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迷恋

作者:雾下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最终讨价还价的结果是二十天。
      
      某人明显有些不满,虽然还是平时一贯面无表情,但是薄唇唇角绷着,看在丁明河眼里,简直如同阎罗再世,撒旦下凡,吓得他两股战战,收拾东西时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原燃没什么东西好搬,很快装好书包,站在一旁等他。
      
      丁明河还在收拾,抬头见他,吓得屁滚尿流,“对,对不起。”他慌忙把所有东西都一股脑胡乱塞进书包里,甩上肩膀,踉跄着从自己座位跑了出来。
      
      “软糖,对不起……”他把东西收好,终于在新位置上落座,再看一旁安漾,眼里几乎都要含着泪光。
      
      安漾为了帮他,居然去惹了这个魔鬼。
      
      这份恩情,他一辈子都会记得!!
      
      “没事。”安漾苦笑。
      
      “哟,你们已经换完了啊。”原燃新同桌是余思航,他在外打球,刚回教室,就看就到旁边同桌已经换了人。
      
      丁明河之前已经问过他了,余思航性格大大咧咧的,很痛快同意,没想到他们效率这么高。
      
      “燃哥,下午一起打球哈。”余思航还记得他上次帮忙,“没事去教教大家,邱泽估计还得在家躺一个多月。”
      
      原燃,“嗯。”声音淡淡的。
      
      情绪看着还不是很高,安漾偷偷观察。
      
      趁着原燃不在座位时,她偷偷掏了一根棒棒糖,塞进了他的桌洞,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等回家了,她再好好哄一哄,给他顺顺毛。
      
      *
      附中地段好,建在了寸土寸金的市区,所以校园面积就有些不是那么的宽裕了,篮球场就那么几块,来迟了,位置被抢了,就只能去隔壁湳大操场继续和大学前辈们抢了。
      
      又远又麻烦,跑一趟下课时间差不多就结束了,所以大家平时基本都不乐意去。
      
      一来二去,抢球场的事情也避免不了,都凭实力说话,比如王峰,平时就基本上是看上了哪里,想去就去的主,有谁先来了,没问题,赶走就行了。
      
      今天好像是高二哪个班先到了那块他看上的球场。
      
      王峰轻咳了一咳,正准备上前,目光忽然凝在了球场旁边站着的一个熟悉的修长身影,那天的噩梦浮上心头,看到那张脸,手指似乎还不自觉的有几分幻痛,
      
      他唇角抽了抽,“不想打了,走吧。”回头就走,留下身后一脸懵逼的小弟团。
      
      老大憋屈的在外游荡了一节课,回教室的路上,带着小弟们铩羽而归,路上碰到付星恒,俩人打了照面,付星恒问,“今天没去打球?”
      
      “热,懒得去。”王峰挥了挥手,付星恒目光顿时被他手上一抹雪白吸引过去。
      
      仔细一看,他右手上缠着雪白绷带,一圈一圈的,包得紧紧的,密不透风,手看着似乎都硬生生大出了一倍。
      
      付星恒一看就乐了,“这啥呢?”
      
      “封印了邪王真眼?”他拎起王峰缠满了绷带的手,端详了下,末端居然还打了个蝴蝶结。笑得肩膀都一颤一颤的,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
      
      “我滚你妈的蛋。”王峰一看见自己手就来气,被付星恒这么一说,脸气得红红白白。
      
      都怪那天那个神经病转学生。
      
      看起来一副安安静静的小白脸样子,谁知道那么神经病了,妈的,看不出来,下手还贼他妈的狠。
      
      想起那天那个转学生渗人的眼神,王峰抽出一根烟点着,拿左手拿着,狠狠吸了一口,平复着自己的烦躁。
      
      “咱学校什么时候出了这种狠角啊?”付星恒和他贫,“咱老大的手,都敢弄成这个样子。”
      
      “一个神经病转学生。”王峰沉着脸抽回自己的手,“警告你一下,最好别去惹他。”
      
      “老,老大。”王峰身后,一个那天跟着的小老弟,忽然颤着声叫道。
      
      对面走来一个少年,估计也是刚打完球回来,冲过水,黑发还湿着,里面一件黑色纯色t,外面规矩的罩着湳大的蓝白色校服。
      
      王峰一看,脸就白了。
      
      付星恒顺着看过去,又盯着王峰的手,“凶手来了?”
      
      少年唇红齿白,清秀俊美,嘴里叼着一个什么……烟?王峰下意识就看了眼自己手。
      
      “老大,要不,上去打打招呼,给他让一根?”小弟一号建议。
      
      那个是,叫什么,缓兵之计。
      
      王峰手抖了抖,烟差点烧到手指。
      
      “不是,峰哥,那好像是一根棒棒糖啊。”有个没经历过那天事件,还没罩上心理阴影的小弟,稍微凑近着看了一眼。
      
      真不是烟,左看右看,好像都只是一根普通的棒棒糖啊,“好像还是苹果味的,我也喜欢吃那种。”小弟有了新发现,惊喜道。
      
      “那他妈的就是烟!”王峰脸一阵青一阵白,吼叫道。
      
      不良少年吃啥棒棒糖?他被一个吃棒棒糖的人打成这样!!他校园扛把子的脸搁哪。
      
      原燃面无表情的从这堆人面前走过,一眼都没多看,也不是什么高傲或者不屑,是视线根本没有停留,和看到一堵墙。一段空着的走廊没什么区别。
      
      装,我让你装!王峰在心里狠狠骂。
      
      然后绷着脸,收好气,僵着身子站在原地,给他让出一条路。
      
      “他是三班的啊?”付星恒扯了王峰手里的烟,摁灭扔进一旁垃圾桶里,见着原燃去向。
      
      “我也要去三班。”付星恒忽然傻笑,右手无意识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三班很好啊,三班真的不错。”
      
