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7章】

      喻怀宁环视一圈,最终将视线定在南川的身上。
      
      南川对上他玩味的双眸,心底溢出细微的紧张。他在K馆工作这些时日,不是没听过对方的‘光辉’事迹——天底下什么肮脏歹毒的话,都能从他这张嘴里迸出来。
      
      他眼眸微合,做了迎接‘恶毒侮辱’的准备。
      
      喻怀宁瞧见他的模样,勾了勾唇,“……要我说,喻少何必要和区区一个小侍者计较?”
      
      语气中没了平日的尖锐,反而是带着人情味的温声劝告。
      
      众人一致懵神,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他。这、这是喻怀宁吗?他的贱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
      
      喻羡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眸光闪烁,“我计较?”
      
      喻怀宁放下酒杯,挑眉直言,“如果喻少对这个侍者不满意,我能帮你做的,无非就是数落他一顿,然后让K馆经理炒了他的鱿鱼,或者再找人打他一顿……”
      
      要是放在往日,这些事情原主都做得出来。
      
      可喻怀宁偏偏加上了‘我能帮你做的’这六个大字,整句话的意思就彻底变味了——有意为难他的人是你喻少,而我只是一个听话的执行者。
      
      这句话明里暗里都把喻羡得罪了个透彻。
      
      喻怀宁瞧见他猛然沉下的面色,眼底略过一丝犀利的暗芒。
      
      如果换成别人得知未来的命运,恐怕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抱主角团的大腿。可喻怀宁早年在商场练就的骄傲脾性,让他无论如何都学不会虚伪奉迎,他只想用自己的手段掌控命运。
      
      他会选择出声,不是特意为了刷南川的好感度,而是单纯看不惯喻羡那副纨绔又虚伪的做派!在原书里,原主前前后后替他背了无数次的黑锅。
      
      可最后呢?
      
      喻羡得知身世真相后,却毫不留情将他出卖、保全自己。明明原主才是真正的喻家血脉,可到头来,活得还不如一个假少爷?
      
      多可笑!
      
      喻怀宁认定自己的想法,慢悠悠对上喻羡的双眸,看似好意劝告,“喻少,我们教训南川是简单,就怕这事传到了老爷子的耳中,你和我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说得有意思。
      
      明面上是喻怀宁牵扯到了自身,实际上他是把自己摘了个一干二净。
      
      放眼整个柳城权贵场,还有谁不知道?
      
      喻老爷子对喻怀宁这个小孙子不理不睬,可对喻羡这个长孙管教严厉。喻羡在外性格乖张、肆意妄为,可他在老爷子的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又惊又怕。
      
      喻怀宁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搬出喻老爷子压喻少!
      
      喻羡面色扭曲了一瞬,几乎是咬牙喊出三字,“……喻怀宁,你敢!”
      
      “喻少,别急着生气啊。”喻怀宁似笑非笑地睨了回去,“这做不做,怎么做,决定权不是都在你手里吗?我肯定听你的。”
      
      那道冷邃的目光,似乎是沾了毒的利箭。
      
      喻羡心头一滞,想到一种可能性——如果自己真在这里欺压了南川,这人立马就会跑到喻老爷子面前打小报告!这个贱种如今无依无靠,他今天来这儿不是为了巴结自己,而是想借自己在老爷子面前刷存在感呢!
      
      “喻少?”有人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喻羡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撤回目光,咬牙挤出几字,“还不快给本少爷滚出去!”
      
      这话自然是说给南川听的。
      
      “多谢喻少。”
      
      南川悬着的心如释重负,他若有所思地瞥了喻怀宁一眼,转身离去。
      
      喻怀宁丝毫没受这段插曲的影响,仰头将香槟一饮而尽,从容起身,“喻少,我就不赖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这和南川结仇的关键点已破,他可没必要再在这儿浪费时间。
      
      话落,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去。
      
      身后又传来一阵巨大的酒瓶撞裂声,与此同时,是喻羡怒极的吼声,“喻怀宁!你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喻怀宁闻声,扬起一抹畅快笑意。没走几步,他的目光就又锁在了一处。
      
      ……
      
      “时先生,请您稍等。”K馆经理将一杯香槟轻放在了男人的跟前,解释道,“诺亚还在处理私事,这是他珍藏的钻石香槟,说是请你喝一杯。”
      
      时铮微微晃动酒杯,目光随着酒液流连,举手投足间都显示出高贵迷人的味道,“你们老板是越来越大方了。”
      
      这样一款极干型的钻石香槟,单支售价就高达了190万A国元,折合人民币1200万,说是全球排名前十的名酒也不为过。
      
      时铮看了一眼时间,毫无眷恋地放下酒杯,“告诉诺亚,我就再等他十分钟。”
      
      “是,您请慢用。”K馆经理微笑回答,转身离开。
      
      时铮背靠沙发,神色淡然。
      
      多年的挚交好友突然来了柳市,两人约定在K馆见面。没想到对方突然私事缠身,半天没见着一个人影。
      
      “……小叔叔?”身侧忽地响起一道熟悉的声线。
      
      时铮偏过头,正好撞见喻怀宁含笑的眼波。
      
      那日离开喻家别墅后,两人虽在青年的主动下交换了联系方式,可毕竟各有各的事要忙,一直没再见过面。
      
      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偶遇,喻怀宁并不抗拒,他举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挑眉询问,“我可以坐吗?”
      
