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的演技大赏

作者:发达的泪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谣言

      ==第二十章谣言==
      长歌和灵鹊,是亲眼看见皇帝冷着一张脸离开了谨兰苑。
      这一举动,被理解成了愤然离去。
      
      初次承宠就被厌弃,秦婈仿佛在这宫里成了笑话。
      
      此事咸福宫是第一个知晓的。
      薛妃和李妃在亭子里下棋,薛妃将白子掷入棋篓,疑惑道:“你说陛下直接走了?”
      
      长歌颔首道:“是,陛下走出谨兰苑的时候,已是怒上眉头,奴婢们都瞧见了。”
      
      薛妃蹙眉道:“你可听见陛下说什么了?”
      陛下一向喜怒难辨,便是文武百官都琢磨不透帝王心思,秦美人究竟做了什么,能触怒圣颜到这种地步?
      难不成,与那副画有关?
      
      长歌攥了攥袖口道:“奴婢倒是没听见什么,只瞧见……瞧见秦美人追到门口,陛下也没有回头。”
      
      哦,这便是留都留不住人的意思了。
      
      薛妃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笑道:“看来,咱们这位秦美人,还真的是福薄。”
      
      长歌继续道:“那奴婢还在谨兰苑伺候吗?”
      
      “好生伺候着,别让人挑出错处来。”薛妃将满满一袋金叶子放到长歌手上,道:“陛下厌弃了,不是还有太妃护着吗?”
      
      长歌附身道:“奴婢明白,奴婢多谢娘娘。”
      
      很快,秦美人被陛下厌弃的消息,就传到了慈宁宫。
      
      太后蹙眉道:“才承宠,就被厌了?”
      章公公道:“奴才听外面那几个小的说,秦美人一直苦苦哀求陛下,但却没留住人。”
      
      太后揉了揉太阳穴,道:“这种事哀家管不了,让后宫折腾去吧。”
      
      章公公道:“是,那奴才便退下了。”
      
      章公公离开后,看着外面两个卖笑的小太监道:“此事不得到处宣扬,仔细你们的脑袋。”
      两个小太监笑呵呵道:“公公说的是,奴才们记住了。”
      
      章公公一走,便有小宫女凑过来道:“公公,谨兰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太监甲小声道:“能怎么回事,秦美人欲狐媚惑主,失算了。”
      太监乙道:“对了,你们可别说出去,章公公说了,仔细自己的脑袋。”
      
      小宫女立马道:“公公放心便是,这种事,我自会守口如瓶,不然就叫我在大雨天值勤。”
      
      秋末。
      尚功局正眼下在做冬装,正是最忙的时候。
      尚功局掌制和女史一边绣各宫娘娘的大氅,一边道:“听说了吗?”
      女史道:“什么?”
      掌制道:“那天晚上,谨兰苑的秦美人,居然穿了先后最喜欢的缠枝纹中纱,结果被陛下厌弃了。”
      女史瞪大了眼睛道:“穿了先后最喜欢的款式?”
      掌制点头,撇嘴道:“是啊,也不知秦美人是从哪打听来的。”
      
      女史喃喃道:“那秦美人这胆子,也忒大了些。”
      掌制道:“这后宫谁不想要恩宠,但有些事啊,欲速则不达,欸,这事我只与你说了,你可千万别传出去。”
      女史颔首道:“掌制放心,奴婢若是外传,五雷轰顶。”
      
      “瞧你,我也就是嘱咐一嘴罢了。”
      
      再过两日便是万寿节,这六局一司里,能比尚功局还忙的,便属尚仪局了。
      毕竟朝见、宴会、音乐、进御之事皆由尚仪局掌管。
      
      掌宾对小女史道:“你去问问各宫娘娘,有无要给陛下献舞的,若是有,便同张司乐把曲子备好。”
      女史道:“那……谨兰苑,咱还去吗?”
      
      掌宾垂眸道:“也不知秦美人的伤,好是没好。”
      女史的小脸一下就白了,“陛下,打了她?”
      掌宾指了一下自己的脸蛋,道:“听说,昨日她没去太妃宫里,就是为了养伤。”
      女史捂嘴小声道:“陛下怎会打她呢?这秦美人倒是可怜。”
      掌宾拍了拍女史的肩膀,道:“她被打自然有她被打的道理,哎,不过秦美人到底还是后妃,过会儿你还是去一趟吧。” 
      女史点了点头。
      
      一传十、十传百。
      三日不到的功夫,秦婈已成了被狂风席卷过的娇花。
      花瓣凋落,树叶枯萎,谁路过谨兰苑都要叹上一句,可怜。
      
      孙太妃虽然不会全信那些流言,但心里却清楚,真若是得了宠,绝不会是这般样子。
      
      孙太妃垂眸半晌,看着眼巴巴望着自个儿的萧韫,道:“去叫秦美人过来吧。”
      一听这话,萧韫便如小跑一般地点了点脚尖。
      袁嬷嬷犹豫道:“这……”
      孙太妃道:“只要陛下没把话说透,就无妨。”
      
      得了太妃的召唤,秦婈总算是送了一口气。
      这两日,众人瞧她的眼神一个比一个奇怪,但偏偏她又解释不了什么。
      那个人为何会走,她心里也在打鼓。
      难不成他也做了奇怪的梦?
      
