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苏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子承凤业

      
      □□这点小事也太亏了!何灼摇摇脑袋:“算了算了。”
      
      “嗯?”祁沉侧过头,阳光打下来,睫毛都变得金灿灿的。
      
      何灼突然有些口渴,连忙挪开目光:“没什么,那个灵仙阁怎么还不到啊?”
      
      “就在前面。”
      
      何灼望向前方,一座富丽堂皇的酒楼伫立在江面上,周边几艘小船慢悠悠地飘着,隐约能听见歌声。灵仙阁设有法阵,不准使用飞行法器,只能乘坐江上的小船。
      
      刚走到江边,船夫便划桨前来。
      
      到了船上,何灼就从祁沉肩头跳下,站到船夫的浆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江中的游鱼。
      
      忽然一团巨大的黑影游了过来,猛地钻出水面,露出了圆润可爱的脑袋。
      
      何灼震惊:“海豚?!”
      
      船夫笑道:“这是我们阁主的灵宠代屏,看来他十分喜欢道友的灵宠。”
      
      代屏游在船旁,时不时跳跃到空中,溅了何灼一身的水,身上的羽毛都耷拉下去。
      
      祁沉动了动手指,船桨上的红鸟被一团灵气包裹着,飞到了他掌中。
      
      “湿了。”
      
      何灼正想把身上的水珠抖落,一块手帕盖在了他头上。
      
      祁沉按住阿啄的身子:“别动。”
      
      “奥。”
      
      代屏见湿漉漉的红鸟又变干了,开心地溅起了更大的水花。
      
      船夫扔给它一条鱼,对着祁沉说:“阁主吩咐了,凡是代屏喜欢的客人,今日费用全免。”
      
      叶止感慨:“代屏是阁主多年前收服的海兽,听闻它眷顾的生物,会好运不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代屏,多亏了阿啄。”
      
      何灼看着代屏傻乎乎的笑容问:“真的么?”
      
      船夫回道:“自然是如此,不过这么多年来,这是代屏第一次主动出来。”
      
      “听见没,给爷好好擦擦。”
      
      何灼转身,面对着祁沉,张开翅膀扬起脑袋,一根羽毛没有擦到,就开始叫唤,做足了大爷的模样。
      
      到了灵仙阁后,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修士娉娉婷婷走来:“几位请跟我来。”
      
      船夫似乎是打过了招呼,女修士把他们带到了一处极佳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江景,也能看清楚大厅中的歌舞表演。
      
      女修士拿出一块玉简,素手一点,玉简正上方出现映出了菜品的模样及价格。
      
      叶止开口:“小师叔与阿啄喜欢吃什么?”
      
      何灼一抬翅膀,挡住了叶止的脸,轻咳一声:“你们有的,全部都上一份。”
      
      女修士惊了。
      
      何灼问道:“不是说今天免费吃的么?”
      
      女修士点头,这不是她第一次招待代屏喜欢的客人,但是她第一次见到全要的客人!
      
      可这只是一只灵宠......
      
      看出了女修士在想什么,祁沉冷冷地说:“找阿啄说的办。”
      
      叶止继续说:“若有不便,可付灵石。”
      
      女修士连连摇头:“方便方便,这几样菜肴今日已售完......”
      
      “无妨。”
      
      “几位请稍等。”
      
      灵仙阁对客人的隐私保护的极好,分明不是包厢,但何灼就是看不到隔壁桌吃的是什么,菜的味道怎么样,只能欣赏楼下的歌舞表演。
      
      幸好菜上的很快,一会儿功夫桌子上就摆满了。
      
      何灼刚迈出脚,就收了回来,问身旁的叶止:“介意我直接吃么?”
      
      介意的话,他可以继续当大爷,让祁沉喂。
      
      叶止笑着摇头:“自然不介意。”
      
      何灼给了他一个欣赏的眼神,走到碟子边上低头开吃。
      
      祁沉夹着鱼肉的筷子一顿,睨了一眼叶止,若是说介意,此刻阿啄就会呆在他手边,而不是离他有半桌距离。
      
      每一碟的菜肴量不多,但灵气充裕,普通修士吃一两口就不能再吃,因为有灵气爆体的隐患。
      
      何灼一碟接着一碟,一碗跟着一碗,嘴没有停下来过,腮帮子一直鼓起,
      
      叶止很快就放下了筷子,看着阿啄胃口这么好,忍不住问:“小师叔,阿啄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灵兽?”
      
      何灼这会儿已经吃完了半桌菜,吃得头重脚轻,晕乎乎的。听见叶止的问题,立马回答:“我可是凤——”
      
      说到一半,一股凉意从头顶灌了下来,何灼瞬间清醒,紧紧闭着嘴。
      
      叶止没有注意到小师叔快要吃人的目光,追问道:“什么?”
      