      时铮的唇侧晃起友好的弧度,颔首。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喻怀宁打量着男人迷人的脸庞,主动提及话题,“小叔叔上回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还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开口。”
      
      时铮看着明白通透的青年,笑而不语。
      
      人情交际,于谁而言都是利处。
      
      对方心有城府,日后绝对不简单。他上回愿意帮衬,正是看重了这点。
      
      “不过在还清人情前,我想先请小叔叔吃顿饭。”喻怀宁忽然抛出请求。
      
      时铮反问,“请我吃饭?”
      
      “是啊。”喻怀宁凝视着他,嘴角带着明晃晃的勾人笑意。
      
      任何一个世界里,权势都是最大的保障,慕强更是人的本性。比起南川、喻羡这些原书里所谓的、还没成长起来的‘主角团’,时峥这个实力超群的‘反派’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更重要的是,喻怀宁是个名副其实的同性恋,并且眼光很挑。眼前的时峥于他而言,显然是个极品。他利用系统搜索过,男人洁身自好,身边从未有过任何一个绯闻对象。
      
      于公于私,时峥都十分对他的胃口。
      
      喻怀宁向来顺着自己的心意而活,有些事情,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我想和小叔叔打好交道,这个理由可以吗?”喻怀宁举起酒杯,朝他示意。
      
      青年眼底流露的点滴热烈,勾得时峥心尖微凝。还没等他多想,K馆的中央舞台上就响起一道激昂的主持声,“各位尊贵的会员,欢迎来到K馆时间!”
      
      此话一出,周围人的人立刻拢了过去。
      
      刚有些‘暧昧’的独处时刻被人打断,喻怀宁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懊恼。紧接着,他就听见系统用前所未有的‘惊喜声’提醒道:【——前方有赚钱机遇出没,请宿主好好把握!】
      
      喻怀宁闻言,不由将视线移了过去。
      
      时峥察觉到这点,温声出口,“过去看看?”
      
      “好。”
      
      两人起身走去,只站在人群的最外侧。
      
      所谓的K馆时间,实际上是馆内每月一次的□□游戏——在场的每个会员都默认出资一万人民币,作为游戏的彩头。游戏开始后,每位会员都有一次抽取幸运球的机会。只要抽中黑箱中唯一的一颗红球,就可以拿走全额的游戏彩头。
      
      游戏简单,靠得就是运气。
      
      能够进入K馆玩乐的人,自然不差这区区一万元的游戏费用。更何况,一旦博得头彩就能多出一笔钱……
      
      因此每到月末这一天,K馆的人数就会暴增,酒水消费都能高出一大截。
      
      喻怀宁记起这事,不得不感叹——这K馆的老板,的确有点生意头脑。
      
      “谁愿意做第一个抽球的人?”主持人的询问声传来。
      
      虽说这游戏纯粹靠运气,可大家伙还是一致觉得,越往后抽中的几率越大。喻怀宁并不在意这先后顺序,他见没人应答,随意开口,“我先来吧。”
      
      还没等他上前,一道嘲讽声就响了起来,“就你这扫把星的手气,上去了也是白搭!”
      
      众人纷纷投去目光,喻羡径直朝喻怀宁走了过来,继续挑刺道,“喻怀宁,你爸妈才去世多久啊?这身上的晦气除干净了吗?”
      
      喻怀宁眸色微变,没有出声搭理。明摆着是喻羡没咽下刚才那口气,所以才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当众数落他。
      
      时峥站在青年的身后,轻推镜框,掩住心底的那丝冷意——拿别人去世的父母数落?这位喻家大少爷可真是没分寸。
      
      两人的身份相差无几,可待遇却又天差地别。这金贵的喻少爷生气要拿喻怀宁开刀,他们谁敢拦着?
      
      围观的人都适时成了哑巴,睁大眼睛看好戏。
      
      跟在喻羡身边的某个富二代跟着起哄,“啧啧,没了父母,又赚不了钱,所以想凭运气赚钱花啊!”
      
      又有玩乐的同伴出口讽刺,“得了吧,就他这样的丧门星,哪里会有财运?”
      
      “说得好。”喻羡挑衅鼓掌,目光难言轻蔑。
      
      喻怀宁沉下脸来,眼底正酝酿着前所未有的风暴。
      
      忽然间,脑海中的系统迸出一句,【——叮!宿主请注意!技能点[福至心灵]已紧急掉落!解锁后有效时常为半小时,请问是否选择解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有人持续作死!听!是下章打脸的声音:)
    系统:敢挑衅我宿主?敢和我宿主抢钱?狗逼崽子,你想都别想!
    --
    【福至心灵】:福气来了,做起事更得心应手了。
    【钻石香槟】:出自很久以前的wb科普哈哈哈~~~
    --
    【感谢】雨冉*2、Meatball*1的营养液,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