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养的仓鼠

作者:涮脑花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014

      阮桃觉得自家哥哥变得无情了不少。
      
      虽然在她的印象里,自己跟哥哥分开还没多久——但按照陆应竹的说法,他都有好几百年没见着她了。
      
      她还以为陆应竹会更激动一点。
      或者对她更好一点,把她当做失而复得的珍宝,有求必应。
      
      ……至少不会凶巴巴地拦着她,非要她把事情交代清楚。
      
      阮桃本来就不擅长说谎,讲两句话就开始眼珠子乱转。
      
      陆应竹直接一巴掌拍在她身后的门框上,凑近以后冷着脸说了句:“这里有拷问专家,你知道么?”
      
      阮桃都快哭了:“你、你怎么这样?”
      
      “……”陆应竹烦躁地收回手,“我哪样了?你哭什么哭?”
      
      阮桃吸了吸鼻子:“我没哭。”
      
      “我是突然穿过来的,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阮桃小声说,“一来就遇到薄煜同了,他对我特别好,我想要什么都会给我。”
      
      陆应竹嗤笑一声:“他?你别做梦吧,他对他养的老鼠都比对你好。”
      
      阮桃:“……”老鼠?
      
      “我上次捉了他的老鼠,他追到我基地去。”陆应竹挑眉道,“你呢?他就多看了你一眼,一个字都没提。”
      
      阮桃:“……”那是因为他根本不认识我啊!
      
      陆应竹总结道:“你别□□熏心,薄煜同不适合你。”
      
      阮桃扁了扁嘴:“你以前还答应我说,要是真喜欢,你就帮我绑回来呢。”
      
      陆应竹挑眉:“我说的那是方山槐。你要还喜欢,我现在也能给你——”
      
      “哦。”阮桃出声打断他,“你打不过薄煜同?”
      
      陆应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伸手摁住,闭上了眼:“你妈的。我就知道你这个讨债鬼来了也没好事,我刚感动了没几秒你就给我找麻烦。”
      
      “别别。”阮桃连忙摆手,“你可别真去跟他打啊。”
      
      陆应竹被她慌张又护短的样子气得扭头就走。
      
      阮桃跟在他身后喊了句:“哥——哥哥!你去哪啊?”
      
      陆应竹头也不回道:“去吧方山槐给你绑回来凑合用用。”
      
      阮桃:“……”
      
      看来这次是方山槐过来找麻烦了,之前来通报的人估计也是这个意思。
      
      陆应竹虽然毫不留情来了句“杀”,但他跟方山槐刚碰面时,两人一个喊着“阿竹”一个喊着“山槐”,怎么看都是关系挺好的亚子。
      
      阮桃回到他的屋子里,眼看着四下无人,便从随身空间里掏出纸和笔,给陆应竹留了张小纸条。
      
      估计陆应竹回来看见这纸条要气个半死。
      好在她拿到手机了,陆应竹之后肯定会再找她,她可以和陆应竹电话联系。
      
      大不了到时候她也帮陆应竹追女孩子呗。
      
      阮桃把小纸条叠好,用一块绿色晶石压住——选这个颜色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蓝的太贵,白的太小。
      
      做好这一切,她估摸着剩余的做人时间,躲到厕所里变回了仓鼠。
      
      ——屋外可能有监控,厕所肯定没有。为了防止暴露仓鼠身份,阮桃直接从厕所的排风口溜了。
      
      这世界的空气里似乎有什么对异能有帮助的成分。
      基本上每个管理区都会有几条四通八达的通风管道,以保证管理区内部的空气随时流通。
      
      就像是有本钱的人可以赚更多的钱。
      异能强大的人,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获得更加强大的异能。
      
      而像阮桃这样弱小无助又能吃的小仓鼠——
      只能在通风管道里卑微爬行。
      
      先前说过。这世界里小动物的存活率几乎为零,各种生命力顽强的虫类也变异成更加巨大坚硬的存在。
      
      像仓鼠桃这样的小生物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
      
      所以她在排风管道里的路线非常通畅,除了灰尘多一点儿以外没别的缺点。
      
      阮桃走得很开心,并且自己给这条路线命名为VIP通道。
      
      从VIP通道出来时,天色尚早。
      
      阮桃发现仓鼠形态的自己,似乎对外界环境有一定的免疫力。
      之前让她热到几乎昏厥的温度,在变成仓鼠以后就没那么恐怖了。
      
      回到大街上以后,阮桃迅速分析了一下地形。
      
      她觉得自己如果用仓鼠形态爬回去,下辈子也不一定能爬到薄煜同面前。
      
      好在这次出来时带上了宝贝雪啸。
      
      阮桃还有十多分钟的做人时间,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躲好,变成人的瞬间扯出斗篷把自己罩上。
      
