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9章】

      K馆内侧是独立的奢华包间。
      
      经理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小心谨慎地放在了喻怀宁的面前。他微微弯腰,详尽解释,“宁少,这是资金确认书。喻少那边已经签字了,如果你这边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安排双方的转账了。”
      
      喻怀宁拿起文件,看着底下喻羡的签名,眉梢微挑,“……喻羡他没再闹起来?”
      
      这一千万的资金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原以为以喻羡的矜纵性子,怎么样都要闹上一出。但没想到短短十分钟,这份签了字的资金确认书就送到了他的面前。
      
      忽然间,一道暗含强硬的话语从门口传了过来,“K馆可不是他能随意闹事的地方。”
      
      喻怀宁偏头看去,正是诺亚和时铮。身侧的经理保持着标准的迎接礼仪,喊道,“BOSS,时先生。”
      
      诺亚倚靠在门边,碧色的深眸里带着肆意的笑,“众目睽睽下,他要是好意思赖着撒泼打滚,那可真是笑掉大牙了。”
      
      他侧目望向好友,询问,“时铮,我这俗语没说错吧?”
      
      时铮没搭理他,只动身靠近青年,他扫了几眼确认书上的文字,淡然发声,“签字吧,这里面内容没什么不妥的。”
      
      喻怀宁没想到他会替自己关心这事,唇侧立刻泛起迷人的弧度。脸上的小酒窝隐约露了出来,竟是有些意外的乖巧的甜,“我听小叔叔的。”
      
      说罢,就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
      
      “什么?时峥是你的小叔叔?”诺亚一脸惊讶地走上来。他的视线在两人间来回扫视,紧接着勾住好友的肩膀,极为暧昧地低声喃喃,“时铮,想不到你好这一口啊。”
      
      时铮睨了他一眼,温声道,“诺亚,管好你说瞎话的嘴巴。”
      
      诺亚听出他语气里明晃晃的嫌弃,耸了耸肩膀,“我开玩笑的。”他是为数不多知道男人真实出身的人,自然明白两人间不可能存在亲血缘的关系。
      
      “通知一下吧,今日在场宾客的酒水费都由我结了。”喻怀宁突然开口。
      
      诺亚闻言,诧异地吹了声口哨。他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友好提醒,“宁少爷,这K馆一夜的流水可不低,你就不怕肉疼?”
      
      “拿着别人的钱消费,我又什么可心疼的?”喻怀宁挑眉无所谓。和喻羡输的那一千万比起来,这酒水费又算得上什么呢?
      
      这完完全全是拿别人的钱做人情。
      
      “有趣。”诺亚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小少爷很感兴趣,他在对面坐下,发出邀请,“宁少爷,我请你喝一杯?”
      
      刚‘教训’了喻羡,又得了一笔意外之财。喻怀宁正觉得心情舒畅,他点点头,揶揄道,“太一般的酒,我可看不上。”
      
      “艾雷岛威士忌如何?”这一出口,就是天价名酒。
      
      “好。”
      
      喻怀宁没觉得不妥,应得干脆。别人敢请,他自然敢喝。
      
      诺亚将顶级酒馆开遍全球,自然是财资雄厚。那么作为他好友的时铮、A国顶级财阀的掌权者,又该是怎么样的权势滔天!
      
      他到底为什么隐藏身份归国蛰伏?最后又怎么会稀里糊涂地输给南川?
      
      喻怀宁隐晦地瞥了他一眼,玩味勾唇——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引起了他极大的征服欲和探知欲。
      
      ……
      
      时铮瞧见两人间融洽的互动,眉眼间忽地流露出一丝极淡的不悦。不过,这抹转瞬即逝的情绪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小叔叔,你坐我这边?”喻怀宁特意腾出一个位置,邀他入坐。
      
      “嗯。”时铮点头。
      
      威士忌很快就被送了上来。
      
      诺亚举起酒杯,朝对面的两人微微示意,“干杯?”
      
