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你就是揭皇榜的琴师?”
      
      金銮殿上,一身明黄龙袍的君王沉声询问。
      
      “是。草民墨子非,参见陛下。”
      
      殿前,墨子非将七弦琴轻轻放在一旁,撩起衣摆,跪下叩首行礼。
      
      君王起身,一步步走下台阶,驻足在墨子非身前,“你抬起头让朕瞧瞧。”
      
      墨子非依言抬首,眼睑微垂,避免直视君王,坏了礼数。
      
      “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君王见他年轻的面庞,顿时加重了语气,隐隐透着怒意,“你可知欺君之罪该当如何?”
      
      “回陛下,草民不知。但草民听过一句话,‘虽闻道有先后,然达者为先’。”墨子非不卑不亢地回道。
      
      “哈哈,好一个达者为先!”君王大笑一声,转而目光一凌,“那便先奏一曲,让朕见识见识何为达者!”
      
      “草民领命。”
      
      席地而坐,将七弦琴置于膝上。墨子非指尖轻轻拂过琴弦,试了下琴音。
      
      “此曲,《魂去归兮》。”
      
      指尖一挑,铮一声,划开一道辉宏的画幕。
      
      茫茫雪原,鹅羽片片,山上的雪终年不化。
      
      雪原之巅,九条玄铁锁链牢牢禁锢着一条白龙。一对利剑刺穿他的双目,将他的头颅钉死在悬崖壁上。喉咙、四只龙爪、心脏和龙尾七处也皆被利剑钉穿。九把剑,组成九星困阵,竟是消磨着白龙的神魂!
      
      一代准圣修为的龙神,终是落得此般下场。
      
      当年咸阳话别,他独自踏上历练之途。相约十年,再与师父痛饮一坛新丰美酒。可偏偏,他失却百年记忆,终是来迟了……
      
      琴声低沉,似蒙上了一层冬日寒霜。根根琴弦齐齐振动,宛若龙吟低鸣。
      
      他一步步爬上雪原,斩断铁索,颤抖着手拔出利剑,可,师父的尸骨却化为点点星光,飘散四海。仅剩的那一丝残魂,飘飘荡荡,竟是去了咸阳酒馆……
      
      不知不觉间,一滴泪滑落,啪嗒——
      
      滴落在琴弦上。
      
      琴声悠扬缥缈,似乘风归去,渐渐消失。
      
      寂静良久,君王这才回过神,抬起衣袖抹了把眼角,鼓掌大赞,“好!好!此曲甚妙!”
      
      “闻得此音,摧心摧肝,万念俱灰,痛无可诉,未语泪湿襟。”君王回味着方才的曲子,痴痴道,“此曲可是爱卿自己谱的,为何如此伤感?”
      
      墨子非收了琴,起身回道,“草民四岁时被云游的师父捡回去,数十年来,早已将其视作生父。师父故去,草民心内伤恸,有感而发,谱下此曲。”
      
      轻拍了下墨子非的肩膀以作安慰,君王温声劝道,“逝者如斯,爱卿节哀。”
      
      “爱卿既有此等卓越的琴技,朕今日便封你为平乐侯,任乐坊大司乐,统领乐坊上下三百乐师。”
      
      “谢主隆恩。”
      
      ——
      
      大燕国君王四十来岁,两鬓已白。年少时痴迷音乐,却被先皇认为是不务正业。后来,也不知是先皇太命硬,还是他太幸运。皇太子病逝,在他前头的几位皇子也相继离世,待等先皇临终前,成年的皇子就剩下他一个,虽不称心,但也只能如此。
      
      燕王即位后,也曾当过几年仁君。可他终究不是当皇帝的料,本就因朝堂琐事太多而心中压抑,之后又因误判了一案,错杀忠臣,被兼任帝师的丞相一顿狠批。
      
      于是,逆反心上来的燕王,索性就破罐子破摔,直接将政务扔给了老丞相,一心沉醉在音乐上。
      
      为了方便,燕王还将宫廷乐坊搬进了皇宫内廷,与后宫仅一墙之隔。
      
      故而,外人多蔑称位居高位的乐师乃是天子宠幸的“内臣”。
      
      乐坊中,燕王换了一身浅黄的便服。盘腿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个小木槌,时不时敲一下玉编磬。侧耳倾听片刻,余音消匿后,复又敲击另一枚编磬。
      
      殿内摆满了各种乐器,多数为琴、筝、琵琶、萧等管弦乐器,其他还有如花鼓、编磬、铜锣等。乐师、舞姬数百人,此时皆安静如鸡,默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生怕发出一丁点声响,惊扰了陛下试音。
      
      新上任的乐坊大司乐施施然坐在燕王下首,面容宁静祥和,阖眼倾听敲击编磬时发出的声音。
      
      编磬十六面一组,每一面敲击时的音色皆不同,分十二正律和四个半音。低音浑厚洪亮,高音明澈,因其玉石材质,其音较之铜编磬,更为透亮。
      
      “墨爱卿,这是朕新得来的一套玉编磬,你听这音质如何?”燕王敲满十六面,放下小木槌,回首看向墨子非。
      
      “回陛下,玉编磬音色清朗,若配上编钟,则远近之音相得益彰。”
      
      沉思片刻,“爱卿所言甚是。那这编钟,选用什么材质最好?”
      
      “编钟的材质……”墨子非正欲回答,忽觉心口一热,是传令牌来了消息。
      
      放在背后的那只手悄然捏了个法诀,又从非攻中拿出一枚傀儡珠。默念咒语,傀儡珠变化成一副骨架,渐渐生出血肉,幻化为墨子非的模样。
      
      以傀儡替代了自身,墨子非在结界中看着傀儡对着燕王侃侃而谈,这才从怀里掏出传令牌。
      
      指尖荧荧白光一点,传令牌在半空中投影出一个画面。
      
      鹦鹉单脚抓着屋顶上的大梁,另一只脚高高抬起,对着鸟喙,压低声音惊惶喊道,“非非,非非,超级大事件!我找到吞噬天蚕了!”
      
      “什么?!”墨子非惊诧,顿时眉头一皱,沉着脸吩咐她,“你别轻举妄动,我立即过去找你。”
      
      “好好好,非非,你快过来呀,楚风那个眼瞎的臭男人,还想把人带回家呢!”鹦鹉愤愤不平地控诉,“非非我跟你说,那个吞噬天蚕可厉害了。一露面,就迷倒了七皇子,还蛊惑了楚家兄妹,连那只傻猫猫都不放过!现在估计还在人脚边喵喵叫呢,真是丢猫脸。”
      
      鹦鹉在这边念念叨叨一堆话,那边墨子非却早已一个瞬移,到了鹦鹉面前。
      
      只是,他没有料到,这蠢鹦鹉居然是窝在茅房的梁上。骤然一股猛烈的气味扑鼻而来,墨子非沉静的面容有了一丝裂痕。
      
      被忽然出现的冷峻目光刺得脊背有些发寒,抖了抖羽毛,鹦鹉讪讪喊了一声,“非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非攻内的九十九坛新丰酒:快眼熟我(*/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