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墨子非这次的降落地点也不容乐观。他降落在皇城的城门口,跟守在这的禁卫军恰好面对面,彼此鼻尖就差一厘米的距离。
      
      □□的,皇城门口若是这样大变活人,恐怕墨子非就得被当成妖怪直接拉去烧死了。好在他身上佩戴的白龙玉佩散发着荧荧微光,一层淡淡的水膜紧附在墨子非体表,隐去了他的踪迹。
      
      愣神地看了眼士兵那显眼的酒糟鼻子,墨子非屏息猛地后退一大步。
      
      拉开距离后,这才狠狠吸了口气,指尖轻轻摩挲着白龙玉佩,低声呢喃,“多谢了……”
      
      后半句轻到已然听不清,白龙玉佩似回应一般,微微闪了闪。口中的碧绿珠子更是跳出来,轻轻碰了碰墨子非的指尖,态度亲昵。
      
      将调皮的碧绿珠子推了回去,墨子非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城墙有三层楼房这么高,顶上修建了城楼和防御工事,每隔一米左右就有一个架设了弓弩的凹口。还有手执红缨枪的禁卫军在上面巡逻。
      
      包着铜皮的木城门高约七八米,一扇宽三四米,此刻两扇门正向里打开。墨子非见城门一侧贴了张告示,好些布衣百姓围在那里观看。
      
      耳聪目明的他,隐约听到这是一张寻找琴师的皇榜。
      
      墨子非略一思索,便从“非攻”里拿出了七弦琴。在这种古代位面,向来是皇权至上,而能成为帝王者,本身的气运就比常人要高,很容易成为吞噬天蚕下手的目标。因此,进入皇宫,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捏诀给自己加了一个“刻意模糊”的小法术,墨子非斜背着七弦琴,混入围观的人群里,悄悄撤了白龙玉佩的隐形结界。
      
      “又招琴师?我记得前段时间不是刚招了一批乐师?”
      
      “据说是这批乐师里头的琴师技艺不行,陛下传唤他们演奏,一听那琴声,登时大怒,将人给砍了脑袋。”
      
      “什么?!我记得那位琴师在江城可是很有名望的啊,怎会如此?”
      
      “嘿,天下人谁不晓得,咱们陛下最是痴迷乐曲,自身在琴技上就有不俗的成就,当年还是皇子时,就曾得到过‘琴圣’罗殷大师的称赞。那位琴师定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不,一到陛下跟前,就漏了底。”
      
      听到这番对话的墨子非,出声询问:“若是揭了这皇榜,就得立即进宫吗?”
      
      “那倒不用,只要三日之内进宫面圣就行。”
      
      说话的是个青布衫的书生,他直直打量着墨子非,心中疑惑,这人方才就站在他身侧吗?为何他之前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个人呢,不该啊,这人背着一把琴,气质又出众,怎么就被他忽略了呢?
      
      不过,想到这人问话的目的,书生还是好言提醒,“哎,你别看上面写的又是赏宅子又是赏黄金的,可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花。你怕是不知道,陛下嗜乐好琴,也因而对此格外苛刻。奏乐时但凡有一丁点的瑕疵,就如会先前那些乐师一般,丢了性命。”
      
      “就是。”边上一个穿着麻布大褂的老汉插话道,“小伙子,我看你年纪不大,千万别为一时的荣华富贵迷住眼而走了歪路。这个月,陛下已经砍了十七个乐师的脑袋啰。”
      
      “半年前,陛下还曾派人抓了罗大师的妻儿,逼人进宫奏乐。结果闹得罗大师怒而摔琴,一头磕死在御前。唉,陛下昏庸啊——”老汉叹惜,陛下痴迷歌舞乐曲,不理朝政,更是为了演奏一场乐曲大动干戈。演奏得好,封官加爵,稍有差池,便是人头落地,实在荒唐!
      
      “说什么呢!”守在皇榜一侧的禁卫军听到老汉一时情难自禁的感慨,立时厉喝一声,红缨枪往前一送,指着老汉,怒目而视。
      
      老汉霎时间面色惨白,当即一巴掌甩在自己脸上,连连道歉,“小人这狗嘴里没个把门,说的都是屁话,还请官爷饶恕。”
      
      “滚吧。”禁卫军冷眼扫了一下,没有再做追究。
      
      实际上,对陛下不满的百姓很多,他堵得住皇城里的嘴,也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虽然他吃着皇粮,领着俸禄,但是他的家人也如老汉这般,只是个普通百姓,谁晓得哪天会不会也一时激动说了不该说的话?由己及人,只要不过分,他向来不会追究。
      
      书生瞧着眼前这一幕,心有戚戚。
      
      自本朝太|祖开始,读书人在大燕国就有很高的地位,也因而在民间流传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谚语。可到了这一代,读书人屡屡因言获罪,凡是批判朝政、反对陛下者,统统被打上“谋逆”的标签,投进天牢。
      
      若不是还有朝中为官的读书人联名上书作保,只怕那些人也不会有命在天牢呆着了。
      
      初到这个世界的墨子非自然不清楚这些细节,但听了一耳朵的话,也大致知道目前这位皇帝昏庸无道,不怎么得人心。
      
      指尖摩挲着腰间的白龙玉佩,来到这个世界后,碧绿珠子内的那丝世界意识跟此方世界的联系加强,解析出了一段世界线,以文字的形式传入墨子非神识中:黄沙漫漫……
      
      根据世界线提示,主人公明显是个杀伐果断、勤勉为政的帝王,不可能会是如今这位痴迷音乐的皇帝。所以可以推断,主人公要么是其他国家的君王,要么是推翻了这位昏君的统治,成为新皇。
      
      无论如何,他都得接近朝堂才行,眼下入宫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这样一想,墨子非便伸手直接撕下了皇榜,对一侧的禁卫军说道,“这位大哥,我揭了皇榜,但今日不能立即进宫,您看……”
      
      “无妨,三日内你只要拿着手里这张皇榜来宫门前,便会有人带你进宫。”
      
      “多谢大哥。”墨子非把皇榜折叠好,做出塞进袖子的动作,实际却将它装进了“非攻”。
      
      “你真要进宫?”书生皱着眉头,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再次劝道,“你疯了不成?看你面相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你习琴能有几个年头?这一进宫,岂不就是去送命的,还不快快逃命去吧!”
      
      禁卫军斜了眼书生,虽然他也觉得这位年轻的琴师大概是有命进宫无命出来了,但是职责所在,他还是严肃警告,“皇榜揭下就不得归还,三日内若不见人来,便会被全国通缉。你好自为之。”
      
      墨子非笑笑,“多谢各位好意。我意已决,祝我好运吧。”
      
      对着众人抱拳,躬身作揖。初到这里,便收到众人的善意,他自然感激。
      
      不过,现下他得先去寻找他那只迷糊走失的蠢鹦鹉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世界线文字提示,就是每个世界开头那一段,我就不在正文里重复发了哦。不想回去翻的小伙伴可以看这里↓
    =====
    黄沙漫漫,鼓声铿锵,都道江山如画;浊酒一杯,断了心肠,不再言家。纵横捭阖,睥睨苍生,皆羡君临天下;夜半阅折,对窗无语,眉如月牙。——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