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师

作者:凤家喵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君临天下

      “结界!”
      墨子非对着腰间的白龙玉佩按了一下,指尖微微泛起银光。
      
      倏然,白龙好似活了过来,五爪勾了勾,伸展了下身躯,微微游动,浅浅的白光形成一个球,将奶茶店纳入其中。白龙的虚影盘踞在结界顶部,大有睥睨天下之势,但那一双眸子却偏偏黯淡无光,无处聚焦。
      
      与此同时,白龙吐出口中那颗碧绿珠子。珠子飘浮到昏睡的女生头顶,高速旋转着,一束耀眼的绿光投射而下,笼罩住她。
      
      “天选者!非非,她果然就是我们要找的天选之人!”
      
      鹦鹉兴奋地惊呼一声,扑腾着翅膀,在奶茶店里四处乱飞,撞倒了隔离架上的木风车,又蹿向了屋顶结界。眼看着要撞上去时,白龙虚影忽然动了,一爪子将这只企图挑衅它的鹦鹉拍了下去。
      
      “哎哟!”
      
      鹦鹉吧唧摔在地上,圆滚滚的身体着地,两条小细腿朝天,一弹一弹的。
      
      “嘤嘤嘤,我摔倒了,要非非抱抱才起来~”
      
      墨子非淡淡扫了她一眼,“你躺着吧,我要推算一下她的伴源体所在的世界位面。”
      
      世界不仅仅是人们认知中的那个瀚海无垠的宇宙。在宇宙大世界的人们所未知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的世界,大小不一,恰如繁星。
      
      若一个人与其他世界中的某个人容貌相同、灵魂同源,则他们互为同位体。通常情况下,同位体之间命线互不干扰,他们在各自的世界中生活,并无任何牵扯。
      
      但是,千万人之中,会出现这么一个人,他与另一个世界的同位体命线交缠,同生共死;而运气互补,一者兴,则另一者衰。
      
      他们俩人,一个被称为“天选者”,另一个则被称为天选者的伴源同位体,简称伴源体。
      
      天选者与伴源体命线融合后,天选者会不断梦见伴源体未来的人生轨迹。后期甚至会出现,分不清梦和现实,误以为自己就是伴源体。
      
      一旦出现天选者,往往意味着,一个世界即将沦陷。
      
      “回!”墨子非一招手,女生头顶的碧绿珠子就朝着他飞了过来,调皮地蹭了下他的脸颊,这才乖乖飞回他的掌心,静静地悬浮着。
      
      这颗碧绿珠子名为“非攻”,乃是墨家先代一位修真大世界的巨子所创,内含乾坤,别有洞天。命理师传记中曾记载,“非攻”拥有一百零八种形态,内有三万六千五百件机关器械。此外,还有好些零碎的东西,都是历代命理师一点一点收集的。譬如上一任命理师就往“非攻”里藏了九十九坛新丰酒。
      
      “非攻——七弦琴!”
      
      墨子非单手一扇碧绿珠子,珠子便高速旋转起来,随后他又做了一个抽剑的动作,便从珠子中抽出了一把古琴。
      
      琴长三尺六寸五,形似凤,通身漆黑,有冰弦七。凤尾处有梅花断纹,印刻了岁月的痕迹。
      
      墨子非轻拂衣摆,席地而坐,将七弦古琴搁在腿上,指尖轻挑,浑厚古朴的曲声渐渐响起。
      
      碧绿珠子再次飞到女生头顶,一缕缕绿光从珠子里逸出,环绕在女生周身。随着琴声的起伏,绿光明暗有序地波动,忙碌地在女生内体穿梭。仿佛在解码一段程序,绿光将信息拆分成一个个字节,又重新组合成新的代码,传输到碧绿珠子里。
      
      见墨子非已经开始专心工作,鹦鹉只好自己努力蹬着腿,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来。飞到墨子非肩头,一屁股坐下,摇头晃脑地听他弹奏。
      
      琴音渐渐到了尾声,波动的绿光绕着女生盘旋向上,一缕缕钻进了碧绿珠子。待绿光全部收敛后,墨子非猛地一弹琴弦,铮地一声响,“七弦九曲逸天门,天音证心现命痕。现——”
      
      碧绿珠子忽地一顿,反向旋转。
      
      珠子投影出一段画面来:
      银甲少年一身血污,躺在尸横遍野的战场。双目茫然望着天空,手里紧紧握着一截女子的发绳,嘴里呢喃着什么……
      
      画面转瞬即逝,少年的面容始终被一层薄雾笼罩,朦朦胧胧,看不分明。
      
      “这是个古代小世界位面?”鹦鹉歪着小脑袋沉思,赤色鸟喙一开一合,脑袋上的那撮红羽毛竖起来,一抖一抖的。
      
      七弦琴抽取的画面是女生梦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记忆。
      
      “嗯,捕捉到一丝传送过来这段记忆的那个世界位面的世界意识。”墨子非将剥离出来的这段记忆封印进碧绿珠子里,“现在可以定位到伴源体的世界了。”
      
      天选者之所以能接收到另一个世界伴源体未来的人生轨迹,正是因为这是那个世界的世界意识费劲千辛万苦传送过来的。
      
      那个世界正在遭受吞噬天蚕的侵害,被对方汲取了大量的世界源力。世界意识为了反抗,才选中伴源体,将本世界的大气运集于他一身,得以沟通大世界的天选者,并传递了未来世界线走向,作为示警。
      
