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晓

      
      温衍和沈泽约在云鼎码头见面,黑二思量再三,最终只在温衍身上斟酌着装了个窃听器,连针孔摄像机都没敢拿出手。
      
      他倒是想面面俱到,奈何沈泽绝非善茬,这仓阳又是他的地盘,既然是他提出在云鼎码头见面,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饶是他自己都没有这个自信能躲过沈泽的手段,更别提手下那群没几分斤两的马仔了。
      
      即便沈泽有这个魄力单刀赴会,省厅也断不会叫他冒这个险,折了一个沈泽和折了一个方白,损耗程度是明面上的鸿沟。
      
      到时候漏出一点马脚,被沈泽一锅端了,赔了人、惹下一身腥不说,这一出唱了开头的大戏,将将我方唱罢,你方还没登场就和声落幕,那岂不是太没看头了。
      
      况且无论方白做了什么,左右逃不过一个“反水”的烙印,不如将胆子放的大一点,给他留够喘息的空间,狼关久了总会变成狗的。
      
      黑二将温衍叫到跟前,亲手将窃听器贴在他衣领下的折痕里,还作势替他拂了拂肩,轻笑着开口:“难为你了,这个东西可不是防你的,怕你在他那边吃亏罢了,有什么情况我也好着手处理。”
      
      “明白。”温衍皮笑肉不笑,下意识就想往后退上半步,在迈出去的前一刻咬牙撑住了。
      
      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自己在潜意识里抗拒超过一定距离的肢体接触,黑二自然不用多说,甚至包括最初的陈荣和林然,可是沈泽是个例外。
      
      他们两第一次在墓园见面的时候,走了一段不算愉快的路,那极度短暂又堂皇的肢体接触,温衍躲过去了,但回过神来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更多的是诧异和微乎其微的心悸,漠然表情下的情绪波动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明明在这个位面中,沈泽算不上“可攻略对象”。
      
      温衍思考良久,得出一个结论:肤浅,看脸。
      
      “沈泽这个人啊,年纪不大,手段不小,实在不好对付,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黑二说完便悠悠坐了下来,揭盖轻拂着飘在面上的茶沫,低声道:“我找了几个人在远处看着,肯定不会叫沈泽伤着你,只管放心去做。”
      
      黑二的确是骗温衍的,他没找人盯梢,因为不放心沈泽,但他也没有绝对相信方白,所以侧面给他打个预防针,警告他“诸事小心”,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行事总不好没规没矩的。
      
      “好。”温衍没什么情绪说着,话音落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动静,只是看着眼前的黑二,眼睛眨得很慢,将周遭的一切拉得拖泥带水。
      
      直到黑二喝完一口茶,抬起头来,才看见这人莫测的表情,轻声问了一句:“想说什么?”
      
      “我知道老大在担心什么。”温衍嘴角勾起一个极其细微的弧度,配着那算不上明亮的眼眸,显得整个人阴暗又凉薄。
      
      “哦?”黑二放下茶杯,伸出手轻叩了一下桌面,身边的人立刻埋首恭敬地添了些热水,然后笑道:“说来听听。”
      
      “我回不去了。”温衍盯着黑二的眼睛,声音冷冽,“从我开枪和玩货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和那边划清界限,不是一路人了。”
      
      温衍顿了一顿,然后抬手将衣袖掀至肘处,冷声道:“方白已经死了。”
      
      那人皮肤白皙,在光线算不上明亮的房间里也透着一股不相衬的冷调,上面布满了青紫和密密麻麻的针孔,配着漠然的神情,那瞬间的冲击显得格外瘆人。
      
      黑二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也自然知道方白想要说什么。
      
      他早就被毁了,荣耀和耻辱对于他们这种卧底来说,就在一线之间而已,那些针孔已经成为一道又一道裂缝,将方白的世界一点一点割裂开来,他补不上那些窟窿。
      
      钱和毒品,是割开他的武器不假,却也成为现在的他生存的唯一倚仗。
      
      黑二收敛了笑意,第一次觉得有些惋惜,方白这样的人,不应该沾上毒品的,如果收心好好跟在自己身边,或者一开始就是自己的人,他一定不舍得就这么轻易毁掉。
      
      但是没了那些东西,自己还真没这个把握网住他。
      
      “去吧,万事小心。”黑二转过身来看着窗外轻声说道。
      
      温衍点头应下,微微颔首,转身出了门,然后直接驱车去了云鼎码头。
      
      临行前,指南特意提示了温衍一句,说黑二并没有派人在远处看着,后面还破天荒的跟了一行加粗的、毫无廉耻的、没皮没脸的、画风突变的小红字——“你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温衍:……
      
      这该不会是买到盗版了吧?
      
