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小五,你说的吞噬天蚕是怎么回事?”
      
      墨子非带着鹦鹉出了茅房,布下结界。
      
      “前两天不是去踏青嘛,我跟着他们一起去了,然后从宝安寺回来的时候,就遇到个女的……”鹦鹉一边叙述,一边将传令牌拍下的影像投影出来。
      
      半空中的方形立体投影画面中,宝安寺内,两少年和一少女,三人并排跪在佛前祈愿。
      
      楚家兄妹跪在锦衣少年左右。
      
      锦衣少年执香三叩首,合掌祈愿:
      “愿我大燕盛世清平,愿天下为公,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楚风眼尾悄悄扫了锦衣少年一眼,接着叩首祈愿:“愿大燕繁荣昌盛,国祚绵延;愿我得遇明君,侍奉其左右,成其大业,名垂青史。”
      
      “我可你们这么伟大的目标,”楚柒柒巧笑,合掌闭眸许愿,“愿我身边的人一切安好,愿我天天逍遥快乐。”
      
      三人一齐再次三叩首,起身将手中的三炷香插到佛案前的香炉里。
      
      礼毕,在一旁等候的鹦鹉便立即飞到楚风肩头,轻轻地啄了下他的耳垂,表示被冷落的不满。楚风无奈,赶紧顺了顺鹦鹉的羽毛,以作安抚。
      
      出了宝安寺,准备下山时,楚柒柒忽然跳到了楚风背上,撒娇赖皮:“哥哥,我腿酸,你背我下山呗。”
      
      原本站在楚风肩头梳理羽毛的鹦鹉顿时被惊飞,扑腾着翅膀跳到了楚风头顶。恶狠狠地瞪了楚柒柒一眼。
      
      锦衣少年见她躲懒,便打趣道:“真是个长不大的女娃娃,还要你哥哥背你,羞不羞?”
      
      “哼,我有哥哥疼惜我,你就嫉妒吧!”楚柒柒哼了一声,双手紧紧抱着楚风的脖子不松开。
      
      楚风无奈地托住她,“你这般没礼数,叫人瞧见了,小心日后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哥哥养我一辈子呗。”楚柒柒无所谓地反驳,脑袋靠在他肩头。
      
      “吃白食,吃白食——”鹦鹉忽然重复起这三个字,她这是为了报复方才少女差点压到她。
      
      她与楚风之间那个关于妖怪的误会已经解开,但楚风还是提醒了她,叫她在外人面前莫显得太过聪慧,小心被人当妖精抓了去。
      
      再加上有墨子非的叮嘱,小五这会儿便乖乖装起了普通学舌的鹦鹉。
      
      “哈哈哈哈,你瞧瞧,连这只鹦鹉都嘲笑你了,你想留在你哥哥家吃白食,还得问问你哥哥未来的嫂子答不答应呢?”锦衣少年顿时被逗笑了,打趣完楚柒柒,转头又问楚风,“阿风,这鹦鹉你哪儿得来的,真是逗趣儿!”
      
      “你个饶舌鬼!”楚柒柒恼羞成怒,一巴掌朝着鹦鹉挥了过去。
      
      鹦鹉机敏地飞到了出去,在半空中绕了两圈,落在了锦衣少年的脑袋上。谅他们也不敢直接在一个皇子的头顶上动手动脚。
      
      “殿下!”楚风低声惊呼了下,鹦鹉此举实在是冒犯,他担心她会惹七皇子不快。
      
      “没事。这鹦鹉叫什么?”锦衣少年朝他摆手示意,他还是挺喜欢这只活泼灵动的白鹦鹉的。怕惊扰到对方,他僵着脑袋不敢动,眼珠子往上瞟了瞟,只隐约瞧见一截尾巴羽毛。
      
      “殿下唤她‘小五’即可,这鹦鹉训过一段日子,你说一些简单的指令,她还是听得懂的。”楚风解释道。
      
      缓缓伸出手掌,七皇子轻声哄道,“小五,过来,到我手上来。”
      
      鹦鹉站在他头顶,圆滚滚的黑眼珠滴溜溜转着,瞧瞧楚风,又瞅瞅七皇子的掌心。等对方说第二次的时候,才慢悠悠飞到七皇子手掌心。
      
      七皇子看着鹦鹉的神情柔和,嘴角微微带笑。纯白的羽毛,顶上一撮红翎,眼睛水灵有神,这般憨物,自然心喜。
      
      楚柒柒看着这一幕也觉得好奇,拍了下楚风的肩膀,疑惑道,“哥哥,你什么时候买的鹦鹉呀?敢情娘亲让你来别院念书,你却是来这逗鸟了?”
      
      “前几日刚得的,你不许把这事告诉娘亲。”楚风将鹦鹉的来历含糊过去。
      
      “行呀,你背我下山,不然我就告诉娘亲,你不仅偷偷练剑,还逗起鸟来,荒废学业。”楚柒柒故作凶狠的模样,威胁道。
      
      “我们走那条小道下山吧,那边人少。”七皇子建议道,虽是亲兄妹,但彼此年纪都不小了,叫外人瞧了去,总归有损闺誉。
      
      “好。”楚风应下。
      
      “说到念书,你秋闱准备得如何了?”七皇子托着鹦鹉跟在他俩身后,往一侧偏僻的石阶小道走。
      
      “你我一起念的书,你还不晓得我的实力?”楚风自信地笑道,“区区乡试,还难不倒我。我娘亲你也知道,她就是喜欢瞎担心。”
      
