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晓

      
      不知怎的,温衍脑海中忽的就飘出了指南的那句话:你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黑二没有派人跟着,不代表沈泽那边没人跟着,温衍甚至敢打包票,百米开外就有警用监控望远镜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说不定还有自带瞄准镜的高精度狙|击|步|枪,只要沈泽一个手势,自己就能当场去世。
      
      省厅对沈泽的宝贝程度可想而知,还是在这种“两军对垒”、敌我尚且不知的境况下。
      
      温衍完全不敢为、所、欲、为。
      
      那人的温度透过相贴的肌肤一点点传来,温衍被风吹得几乎失去知觉的手指,开始回温,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脉搏跳动的痕迹,只是分不清是沈泽的,还是自己的,那声音不响,却入耳又入心。
      
      尾指的位置尤其明显,有点烫,又有点疼。
      
      温衍很想甩开沈泽的手,但最终咬牙忍住了。
      
      不是为了什么风花雪月的念头,主要是怕当场去世。
      
      沈泽看起来没有放手的打算,如果自己要甩开他,那一定要花些力气,动静小了挣不开,动静大了被不远处的狙击手误会自己在掏枪,那一枪突突过来,自己岂不是死得太憋屈了点。
      
      所以温衍只好扭头看着沈泽,准备用眼神谈判。
      
      他慢慢转过头来,每一帧都像是被刻意拉长,阳光从另一头直直打在他的侧脸,那种错位的微光坠进一半眼眸,添了些温度,牵出一种独属于这个人的、极其少见的无辜和孩子气。
      
      然后,抬眸撞进一片更加无辜的眼神中。
      
      温衍差点都要被气笑了,明明是自己暗中使了好几次劲,调动全身所有的感官在表达同一个想法:莫挨老子!
      
      可偏偏沈泽看起来才像是被吃了豆腐的那个?
      
      忍无可忍的温衍开始暗搓搓发力,就着握手的姿势狠狠掐了沈泽一把,好叫沈泽知道什么叫做“感受到这个巴掌的力量了吗,再不松手,等一下它就会出现在你脸上”。
      
      那句经典名言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哪有什么放不开的手,痛了,就知道放手了。”
      
      还慑在“和方白牵了手”的念头中没有醒来的沈泽,突然就被回握住了手,而且力道还不小,透着一股子坚定,还不失缱绻的味道。
      
      沈泽心跳越发剧烈,尾指也跟着开始发烫,像是有什么潜伏着的东西,不加任何迟疑地流转出来,又钝拙的找不到方向,只好齐齐涌向心口和尾指处。
      
      沈泽只有一个念头:可爱,想抱,这谁能顶得住。
      
      沈泽依旧没什么动静,面上也没什么情绪,温衍狠狠皱了皱眉,顺着力道看向两人交叠着的双手,下意识往外抽离。
      
      那种不受控的感觉很糟糕,又极度陌生,温衍下意识开始抗拒,他知道自己不是在抗拒沈泽,但模模糊糊没有边界的情绪,自己也只能说个囫囵,只知道自己现在想逃开沈泽的念头不是作假的。
      
      等温衍如愿以偿的时候,还有些恍惚,跟忽的被握住手一样,沈泽也是忽的卸了力气,没有丝毫征兆和预示,等回过神来,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已经安稳躺在自己的掌心。
      
      温衍也来不及看一眼就下意识握住,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尽早离开码头,风太大,打在身上太疼太冷,还有眼前的沈泽,太可怕。
      
      直到坐到车里,开着空调暖了好一会儿,等着被风吹成半吊子水准的神经系统跟着醒过来,温衍才慢慢摊开手心。
      
      那就是一个没什么名堂的小东西,亮黄色的底,鲜红的“平安”二字,针脚缝的不怎么细致,扎在饰品堆里绝对不怎么起眼,只不过放在一身黑的温衍手上,变得突兀,但也透着一股子生气。
      
      好像,就是一个平安符?
      
