来,神情不掩失望。
      
      鹿娅抿唇道,“学长你没事儿吧?我这不是心血管内科,治不了。”说完,快速地贴好创口贴,放开傅峥的手。
      
      “在收拾东西?”傅峥出声道。
      
      鹿娅点了点头,将书桌上的一些材料装进袋子里,“钟叔应该有告诉你。”
      
      傅峥看着鹿娅的背影,心里有一瞬间的心慌,他有预感,这次是真正的离开,但是……
      
      他搁在枕头下的群内消息还在振动,消息最早是二十五分钟前。
      
      ——傅峥:怎么追回鹿娅?有人有办法么。
      ——岑旭:什么意思?
      傅峥不耐烦地回复道,字面意思。
      ——吴子扬:强吻试试?
      ——岑旭:不行![怒火]
      ——洪麒:强吻不行,只会把人逼远。傅哥你卖惨试试?毕竟鹿娅不是那些我们随便对待的人。
      ——吴子扬:一卖惨二厚脸皮三没了。
      ——郭亮:傅哥你不是跟人离婚了,这算真香现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洪麒:要不就跟人说当朋友,降低警惕性,温水煮青蛙,我觉得鹿娅肯定还喜欢傅哥你的。
      ——岑旭:屁!
      ——郭亮:岑旭这小子咋了,这么大反应。
      ……
      
      傅峥神情微动,“鹿娅。”
      
      鹿娅正好收拾好了三个纸袋,突然听见傅峥喊她全名,回头看向傅峥。
      
      “今天就搬吗?”
      鹿娅点了点头,“嗯,已经收拾好了。”
      
      傅峥指尖动了动,“不复婚的话,能让我当你的学长和朋友吗?”给我一个重新追回你的机会。
      
      鹿娅头一次看见傅峥眼神黯淡,但既然他没再多纠缠复婚的事情,她也不好再出口赶上去质疑,“好。”
      
      “那作为朋友,是不是该邀请我去你家,祝贺乔迁。”傅峥唇线扬了起来,目光灼灼。
      于是,鹿娅一用指纹打开了公寓,傅峥姿态自然,反客为主地将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小娅你先收拾,我去做饭。”说着,他看了眼腕表,“四十分钟就行。”
      
      “……”鹿娅只好转身进屋收拾会东西,正好错过傅峥眼底的暗色。
      
      就这样吧,我们重新来过。
      
      鹿娅将一些专业辞典摆好在书桌上,早先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所以眼下要收拾的地方并不多,小物件摆好就可以。
      
      趁着闲暇,鹿娅随手刷了刷动态和微博,就见江玲玲发了一条朋友圈,欢迎我们工作室的新成员,耶!终于也是有猫的人了。[附图][附图][附图]
      
      鹿娅没想到许雪润这么快就将这只猫领去工作室,看江玲玲的图,这只猫俨然成了工作室的团宠,跳在办公桌上雄赳赳气昂昂,那英姿让鹿娅忍不住笑着点了一个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