      ……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下山,走到半山腰时,忽地一支利箭朝他们飞来。
      
      “有刺客!嘎嘎——”鹦鹉耳朵最尖,听到风声后示警,猛地飞上树梢。
      
      楚风反应最快,一把挡在七皇子和妹妹身前,竟是赤手握住飞箭。
      
      他抓在箭身后半段,铁制的箭头堪堪抵在喉间,只差一点点,就会要了他的命。
      
      “你疯了!”看着眼前凶险的一幕,七皇子怒喝。
      
      偏生楚风不知他为何生气,还回头冲他淡淡一笑,“没事,我有把握的。”
      
      “是谁放的箭?出来!”楚柒柒一脸怒容,高喝一声。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刺,只是今日上香,为表虔诚,七皇子的侍卫们都留在山下候命。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子那头转出一位妙龄少女,身上一件泛白的圆领短袄,下着白裤,外搭一条数十跟彩布条制成的凤尾裙。
      
      她手中握着弓箭,身上背着箭筒,显然正是这次意外的肇事者。
      
      “你是谁,怎会在此?又为何用利箭伤人?”见对方是个姑娘,楚风稍稍放下警惕,上前一步询问。
      
      “真的很抱歉,我原是在追一只兔子,可箭失了准头,差点误伤你们。”少女向他们鞠躬道歉,并解释,“我叫灵梦鹿,是山下猎户灵衡之女。”
      
      灵衡?抑或是……凌恒?
      
      七皇子想起数年前闹得纷纷扬扬的那桩错案,凌恒正是当时被满门抄斩的凌家的家臣。他曾听师傅说过,凌恒后来归隐,便是在这山附近。
      
      因着这丝联系,七皇子看向少女的目光渐渐温和,上前轻拍了下楚风的肩膀,道:“原来是误会一场。只是灵姑娘,你这箭术确实是……”
      
      灵梦鹿听出他未尽之语,对上他眼含取笑的眸子,脸颊顿时染上绯红,支支吾吾着辩解,“我,其实,我平时不是这样的。”
      
      “噗——你该不会是想说你平时的箭术很厉害吧?”楚柒柒见气氛缓和,便笑了出来。上前瞅了眼少女背上的箭筒,里面还剩下两支箭。
      
      “梦鹿姑娘,那你倒是说说,你出门前带了几支箭,而今又有多少收获了?”
      
      灵梦鹿羞红了脸,低垂着脑袋,手指搓着弓箭。出门前箭筒是满的,现在只剩下两支箭,可她却什么都没猎到。
      
      瞧她神情,连楚风都憋着笑,还得装模作样地批评楚柒柒,“阿妹,不得无礼。”
      
      楚柒柒才不怕他,朝他做鬼脸,吐了吐舌头。忽而,眼角扫到树上一截绿油油的玩意。
      
      “蛇!”楚柒柒惊呼一声,将站在树下的少女一把推开。自己则拔下发簪,猛地掷了过去。
      
      “啊——”忽然被推了一把的灵梦鹿脚下一崴,竟是直接摔了出去。
      
      站在一旁的楚风正打算伸手去接,却有人比他动作更快,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楚风转头看向出手救人的七皇子,僵硬地收回手。
      
      软香在怀,对上少女明媚澄澈的眸子,七皇子耳朵尖微微泛起绯色,“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灵梦鹿脸愈加红,双颊滚烫。
      
      楚柒柒杀完蛇回头便见自家哥哥傻乎乎地站在原地,目光始终盯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面色不怎么好看。
      
      略一思索,轻挑了下娟秀的长眉,走过来轻轻撞了下楚风的胳膊,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询问:“怎么,吃醋啦?”
      
      忽然被道破心思,楚风眼带惊惶,急急忙忙掩饰,“没有,你别瞎猜!”
      
      见他这副样子,楚柒柒自然当他是默认了,嘴边挂着得意的笑,上前打趣,“我说两位,你们还要抱多久呐?”
      
      两人仿佛才发现此刻暧昧的气氛,猛地分开来。
      
      “嘶——”脚一踩到地面,灵梦鹿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灵姑娘你的脚怎么样?”七皇子担忧地问。
      
      皱眉,灵梦鹿苦着脸回道,“崴着了,恐怕走不动路。”
      
      “要不……我背你下山?”七皇子望向少女,眼含期待。
      
      楚柒柒却插了上去,挡住七皇子的视线,笑着对灵梦鹿道,“你的脚伤了,也是怪我鲁莽。便让我哥哥背你下山吧。我们家就在山下不远,为表歉意,我们请你到我们家休息会儿,给你找个大夫瞧瞧。”
      
      “你推我也是为了救我。怎么好再麻烦你。”灵梦鹿婉拒,“而且,我只是崴了脚,哪里就需要找大夫了?我在这坐一会儿,劳烦你们下山后通知一下我爹爹,他会治。”
      
      “那怎么行,怎可将你一个姑娘家单独扔在这儿?”七皇子拧眉不赞同。
      
      “就是就是,梦鹿你就别客气了。”楚柒柒推了楚风一把,还朝他悄悄眨了眨眼。
      
      虽然现在已经知道自家妹妹怕是误会了,但楚风还是走过去,蹲在灵梦鹿面前,“上来吧。我背你。”
      
      再三推辞不掉,灵梦鹿只好让步,由楚风背着下山。
      
      鹦鹉跟在七皇子身边,直觉周围气压有点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出自《礼记·礼运》大同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