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怀荆(修完)

       =第三章乡试==
      “他就那般好,为了和他在一起,你连我都舍得扔下?”
      
      听到秦绥之这句话,苏菱太阳穴顿觉一痛,脑海中秦婈为那朱氏男子寻死觅活的画面接踵而来。
      
      自打礼部公布了新帝大选的消息,秦大姑娘不是整日坐在窗下落泪,就是砸东西绝食,再后来,干脆直接将三尺白绫挂在了房梁上。
      
      哀哀欲绝的语气在她耳边回荡——
      
      “朱公子与我说,倘若我入宫,他一辈子都不会成亲。”
      “哥哥,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的道理你比我懂,外面的言辞大多不实,朱泽绝非是你想的那样。”
      “阿婈这辈子,注定愧于父母兄长。”
      
      秦望昨日说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半点都没冤枉秦婈。
      
      平心而论,秦婈和朱泽,若真是两情相悦也就罢了,可如今闹饮毒自尽的份上,也没见那朱氏男子出现过一次。
      情深情浅,不言而喻。
      
      再看秦绥之。
      少年的衣袍尽是灰尘,鞋上沾了泥,手心还有因驾快马而被缰绳勒出的红痕。
      
      秦绥之见她久久未语,忍不住自嘲一笑,抬头看了一眼房梁,长叹一声,道:“阿婈,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许是少年眼中的心疼太刺眼,她试探着安抚道:“以后……不会了。”
      
      秦绥之目光一怔,“你说什么?”
      
      苏菱尽量学着秦婈的语气道:“经了这一遭,许多事我也都瞧清楚了……以后,不会再让兄长担心了。”
      
      秦绥之用力眨了眨眼,缓了好半晌,仍是用不敢相信的语气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以后不会再见那朱泽了?”
      
      苏菱点点头,低低“嗯”了一声。
      许是昏迷太久,苏菱的声音明显还有些哑,秦绥之不由想起她为朱泽饮毒的事,眸色稍暗,拍了下她的肩膀道:“好了,你早点歇息吧,我这几日都在家里陪你。”
      说是陪,说白了,还是为了看着她。
      不过苏菱也清楚,就她方才的那番话,秦绥之最多也只敢信一半。毕竟秦大姑娘用情至深,这难保不是以退为进的新手段。
      
      秦绥之走后,苏菱回到榻上,思忖着日后该怎么办。
      秦大姑娘两耳不闻窗外事,满心只有朱公子,在她的回忆里,没有任何与苏家和朝政有关的消息。
      眼下她能得知的消息只有一条——
      三年前与齐国的那场战役,大周胜了,萧家的江山保住了。
      
      至于其他的,便只能东直门的庆丰楼打听了。
      
      总之,她必须得出趟门。
      
      翌日一早,日挂树梢。
      丫鬟荷珠站在苏菱身后,对着镜子,将一支嵌绿松石金簪缓缓插入苏菱的发髻,随后感叹道:“奴婢没读过书,说不来漂亮话,只觉得姑娘生的真真是惹眼,瞧见姑娘,便觉得这院子里的花儿都失了颜色。”
      
      苏菱撩起眼去看她。
      这哪里是不会说话,这分明是“太会说话”了。
      倘若她是真正的秦婈,此刻眼泪便是都要落下来了。
      
      选秀、选秀。
      虽说才学、品德、出身、才艺皆在考核范围内,但说到底,还是在选美。
      单就秦家女的容貌来说,是想不中都难。
      说秦大姑娘生的惹眼,那无异于是往她心上捅刀子。
      
      这丫鬟的心,显然是长偏了。
      
      虽说已经换了身份,但苏菱终究还是那个曾掌管六宫事务的皇后,短短一个对视,荷珠便不由打了个激灵。
      她咬了咬唇,干笑道:“姑娘……姑娘怎么这般看奴婢?”
      苏菱敛眸,淡淡道,“没什么,你出去吧。”
      荷珠心有惴惴地退下了。
      