      “傻□□。”王峰眼神在他脸上的傻笑打转了一圈,嘴角抽搐。
      
      知道付星恒一直暗恋三班一个谁,没想到已经没救了这个地步。
      *
      安漾正在看书,
      
      听到脚步声,抬眸便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付星恒脸红着,忸忸怩怩走到她面前。
      
      他头发本来有些自来卷,被抓得更乱了,在阳光下透着暖洋洋的棕,“我上次生日,你有事没去……”
      
      安漾合上书,抱歉道,“对不起啊,那天家里实在有点事,祝你生日快乐。”
      
      虽然这祝福过期得有点久。
      
      付星恒耳朵都红了,他皮肤白,一红就更明显,瞳孔发亮。
      
      安漾见他这不声不响,在她座位前傻站着的奇怪模样,心里惴惴的,小声补了一句,“……真的对不起。”
      
      “没事没事,我没怪你。”付星恒一蹦三尺高,慌忙否认。
      
      “我是想说,那天你有事没来,我补你个礼物。”
      
      安漾,“?”
      
      不是他过生日吗,为什么,要给她补礼物?
      
      付星恒仗着自己个高手长,把一个小盒子直接塞进了她的桌洞,不等她来得及说啥,已经一溜烟儿跑走了。
      
      “欸,付星恒。”安漾拿起盒子,追出去想还给他。
      
      “啧,都追上门来了。”余思航在后座围观大戏,喜闻乐见,“小仙女还真是受欢迎。”
      
      原燃抬起睫毛,看了前面一眼。
      
      余思航一脸姨妈笑,“这就是恋爱的酸臭味啊,你看,连付星恒都变成那样子了。”
      
      那样子。
      
      他想起之前那男生站在“草莓牛奶”桌前,面红耳赤,抓耳挠腮的奇怪模样。
      
      “付星恒绝对喜欢安漾。”余思航八卦道。
      
      原燃脸色沉了下去。
      
      余思航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还在说。
      
      “不过还是要妹子脸红才最可爱。”余思航陶醉,“漂亮可爱的软妹子,红着脸给你送礼物送情书……哥,你应该收到挺多妹子情书的吧?”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原燃。
      
      长成他这个祸害样子,幼儿园起就可能有妹子追了吧?别说篮球还打很好,虽然话少了一点,但是脸和身材都是很完美的,光看着,吸引力绝对足。
      
      “燃哥,你谈过几个?”余思航忽然燃起了熊熊八卦之心。
      
      原燃没出声。
      
      “十个还是八个?”
      
      原燃沉着脸,视线准确落在了余思航悬在半空,想落上他肩膀的手,眼神冰凉凉的,余思航打了个寒颤,忽然想起那天在球场时,洪晃从背后贸然去搭他肩膀后的惨状,自觉地把手缩了回来。
      
      他好像很厌恶和别人有任何身体接触
      
      “没兴趣。”落下这一句话,原燃没再说下去。
      
      少年闭了闭眼。
      
      记忆里浮起,一片暗不见底的黑暗,贴着冰凉的墙,往右,十步,往左走,十步半……他亲自用脚步丈量过无数次的,空间,女人的尖利的声音,太阳穴又开始一跳一跳的疼痛。
      
      “恶心。”
      
      “怪物。”
      
      “你就该去死。”
      
      ……
      
      肩背上落下的,麻木的,火辣辣的痛感,早已愈合,
      
      余思航也不敢再和他搭话。
      
      安漾不久回来。
      
      她追着付星恒出去还礼物,半天没追上,自己倒是跑出了一层薄汗。
      
      在前面坐下时,她喘了口气,觉得热,从抽屉里掏出发圈,把头发随意绑了起来,露出了一截细白的脖颈。
      
      后座少年正好睁开眼,看到女生白皙的脖颈。
      
      她的脸也红了,原本奶白奶白的皮肤,蔓上了一层深深浅浅的薄红,小脸上婴儿肥没有褪去,逆着光,能看到细细的绒毛,饱满,甜美又干净。
      
      她一直以来的,甜的,香的,草莓牛奶的味道……
      
      安漾回头拿书,见原燃居然正看着自己,惊呆了,小心翼翼问,“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一双乌溜溜的小鹿眼,温软,无害。
      
      见原燃不答话,目光很奇怪,居然和他平时看巧克力,或者草莓牛奶的目光有几分类似。
      
      被那双干净漆黑的桃花眼这样看着,即使知道看自己和看食物也没什么区别,安漾还是实在有些捱不住,红着耳尖,从桌洞里抽出一袋冰凉凉的草莓牛奶,从桌下塞了过去。
      
      “回去再给你做吃的。”她轻声说,飞快抽回了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燃燃:想吃你。
    软软:QAQ
    情敌出场,嘻嘻,可以坐等一个燃燃吃醋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凉面包.、复又、额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栖迟 6瓶;顾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