      接着从空间里取出兽石,召唤雪啸。
      
      管理区出来是上等居民的生活区,这一点在陆应竹这边的小地方也一样。街道上没什么人,这种小拐角里更是几乎不可能有人过来。
      
      ——偏偏今天很不走运。
      
      阮桃刚把雪啸喊出来,还没来得及变身,就看见有人跌跌撞撞地重进了自己所在的小巷。
      
      她不敢在人前变身,连忙抱着雪啸贴着墙壁躲好。
      偏偏这地方还是个死胡同,她想溜都没地方溜。
      
      冲进来的人长着一张路人脸。
      
      他的脚底带着旋风,看上去像是在风系异能的加持下飞奔而来。
      
      速度很快,跟薄煜同比要差得多了。
      
      这人快到阮桃面前时才发现自己冲进了死胡同,他咬牙摸了下手腕,猛地转过身的同时,从腕间的手链里拽出一大串兽石,疯狂晃动。
      
      七八个小魔兽从兽石里跳出来。
      为首的是个蜘蛛模样魔兽,有三岁孩子那么大,毛绒绒的大蛛腿看得阮桃一阵发毛。
      
      路人脸显然没把阮桃放在眼里,而是带着一股赴死的决心,怒视着胡同口刚刚进来的人。
      
      腿毛浓密的蜘蛛猛地跳过去,同时从看上去像是屁股的部位射/出一大股蛛丝。
      跟在蜘蛛身后的是六七个各种各样的动物,有小猫小狗也有蜥蜴蝙蝠。
      
      阮桃又往角落躲了躲,默默分析眼前的局势。
      
      这个路人脸似乎是在逃避一场追杀,而追杀他的人刚刚进来,手指一弹就把迎面射来的蜘蛛丝和蜘蛛本人一起切成了两半。
      
      剩下的魔兽也被他轻飘飘地击杀。
      
      阮桃看不清来人是谁,那人的身影被她面前的路人脸挡住了。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让雪啸赶紧躲起来的片刻。
      
      那个无情的“追杀者”已经来到了路人脸的面前,看上去很随意地在路人脸脑门上拍了一下。
      
      “噗”的一声。
      路人脸身周炸开一团白色的烟雾。
      
      数秒后,烟雾散去。
      
      留在原地的……分明是个狸猫模样的小东西。
      
      这狸猫头顶着一片绿色的树叶,哭哭啼啼地看着追杀者,发出“叽叽叽叽”的声音,似乎是在控诉他的行为。
      而刚刚被追杀者用风刃切的四分五裂的魔兽们,也变成了几片七零八落的小叶子。
      
      阮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追杀者低下头把狸猫收进了兽石。
      
      他抬起头,很随意地瞥了一眼角落的阮桃。
      
      两个人同时愣住。
      
      “……桃桃?”他竟是喊出了这么一个亲昵的称呼。
      
      阮桃更加震惊,她下意识把雪啸收了回去,讪笑着对这人挥了挥手:“学长你好。”
      
      方山槐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你的姓了,只能这样喊你。桃桃……学妹。”
      
      阮桃挠了下后脑勺,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之前她哥好像扯谎了啊,她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呢!?
      
      在这种空气安静的尴尬时刻。
      
      阮桃对着方山槐点了点头,非常快速地接了句:“学长再见!”
      
      方山槐:“……?”
      
      此时的阮桃非常憎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风系异能。
      她很不能脚下生风,最好快到没影,一瞬间就从方山槐的身边溜走。
      
      又要用人类身份让哥哥休战,又要用仓鼠身份勾/引薄煜同……她真的已经好累了!没有心思再应付什么几百年前不知道为什么活到现在的学长!
      
      可惜事与愿违。
      
      阮桃正要从方山槐身边冲出去,忽然被他一把拉住了胳膊。
      
      她没穿衣服,就裹了一身斗篷。被方山槐冷不丁这么一扯,差点儿从身上滑下去。
      
      阮桃捏紧了斗篷,抬眼看着方山槐:“学长还有什么事情吗?”
      
      方山槐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
      
      手里抓着的胳膊突然消失了!
      
      方山槐愣了下,紧跟着就看见手里的斗篷突然失去了支撑,整个掉下来。
      
      只剩下一个角还被他拽在手里。
      
      阮桃的做人时间彻底没了!
      
      她躲在自己的斗篷里,想要趁着方山槐发懵的时候,从斗篷底下钻出去,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她爬了好久,都没能从黑暗的布料里爬出去。
      
      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在逐渐悬空……
      
      头顶遮挡的布料被打开,光线一下子照进来。
      
      阮桃眯了下眼,就听头顶传来了方山槐的笑声,笑得饶有兴味:“阿竹的妹妹,是只仓鼠?”
      
      阮桃循着声音看过去。
      
      她被人放在了手心里,身子底下垫着的还是她自己的斗篷。
      
      “你说。”方山槐用手指挠了挠阮桃的头顶,“阿竹知道这事儿吗?”
      
      阮桃:“……”我劝你善良。
      
      方山槐又捏了捏阮桃的脸,弯弯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对了。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薄煜同……有只仓鼠?”
      
      阮桃:“………………”
      
      做个人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阮桃:我是不是要掉马了QAQ?
    方山槐:你猜。(笑眯眯)
    ————
    哥哥和学长是怎么回事,桃桃现在也没弄明白。
    她正在努力,先活下去(?),然后才要研究这些复杂的东西(?)
    ————
    作者微博【@脑花花花花】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儿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猗染青青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