      那配色着实不算好看,甚至有些艳俗,薄薄的一片根本藏不住什么,温衍眨了眨眼睛,若是沈泽真想传达些信息,有各种干脆利落的法子,直接像自己一样塞个条子,都比塞个鲜艳的锦囊来的安全,更不需要讲究平不平安的寓意。
      
      所以,这真的只是一个平安符,而已。
      
      温衍愣了一愣,心头有些复杂,也辨不明都是些什么,只是将那枚平安符慢慢放到了口袋中。
      
      那些虚假皱巴的情绪,倏地随着“平安”两个字,消逝散去,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那几不可见,却真真切切勾起的嘴角。
      
      沈泽这样的上司,的确是难得,文能安人心,武能定乾坤,所以一路顺风顺水坐到那个位置,一点都不冤枉。
      
      站在码头确认温衍已经驱车安全驶离的沈泽,恍了很久的神,直到耳机陆陆续续传来呼叫声,才收敛着表情,低声说了句“收队”。
      
      沈泽抬手松了松有些发僵的脖子,迈开几步,随便擦了擦有些发锈发红的栏杆,然后倚靠着,轻轻仰头,视线所及之处,除了远远挂着的、没什么温度的太阳之外,再无其他。
      
      沈泽想着方白,莫名觉得很像。
      
      方白这人,也像这冬天的太阳,遥不可及、似乎没什么温度。
      
      但也只是似乎。
      
      只是因为自己离得不够近,所以才觉得没有温度。
      
      但太阳终归是太阳,将残留的夜色洗的干干净净,破晓,天光将至。
      
      沈泽瞬间被这个念头取悦,一时之间觉得无比贴切,找不到丝毫纰漏,转念想想,惊觉自己竟还有写情诗的天赋,也不知道哪天能在方白那里有一点用武之地。
      
      照那人的性子,应当不会喜欢这些酸溜溜的情诗吧,不过也说不定,权当做无趣生活的调味品,好的,坏的,能给他清清冷冷的情绪加点波澜,总是好事。
      
      如果他喜欢,一天一首也不是问题,今天比作太阳,明天比作小糖果,后天比作小玫瑰,编写成册,出本诗集,说不定还能发家致富。
      
      等着埋在各大山头的人收队走到跟前的时候,看着他们的队长笑得极度开怀,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怀疑是不是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传说中云鼎码头这个地方,山脉不续,后龙崩陷,嵯峨无气,是个大凶之地,又是命案高发的地段,即便烈日曝晒都散不去阴寒,更别说这种深秋初冬之际了。
      
      “头,你没事吧?”
      
      “头你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听说这个地方挺邪门的。”
      
      沈泽慢慢睁开眼睛来。
      
      这云鼎码头虽然不是什么好山好水,但也勉强算的上是他和方白的定情之地,莫名其妙被说成了邪门的地方,总觉得不大顺耳。
      
      沈泽将手摆了下来,漫不经心掸着衣袖上沾着的灰尘,然后抬眸扫了一圈,从左至右,最终把视线落在正左顾右盼,说这地邪门的那人旁边,猛地一顿,眉头紧跟着蹙起,嘶哑着声音沉声道:“怎么多了一个?”
      
      众人:……
      
      被沈泽盯着的那人瞬间咽了一口口水,人还没回过神来,就一个箭步冲到了最边上,剩下的人也没好到哪去,即便穿着连子弹都能防、更别说码头的风的专用服,身上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甚至开始想掏出狙|击|枪狙一狙。
      
      “回去每人一篇检讨,主题就叫《封建迷信思想的危害以及什么是唯物主义》,万字起底,手写允许借鉴,电子稿查重,重复率控制在5%以下。”
      
      沈泽说完就走,心狠又手辣。
      
      后面的人看着他们队长潇洒的背影,风中伫立良久,才反应过来这是被耍了,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份万字检讨,顿时哀嚎一片,倒是比港口飘过的风还要凄凉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搬砖啦,明天恢复九点更文哦!
    今日份小剧场:
    获得道具(定情信物)平安符的温衍:沈大队长对下属挺好。
    正在手写万字检讨的众人:他不是,他没有,别乱说。
    还说我们封建迷信?要写万字联名举报信,捅到孙局那里,捅到省厅那里,叫他当场身败名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