      门还未阖上,就见秦绥之提着两个食盒走进来了,他笑道:“方才我去街上,买了你爱吃的水粉汤圆和清蒸鲈鱼,你不是嗓子疼么,吃点清淡的最好,快过来。”
      
      苏菱坐过去,秦绥之夹了块鱼腹给她。
      
      苏菱握住手中的木箸,没动。
      
      因为她从不吃鱼。
      
      “快吃啊,想什么呢?”秦绥之拍了一下苏菱的头,偏头笑道:“昨晚我还在想你那话是不是在蒙我,今日一看,还真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话音坠地,苏菱立马咳嗽起来。
      秦绥之抚了抚她的背脊,“慢点。”
      
      “阿婈,等会儿你随我去父亲那儿,认个错吧。”秦绥之撂下筷子,神情渐渐严肃,“纵使他在你心里有千般不是,可你以死相逼,到底是不……”
      “罢了,过去就不提了,你就当是为我,成不成?”
      
      苏菱抬眼道:“成。”
      昨日之后,她本就打算去见秦望一面,毕竟,她想入宫,一定得先处理好秦家这些事。
      
      秦绥之没想她这么轻易就能同意,嘴角正要上扬,就听苏菱开口道:“哥,下午我想出府一趟。”
      
      闻言,秦绥之笑意瞬间消失,一脸严肃道:“阿婈,你是不是又要去见他?”
      
      苏菱心知自己信誉太低,眼下独自出门不现实,便道:“这两日我心里难受,就想出去走走,兄长若是不放心,大可随我一同去。”
      
      秦绥之看了她一眼,道:“好,那我陪你去。”
      
      两人吃完饭,秦绥之带苏菱去了主院。
      进门之时,姜岚月正给秦望整理衣襟,两人本来有说有笑的,一见到秦婈,秦望立马撂下了嘴角,“你来做什么!”
      
      秦绥之心里一紧,生怕妹妹转身就走,连忙安抚道:“阿婈,父亲这回也是着急,你别多想,话说完我们就走。”
      
      其实按照秦大姑娘的脾气,秦望这话一出,她已经走了,不仅要走,还得回头骂姜岚月一句狐狸精。
      
      姜岚月面带笑意地看着苏菱,正准备欣赏父女二人水火不容的场面,就听苏菱缓缓道:“从今日起,我不会再见朱家公子了。”
      
      她的语气称不上多诚恳,然而就是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也足矣让秦望愣住。
      
      默了好半晌,秦望才扳起脸道:“若是再有一次,秦家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知道了。”
      苏菱转身离开。
      
      兄妹二人离开主院后,姜岚月躬身给秦望倒了一壶茶,她笑道:“正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大姑娘经了这事,也不是甚坏事,这下,老爷便能放心了吧。”
      
      自打温双华病逝后,秦婈再没与秦望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过话。
      此时秦望的嘴角,彷如冰冻三尺的湖面出现了一丝裂缝。
      明明心里生出了一丝欢喜,但仍是嘴硬道:“放什么心?她做的荒唐事还少了?指不定哪日就又变了性子。”
      姜岚月打趣道:“再荒唐,那也是你亲生的。”
      
      秦望跟着笑了一下。
      
      就是这笑,并不是姜岚月所求的。
      
      ******
      秋日的天色一沉,风便有些凉。
      
      苏菱戴着帷帽蹬上了马车。
      带小姑娘上街,首先去的便是首饰铺子。
      秦绥之满脸写着“你随便挑,哥哥付钱。”但秦婈却没找到她想要的。
      
      无奈之下,秦绥之只好要管掌柜要了张纸,缓缓道:“你说,我给你画。”
      
      秦婈指点秦绥之落笔,“我想要金花步摇,上面要嵌红珍珠。”
      
