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演技(修完)

      ==第四章演技==
      
      秦绥之看着失魂落魄的苏菱,不由蹙眉道:“阿婈,你到底怎么了,这人,难不成你认得?”
      苏菱深吸一口气,迅速整理好情绪,抬头若无其事道:“怎会?只是好奇罢了。”
      秦绥之狐疑地点了下头,道:“这儿人都快散了,咱们也走吧。”
      苏菱应是。
      
      二人吃饭时,苏菱一直心不在焉。
      秦绥之揣摩不出女儿家的那些小心思,只觉得她心里定还念着那朱泽,便无奈道:“阿婈,待会儿你还想去哪?哥哥带你去。”
      苏菱撂下勺子,顺着他的话道:“我听闻庆丰楼的戏极好,想去瞧瞧。”
      秦绥之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那庆丰楼鱼龙混杂,你一个人姑娘家去那地方作甚?”
      苏菱以退为进,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倘若兄长不喜欢,那便不去了。”
      
      只是这笑意,秦绥之怎么看都是强颜欢笑的意思。
      
      要说秦大姑娘能有那等骄纵的性子,秦绥之实在是功不可没。他无条件地惯着秦婈也不是一两日了,这不,一见她不高兴,立马放弃原则改了口。
      “我带你去就是了。”说罢,秦绥之抬手揉了一下眉骨道:“那你戴好帷帽,不许摘下来。”
      
      苏菱点头一笑,“好。”
      秦绥之嗤了一声。  
      
      京城东直门,乃是大周最繁华的地儿。
      街头熙熙攘攘,各肆林立,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苏菱环顾四周,不由心道:这京城,比之先帝在位时,确实热闹了许多。
      
      他们走过巷子最后一个拐角,来到庆丰楼脚下。
      庆丰楼共有三层,一楼是戏台,二楼是包厢,来此喝酒看戏的大多是达官显贵、武林义士、和一些外国商客。
      至于三层,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飞鸟阁。
      
      她只上过去过一次,还是为了买萧聿的消息。
      那黑底描金漆的匾额下,刻着这么一句话——知你前世事,懂你今生苦,解你来世谜。
      
      她至今记忆犹新。
      
      苏菱跟着秦绥之走进大门。
      
      庆丰楼的大掌柜虞百绮见来了生人,立刻打量了一番。
      京城里有头有脸的权贵她大多都见过,可眼前的这位公子,瞧穿着不像王公贵族,但看这品貌也不似俗人。他断定,要么是富商之子,要么是刚来京城不久。
      至于他身后那位姑娘,虞掌柜眯了眯眼。
      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哪怕戴着帷帽,也掩不住其中的瑰姿艳逸。
      
      只是这周身的气度,她总觉得有几分熟悉,但又说不上来。
      
      再看两个人的举止,虞娘猜,是兄妹。
      
      虞娘含笑走过来道:“二位可是来听戏的?”
      秦绥之点了点头,“是。”
      虞娘勾唇一笑,“那这边儿请吧。”
      
      须臾,虞娘对兄妹二人道:“二位来的巧了 ,今儿唱戏的这位四月姑娘,可是广州府送来的名角,姿色动人不说,琴棋书画,也无一不佳。”
      苏菱笑了一下道:“不知几时开始?”
      虞娘道:“一刻钟后。”
      苏菱又道:“可有戏文看?”
      虞娘道:“自然是有的,待会儿便给姑娘拿来。”
      
      虞娘常年在男人堆里摸爬,风韵二字可谓是刻在了脸上,她瞧秦绥之生的好看又正经,不由多打趣了一句,“我们四月姑娘卖艺不卖身,公子一会儿便是再喜欢,也莫要一掷千金呀。”
      
      一句话,便惹得秦绥之这个没成家的郎君立刻红了耳朵。
      
      苏菱实在忍不住,便笑了一声。
      
      虞娘走后,秦绥之斜眼看她,道:“瞧你这驾轻就熟的模样,说,你是不是背着我来过这儿?”
      
