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榻一梦

      ==第十九章同榻一梦==
      永昌三十六年,春。
      
      一道赐婚圣旨砸在镇国公府。
      
      苏菱坐在榻上,吸了吸鼻子,眼眶都红了,愣是没哭。
      
      扶莺道:“姑娘,想哭就哭吧。”
      
      “爹说了必须嫁,我哭有什么用。”苏菱暗暗用力,手中的牙丝编织嵌染鸟宫扇眼瞧着变了形。
      “叩、叩。”两下敲门声。
      
      苏菱回头,只见某个男人带着一丝讨好的笑意,出现在她门口。
      这人是她哥,才满京城的苏淮安。
      
      “阿菱。”
      
      苏淮安身着月白色长裾,手里拿了把折扇,端的是姿容清隽、玉树临风。要是不说人话,还以为是哪块羊脂白玉成了精,被神仙雕成了绝代风华的人形。
      
      苏菱狠狠瞪他,前两天她在府里卖惨,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结果他苏淮安竟躲事躲到大理寺不回家,今天人模人样是要做甚?
      谁家有这种哥哥?
      
      苏淮安自顾自走进来,冲扶莺摆了摆手道:“你出去吧,我同她说。”
      扶莺如蒙大赦,立即退下。
      
      苏菱用鼻音哼了一声,“苏少卿不忙了?用功夫理我了?还记得家里有个妹妹?”
      
      苏淮安坐到她身边,道:“阿菱,前两天我真是忙,好几个案子等着我去办,今日不用上值,不是立马来了?”
      
      苏菱道:“你就是故意的。”
      
      苏淮安往边上一靠,轻声道:“晋王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论样貌、京城谁能比不是上?多少名门贵女想嫁给他,怎么偏偏到你这儿,晋王府好像成了火坑呢?”  
      
      苏菱深吸一口气,道:“是你跟我说,将来嫁人要看品性,万不可被皮囊惑了心,这怎么说变就变了?”
      
      苏淮安道:“那论武艺、论才能,晋王亦是不凡。”
      
      苏菱低头看鞋尖,不再看他。
      
      苏淮安倏然道:“得,这样,咱不嫁了,哥带你出京城?”
      
      苏菱听着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跺了他一脚。
      可一抬眼,竟发现苏淮安的眼里,多了几分认真,好似方才那话,不是玩笑。
      
      她心里咯噔一声。
      
      “阿菱,跟哥说实话,真那么不想嫁?”
      
      流云遮阳,屋里忽然暗了几分。
      
      苏菱同他四目相视,一字一句道:“是不是我嫁了他,以后镇国公府便算是站了队,一旦站了队,你和爹,就都得听他的?”
      
      苏淮安提唇笑了一下,道:“阿菱,京中无人能真正独善其身,更遑论是兵权在握的镇国公府,这天下迟早要变,倘若他待你好,我苏景明自愿效忠于他。” 
      
      苏菱沉默半晌,长呼了一口气。
      
      她忽然抬头看苏淮安,伸手,十分老练地拆了苏淮安头上的玉冠,并夺走了他手上的折扇。
      
      这是苏大姑娘要出府的意思。
      
      苏淮安的发丝散落在肩,整个人怔住,蹙眉道:“要我说,晋王肯娶你,知足吧,不然谁娶你?”
      
      苏菱恍若未闻,又道:“哥,再给我五百两。”
      
      苏淮安气笑了,“这时候就知道叫哥了?我那点微薄的俸禄,都被你抢去了,哪来的五百两?”
      
      苏菱走到门口,回眸一笑,“苏少卿没钱,可世子爷有钱。”
      
      苏淮安恨的牙根痒痒,手却不听使唤,把钱袋子扔了过去。
      
      苏菱走进后院上房,从黄梨木四屉橱里翻出一身男子长裾,穿戴好,同扶莺道:“扶莺,随我出府。”
      
      扶莺道:“姑娘这又要去哪?”
      苏菱笑道:“去庆丰楼。”
      
      马车踩着辚辚之声,朝庆丰楼驶去。
      
      庆丰楼内沸反盈天、语笑喧阗,虞掌柜笑着招呼客人,忽一回首,瞧见一位好生俊俏的郎君。
      苏菱走过去,道:“虞掌柜,我要见庄先生。”
      
      虞掌柜点头,笑道:“郎君请随我来。”
      
      苏菱上了三楼。
      抬眸看着那黑底描金的匾额,默默念道:“知你前世事,懂你今生苦,解你来世迷。”
      她想:别不是骗子吧。
      
      门一开,门一阖,五百两,没了。
      
      苏菱拿着手上的的字条,轻哼一声。
      
      “姑娘。”扶莺小声道:“您要的消息买着了?”
      苏菱恹恹地“嗯”了一声。
      扶莺又道:“在哪?何时?”
      苏菱道:“明日,就在这,二楼。”
      
      好一个庄生。
      端的事世外高人的姿态,做着一本万利的买卖。
      
      她近来怎么这么倒霉,竟碰不上一个好人。
      
      ****************
      翌日酉时。
      春风习习,和暖温煦。
      
      萧聿、陆则、翰林院学士楚正,晋王府幕僚杨堤,齐聚庆丰楼二楼。
      
      楼下的丝竹悦耳声渐起,楚正道:“我听闻,陛下赐婚那日,何子宸去乘月楼买醉去了。”
      说罢,楚正又道:“你说这何子宸竟也不嫌丢人,居然当夜酒楼里吟诗三首,念的全是苏家女。”
      陆则微微皱眉,“楚正,说这些作甚。” 
      
