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起云涌

      
      见阿啄倚在茶壶上沉思,祁沉挪开目光,装作不知情地拿起茶壶。
      
      何灼失去借力,倒了下去,双眸依然没有焦距,显然还未反应过来。
      
      祁沉伸手,接住了红鸟,让他落在自己掌心,顺势将其揽到身边。
      
      “啾?”
      
      祁沉抚摸着他的脑袋,轻声问:“想什么呢?”
      
      何灼舒服得仰起头,断断续续地说:“没......嗯什么,在想......凤凰。”
      
      “凤凰啊。”祁沉呢喃,低头看着稚嫩的小凤凰,犹豫片刻,决定让他提高警惕心。
      
      “阿啄,你可知道有关凤凰的传闻?”
      
      传闻?
      
      好像听过说。
      
      何灼记不太清楚了,想了半天问道:“是不是有个凤什么州的地方怎么这么样了?”
      
      “凤鸣州,据说千年前,凤凰在凤鸣州救了一个人,一滴精血,就让将死之人飞至仙界。”祁沉缓缓地说,盯紧了阿啄的反应。
      
      何灼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也听说过。”
      
      祁沉:“你有何想法?”
      
      何灼沉默了一会儿,试探地问:“我应该有什么想法?”
      
      看着呆呆的小凤凰,祁沉叹了口气:“罢了。”
      
      何灼仰着头,不明所以:“啊?”
      
      祁沉:“定然有许多人想要得到凤凰。”
      
      何灼点头,不敢看祁沉的眼睛。
      
      为什么无缘无故和他说这件事?难道祁沉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么?
      
      “你也想要凤凰精血么?”
      
      祁沉没有说话,一开始的确是出于对幼崽的喜爱养了阿啄,后来则是为了自己。
      
      天地间仅剩一只凤凰,天道对其爱护有加,以至于他到金丹期的雷劫都不落了。他逆天改命,若无凤凰庇护,是不可能飞升仙界的。
      
      祁沉这副样子,何灼心里也有不少猜测,思索半天,觉得他大概是在纠结,有点想要,又不是很想要。
      
      当大哥的,自然是要为小弟排忧解难。
      
      何灼把翅膀放在祁沉手上,宛如长辈一般拍了拍,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了,你快去修炼吧,马上又要比试了。”
      
      “嗯。”
      
      祁沉走开后,何灼张开双翅,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光亮顺滑的羽毛覆盖全身,看不到下面的皮肤是什么颜色的。他低头拨开羽毛,下面还有细小的红色绒羽。
      
      何灼从腿到脖子,慢慢地往上看,还是觉得翅膀盖着的部位最好。
      
      既方便动手,也适合掩藏伤口,好让其痊愈。
      
      他走到茶盏边上,探出脑袋看了看,茶盏里还有半杯茶水,散发着灵气。
      
      正好!
      
      何灼往前挪了挪,紧紧贴着茶盏,运起灵气,在刚刚挑中的地方割开一道小口子,隐隐可见其中的血液。
      
      他等了一会儿,想等血珠冒出来,结果等到了伤口愈合。
      
      何灼:???
      
      太浅了么?
      
      何灼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打坐的祁沉,咬牙割了道更深的口子,这回血珠直接冒了出来。
      
      他赶紧抖抖,让血珠顺着羽毛落到茶盏里。
      
      清澈的茶水里赫然多了一滴圆润饱满的红色液体,两者和平相处,茶水不犯血水
      
      何灼一声“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竟然不溶解??
      
      胳肢窝处的伤口已经自然愈合,何灼把翅膀伸进去,搅和搅和,血珠逐渐散开。
      
      何灼心累地吐出一口气,真是操碎了心。
      
      “小祁,快来喝茶,你这杯茶都不喝完,太浪费了。”
      
      祁沉没有注意到阿啄在做什么,听到这话,虽不明白,但还是动身过去喝茶。
      
      就在他走进的这会儿功夫,何灼发现和茶水溶解在一起的血珠竟然又聚成了一滴。
      
      “等一下!”
      
      “嗯?”
      
      何灼一只翅膀盖在杯子上:“我看见里面有一点脏。”
      
      祁沉:“倒了便是。”
      
      “不行!”何灼喊完发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尬笑两声继续说,“太浪费了,我帮你把脏东西拿出来,还能喝,还能喝。”
      
      说完又把翅膀放进去,顺时针一圈,逆时针一圈,确定看不出了,才伸出来。
      
      “好了,快喝吧。”
      
      祁沉没有动,只是看着他湿漉漉的翅膀。
      
      何灼扇扇翅膀,目光游离:“干嘛,我很干净的,你快点喝掉。”
      
      祁沉猜到阿啄在茶水里加了什么东西,拿起茶盏闻了一下,只能感受到其中异常浓郁的灵气,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清香。
      
      见阿啄愈发紧张,祁沉也不打算为难他,将茶水一口饮干。、
      
      何灼连忙问:“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祁沉:“极好。”
      
      何灼追问:“没有感觉境界飞涨,马上要飞升了?”
      
      “并无。”祁沉垂眸,阿啄是在里面放了什么灵物么?
      