      “哥,这里再弯一点。”
      “你怎么不先说?”秦绥之嘴上嫌弃,却还是重画了一张。
      
      过了半晌,秦绥之把画交到掌柜手上,“就照这个做吧,劳烦掌柜了。”
      掌柜笑着接下,“公子客气了。”
      秦婈道:“不知这金花嵌红珍珠步摇,多久能做好?”
      掌柜捏了捏下巴道:“这步摇画得精致,姑娘再怎么急,也得等上十日。”
      秦婈道了声多谢。
      
      十日,够了。
      
      从首饰铺子出来后,二人又朝东直门的方向去了。
      
      刚下马车,就见乌泱泱的人朝同一个方向走去。
      他们本就是来寻热闹的,便也跟了过去,沿路桂花飘香,越来越浓。
      
      停下脚步才发现,此处乃是贡院。
      
      今日是八月十七,乃是京城乡试放榜的日子。
      
      解元:怀荆
      亚元:何文以、楚江涯、穆正延、丁谨、唐文、洛秋禾……
      
      众人纷纷对一位身着墨色长裾的男人道贺,“恭喜怀公子了。”
      
      “真没想到,怀公子第一次参加科考,便考上了解元,实在是前途无量。”
      
      “多谢。”
      被围绕的男人身姿挺拔,眉宇深邃,唇角的弧度不深不浅,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还真不像是第一次科考的样子。
      
      苏菱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她回过头时,秦绥之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解元二字。
      在苏菱的回忆里,秦绥之自幼便被称为神童,三岁能作诗,七岁便写得一手好字。若是秦家大夫人临终前没让秦绥之发那道誓言。
      兴许,今年的解元便是他了。
      
      秦绥之察觉有人在看自己,立马平复好情绪,朝苏菱笑道:“瞧我做什么?”
      
      有些事不需要安慰,戳破了只会更伤人。
      苏菱道:“我们走吧。”
      
      话音甫落,寒风骤起。
      
      苏菱头上的帷帽和贡院门前的榜纸同时被狂风卷起。
      
      然而就在榜纸掀起的一瞬——
      
      苏菱的心脏仿佛都停了。
      
      她好似看到了一张泛黄的通缉令。
      
      而那张通缉令上的人……
      
      为确定自己的猜想,她大步走上前,不管不顾地撕下了那张通缉令。
      
      这时,一个身着灰布衫的男人道:“欸,姑娘撕这通缉令是何意?”  
      
      风在耳畔簌簌作响。
      苏菱死死地盯着通缉令上的画像,和画像下面的三个字——苏淮安。
      
      苏淮安。
      怎么会呢?
      他不是早就……
      倘若他没死,三年前那张血帕子又是怎么回事?
      
      正思忖着,秦绥之走过来低声问:“阿婈,怎么了?”
      
      苏菱喃喃自语,“这是谁?”
      
      一听这话,着灰布衫的男子便笑道:“姑娘不是京城人吧?连这位都不知道?”
      “这位啊,这位乃是曾经的镇国公世子、大理寺少卿、哦,对,还是永昌三十四年的金科状元郎,本该前途无量,哪成想……”灰布衫摇了摇头,道:“竟是个通敌叛国的贼人。”
      
      苏菱暗暗握住拳,指甲快要陷入手心。
      她控制好自己的声音,轻声道:“通敌叛国,其罪当诛,这人怎么还在通缉令上?”
      灰布衫摸了摸下巴道:“嗐,我记得是三年前吧,八月十五的晚上,这人从刑部大牢里凭空消失了,三年都没抓住人,都快成一桩悬案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儿见~
    ps:记得留言领红包~感谢在2020-11-01 21:00:34~2020-11-02 23:5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如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简薇、不吃鱼的猫 2个;奇迹大陆最靓搭配师、卷卷、元气小绵羊、玥卿、阮软、羡煞行人、关尔之日山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易抹月光光 21瓶;40477470、不吃鱼的猫 20瓶;昧、南泥崽z、miso、黑月光给我he、小头头的小喽啰 10瓶;姬神 8瓶;前言轻负、易家小漂亮、miko、18214498 5瓶;玊尔 4瓶;三岁的小丫头~、h 2瓶;素素、不思议、兮小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