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迷恋

作者:雾下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像又不经意间,又触到大佬唯一的一处逆鳞了。
      
      虽然这一碟子饼干是她第一次做的,还不太熟练,火候没掌握太好,外形也不太漂亮,比她昨天给原燃吃的完美品真的要差很多。
      
      “要吗?”她颤着手,还是把茶几正中的盘子往原燃那边推了推。
      
      原燃神情没有什么变化,一声不吭,盯着盘子,又盯着林宴。
      
      原燃这么一声不吭的坐在对面,目光阴沉沉的,林宴也终于感觉到了几分不自在。
      
      一看时间,也已经晚上八点半了,他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
      
      “软软再见。”原本想揉一揉安漾的小脑袋和她道别。
      
      但是,瞟到对面她表哥面无表情的脸,林宴还是把那句话吞回了肚子里,只是笑了笑,改口道,“改天见。”
      
      送林宴出门,回来时,原燃还在沙发上。
      
      客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个。
      
      看着原燃眼神,安漾莫名有种奇怪的负罪感,想起昨天他似乎很喜欢那个饼干的味道,吃完了一副暗示的模样,安漾就骗他说没了,结果今天转眼又端出了一大盘,还背着他……
      
      “那个……是烤焦了的,不好吃,所以给他吃。”她一狠心,在他对面坐下,可怜巴巴。
      
      宴哥哥对不起,只能暂时牺牲一下您了!
      
      “不好吃。”原燃面无表情开口,“也是我的。”
      
      一瞬间,原燃凑得很近,桃花眼沉沉的,一时间,俩人几乎鼻尖对鼻尖,安漾闻到他领口里,从锁骨和脖颈干净白皙的皮肤上,散发出的,刚洗完澡后,淡淡的沐浴露味道。
      
      不甜,是一股清淡干爽,萦绕在鼻尖,类似薄荷的味道,少年固执道,“他不能碰。”
      
      ……这种独占欲,还真是有点强到不讲理呢。
      
      安漾耳尖有些热,悄悄把自己挪开,再挪开了一点。
      
      *
      安文远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家里事情大部分都交给了张芳,平时也没什么功夫看顾两个孩子。
      
      这天终于提前忙完,他准备提前回家看看,还在办公室,他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归属地是京城。
      
      原家挺久没和他联系了,他估摸着,可能是原燃家人,不过却不是原戎的号码。
      
      果然,他一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安教授?
      
      “我是原燃的的叔叔,原和义。”
      
      “我是安文远,您好。”安文远走出办公室。
      
      原燃来安家也有一个多月了,他正好,也想和他们谈一谈原燃在这边的事情。
      
      不料,不等他开口,原和泊已经说话了,带着轻笑,“原燃那孩子,有点毛病,这段时间在你们家,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吧?”
      
      声音里倒是没什么抱歉的意思,极其稀松平常,和谈论今天天气不错一个语气。
      
      “没有没有。”安文远极其惊讶,听他这么说自己侄子,“其实,他在这边,适应得还可以。”
      
      原和义哂笑了声,淡淡的,不置可否。
      
      安文远以为那边会问起原燃在这边的生活学习,正想再仔细说说。
      
      原和义却没什么想听的意思,彬彬有礼道,“照顾他,你们也费心了,等下我们会打一些补偿费用到你卡里,之后就继续麻烦了。”
      
      安文远刚想说不用,那边电话已经挂断,没几分钟,他手机收到银行的转账提醒,又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数字,原燃的生活费和学费之前原家早已给给过了,远远超出了他的实际开销,根本用不完。
      
      不过,安文远本来也不想用动原家的这些钱,他把那些钱全部打进了一张卡里,准备等原燃回家时一起给他。
      
      他想起原和义的话。
      
      可是原燃来安家这段时间,安文远发现他除了孤僻话少之外,根本没有他之前预料中的少爷脾气,不娇贵,也不多事,很好养。
      
      只是原家的态度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叔叔一点也不关心新丧父的侄子在千里之外的陌生地方的生活,一句都没有问起,甚至毫不忌讳的张口就说他有病,除了给钱之外,可以说,根本是漠不关心。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满,这像是亲叔叔对侄子该有的态度?而且,听说他妈妈身体也一直不好。
      
      安文远叹了口气。
      
      之前交软软教他学习,不知道,现在进展如何了。
      
      他想着,准备去一趟湳大附中,找原燃和安漾的班主任好好谈谈,
      *
      正式开学之后,班里换座位。
      
      看到分座表时,安漾有些惊讶,原燃居然被换成了她的同桌。
      
      “你这什么命啊。”林希简直都抓狂了,疯狂摇晃着她肩膀,“软软你变了,你平时在商场抽奖,明明都抽纸巾的!!你说,你是不是去庙里求转运签了?!”
      
      “多给我们偷拍几张。”夏璇璇说。
      
      来了,又开始发痴了。
      
      吕睿思原本习惯性想嘲讽几句,转念一想,算了,看在那转学生之前帮他们赢了一场球赛的面子上,他就不diss了。
      
      吕睿思忍气吞声,没说话,不料一旁夏璇璇回头看见他,一脸嫌弃,“为什么,我就非得继续和某个死人绑在一起?”
      
      “卧槽你说谁死人呢?”
      
      安漾,“……”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安排,不过,这段时间,她每天尽职尽责给原燃讲题目,在学习状态下,俩人相处似乎还算可以,原燃平时话也很少,日常睡觉,她学习时动作也很轻,俩人互不打扰。
      
      她想,只要自己平时规矩一点,不搞什么僭越的事情,不惹到大佬,应该也没关系,可以和平共处吧。
      
      他们后排也是两个男生,和安漾关系还不错,都是靠成绩进来重点班的,努力上进,脾气不错的普通男生。
      
      午自习安漾回教室时,看到丁明河苦着一张脸。
      
      “怎么了?”
      
