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养的仓鼠

作者:涮脑花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013

      阮桃站在陆应竹的身边,被他掐着小臂。
      她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被薄煜同给看出来——
      
      冷静了之后再转念一想,薄煜同怎么可能看出来啊?
      
      仓鼠阮桃和阮桃本人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阮桃朝陆应竹身后躲了躲,压低声音道:“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陆应竹瞥了她一眼:“憋着,等会儿再说。”
      
      阮桃:“……”
      
      陆应竹嘴上凶着自家妹妹,手里还又把她往身后拽了拽,挡在阮桃面前,眯起眼笑了下:“我倒是不知道,山槐你跟薄区长也有来往?”
      
      对面那个阮桃感觉有点眼熟的男人摸了摸下巴:“小事。你那妹妹怎么回事?”
      
      陆应竹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别胡说,吓着人小姑娘。我妹妹第一次天灾的时候就不在了。”
      
      阮桃:“……”
      
      嚯,陆应竹这演技,还蛮注意细节的。
      他对自己妹妹一直很凶,“吓着人小姑娘”这种话,大部分情况下是用来撩妹的。
      
      方山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薄煜同看着陆应竹,开口道:“有事?”
      
      言下之意,没事跑到别人家的生活区来干嘛?
      
      “唔。”陆应竹道,“捉个小丫头,打扰你们了?”
      
      薄煜同目光稍显冷淡地看着阮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的时间有点儿久,阮桃抖了抖,总觉得那道目光里充满了警告。
      
      她下意识又往陆应竹身后躲了躲。
      
      “薄煜同。”方山槐突然唤了声,“我们的‘小事’还挺急的,先走吧?”
      
      他脸上的笑容分明游刃有余,完全不着急的样子。
      
      阮桃猜测,这人急着喊薄煜同走,是想把陆应竹一个人丢在这边。
      最好陆应竹再惹出点什么事,跟薄煜同斗起来。
      
      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反正在原著当中,觊觎薄煜同和陆应竹两方势力的人只多不少。
      大家都指望着两边能打起来,弄个两败俱伤。
      
      薄煜同和方山槐离开以后,陆应竹才有空搭理一直跪在旁边的。
      
      这世道阶级制度还挺分明的,刚刚有两个区域长在,高炀确实没什么权利擅自开口加入他们的谈话。
      再加上他背着陆应竹做这些事,被怎么处理都不奇怪。
      
      陆应竹冷眼看着高炀:“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高炀垂着眼,“一副我早就有心里准备了随你怎么处置吧”的表情。
      
      阮桃不怎么高兴,于是把这个表情总结成“死猪不怕开水烫”。
      
      “我还当什么区域长?”陆应竹扬起唇角嘲讽道,“妹妹一来我就失了智,这区域长干脆让你来当,反正你永远冷静理智?”
      
      高炀:“不敢。”
      
      陆应竹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知道高炀在担心些什么事情。
      他还没失去理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陆应竹不想跟高炀多说,挥挥手不耐烦道:“滚。”
      
      高炀俯首,转身光速逃离现场。
      
      阮桃做出崇拜的样子,朝着陆应竹靠过去:“我靠,哥你好厉害啊!那人刚刚还想杀我,这会儿被你随便一挥手就给打发走了呢!”
      
      陆应竹按住她的额头把她推开:“你还知道他想弄死你?那你傻不拉几凑过去干嘛?”
      
      “我哪知道你的手下这么不听话啊?”阮桃握住陆应竹的手腕,“别说这个了,我们找个地方喝点水吧,我好热,又好渴……”
      
      她来找陆应竹,可不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
      做人时间有限,她必须在变回仓鼠之前,把自己要说的事情跟陆应竹说完,然后再溜回去。
      
      阮桃不想让陆应竹知道她会变成仓鼠这件事。
      
      高炀之所以对她有敌意,还不是怕她有什么事情拖了陆应竹的后腿——她当然也不想这样啊。
      
      陆应竹一定会想办法把她变回人。
      这种事情,不光毫无头绪,做起来费时费力,而且万一做得太快,她变不回仓鼠……不就没机会再回到薄煜同身边去了吗?
      
      到时候薄煜同痛失爱鼠,说不定还会迁怒她或者她哥。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陆应竹看阮桃汗流浃背的样子,想到她的身体素质还跟以前一样,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他单手搂住阮桃的腰,脚下有了风系异能的加持,几个点步,速度很快提了上去。
      
      这感觉比坐一路狂飙的摩托车还刺激,阮桃吓得紧紧靠在陆应竹怀里。
      
      他们很快离开了薄煜同的生活区。
      
      陆应竹其实不太喜欢在别人的地盘里做事情。
      他自己的地盘里到处都有眼线,薄煜同这边的肯定也不会少。发生点什么事情,薄煜同不说一清二楚,起码想知道的时候就能弄清楚前因后果。
      
      陆应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自己妹妹面前是什么样子。
      
      这附近刚好有个小区也是他的地盘。
      
      陆应竹轻车熟路,带着阮桃到了这个小地方的管理区内部。
      
      小生活区和大区的不同,从管理区内部就能看出来。
      
      薄煜同那边,有不少和末世前类似、甚至一模一样的机器,很多地方还有了高科技的影子,做什么事情都方便。
      
      而陆应竹这边……就比较普通了。
      
      他直接带着阮桃进了他的卧室里。
      
      阮桃被他丢在沙发上,坐了大概一分钟,陆应竹带着一堆零食和饮料进来。
      令人震惊的是,这堆零食居然全是阮桃认识的,里边儿还有冰镇可乐和薯片。
      
      阮桃懵了:“这是什么画面,我穿回现实世界了吗?”
      
