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8章】

      ——解锁。
      
      ——叮![福至心灵]技能点解锁成功!请宿主及时使用!
      
      喻怀宁眯了眯双眸,忽然绽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他上前一步,暗含挑衅,“疯狗带着一群舔狗出来乱咬人,我总不好咬回去吧?”
      
      “喻怀宁!”喻羡紧握双拳,眼中的怒意几乎能灼伤人。刚才搭腔的富家子弟被这话里暗讽戳中,顿时一个接一个地拉下脸来。
      
      喻怀宁将他们的神态净收眼底,眼色嘲讽。他趁着几人发作前径直上台,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入黑色的抽奖箱。再一眨眼,他就从箱子里快速取出一颗球。
      
      众人看清他手中球的颜色,不约而同爆发出吸气声。
      
      天呐!居然是红色的中奖球!
      
      短短三秒钟,首球就拿走了上百万的彩/金?这在‘K馆时间’里史无前例!这喻小少爷的手气哪里是不好?分明是要逆天了吧!
      
      喻羡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红球,心里的不悦蹭蹭上升。身侧的人看出他的情绪,抢先替他开口嘲讽,“怎么可能?这分明是有黑幕吧!”
      
      此话一出,立刻挑起了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不会真有黑幕吧?这抽球的速度也太快了。”
      “说不定知道红球藏在哪个角落了呢!”
      “……他有本事抽一次?”
      
      人心向来有偏颇。
      
      喻怀宁勾唇,讽刺的笑了。他掂了掂手中有些重量的红球,猛然发力投掷。红球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那名挑事的富二代!
      
      那人猝不及防捂住发痛的额头,“你……”
      
      “我什么我!”喻怀宁抢断他的话,毫不留情地沉声反讽,“我没抽中红球,你们说我是扫把星晦气。现在我抽中红球了,你们又怀疑是黑幕……这天底下的话都让你说完了!你以为你是谁?”
      
      富二代被他的连击给堵了话,面色微微涨红。
      
      喻怀宁故作恍然大悟,挑眉讥笑,“哦,我知道了,你拿着父母的钱挥霍,所以这是输不起呢?”
      
      “你说谁输不起?!”那名富二代被戳中痛点,咬牙切齿道。他前两天才被父母冻结了银行卡,能用的现金的确不多。原本他打算在喻羡面前讨个巧,没想到竟是被喻怀宁给当众怼上了。
      
      话音刚落,一道悦耳却轻佻的声音响起,“挺热闹的呀。”
      
      众人纷纷朝声音来源看去,就见的K馆经理正小心谨慎地跟在一个外国男人的身边。后者的五官立体,那双犹如碧潭的深邃眼眸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一身暗蓝色的西装,悠闲地朝人堆里走来。
      
      喻怀宁静静地看着。
      
      不出十秒,对方就站在了时铮的身侧,用标准的华语招呼道,“时铮,好久不见,你没等生气吧?”
      
      时铮瞥了好友一眼,忽地对上青年的视线。他轻推镜框,慢条斯理地发声,“诺亚,比起和我寒暄,你最好先把你馆子里的破事给处理干净。”
      
      诺亚听见他这意味难辨的发言,诧异地扫视了一圈,“哦?发生了什么?”
      
      经理连忙对着主持人喊道,“还不赶快把事情和BOSS解释清楚!”
      
      众人听见这话,不约而同地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外国男人是K馆幕后的老板!
      
      台上的主持人反应过来,连忙组织好语言,将刚刚发生的争端一五一十地说出。
      
      “啧啧,你们华国人这么输不起吗?”诺亚看向好友,摩挲着手腕轻叹。下一秒,他就不带温度地命令道,“把箱子里的球都倒出来,请各位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主持人照做。
      
      清一色的白球掉落在地上,顺势滚落在每个人的脚边。白球时不时地轻微撞击,活像是一阵阵干脆的打脸声,噼啪作响。
      
      身为外国人,诺亚向来直白,他哼笑道,“我们K馆从来不玩黑幕,有疑问的人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我们K馆不缺你们这一万块,也不缺你们这样的客人。”
      
      鸦雀无声。
      
      原先应和‘有黑幕’的几名客人,闹了个大尴尬。此刻,正一个劲地低头缩脖,巴不得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要是为了这区区一万块钱站出来,恐怕就要彻底成为这圈子里的笑话了!
      