      但普通人并不知道这是世界意识的求助,故而便有了命理师,他们的职责就是斩杀吞噬天蚕,维护三千世界的平衡。
      
      “收!”墨子非伸出手,碧绿珠子停下旋转,飞到他掌心,“等会儿我会打开前往这个古代小世界位面的通道,你要抓紧我。万一走散了,你呆在原地,我会去找你。记住,不要相信那个世界里的任何人,保护好你自己。”
      
      吞噬天蚕最善伪装,在找到真身前,谁也不能轻易相信。
      
      “知道啦,你说过好多次了,我一直记得呢。”鹦鹉点点头,用一只翅膀拍了两下胸口,保证道,“我可聪明了,能保护好自己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看了一眼她这明显并没有真的把这话放心上的样子,墨子非有些无奈,朝她勾了勾手指,“小五,过来。”
      
      鹦鹉闻言自觉地跳到了他肩上。
      
      墨子非再次摊开手,掌心的银光托着碧绿珠子。右手轻轻一扇,珠子顺时针旋转起来。
      
      “非攻——破空剑!”
      
      抽出的长剑冒着凛冽寒光,墨子非握剑对着前方狠狠一划。
      
      “破——”
      
      噼里啪啦一阵爆音,小五觉得一阵头晕,好似听到“隆隆”的轰鸣声。利剑凭空划开一道口子,黑魆魆的,周围的光线也扭曲了起来,好似被吸了进去。小五晕乎乎的,爪子没勾住,猛地一下就被吸了进去。
      
      “啊啊啊啊——非非救命——”
      
      墨子非伸手一抓,只抓到空中飘着的一根白色羽毛。盯着羽毛看了半晌,无奈地扶额长叹了口气,“笨鸟。”
      
      收起碧绿珠子,墨子非握着长剑,一步踏入通道。
      
      片刻后,这道口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
      
      “非非救命!嗷嗷,疼死鸟啦,非非快来救我啊——”
      
      半道上没有抓紧墨子非,鹦鹉的降落地点出现了小小的偏差,她被卡在一棵乔木的繁茂树冠里了。参差的树桠,差点没戳穿她的翅膀,现下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只能拼命呼救。
      
      “咦?还以为是有人落难,没想到竟是只蠢鹦鹉,哈哈哈哈——”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五没等来她的亲亲主人墨子非,倒是碰上了个风流倜傥的白衣公子。
      
      这公子瞧着人模人样的,却有点毒舌,还笑得挺嚣张。
      
      不过嘲笑一番后,白衣公子还是善良地三两下爬上去,将鹦鹉解救下来。
      
      刚被人从树上救下,小五立马就恩将仇报,不顾自己凌乱不堪的羽毛,扑过去就啄他,气愤难消地吼道:“敢说我蠢,哼!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你怎么不扶摇直上九万里,跟太阳肩并肩哟!”
      
      “呵,倒是有趣。”白衣公子非但不恼,还轻笑了一声,看似挺稀罕这只颇有灵性的白鹦鹉。
      
      一把逮住小五的爪子,将她倒提起,戏谑地道:“小家伙,修行可有百年?”
      
      什么修行?
      
      挣扎扑腾中的小五听他这问话,一脸懵逼。她又不是修真大世界的妖修,需要什么修行?难道这人以为她是鹦鹉精?开什么国际玩笑,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好伐,她真的只是一只特别特别聪明的鹦鹉而已啦。
      
      等等!猛然想到方才这人救她时,轻轻一跃就跳上了两三米高的树杈……这,正常人类肯定做不到的吧?!
      
      小五扑腾的动作一僵,小心脏突地掉进谷底。
      
      天哪!她该不会是遇上千年老妖了吧!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这里荒山野岭的,就他一个人,偏还长得这么妖里妖气的……咦,怎么感觉这脸看着有点眼熟?想不起来,不管了,先保命要紧。
      
      小五努力用两只翅膀去抱他的手指,可怜兮兮地哀嚎起来。
      
      “嘤嘤嘤——表吃我,表吃我,我身上都是羽毛,一点儿都不好吃哒——”
      
      白衣公子没有接收到鹦鹉的脑电波,自然不清楚她曲折的脑补,他以为是自己猜中了,所以这只小妖精害怕身份暴露后被他抓去吃掉。
      
      “别怕,我不吃你。”白衣公子轻轻握着鹦鹉,拇指轻柔地抚摸了下顶上的翎羽,“你在哪个山头修行的,怎么被困在这儿的?”
      
      小五看他笑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嘤嘤嘤,这么变态的温柔笑容,对方肯定是自带恐怖buff的反派大佬,好可怕……
      
      “我,我……”这种时候必须说自己也是妖精,跟大佬是一路妖,“我不知道那座山叫什么,我,那个,迷路……对!就是迷路。我迷路了!”
      
      小五眼珠子乱转,支支吾吾终于应付了大佬的问话,挺了挺胸膛,只觉得自己果然很聪明。
      
      作为一只鸟,迷路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吗?白衣公子有些困惑。转而又怜惜地摸了下鹦鹉脑袋。他能理解,毕竟鹦鹉的脑袋这么小,笨一些也属正常。
      
      “我叫楚风,你以后便跟着我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鹦鹉挺起胸膛:对,我就是上古大妖!
    我:是是是,我的小凤凰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