      话音一落,苏菱连忙摇头。
      但心却不由咯噔一下。
      自打她醒来,不知是第几次有这种感觉了。
      
      虽说她已在极力地模仿记忆中的秦婈,可人在无意识间流露出来的情绪,是掩饰不住的。
      这两日莫说其他人了,便是秦绥之,都不止一次地感叹过,她像换了一个人。
      
      秦家也就罢了,哪怕他们会觉得怪,也不会怀疑她的身份。
      
      可宫里就不一样了。
      她的样貌、她的声音、她的字迹、她的一切习惯,都将是他日的祸患。
      
      她若是顶着这张脸入宫,旁人尚且能骗一骗,但萧聿呢?那样城府深密的男人,时间久了,她怎能保证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宫里头个个都是人精,别说她根本不是秦婈,便是秦大姑娘还在这世上,那些杀人不见血的招数,也能给她定个妖女的罪名。
      人若是换了魂魄活着,与鬼无异,谁也容不下她。
      
      到那时,该当如何?
      
      苏菱这边儿正想着,只听鼓乐悠悠地响了起来。
      四周的香炉升起袅袅烟雾,一片迷蒙中,忽有一细白手腕绕过青缎帘,竖了个兰花手。
      
      紧接着,一个身着红色金线纹绸纱,头戴银花丝嵌宝步摇的女子,抱扇遮面,一步,一步走向了圆台。
      
      苏菱低头看了一眼戏本。
      云台传。
      写的是侯府贵女落魄后在青楼卖艺为生的事。
      
      苏菱以手支颐,将目光投了过去。
      本是想看个热闹,但看着看着,便跟着入了迷。
      
      苏菱从没见过哪个女子,眉眼鼻唇无一处突出,却能媚到骨子里,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喜怒哀乐收放自如。
      
      她披上金丝红纱,此处便是秦楼楚馆。
      她穿上绫罗绸缎,此处便是高门府邸。
      
      回眸时轻笑,再一低头便能落泪。
      
      苏菱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勾了一下唇角。 
      这位四月姑娘,真是好颜色啊。
      
      秦绥之见她看的聚精会神,心里默默道:就她这好玩的性子,若真入了宫门,也不知将来会如何。
      
      思及此,秦绥之握住了拳头。
      昨日他之所以会带她去给父亲道歉,其实不单单是为一个“孝”字,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
      
      他发了那道誓,注定此生不能科考入仕。倘若她真入了宫门,他除了能多给钱财,便什么都给不了了。
      她能指望的,只有秦望一人。
      
      秦绥之陪苏菱玩了三天,临走时,他再三嘱咐道:“我走后,你不许再见朱泽。”
      苏菱连连点头道:“好、是,我知晓了。”
      秦绥之“嗯”一声,道:“那我下个月再回来。” 
      
      ******
      
      秦府,北苑。
      月影迷蒙,林叶簌簌。
      
      姜岚月坐在圆凳上,垂眸拆卸耳珰,低声对身边的嬷嬷道:“大姑娘这几日到底在作甚?朱家那边怎么说的?”
      老嬷嬷低声道:“朱公子说,近来大姑娘确实没再往那儿送过信。”
      姜岚月蹙眉道:“不应该啊,难不成死过一回,就真转了性子?”
      老嬷嬷笑了一声道:“依奴婢看,她根本就是本性难移,夫人可知,这两日大公子都带她往哪儿跑?”
      姜岚月提眉道:“何处?”
      
      老嬷嬷道:“是庆丰楼。说起来这大姑娘也是有意思,好像生来就不乐意过安生日子,她一个姑娘家总往庆丰楼窜,能有什么好事?这大公子怎么就这般由着她?”
      姜岚月冷笑道:“自小不就是这样吗?秦婈想要天上的月亮,秦绥之都得给她摘,而我的蓉儿,我若是不替她争,她便什么都没有。”
      老嬷嬷道:“这事儿,可要往老爷那儿传一传?”
      “不必。”姜岚月用手比了个三,“秦绥之走了,不出三日,她自己就得捅出事端来,到时候让她自己说,不是更好吗?”
      
      便姜岚月自己都没想到,她期待的事端,苏菱只用了不到一日的功夫。
      
      秦绥之回了迁安,秦望日日要上值,姜岚月又管不了她,于是苏菱一早便带着丫鬟小厮朝庆丰楼去了。
      
      哪知一进门,庆丰楼竟乱成了一片。
      
      “虞娘,你开个价,这四姑娘,小爷我定是要了。”
      虞娘笑道:“四姑娘卖艺不卖身,今儿来庆丰楼唱戏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江公子何必为难一姑娘家,若是想寻知己,江公子不如楚馆里瞧瞧。”
      
      “再者说,真开了价,您也未必给得起。”
      
      苏菱蹙了一下眉。
      哪个江、姜?
      是户部侍郎江程远的那个江,还是礼部尚书姜中庭那个姜?
      