      “没人是吗?那么今天的游戏结束了。”诺亚朝着台上的青年看了过去,换上一副表面的笑意,“这位客人,你可以去后台领彩钱了。”
      
      事情暂告一段落,围观的众人暗自觉得诺亚不是个好惹的角色,纷纷打算转身离去。可出乎意料地是,喻怀忽然宁出声喊道,“等一下。”
      
      他面带微笑,淡定走回喻羡的跟前,当着众人的面破天荒地提议,“喻少,我和你单独玩几局?”
      
      来者不善。
      
      喻羡的脑中忽而闪现这四个字,面色微凝,“什么?”
      
      “箱内就放一白一红两个球,我们分别拿自己的东西做赌注。谁抽中红球,赌注就归谁。我拿刚刚的奖金做彩头……”喻怀宁双眸中透出一丝玩味,不着痕迹地刺激道,“五五开的运气游戏,喻少不会玩不起吧?”
      
      今天的‘K馆时间’结束得太快,大家伙儿的玩心都还没下去。他们停住离去的脚步,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饶有兴致地起哄——
      
      “喻少怎么会玩不起?这才多少钱啊?”
      “就是!喻少你玩玩呗!”
      “……”
      
      喻羡对喻怀宁厌恶到了极点,可众人的起哄声正好落在他高傲的自尊点上。
      
      就算输钱,也不能输面子!
      
      更何况,输赢还不一定呢!喻怀宁这个‘克父母、克家业’的扫把星,又怎么比得过他?
      
      喻羡想到这点,眉眼间透露出迷之自信,微微仰头,“那好,我的筹码和你一样。”
      
      很好,鱼儿上钩了。
      
      喻怀宁掩住眸底的暗芒,表面绽开一副友好的微笑,“那就请诺亚先生和在场的各位做个见证。”
      
      “没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没办法动手脚。
      
      明明是胜率对半分的游戏,可青年眼波流转间是难以掩饰的强大自信,浑身上下延伸出无与伦比的魅力,直叫人移不开眼睛。
      
      时峥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目光逐渐深邃。
      
      诺亚瞥见好友前所未有的专注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他轻飘飘地吹了声口哨,一声令下,“那就开始吧。”
      
      不出半分钟,主持人就端着一只黑箱,走到了两人的中间。他简明扼要地问话,“谁先?”
      
      “你先。”喻羡挑眉,故意将优先权让给了喻怀宁。他就不信,有人能够连着两次都抽到同色球!
      
      喻怀宁将手伸入箱子,不紧不慢地捣弄了一会儿。
      
      喻羡挑刺,“好了没?磨磨唧唧的!”
      
      “别急啊,这不就好了么?”喻怀宁眼底掠过一丝暗芒,他伸出手将球色展现出来,自信勾唇,“你输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喻羡沉着脸将那颗属于自己的另一颗球拿出,是不值一文的白色。
      
      “还来吗?我出双倍的筹码。”喻怀宁果断加码,悄然给予对方刺激。果不其然,被不甘包裹的喻羡再次中套,“来!我跟双倍筹码!”
      
      主持人收回两人手中的抽球,丢回箱中认真搅弄了几圈。等他停下,喻羡就抢先说道,“我先抽!”
      
      “请。”喻怀宁神色淡然,丝毫不在意这先后顺序。
      
      喻羡只觉得他惺惺作态,恶狠狠地刮了他一眼,伸手抽球。几秒后,眼前又是一颗白到不能再干净的白球。
      
      喻怀宁轻笑着抽起另一颗红球,故意朝着他晃了晃,“喻少,承让了。”
      
      喻羡表面的镇定扭曲了一瞬,随即就听见一旁人的窃窃私语。
      
      “啧啧,这破手气……”
      “连着抽空了两轮,这三百多万就这么没了?”
      “还好意思说别人手气差?”
      
      不甘和欲/望的枝蔓,迅速在喻羡的心里扎根、攀升。他一把夺回喻怀宁手中的红球,砸回箱内,隐约有些狂躁地喊道,“再来!”
      