      丁明河踌躇了好久好久,一咬牙终于说了出来,“安漾,你,你同桌,愿不愿意和我换个座位?”
      
      安漾呆了。
      
      “我看不清楚黑板。”丁明河大倒苦水。
      
      他自己身高才一米七左右,原燃比他高了十多厘米,坐在他前面,基本上把黑板遮拦得严严实实,加上他视力本来不太好,怎么左摇右晃,都根本看不到黑板。
      
      “要不,你自己去问问他?”安漾挺能理解他心情。
      
      丁明河平时学习特别认真,上课听讲时基本上就听不到别的声音,心无旁骛,一心向学的典型,看不到黑板对他而言真的是和坐牢一样,堪比满清十大酷刑。
      
      只是,问她也没用啊,她也不可能代替原燃同意。
      
      “我……”丁明河哭丧着脸。
      
      他那天有幸亲眼在楼下亲眼围观到了王峰的惨状,他先出的手,那转学生反手把他摔回地上,一瞬间凶光四溢,眸光暴戾又阴沉,王峰给按在地上打,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丁明河那会儿就站在不远处,见他眼神见得清清楚楚,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直视那个转学生。
      
      转学过来第一周,一个人就把高三前校园杠把子王峰搞成了这样,他一个普通的弱鸡,敢去和他说?怕是要被剥下一层皮哦。
      
      他偷偷观察了一上午,原燃似乎对安漾态度还挺不错,再说,退一万步来讲,他应该也不会打女生吧。
      
      丁明河样子实在可怜,“我已经和班主任说过了,他说只要原燃同意,就可以换。”
      
      安漾抿唇想了想,“我去帮你问一问。”她叹了口气。
      
      丁明河和是她是多年同学,初中就认识,初三那会儿,安漾生了一场大病,请了很久很久的假,丁明河当年正好和她同桌,快中考的时候,还兢兢业业给她抄了那么久的笔记,她复学后,也一直尽心尽力的帮忙,安漾一直记在了心里。
      
      “谢谢小软糖啊。”丁明河大喜过望,一溜嘴儿,安漾绰号都说出来了。
      
      “我也就问问。”安漾苦笑,“他同不同意,我也不能保证。”
      
      “问问就行了,就行了。”丁明河感激涕零。
      
      “注意安全啊。”他忽然补充,鼓起勇气,“他要打你的话,我就去叫老师。”
      
      安漾,“……”
      
      两个位置本来隔得近,没什么区别,如果换成原燃坐在后面位置的话,他看黑板一点不成问题。
      
      喔,不……大佬上课的时候,好像就从来没看过黑板……
      
      过几天就是第一次月考了,安漾想象了一下安文远接到他成绩单的模样,真的有点点绝望,有点点害怕。
      
      “原燃。”下午,安漾揣摩了很久,终于找了个由头开口,“你视力怎么样呀?”
      
      原燃刚醒,声音里透着一股浓浓的倦,有些哑,“还可以。”
      
      “可以?”
      
      “体检,最后一行。”原燃似乎还没完全清醒,不想多说话,简略道,很快又躺回桌上,枕着手臂,桃花眼微眯,歪头看着她。
      
      ……翻译过来,是指体检时,能看清视力表最后一行吗?这还只叫可以?!
      
      安漾难得用这种角度看他,见到一行很长,整齐又浓密的睫毛,午后的光晕渡在睫毛末梢,显出了一层柔软温暖的深金色,刚睡醒,他平时苍白的皮肤涌起了些许血色,漆黑柔软的黑发自然的垂落在额上。
      
      就显得,懒洋洋……软绵绵的……猫一样。
      
      可能是他这幅模样暂时给了她勇气。
      
      “那,那,你愿不愿意,和丁明河换个座位?”安漾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好,终于说出去了!
      
      半晌,“谁?”原燃面上困意还未消,他缓缓直起了身子,安漾只能改为仰视,从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中,根本分辩不出任何情绪。
      
      安漾心里慌到不行,一直观察着他的神情,得到这个回答,也呆了。
      
      “丁明河呀。”安漾以为他没有听清,提高了声音,重复了一遍。
      
      原燃,“……”?
      
      安漾,“?”
      
      ?
      
      ??
      
      ???
      
      “丁明河,就,就是,坐在你后面的那个男生。”安漾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他根本不知道丁明河是谁。
      
      “你太高了……他又太矮,就看不清黑板了。”安漾小声嘟囔,视线游移,“所以,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换一换?”
      
      原燃视线落到后面那个座位。
      
      很快收回,还是懒洋洋的,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的模样。
      
      “接下来,一周。”安漾小声说,“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
      
      “而且,不会再分给别人。”撞到原燃眼神,安漾忙补充,“只给你一个人的。”
      
      “半个月。”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终于完全睁开了,声音很好听,醒睡后的沙哑差不多褪去,只是还残存带着一点小小的鼻音。
      
      安漾眼睛一下亮了,“嗯嗯,你同意了?”
      
      “一个月。”
      
      依旧面无表情,说得飞快,可是,从他缓缓挪开的视线里,终于还是看出了些许心虚。
      
      安漾,“……”= =
      
      您这得寸进尺的速度,好像有点快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燃燃:你也是我的。
    软软:……QAQ,救命!
    注:食物的仇恨是很可怕的,这句话来自《宝可梦》某句台词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复又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要你过来 10瓶;浅烟 3瓶;宝宝、玲致、惊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