      “这样啊,”何灼很失望,“那你快去修炼吧。”
      
      祁沉摸摸他的脑袋:“修仙之人,应靠自己,少借助外物。”
      
      “哦。”
      
      何灼转身,背对着祁沉,认真思索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多了茶水?
      
      还是说飞升什么的只是谣言?
      
      何灼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肚子,狠心在另一个胳肢窝割开一道口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血。
      
      “嗝——”
      
      他砸吧砸吧嘴巴,没有丝毫血腥味,还怪好喝的。
      
      但是真的什么反应都没有啊!
      
      飞升什么的都是假的!
      
      白白地挨痛了!
      
      何灼很生气,想揪出那个瞎几把说话的人,狠狠揍一顿,什么狗屁精血。
      
      不对。
      
      何灼灵光一闪,精血精血,可能主要是前一个字,而不是后一个字。
      
      他再次低头,看向小小灼。
      
      如果是这样的话,飞升可能是真的,那他有儿子这件事也可能是真的。
      
      妈耶,这可怎么办?
      
      何灼坐了下来,把脑袋搁在茶盏沿边,无声地盯着祁沉。
      
      你还是靠自己修炼吧,我还没做好献出子子孙孙的准备。
      
      *
      
      剑峰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擂台上飞动,伴有刀剑相击清脆的声音。
      
      围观的弟子们兴奋地讨论着两人的招式,面红耳赤,唾沫飞溅。
      
      何灼默默地从祁沉的左肩飞到右肩。
      
      “贺师兄这一招实在是高。”
      
      “张师兄才叫厉害。”
      
      “不愧是峰主的弟子。”
      
      “不过两日时间,张师兄的术法愈发精妙了。”
      
      “他在法修一道上果然极有天赋。”
      
      那日祁沉的一番话明明引起了轰动,今天大家竟然没有对他行注目礼?
      
      何灼拉拉他的头发,正想开口问,就听见祁沉解释:“障眼法。”
      
      “那我说话,大家也会不知道是谁说的么?”何灼继续问。
      
      祁沉神识环顾四周,没有大能在暗中窥伺,点头道:“嗯。”
      
      何灼嘿嘿一笑,继续观战。
      
      在看见贺崇的时候,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让贺崇替儿子吸引大家的注意,这样他儿子就安全了!
      
      最好来些心术不正的人,把贺崇抓去炼丹。
      
      何灼想着想着笑出了声。
      
      张舍比贺崇大上不少岁数,又是弟子堂的人,作战经验更是丰富。就算贺崇天赋较高,两人也该势均力敌。
      
      可现在却处于劣势。
      
      张舍沉心静气,挡住贺崇的剑招。那日听了祁沉的一番话,他深有感触,可两日时间太短,他来不及修行高深的术法。
      
      贺崇也听说了那日的事情,猜到对方会使用一些简单的术法出其不意,交手时格外注意。
      
      “听说神兽要出世了。”
      
      “什么神兽?”
      
      “诶,我也听说了,就是灵仙阁那事吧?”
      
      “我那日也在,可不是灵兽,而是身负凤凰血脉之人。”
      
      “说不定就在万道宗呢。”
      
      ......
      
      何灼起了头就不再说话,兴致勃勃地听着大家跑题开始聊凤凰的事情,从这个师兄,怀疑到那个师兄。
      
      “调皮。”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何灼打了个激灵,转头看向祁沉,却一不小心看呆了,心脏开始狂跳,连忙移开目光。
      
      再勾引我,我也会护住小小何的。
      
      “当真?”
      
      “会不会是叶止师兄啊?”
      
      “我觉得是大师兄。”
      
      “会不会是哪位峰主或者长老啊。”
      
      “说不定他现在正听着我们讨论呢。”
      
      “这也不无可能。”
      
      围观的师弟们讨论的愈发激烈,贺崇起初并不在意,直到听到其中一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剑招一歪。
      
      他只知凤凰精血利于修行,并不清楚飞升的传闻。一年前兽峰峰主将他带走后,才知道自己的处境并不乐观。
      
      凤凰出世前,世人定然会把目光放在凤凰血脉上。
      
      晃神只是一瞬间,张舍却牢牢抓住了这个机会,一道剑气攻去,贺崇避挡不及,硬是挨了一招。
      
      “贺师弟,你分心了。”
      
      张舍的攻势越来越猛,贺崇下意识使出了玄火剑诀中的一式。
      
      “是我看错了么?”
      
      “贺师兄那一招是玄火剑诀第二式吧?”
      
      “玄火剑诀不是火灵根才能修炼的么?”
      
      贺崇入宗时是单一金灵根,哪怕灵根较为细弱,也让其他弟子羡慕不已,后来十年前境界飞涨,众人也只以为是单灵根的作用。
      
      何灼慢悠悠地瞎扯:“听说有些血脉到一定境界才能显露。”
      
      贺崇眸色一暗,也不再继续遮掩,用玄火剑诀击败了张舍。
      
      “贺师兄是如何修炼的玄火剑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洗手水好喝么?
    祁沉:你的水都好喝
    何灼: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
    最近事情有点多QAQ
    请小天使们原谅我!
    暗搓搓地又把名字改回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