      时铮推开眼前的酒,淡声拒绝,“我迟点要开车,就不喝了。”
      
      “啧,你这个人真无趣。”诺亚摇晃着酒杯叹气,没去劝酒。对方认定不做的事情,就算是他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小叔叔不喝的话,我来喝吧。”喻怀宁轻巧发声。他端起男人的酒杯,将里头的威士忌悉数倒入自己的杯中,紧接着一饮而尽。
      
      青年仰头露出优美又性感的脖颈,小巧的喉结随着吞咽微微滚动,竟生出几分无声的色/气。
      
      时铮目睹他的举动,眼波微晃,“这酒很烈,空腹不能过量,很容易醉。”
      
      喻怀宁听见他的温声嘱托,瞳孔深处显出暗芒。他转过身,微微前倾凑近男人,语气是不自觉的低软,“这酒是替小叔叔喝的,如果我醉了,你得送我回家。”
      
      此刻的他,没了在酒厅时的警惕乖觉,反到平添了几分闲散自在。
      
      “……好。”时铮沉默片刻,下意识地回应。毕竟在青年面前,他一直以温润友好的形象示人。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喻怀宁的眼尾流露出些许欢愉。
      
      对面的诺亚察觉到两人间的微妙氛围,露出一道模糊且暧昧的眼色,无声笑了。
      
      ……
      
      半个多小时后,喻怀宁从包厢内走了出来。原主和他的酒量都不错,即便喝了烈性威士忌,此刻他眼中的醉意仍不明显。
      
      “哐当!”
      
      是杯盏掉落在地的碎裂声音,下一秒,近乎暴怒的声线响起。
      
      “又是你!你到底长没长眼睛?!”
      
      喻怀宁朝着声音来源看去,眼色微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冤家不聚头。喻羡居然还没离开K馆,而且此时不知怎么的,他又和南川对上了!
      
      “你、你一个低贱的服务生,都敢踩到我头上来了是不是?!”喻羡面上带着醉意的酡红,咬字含糊不清的,看样子是喝了不少酒。
      
      南川垂眸沉默,尽量不去惹怒他。
      
      可这份沉默越发刺激了喻羡,他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气势汹汹地吼道,“谁他妈说我不如你了!就是这种身份的贱种,也好意思和我比!”
      
      刚刚喻怀宁的话,就像是一枚毒针扎在了他的心上。
      
      “装得一副清高的样子,你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钓富婆吗?”
      
      南川听见这些不堪入耳的言语,默不作声地握紧了拳头,他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怒意,“喻少,你喝醉了,清注意分寸。”
      
      “你敢要我注意分寸?”喻羡存了心找茬,迅速扬起拳头。只是还没等拳头落下,他的手腕就被人死死扼住了。他怒目而视,所有的谩骂都在看清来人的那一瞬卡在了喉中。
      
      喻怀宁瞧见他这没出息的模样,勾唇嘲讽,“喻羡,你怎么还好意思仗着酒疯欺负人?”
      
      喻羡猛然挣脱开他的禁锢,却重心不稳地摔到在地上。酒意将他的理智侵蚀,让他一时呆坐在原地,顺着本心破口大骂。
      
      “你没事吧?”喻怀宁侧目,打量着南川的神色。
      
      原本他是不打算管这档破事的。可喻羡好像是因为受到了自己的言语刺激,才故意找南川的麻烦。自己和南川无冤无仇,喻怀宁既不想抱着他这未来男主的大腿,也不想将此刻无辜的他拖下水。
      
      “没事,多谢宁少解围。”南川礼貌回答。
      
      几名富二代站在旁侧面面相觑,迟疑着要不要上前。不知为何,他们对于今晚的喻怀宁有种本能的恐惧。
      
      喻怀宁对他们没什么好脸色,冷睨过去,“还不带着他快滚?”
      
      话落,几人就搀扶起咒骂不休的喻羡,急忙忙地走了。
      
      身后传来时铮的问话,“发生了什么?”
      
      喻怀宁瞬间收敛起自己的戾气,挂上一派笑脸,转身喊道,“小叔叔,你和诺亚谈完了吗?”
      