      深秋已过,云鼎码头萧条更甚,朔风带着河滩特有的咸腥味,打在身上又疼又冷。
      
      温衍依旧一身黑,看起来单薄的有些过分,一边走着一边抽了抽被冻红的鼻子,下意识裹紧身上的外套。
      
      温衍极其怕冷,这是位面境管局全员皆知的事情,冬天时候的温衍,绝对是公司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又像是一个移动的吉祥物。
      
      只要看见裹得一层又一层的不明生物在眼前走过,手里还抱着一个比脑袋还大的保温杯的,不用多想,喊一声“小衍”准能叫停。
      
      但温衍第一个角色是方白,身体素质超强的少年警官,方白或许真的不怕冷,但温衍对寒冷的感知不仅仅是通过身体上的,还有来自心理上的。
      
      经过上次的教训,温衍学乖了很多,在衣服底下贴了起码有十片暖身贴,脚下还有两片暖足贴,跟踩着两个风火轮似的,兢兢业业履行自己“暖身体”的职责,可谓是装备齐全。
      
      奈何风透过不怎么严实的衣领、袖口打过,每过一趟,就散走些热量,战栗顷刻拂过全身,温衍看着站在不远处等他的沈泽,有点想骂人。
      
      去哪里不好,偏要来云鼎码头。
      
      风时刻叫嚣着要把自己的头拧下来。
      
      真的是杀人不见血。
      
      沈泽听到身后轻微的动静,下意识转过身来,愣了片刻神后,眉头便跟着皱了起来。
      
      这人……怎么又穿的这么少。
      
      沈泽强忍着才没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到温衍身上,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安全,没有发现可疑设备和可疑人员”的即时消息,斟酌着走近了几步。
      
      沈泽知道自己猜对了,黑二行事向来谨慎,还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要是派人跟了出来,就要保证不被自己的人发现,可惜他打不了这个包票。
      
      如果在其他地方,黑二或许还有这个胆量试探一下,但是在仓阳,一块碎石、一条河道,都打着他们的名号,能站着不摔倒就很好了。
      
      黑二为了将戏演下去,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沈泽站定的时候,温衍却依旧自顾自往前走着,擦身而过的瞬间,沈泽就感觉到方白的指尖划过自己的掌心,动作掩在那人宽大的袖口下,遮了个完全。
      
      别人看不见,但温衍主动又大胆的亲近,让沈泽起了个战栗。
      
      陌生,又极度诚实。
      
      那人的指尖冰凉,沈泽下意识拢上,想要抓住什么,可惜方白只是点到为止,没有多停留一秒,沈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动作到了手心。
      
      沈泽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嘴角忽的绽开一点弧度,带了些自嘲的意味摇了摇头,这误会的滋味不太好,他在这边沾沾窃喜,那人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还真是……不公平啊。
      
      温衍转过身来,抬了抬眸子,看了看沈泽手心的位置,示意他注意,沈泽低声说了句:“方白?仓阳市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沈泽。”
      
      语气中的疏离和怀疑显而易见。
      
      沈泽一边说着,一边作势整理腕间的衣服,然后就瞟见温衍递给自己的那张纸条,上面写着两行字,第一行是我身上有窃听器,第二行是黑二没有派人跟着。
      
      沈泽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中的笑意一点点浸染上来。
      
      “沈队。”温衍冷声回道。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林然的尸体,”沈泽沉声道,语气有些捉摸不定,“陈荣也殉职了,当时联系不上你,省厅那边还以为你也……”
      
      看着沈泽的脸,温衍发觉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黑二通过窃听器“看见”的沈泽,肯定跟自己眼前的沈泽不是一个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魔鬼,能用这么天真灿烂的表情说出那样沉着的话。
      
      “还以为我也死了?”温衍避开沈泽的眼神,低声说道。
      
      “只是担心。”沈泽说道。
      
      “这次任务,沈队指挥?”温衍继续问道。
      
      “原则上是这样,”沈泽说的很慢,一字一字似乎能将所有情绪沉埋,“但肯定需要你的配合。”
      
      “配合”两个字被沈泽咬的很重,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相互试探着,那头黑二的疑虑也一点点打消,沈泽看着方白不经意间的战栗,想着这出戏也演的差不多,再拖下去,这人非感冒不可,于是打定主意喊了停。
      
      “万事小心,保持联系,一旦有什么不好的苗头,先把自己摘出来,别冲动。”沈泽开口提醒道。
      
      温衍想着刚刚两人的对话,没什么纰漏,也就跟着放下心来,然后对着沈泽点了点头,他现在被风吹得脑袋发沉,四肢发僵,急需回暖,于是也顾不得打招呼,简单示了个意就想走。
      
      可是在越过沈泽的那一瞬间,温衍模糊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在了自己手心,带着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温衍指节冰凉僵硬,本该合上的手掌像是失去了反应能力,还没来得及感受那东西的轮廓,就在掌心滑落。
      
      紧接着,温衍的手就被沈泽握住了,连带着的,还有半坠未坠的不知名的东西。
      
      莫名其妙被吃了豆腐的温衍:……
      
      光明正大牵了小手的沈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泽:牵手纪念日,四舍五入就是睡了,美滋滋,拿小本本记下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