      这时,一道身影悄然无息地飘过,落在隔断的屏风后。
      
      杨堤看了一眼抿唇不语的晋王,心想:再薄情的男人,估计也不愿娶心里装着别人的女子。
      便给萧聿倒了了一杯酒,打圆场道:“殿下此番与镇国公府结盟,成王和燕王怕是都要急了。”
      
      楚正毫无眼色,继续叹气道:“能拉拢镇国公是好,可苏家女名声不佳,与何子宸牵扯不清,这终是个麻烦事。”
      
      萧聿一饮而尽。
      半垂着眼,把玩着手中小小的杯盏,晃了晃,忽而凉凉一笑,“麻烦又如何?苏景北又没有其他女儿。”
      
      楚正又道:“左右侧妃之位还空着,不若殿下选两个喜欢的,和太后娘娘说一声?”
      
      杨堤推了楚正一下,道:“你这是要殿下当着世人的面,去打苏大将军和苏淮安的脸?”
      “是是是,是我思虑不周。”楚正挠了挠耳朵,道:“不纳侧妃,找两个扬州瘦马也行,燕环肥瘦,应有尽有。”
      
      屏风后的身影一僵。
      心像是灌了铅一样的往下跌。
      
      大滴大滴的泪珠子坠到了扇子上。
      心道:高门贵女又如何,还不是成了旁人夺权的一柄利剑吗?
      
      这些人把她当什么?
      
      既然如此嫌弃她,他又何必请旨娶她?
      
      她也是一千一万个不想嫁他。
      
      苏菱擦了眼泪,再不想听这些,直接转身离去。
      
      萧聿看着楚正道:“楚七,以后在外面,还是少说这些。”
      
      楚正一愣,道:“今儿看着成王和燕王吃瘪,我也是高兴过头了,殿下恕罪,是我失言了。”
      
      酒过三巡,楚正和杨堤纷纷离开。
      陆则低声感叹:“就楚正这个废物样,竟也能做到翰林院五品学士,皇后也真是厉害。”
      
      萧聿又喝了一杯,醉意微醺,偏头往楼下瞧。
      
      陆则也顺着他的目光看——
      
      绫罗绸缎空中飘。
      千娇百媚杨柳腰。
      
      “不是吧,殿下喜欢这么细的腰?”
      
      陆则见他没说话,不由提了下眉,“难不成......殿下真起了纳妾的心思?”
      
      萧聿敛眸,道:“言清,我是娶妻,不是纳妾,再不喜欢,也会敬重她。”
      
      陆则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须臾过后,萧聿又道:“她若是聪明,就别再与何子宸接触,我亦会好好待她。”
      
      陆则又给他倒了一杯酒,道:“那我便等着喝殿下喜酒了。”
      
      杯盏相撞,嗡的一声,萧聿和秦婈一同睁开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聿忽然翻身坐起。
      
      他背对秦婈,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一般。
      整整三年,她一次都未曾入过他的梦。
      他想,她定是恨极了他,所以连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机会都不给他。
      
      可昨夜的梦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日她怎会出现在庆丰楼?
      还哭了?
      不止是庆丰楼,还有镇国公府......她还见了庄生?
      
      皇帝游魂时,他背后的秦美人,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嘴唇都白了。
      
      秦婈捂着心口,努力平复着心跳,狠狠掐了自己两把后,迅速下床,对萧聿道:“臣妾伺候陛下更衣。”
      
      萧聿一把拽过玄色的龙纹锦袍,一言不发,推门而出。
      
      “嘭”地一声。
      
      昨晚没听到任何动静的盛公公早已枯萎,眼见陛下衣衫不整地走出来,还以为是秦美人触了圣怒,忙道,“陛下息怒!”
      
      萧聿眸色晦暗不明,沉声道:“叫庄生在一个时辰内入宫。”
      
      盛公公低声道:“陛下,庄先生之前不是说......”
      
      萧聿打断了他的话,“传朕旨意,耽误一刻,朕便一把火把庆丰楼烧了。”
      
      半个时辰后,庄生便出现在养心殿门口。
      
      庄生行礼,“不知陛下唤草民来所谓何事?草民万分惶恐。”
      
      萧聿喉结微动,冷声道:“永昌三十六年,你可曾在庆丰楼见过皇后?”
      
      庄生一愣,“陛下怎会......”
      
      萧聿不敢相信地蹙眉道:“你当真卖了朕的行踪?”
      
      庄生立马跪下,一字一句道:“陛下息怒。”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当时的庄生与他毫无交情,卖他的消息也是情有可原。
      他自然不会降怒于他,只是......
      
      萧聿抬手摁了下眉心,深吸一口气道:“出去吧。”
      
      庄生起身,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金手指已开。
    今日发100红包~
    排雷:本文回忆会非常多,全是两个人以第三方视角看过去~
    剧情线我可以听你们哒快进,就像入宫前的宅斗我就给浓缩了一下,但感情线真不行,动心、对线、误会、暧-昧,一个都不能少。
    这本尽量一直保持有标题~
    感谢在2020-11-23 00:00:14~2020-11-24 00:05: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猕猴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蒲廿、不吃鱼的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卡布、小君君 30瓶;蒲廿、帕奇、敬属江雨、看最好看的小说、怼怼、林小葵? 10瓶;静棠茶子 9瓶;nysjj 8瓶;o(╯□╰)o欣、ck、me 5瓶;小爷、药药、苏苏苏幕遮 3瓶;绿茶 2瓶;瑾、可心心、野百合的春天、宣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