      时铮见青年无虞,淡淡颔首,“嗯,我送你回去。”
      
      “好。”
      
      两人并肩离开,躲在后台的其他侍者才跑了上来,压低声音询问。
      
      “南川,你没事吧?”
      “明明是他自己撞上来的,怎么也好意思挑你的刺!”
      “就是!那些富家少爷没一个好东西!”
      
      南川摇了摇头,没有言语。他盯着喻怀宁离去的方向,眸中泛起一阵极浅的暖心笑意。
      
      富家少爷没一个好东西?
      
      倒也不是。
      
      ……
      
      时铮驱车将喻怀宁送回家。
      
      车内暖气十足,旁侧凝霜的玻璃被烘得水汽氤氲,倒映得窗外的夜色一片迷离。不足半小时的车程,却足以让酒意上了头。
      
      “到了。”平稳停车后,时铮出声提醒。
      
      “嗯?”
      
      身侧传来温软的呢喃声,惹得时铮耳尖微烫。他偏过头去,只见对方慢悠悠地睁眼,醉意夹带着水雾覆盖上了他的双眸,显得有些迷茫又慵懒。
      
      在橘黄车灯的照射下,青年的皮肤竟是好得出奇,细腻柔滑的让人生出抚摸的冲动。
      
      时铮移开视线,声色微重,“到了。”
      
      “嗯。”喻怀宁打了个哈欠,赖在座位上盯着男人的侧颜醒神。
      
      路旁有轿车驶过,车前灯散了进来,在明暗的光影下,男人俊美无俦的容貌更显夺目。
      
      喻怀宁心间蓦然一动,他解开安全带,借着醉意凑上前去喊道,“小叔叔?”
      
      时铮听见他的呼喊,不得不再次侧目。
      
      青年的五官算不上艳丽,可那双眼眸却给他添了光。眼尾是微微上挑,细看时,末端沾着点缱绻的红,莫名地让人联想到传说中勾人心魄的小狐狸。
      
      时铮视线微凝,向来伪装得当的温润面具有了一丝轻微破裂。
      
      “小叔叔。”
      
      喻怀宁看出他的停顿,又刻意地喊上一句,听似客套却实则亲昵。唇齿张合间,一股淡淡的、并不反感的酒味传了过来。
      
      时铮目光往下游离,落在了那双泛着薄红水光的唇上,心里的某个弦骤然绷紧,一丝近乎黑暗的掌控欲就快爆发。
      
      ——叮铃。
      
      电话声突然响起,时铮刚暗下的双眸迅速恢复清明,他将身子微微后撤,拿起旁侧的手机接通。
      
      趁着男人接电话的时间,喻怀宁总算从刚刚那点不着调的醉意回过神来。
      
      自己刚刚是想做什么?居然想在这里去‘刺探’男人的忍耐力?
      
      简直是疯了。
      
      喻怀宁压下疯狂的想法,不由无声笑了笑,果真是应了那句——美色误人,醉酒误事。
      
      不出一分钟,时铮就放下了手机。
      
      “小叔叔,谢谢你送我回来。”喻怀宁极力恢复着眼中的清明,趁机开口,“改日请你吃饭。”
      
      “嗯。”
      
      喻怀宁勾唇,随性道了声‘晚安’,就毫无眷恋地下车离去。
      
      时铮盯着青年的背影,直到他入了喻家别墅的大门。
      
      他打开车窗,冷冽的寒风刮走了体内的那点灼热。时铮靠向车背的一瞬才发觉,从刚刚起自己的姿势就有些僵硬。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脑海中却不断回闪着青年刚刚的那副模样,忽然间,他的眼底掠过一丝危险的光亮。
      
      看来,果然是只会勾人的小狐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控诉):他用美色勾/引我!
    时总(无奈):宝贝,明明是你在勾我。
    --
    【事先说明】攻受现在没有走心的感情,一切都基于本能的欲/望吸引~ 还有,我们的鱼鱼不经意刷了一波南川的好感度hhh
    --
    【感谢】Meatball*10的营养液,啾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