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每天都在跪求复婚[穿书]

作者:十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求复婚

      鹿娅抬起手挡住她的脸,轻声嘟囔,“不要。”
      
      许雪润眼里化开笑,并不觉得被鹿娅直言拒绝有什么难堪,不失耐心道,“那为什么?”
      
      “我眼睛现在很红,说不定都肿起来了,很丑。”鹿娅稍稍眨眼又有泪水滴落,鼻尖通红,软绵绵毫无威慑力道,“所以我自己来。”
      
      “好。”许雪润温和含笑,看着鹿娅低头调整略歪的鹿角头饰,垂着的眼睫毛还沾着泪珠,下意识地用指腹再次替她揩去泪珠,“乖,闭眼。”
      
      她依言乖乖地闭上了眼,许雪润神色微动,琉璃般清冷的眼眸染上了些许暗色,紧抿起下唇。
      
      他的指腹轻轻落在鹿娅冰凉的眼皮上,慢慢地滑下,停留在颤着的眼睫毛,顿了顿,尽数揩去那些泪珠,“还难受吗?”真的没必要为了不值得的人流泪。
      
      尽管他心里清楚鹿娅此刻是因为玫瑰花过敏而难受流泪,但他不相信她不可能没有一丝许难受是因为前夫携着其他女人一起约会。
      
      光是想着那个男人冠有鹿娅前夫的身份,许雪润心头忍不住发酸,陌生的情绪拉扯他一向淡薄的心神。
      
      “不难受,就是眼睛哭得有点干。”鹿娅时不时绞着手指,一路上都能听见手机的频繁振动,许雪润一侧眸就见鹿娅咬着唇犹豫要不要将盖在腿上的手机翻开。
      
      怒火一时占据许雪润的心神上风,他直接伸出手替她关了机,脸色忍不住地发冷,“抱歉,我擅自主张了。”
      
      鹿娅轻轻地呼了一口气,神情没太大变化,肩膀微微放松了下去,抿唇似是无奈地笑了笑,“没事啦,正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谢谢许老师。”
      
      许雪润听了鹿娅的话,紧抿着的唇非但不见放松,唇线反而扯得平直,尤其是听见喊他许老师的时候,眉尖蹙成‘川’字。
      
      明明她的声线态度没有任何变化,但他心底总有一道声音在喊,不满意,我不满意。
      
      许雪润搭在方向盘上的手紧攥得青筋隐隐绷起,尤其是当见到后视镜里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紧随之时,眉眼瞬间冷了下来,眉梢沾染寒冬般的寒气。
      
      许雪润不动声色地提速,想要甩掉这个尾巴,但医院已经近在眼前,不得不忍受这辆车子的尾随,径直驶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有人在跟我们。”许雪润平静地叙述这事实。
      
      “是媒体吗?”鹿娅不由朝后看去,果然有一辆车咬死跟着他们车尾,车子她认识,那是傅峥的。
      
      许雪润干净利落地倒车入库,动作流畅敏捷,下车护着鹿娅在身后,那辆黑色轿车速度紧咬,几乎同时停好车,那人也推开车门迈出西装裤包裹的长腿。
      
      是一双铮亮的黑色手工皮鞋。
      
      “傅峥?”鹿娅动了动嘴唇,见来人不是媒体松了口气,眼里没有什么波澜的神色刺得傅峥神情黯然。
      
      “娅娅,你别误会,我是,我是实在担心你才……”傅峥脚步顿住,怕他身上残留的玫瑰花气对她进行二度伤害而踯躅不前,尤其是他跟前还挡着一个碍眼的男人。
      
      “傅总。”许雪润冷淡地睨了眼傅峥,显然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峥双手抱臂,目光冷冷地落在眉眼平静的许雪润身上,他们头顶的鹿角头饰居然还不摘??
      
      傅峥的眼底几欲要冒出怒火,额角的青筋跳动,咬牙道,“许家小公子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随意。”许雪润懒得多费口舌,见傅峥那副暴跳如雷的模样,面色沉静,甚至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副模样,让鹿娅对他的形象幻灭。
      
      “小娅,我们走吧。”许雪润虚环住鹿娅的肩头,保护的姿态不言而喻。
      
      傅峥狠咬着后槽牙,盯着他们的背影许久,才抬脚跟上。
      
      电梯门一开,傅峥见缝插针地立即挤进去,生怕他们关上门,神情倨傲地瞥了眼许雪润。
      
      “小娅,我跟陆欣桐什么关系没有,最多只能算是合作关系。”傅峥的眼睛生得漂亮多情,专注看向鹿娅的眼底仿佛有数不尽的爱意,声音略有涩意,“我承认我后悔了,我想我是爱你的。我知道你在生我气,但是我们复婚吧!”
      