      “现实?”陆应竹挑了下眉,屈起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醒一醒,这就是现实。”
      
      桌子上的冰镇可乐在他敲了以后,突然开始幽幽冒着寒气。
      很快,可乐的杯壁上凝结了一层水珠。
      
      这么一看,刚刚这杯可乐虽然也是冰的,但它的状态毫无变化,仿佛跟这个世界完全隔离,就像在随身空间里一样。
      
      这是……异能吗?
      
      阮桃仰头看着陆应竹:“这是……冻结时间的异能吗?”
      
      原著里根本没有提到过呀。
      ……不对,这人真的是她哥。那他怎么变成原著里的人了?
      
      “是啊。”陆应竹道,“你哥的专属特异性异能。”
      
      阮桃傻愣愣地看着他。
      
      “特异性异能”是特殊系里的一个分类,在原著里也只是提过几句。
      
      传说很多人都是“潜在特异性异能者”。
      因为这种异能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是某天突然变异获得的。
      
      最重要的是……它会影响到异能者本身的体质,好坏未知。
      
      比如“特异性异能”是操纵水火,那异能者或许会水火不侵,也有可能会特别惧怕水火,甚至可能是身体的某个部位变成了水或者火。
      
      阮桃小心翼翼打探道:“烂竹子,你的身体没事儿吧?”
      
      陆应竹挑眉:“这会儿不叫哥哥了?”
      
      阮桃:“……”
      
      “没事儿,挺好的,就是有点好过头了。”陆应竹拧开桌子上的可乐,送到阮桃手里,“你哥的身体被时间冻结了。”
      
      阮桃:“嗯?”
      
      陆应竹:“简单来说就是不老不死,不管发生什么,最后都会变回来……牛逼不?”
      
      阮桃惊了:“好像确实是有点牛逼过头了?”
      
      这异能随便听听都觉得很强,仔细一想又有点复杂,羡慕和悲哀还有别的情绪都冒出来,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知道这事儿的人肯定极少。
      这是陆应竹的王牌,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他居然就这么随口告诉她了。
      
      “我已经不记得上次跟你说话是多少年前了。”陆应竹道,“末世刚来的时候,天灾人祸一件接着一件来,人活着就不容易,没人有心思数着日子。”
      
      他摸了下手腕上的随身空间,竟是掏出来一个手机。
      
      陆应竹发出有点嫌弃的嗤笑声:“你的破手机。”
      
      阮桃拼命点头,彩虹屁吹上了天:“你是什么神仙哥哥,天下第一举世无双,我——”
      
      “打住。”陆应竹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回事?”
      
      阮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她以为自己是穿书了,可陆应竹这么多年来的生活不是假的,他是一直活到现在的,而且身上还带着她的手机……
      
      对了,手机拿回来翻一翻,也许能知道些什么。
      
      阮桃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陆应竹皱着眉头站起来。
      
      他让阮桃待在房间里等一等,自己去开门。
      
      阮桃趁机把桌子上的东西都一股脑扫进了自己携带者的随身空间里,一包零食都没有放过。
      
      她的剩余时间不多了,很快就会被迫变回去。
      
      在此之前,她得想办法跟陆应竹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让他不要担心自己,再想办法不被他发现地从他眼皮子底下溜出去……
      
      这可真是太难了。
      
      阮桃趴在房间门口探头探脑,她隐约听见门口的人说了句“山槐”。
      
      没记错的话,好像是那个跟薄煜同站在一起的人……
      
      陆应竹看上去非常不爽,直言道:“杀。”
      
      “是。”
      
      门口的人领命走了。
      
      阮桃顿时慌了神,差点儿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她几乎是手脚并用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窜到陆应竹面前:“哥哥哥哥——你等一等。杀?杀什么啊你跟我说清楚——”
      
      陆应竹垂眼看着阮桃,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桃桃。”
      
      阮桃:“嗯?”
      
      陆应竹:“你别给我犯花痴。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人家早八百年前就不记得你了!他现在天天给你哥找麻烦,你应该跟你哥统一战线同仇敌忾共创辉煌……”
      
      阮桃被他说得有点儿晕:“你说啥呢?谁不记得我了……”
      
      她喜欢的人是……薄煜同啊。
      
      薄煜同不记得她了?
      
      阮桃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心说难道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那小说根本不是小说,是她因为受到什么干扰而变得乱七八糟的记忆吗!
      
      “还能有谁?”陆应竹反问,“方山槐啊。”
      
      阮桃:“…………?”
      
      陆应竹皱起眉,狐疑道:“你也不记得了?一中校草方山槐?”
      
      阮桃又是一惊,朝后退了两步才反应过来:“我□□想起来了!什么一中校草,他不是三中的吗!?”
      
      陆应竹不动声色地把放在随身空间上的手放下来,状似不在意道:“是吗?我不记得了。”
      
      “呸呸呸。”阮桃涨红了脸,“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陆应竹眯起眼:“不然你以为我说的是谁?”
      
      阮桃的眼神四处乱飘:“不是。方山槐?他跟你是一样的异能吗,为什么他也在这里——”
      
      “他不是。”陆应竹说,“别扯开话题。”
      
      阮桃:“……”
      看来这人今天是不问出个结果就不罢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阮桃:我喜欢薄煜同,你别动他。
    陆应竹:(表面上)好的。
    (背地里):来人啊现在就跟我去把他家掀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