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5章】

      叮咚。
      
      电梯门应声而开。
      
      喻怀宁一出电梯,就嗅到了空气中残余的烟酒味,紧接着他就听见了房间内传来的嬉闹声。
      
      凯西酒店原先是宋明哲投资的,因此宋哲依靠便利,轻而易举地就包下了整的高级套房,保密措施还算做的不错。
      
      宋哲隔三差五就邀请朋友前来开趴,这些富二代的生活作风同样很乱,每每嗨趴聚会都玩得很开。除了寻常的烟酒之外,更有些见不得人的龌蹉勾当,随便拉出一件都得是要进局子的。
      
      以往原主就是在嘴上逞威风,从未做过这样脏乱的事情。可到头来,却被迫一件不落地全做了。
      
      戴安妮见青年停住步伐,问道,“怎么不走了?”
      
      “哪个房间?”喻怀宁问。
      
      “1507。”
      
      这个房间是主嗨室,要是中途有人嗨到过度,整层多得是房间滚/床/单。
      
      “哦。”喻怀宁轻巧应话,将视线落回在戴安妮的身上,饶有深意地问话,“你确认要我进去?”
      
      戴安妮点头,眼中短暂闪过恶毒的光亮,维持着刚刚的借口,“你身为时总的助理,难不成还要让我陪你……”
      
      “你费尽心机将我带到这里,不和我一起进去玩玩,岂不是太亏了?”喻怀宁勾唇,忽地冷厉再起。他一把扯过戴安妮的手臂,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直接将她拖到了房间门口,毫不留情地拆穿,“这房间内没有时总,反倒都是你梦寐以求的豪门富二代!”
      
      内部的嘈杂声又传了过来。
      
      喻怀宁不由分说一脚将虚掩的房门踹开,房间内的人听见这声巨响,不约而同地朝着门口看去。
      
      “啊!”
      
      喻怀宁一把将戴安妮甩了进去,后者踩着细高跟,一时没站稳摔倒在毛毯上,唉着低声呼痛。
      
      坐在沙发中心位的宋哲看见这一幕,眸光暗闪,他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是什么风把喻小少爷给吹过来了?”
      
      “哲少,谁把我带到这儿的,你还能不知道吗?”说话间,喻怀宁快速扫视了一圈,分辨出好几个熟脸。在原定的世界轨迹里,他们和宋哲一起欺/辱过原主。
      
      很好。
      
      今天他可真是来对地方了。
      
      在喻怀宁打量的同时,那些富二代也暗自注视着青年,全都眼含趣味。他们平日里玩弄过不少人,有的为钱出卖自身的成年男女,也有苦于压迫的青涩学生……可要是玩弄喻怀宁这样平日骄纵的小少爷,还是头一遭。
      
      “哲哥,这就是你说的今日特别来宾啊?喻小少爷还真是个稀客。”有人忍不住开口。这句话富含深意,听懂的人不禁都露出暧昧的笑意。
      
      宋哲闻言哼笑,端起一杯浓烈的威士忌,他对还趴在地上的戴安妮不屑一顾,只是认准目标,走到青年的身前,“我是怕喻小少爷不肯见我,所以才换人去请你。”
      
      “请?”喻怀宁挑眉睨去,“哲少用错词了吧?”
      
      对方投来的目光,就是占了浓烈的毒药。顺势而下的薄唇、细颈,以及那藏在西装下的种种,都勾得他眼红心热。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对方就会被自己压/在身/下哭泣哀求……那种滋味,想想都销魂。
      
      “是,喻小少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宋哲‘能屈能伸’,为了讨好青年假意道歉,“之前的事情是过分了,我以酒向你道歉。不知道喻小少爷能不能给我一个薄面,坐下来喝几杯?”
      