      秦婈福礼道:“臣妾给太妃请安。”
      
      太妃看着她日渐消瘦的小脸,不由想到了阿菱,叹口气道:“你也别灰心,日后还是每天来我这吧。”
      
      秦婈笑道:“多谢太妃。”
      “好孩子。”太妃拍了拍她的肩膀,咳了须臾,起身道:“你在这陪韫儿说说话,我去歇息会儿。”
      
      太妃走后,屋里便只剩母子二人。
      
      萧韫看着秦婈,只觉得他娘这几日都瘦了,连忙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秦婈看着肉乎乎的小手,道:“这两天,你可有好好听太妃的话?”
      
      萧韫点了点头,小声道:“有。”
      
      秦婈只要看着萧韫,所有的忧愁一扫而光。
      
      萧韫学着太妃平时对自己的样子,捏了捏秦婈的手心,悄声道:“好好吃饭。”
      
      秦婈眉眼瞬间染上笑意,道:“好,我记得了。”
      
      萧韫已过三岁,太傅已经开始交他写字。
      秦婈站在身后,握着他的手陪他练字,可小皇子不老实,横、撇、竖、捺,常常捺还没写完,就要回头瞧秦婈。
      人一回头,手就顾不上了。
      狼毫飞转,墨汁朝各个方向飞。
      
      不一会儿,这两人的手上、前襟上便缀上了墨点。
      
      但萧韫可不觉得这是犯错,高兴二字简直写在了脸上。
      
      秦婈看着他眼睛怔怔出神。
      她知道,她该知足的。
      可偶尔还是忍不住遗憾,她错过了这孩子三年。三年,倘若她在,他是不是早就能说话了?
      不过人生没有倘若。
      她不在,才是对着他最好的。
      
      薛澜怡处处与自己不对付,可有一句,她没说错——“大周不该有通敌叛国的皇后,皇子也不该有这样的母亲。”
      
      萧韫看着秦婈微红的眼眶,忙小声道:“母后,不哭。”
      
      秦婈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她指尖一颤,笑道:“不是说了,不能叫母后。”
      
      萧韫道:“阿娘,行吗?”
      
      秦婈深吸一口气。
      这叫她怎么回答?
      
      萧韫伸出一根手指扣上了自个儿的耳朵。
      这是别人听不到的意思。
      
      秦婈用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
      萧韫蹭了一下。
      
      *******
      
      养心殿阴沉了三日。
      盛公公分析了一下,原因有三,其一,河南大旱;其二,陛下主张均平赋役、缓解民困,却与内阁频频争执;其三,大抵是与谨兰苑有关。
      提起那位秦美人,盛公公不禁长吁一口气。
      
      果然,生的再像,她也不是皇后娘娘。
      陛下可从没摔过坤宁宫的门。
      
      戌时三刻,陆则又出现在养心殿。
      
      这回盛公公看着他,笑不出来了,恭敬道:“陆指挥使进殿吧。”
      
      陆则皱眉,“公公今儿这是怎么了?”
      
      盛公公跟在陆则身后,小声道:“陛下今日摔了不下三张折子,咱家劝指挥使尽量报喜别抱忧。”
      
      陆则一笑,指了指手上的策论,“放心。”
      
      陆则躬身道:“微臣拜见陛下。”
      
      话音一落,萧聿把手从额间拿开,抬头道:“何事?”
      
      陆则将手中的策论呈上去,道:“若不是微臣亲眼所言,绝不敢信,这篇策论是出自武举初试,而非科举。”
      
      幔帐后的盛公公竖起了耳朵。
      嗯,是好事。
      
      萧聿看了也不免点头,陆则道:“此乃秦太史之子所著。”
      
      秦太史长子?
      
      萧聿看向题名处,上面确实写着秦绥之三个字。
      他记得,这是秦美人的胞兄。
      
      萧聿看着手上的策论,低声道:“有如此才能,他为何不参科举?”
      
      陆则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大抵还是与秦家内宅之事有关。”
      
      萧聿点了点头,并未再问,而是直接道:“道与兵部,要了此人。”
      
      “微臣明白。”
      陆则退下。
      
      狂风忽然袭来,小太监们连忙去关窗。
      
      再一转眼,便是倾盆大雨,暴雨击打房檐噼啪作响,地面氤氲出一片水雾。
      
      盛公公拿着大氅,绕过堆积如山的折子,走到萧聿身后,道:“陛下身上还有伤,这秋日凉了,还是披件衣服。”
      
      烛火通明,他低头看着折子出神,似乎又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梦境。
      他这两日歇在养心殿,并没梦见她。
      同这三年一样,不管他怎么想,她都不肯入自己梦来。
      
      盛公公在一旁伺候茶水,见皇帝神色疲惫,劝道:“陛下还是早点歇息吧。”
      
      萧聿瞥了一眼窗外,忽然起身,道:“朕今夜去秦美人那儿。”
      盛公公愣住,然后道:“奴才、奴才这就去备辇。”
      萧聿道:“不必了。”
      
      乌云低沉,黑压压一片,好几个小宫女都在房檐下值勤。
      
      电闪雷鸣中,她们眼瞧着,有道身影,朝谨兰苑而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六局一司头条——#陛下家暴# #秦美人为何着品如的衣裳#
    感谢在2020-11-24 00:05:40~2020-11-25 00:0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关尔之日山令、秋沐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铁头阿桔? 55瓶;ameng 40瓶;lv、一日春野 20瓶;_筝筝很粉、啊啊杨亚、荔枝δ~、choco、顜、涟漪 10瓶;苏苏苏幕遮、阿喵、 六尘。、nlp萍、靚靚、木子会有马甲线 5瓶;折扇 3瓶;初念。、Nuannuan、tuzi123、pika酱 2瓶;沐轩、宣宜、十一个小甜心、呜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