      输了就想赢回来,赢了还想继续赢,对于输赢的占有欲一旦开启,就很难再停下。
      
      喻怀宁猜透他的心理,故作好心地反向劝慰,“喻少,你确定吗?”
      
      “少废话!”喻怀宁硬生生挤出几个字,“你先!”
      
      喻怀宁走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抽中红球,眨眼间就锁定了胜负。原本围观的众人渐渐被他的连胜所吸引,不约而同地朝他投去惊羡的目光!
      
      这到底是什么逆天手气?!
      
      喻羡被激红了眼眶,不管不顾地大吼,“再来一轮!”
      
      又是红球。
      
      “再来!”
      
      ……
      
      一连十轮,幸运之神仿佛永远站在了青年这边。从开始到结束,百分百的抽中率,是不可撼动的胜利局面!
      
      “宁少爷,厉害啊!”
      “喻小少爷这手气,无人能敌啊!”
      “也不知道是谁占了晦气,居然一把都赢不了?”
      
      渐渐地,所有人都围到了喻怀宁的身边,口中不断讲着奉承的话。好像捧得越多、靠得越近,就能沾染上青年的气运一般!
      
      喻怀宁微微勾唇,维持着表面的客套风度,“运气罢了。”
      
      “……”
      
      喻羡不知不觉已渗出满头大汗。他看着被人群包裹的青年,双眼渐渐染成了赤红色。不甘、嫉妒和恨意交织在心底,灼烧得他理智全无,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将对方撕成碎片。
      
      他余光瞥见桌上的黑箱,发了疯似地骤然用力丢了过去。
      
      “哎呀!”木箱砸中了外围的一位宾客,让他当即就痛喊出声。大家瞧见这突如其来的闹剧,纷纷向喻羡投去暗含鄙夷的注视。
      
      明明是他玩到不肯收手,怎么输了还好意思动手打人了?
      
      真是没教养!
      
      时峥怕对方冲上来伤到青年,默不作声地给好友睇去一个眼神。诺亚笑着领意,立刻招呼安保将喻羡给按住了。
      
      喻羡作为喻家大少爷,每次出门都被人捧着、奉承着,而现在居然被当成闹事者禁锢!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向所有人展开了无差别攻击。
      
      “我呸!你们这群虚伪的小人,只会捧高踩低!也不照镜子看看你们丑陋的脸面!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
      
      能进入K馆的人,大都是柳市有名有姓的人物。虽说背景势力比不上权贵百年的喻家,可他们向来也是普通人不敢随意得罪的主。
      
      如今被喻羡突然骂了一通,他们自然心气不顺,无一例外都沉下脸来。那些和喻羡作伴的富家子弟面面相觑,一时都没了主意。
      
      喻怀宁端起桌上的烈酒快速走近,二话不说就泼在了喻羡的脸上,讥笑道,“疯子,闹够了没?”
      
      口鼻被高浓度的烈酒所刺激,喻羡顿时呛了个满脸通红。他含怒看去,猝不及防撞入对方冷冽的眸潭里,所有的怒骂都下意识地卡在了喉中。
      
      紧接着,他就听见对方不留情面地讽刺道,“与其在这里发疯,还不如想想怎么拿钱给我?可别忘了,你整整输了我一千万。”
      
      “就是!我们都能作证!你可别耍赖!”刚刚被砸伤的客人立刻站在了青年这边。
      
      “……”
      
      喻羡听见这个数字,脑袋瞬间轰隆。喻家并非拿不出这么多钱,可一次性‘花’了这么多,势必会惊动喻老爷子。
      
      到时候,他该怎么说?
      
      喻怀宁看穿他脸上的慌乱,拽住他的衣领,沉声冷笑,“喻羡,我没了父母,还有运气。”
      
      “可你要是没了喻家的财力支持,又没这运气……”他微微抬眸,余光瞥见了躲在角落里看戏的南川,若有所指地刺道,“恐怕还比不上刚刚那个自食其力的服务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赚钱不留情!打脸还扎心!
    宛如背景板·但一直存在·时总:糟糕!是对宝贝心动的感觉!
    --
    【感谢】林梓蓥*10、雨冉*3、Meatball*1的营养液,啾咪~~随机抽本章评论送红包哦~希望小可爱们多多留言支持!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