      何灼尬笑:“哈,哈,我是风儿~你是沙~”
      
      歌声一响,祁沉脸更黑了,直接设了结界隔绝阿啄的声音。
      
      灵气忽然开始疯狂运转,叶止金丹巅峰的境界,险些就压不住。他脸色一白,就在要突破的前夕,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上,帮他压住了境界。
      
      “多谢小师叔。”
      
      祁沉:“嗯。”
      
      叶止感慨道:“不该贪图口腹之欲。”
      
      “嗯。”祁沉忽然觉得,这后辈笨点也挺好的,不会怀疑到阿啄头上。
      
      何灼也就唱了一句,见没有人搭理他,开开心心继续吃。
      
      “砰——”
      
      一声巨响后,楼下的阵法被破,调笑、怒骂等等声音传入众人耳里。
      
      何灼一口肉卡在了嗓子里:“咳、咳——”
      
      祁沉坐过去,轻轻拍打他的背,缓解了何灼的不适,顺势让阿啄安分地呆在自己身边。
      
      “就那臭丫头,迟早我、嗯?”
      
      “哈哈哈哈——”
      
      “听说万道宗有神兽凤凰的——”
      
      “怎么了?”
      
      ......
      
      从鼎沸的人声中辨析出重要的信息情报,境界稍微高一些的修士都能做到。听到“神兽”二字,一道黑影猛地窜到说话的青年前,抓住他的领口就想离开灵仙阁。
      
      “道友且慢——”
      
      一道女声响彻灵仙阁,那名想要离开的修士被困在原地,那名青年连滚带爬地跑到同伴身边。
      
      “阁内不准动手。”女声语气变冷,一道灵气袭向破坏了阵法,还企图溜之大吉的两人。
      
      两人皆是元婴真人,其中一人开口:“阁主,我兄弟二人实属不小心,愿意承担——”
      
      随着冷哼声的响起,两人毫无还手之力,齐齐倒地,跌了一个小境界。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灵仙阁阁主从未露面,世人只知她境界高深,但也没料到她能随意打落两位元婴真人的境界。
      
      “今日是我灵仙阁招待不周,雪儿,为每一位客人送上赔礼。”
      
      “是。”
      
      话音刚落,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只储物袋。
      
      这件事情解决后,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方才被抓的青年,他方才说的话,变成了大家最关注的。
      
      青年脸色惨白,双腿发颤,他只不过是一名筑基期修士,何曾见过这种大场面。
      
      女声再次响起:“道友不如把自己所知坦诚布公,不然等离开灵仙阁......”
      
      青年颤巍巍地说:“我也只是听宗门内的师兄提起,说凤凰已经出世,万道宗有其下落。”
      
      “你是何门派?”
      
      青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窘境,一位侍女突然出现,将青年及其同伴传送离开。
      
      “看在灵仙阁的面子上,各位莫要追究了。”
      
      看完戏的何灼没有一丝开心,反而忧心忡忡。他都是不久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谁也知道这件事?
      
      叶止开口:“小师叔,此次事关重大,我们先回宗门吧。”
      
      “嗯。”
      
      万道宗
      
      等回到主峰,叶止主动说:“小师叔,方才灵仙阁的所言,是真的。”
      
      何灼眼神飘忽,心跳地飞快:“你、你怎么知道啊?”
      
      叶止解释道:“去年宗门内出现了带有凤凰血脉之人,几位峰主推测出凤凰已经出世。”
      
      “凤凰血脉?”祁沉目光在阿啄身上飘过,看向叶止的眼睛。
      
      叶止面色凝重:“嗯,此事事关重大,小师叔恕我先行告辞。”
      
      “嗯。”
      
      回房后,何灼紧紧地盯着祁沉:“说,你是不是那个人?”
      
      祁沉被他的脑回路逗得失笑:“你是怎么想的?”
      
      何灼问完也发现自己怪傻的,如果是祁沉,叶止就不会说那种话了。
      
      可是凤凰血脉,就相当于......是他的后代?
      
      他当人的时候可什么都来不及干啊!
      
      他是来不及干,万一在他穿来之前......
      
      “小祁,你说凤凰是不是应该有庞大的种族啊?”何灼把希望寄托于他的族鸟身上。
      
      祁沉摇头:“世间仅有一只凤凰。”
      
      何灼只觉得双腿一软,整只鸟趴在了桌上。
      
      还没找到妹子,就要先当爹了么?
      
      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何灼:完了,我有儿子了
    祁沉:我要当爹了?
    何灼:喜当爹
    *
    对8起小天使们,更晚了
    现在白天在上班,本来以为七点开始码字,两个小时够了
    结果高估自己的手速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