      复婚二字,像是一把利刃狠狠插进许雪润的心脏,搅得鲜血淋漓,男人的眼眸瞬间涌起波涛浪涌,一把扯住傅峥的领口,神情前所未有的冷厉,显然被傅峥的话气极,直接挥拳打上傅峥。
      
      “娅娅,答应我好不好?”傅峥擦了擦嘴角的血,斜乜了眼许雪润,这笔他记下了,但是这时候他不能动手,他动手只会将鹿娅推得更远,只好打落牙齿吞咽进肚子里,吃了这个闷亏。
      
      “别答应他。”许雪润几乎是在傅峥话音刚落,立马接上,他的下颌线紧绷,目光灼然地看向鹿娅。
      
      “可你当时也说我们是合作关系呀,现在却又想复婚。”鹿娅避开他们的视线,垂眼盯着她的鞋尖,“学长,是我有什么话引起你误会了吗?我们不可能复婚的。”
      
      “娅娅,我……”傅峥皱起眉,心里空洞洞地透着风,寒意彻骨,他定定地盯着鹿娅,似乎想试图说服鹿娅,“没有什么不可能,当初你不也觉得嫁给我是不可能的吗?娅娅,你看,我还戴着我们的戒指。”
      
      傅峥说着,目光晦暗地盯着鹿娅空空如也的手指,上面的戒指已经被摘下,只能看见一圈很淡很淡的红痕。
      
      他不甘心。
      傅峥不相信那个一个月前还枕在他肩头,脆弱啜泣着还深爱他的鹿娅会真的如此绝情。
      
      “够了。”许雪润敛起眸,平静得令人心惊,“傅总你知道你现在逼迫的嘴脸很难看吗? ”
      
      鹿娅扯了扯许雪润的衣角,好看的鹿眼小心翼翼地瞅着自己,语气软得不能再软,让许雪润的心底一软,“不要生气了,这没必要生气的。”
      
      “叮——”
      电梯门终于缓缓推开,逼仄的空间似乎透进了光,傅峥颓丧地垂头倚着电梯,连他们人什么时候出去了,都没反应过来。
      
      他猛地抬起头,懊悔地狠狠攥起拳头打向电梯璧,吓得身边进电梯的人惶然不敢进去,他直盯着液晶板上的数字跳跃,神色认真。
      
      他傅峥,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拱手让人。
      
      许雪润开车前就率先联络好了医生,一路畅通无阻高效率地陪着鹿娅进了诊室。
      
      鹿娅先是被医生掀起眼皮检查了一下,后是被询问了些问题,医生便很快地挥笔开了单子,“吃点药,眼睛半小时左右就会好,注意不要碰辛辣油腻的食物就行。”
      
      说完,医生看了一眼戴着口罩又戴着鹿角头饰的许雪润,他的神情一如既然淡漠但落在那女孩身上的目光却是温和有细碎光芒跳跃,揶揄着的同时不忘多看了几眼鹿娅道,“什么时候舍得回家一趟?”
      
      你们认识?
      鹿娅朝许雪润眨了眨眼,显然有点儿好奇。
      
      “再说吧。”许雪润替鹿娅拿好单子,给她介绍道,“我堂弟。”
      
      “你好啊,小嫂子,怎么称呼?”那医生摘下口罩,“我是许恒,恒心的恒。”说着,指了指他别在白大褂上的名片牌。
      
      鹿娅连连摇头,不好意思又无措地看了眼许雪润,对许桓解释道,“我不是,不是你的小嫂子呀。”鹿娅气恼许雪润在一旁忍着笑不出声,朝他轻哼了一声,对许桓道,“我叫鹿娅,就动物小鹿的鹿,女字旁加个亚洲的娅。”
      
      “鹿娅?”许桓点了点头,“很好听的名字。”
      
      “我们走了。”许雪润见许恒眼里满是揶揄神色,并没多搭理,简单说了声就带着鹿娅离开诊室,正好错开了迟一步赶来,一间间找过来的傅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要哭了…丢失的大纲还好基友有帮我存着,不然真的码不起来了
    好久没更新了,我已经……记不得任何剧情了or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