      男人大笑道:“我爹是乃是户部侍郎江程远,我江戊岂会没钱?你开价便是。”
      
      哦,还真是那个没钱的江。
      
      苏菱心说,就你爹那个顽固性子,你有钱就怪了。
      江程远是户部有名的守财奴,铁公鸡,平日没少在朝中得罪人。
      曾有人盯着江家的账找错处,可江程远清清白白,一分多余的银子都没贪过。
      
      苏菱偏头看了一眼泫然欲泣的四月姑娘。
      
      忽然觉得这江戊出现的时机刚刚好。
      
      虞娘笑道:“对不住了江公子,今日除非四姑娘点头,不然虞娘开不了价。”
      
      “来人,给我围了这庆丰楼。”江戊道:“今儿我还偏要她,你也别说我在你这庆丰楼抢人,钱我给你放这了,只多不少。”
      
      “慢着。”
      
      苏菱上前一步,道:“江公子别急啊,既然你能开价,那么我也能开,你若是开的比我高,我走,反之,你和你身后这些,都得走。”
      
      江戊眯眼盯着苏菱的面纱,道:“你是什么人?谁家的?敢跟我讲规矩?”
      
      苏菱找了个杌子坐下,手腕虚虚地搭在膝上,气定神闲道:“江公子不必管我是谁,既是竞价,那便是拿银子说话,你说呢?”
      
      江戊看了眼身边抱臂而立的江湖义士,吸口气道:“好、好,竞价是吧,五十两。”
      按照大周现在的俸禄水准来说,五十两,大概可以买两个妾。
      作为起价,倒是不低。
      
      苏菱想到都不想就接道:“一百两。”
      秦家虽然门户不显,但温家却是极富的,尤其是秦绥之接手温家之后,更是将迁安的买卖做到了河南。平日里没少给秦婈塞钱。
      她估摸了一下秦婈手里物件和银两,多了没有,八百两还是能凑出来的。
      只是这八百两不上不下,她能凑的出来,江程远的儿子也能。
      
      江戊见她如此不给面子,不由掐腰“哈”了一声,又道:“二百两。”
      
      苏菱又立马接道:“四百两。”
      
      这话一出,周围立马沸腾起来了。
      
      江戊脸色骤变,他握了握拳头,冷声道:“五百两。” 
      
      瞧他不翻倍了。 
      苏菱心里有了数,笑着道:“八百两。”
      
      江戊的汗珠子,肉眼可见地从鬓角滑了下来,他怒声道:“你到底是何人?!”他看苏菱身后那两个歪瓜裂枣,怎么都不像是大户人家。
      可若不是高门贵女,这女子的底气,是不是也太足了些!
      
      苏菱慢声慢语道:“瞧江公子这架势,难不成是要同我动手吗?今日若是动了手,只怕令尊就要带公子去薛大人府上喝茶了。”
      薛大人,那便是刑部尚书薛襄阳,当今薛妃的胞兄。
      
      “你姓薛?你是薛府的几姑娘?”
      
      苏菱不答反问,“四月姑娘还在这儿呢,江公子还竞价吗?”
      
      见这架势,江戊已不敢再加了,又或者说,他并不认为这戏子能值八百两。
      他皱着眉头道:“你一个姑娘家,拿八百两买一戏子作甚!”
      
      “你是买,我却不是,今日去留,皆随她意。”
      这话说的,大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意思。
      
      苏菱起身走到四月面前,撩起一半的面纱,轻声道:“四姑娘,要跟我走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高贵00:完,钱全花了。
    苏淮安,秦绥之,萧聿:是你没错。
    知道你们想看进宫,等我把00小号等级刷满,好吗!!满级回宫就很香了~
    ps:记得留言取红包。
    感谢在2020-11-02 23:59:26~2020-11-03 23:52: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新兴鞋厂、大头大头下雨不愁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关尔之日山令、仙兔、不吃鱼的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莓酱 15瓶;柠檬百香果、C_THANATOS 10瓶;南泥崽z、仙兔 5瓶;兮小禾、言语思默、sheryl 2瓶;涉洋、哈喽罗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