      原主是个好面子的人,无论是谁,只要对他说了好听的话,他就会觉得心里舒坦。
      
      在这件事情上,喻怀宁没露陷。
      
      他轻笑一声,坦然接过宋哲手中的酒杯,但提防着没入口。脑海中的系统发出一次次的提示警报,生怕他出什么危险。
      
      【——系统,我有分寸。十五分钟后,你以我的名义给时铮发一条短信,把我的情况和定位告诉他。】
      
      系统接收到他的交代,这才静默无声。
      
      宋哲只当喻怀宁已经妥协,顺手关上了房间门。他勾住青年的肩膀,压制住心中澎/湃的恶欲,笑道,“来来来,给我们的喻小少爷腾个位置。”
      
      喻怀宁忍住把这脏爪剁碎的欲/望,跟他走了过去。
      
      原本停止的喧闹声又响了起来。
      
      有名穿着裸/露的女人将地上的戴安妮拉了起来,直接扒去她的晚礼服,性感的内衣就快要遮不住她的惹火身材。戴安妮受到惊吓,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身子,满脸惊慌。
      
      她虽然想着钓富二代,可也不是这种钓法!
      
      “怎么?戴小姐又故作清高了?”喻怀宁朝她投去一道讽刺的目光,“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真当富二代都是小说里的深情男主,勾勾手指就会向她这种女人奉上真心?可笑至极!
      
      这些成天玩趴的富二代,什么女人没见过?什么女人没吃过?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这种拜金女?顶多玩两次就丢了!
      
      “离远点坐着,别碍着我们喻小少爷的眼。”宋哲看出青年的不悦,漫不经心地给那边递去眼神。要不是看在戴安妮的身材性感、尚可给朋友玩弄的份上,他才不会留下这种贪婪的女人。
      
      戴安妮立刻被带离了喻怀宁的视线范围。
      
      旁边有人倒满了酒,叫嚣道,“来来来,喝!”
      
      这酒里面加了助兴的料,没有顾忌的众人统统一饮而尽,只有喻怀宁端着杯子滴酒未沾。
      
      宋哲触了触他的酒杯,发话,“怀宁,你怎么不喝?”
      
      突然改口的亲昵称谓,惹得喻怀宁又是一阵心里作呕。他将酒杯放在茶几上,从容起身,“我去上个洗手间。”
      
      “等等!”宋哲突然拉住了他,眼色微暗,“你不会是故意要躲吧?”说罢,还故意用小拇指摩挲起青年的手背,细腻的触感令他又是一阵冲动颤栗。
      
      “单纯上个洗手间,不找人不报警。”喻怀宁面不改色地抽回手,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桌上,反问,“哲少就这么没有自信,怕我在众目睽睽下溜走?”
      
      宋哲瞧见他的举动,哼笑一声,“去吧。”
      
      喻怀宁大步离开座位,等到进了浴室,他的眼中才瞬间爆发出冷厉和厌恶。他不由分说地走到洗漱台前,拼命洗拭着手背上黏腻的触感。等到心里的恶心感稍稍过去,他才靠在洗漱台边,悠闲地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早在喻怀宁来前,屋里头的人就已经灌下了不少带药的烈酒。没过多久,外面的声音就混乱了起来。有人兴奋大吼,有人欢愉呻/吟,甚至还混杂着几声哭泣的求饶声。
      
      很显然,那些饥/渴的富二代门已经开动了。
      
      ——叩叩。
      
      敲门声伴随着宋哲粗重的声音响起,“喻小少爷,你该出来了吧。”
      
      他嗑的药和喝的酒并不比其余人少,只不过一直惦记着喻怀宁这块可口的大餐,才强忍着没动手。一忍再忍,他的理智就快要被欲/念灼烧干净了!
      
      他见喻怀宁不回答,猛然踹门而入。门上的玻璃应声掉落,落得满地残渣。
      
      喻怀宁瞥见宋哲急不可耐的模样,厌恶再现。只不过,现在任何一种情绪落在对方的眼中,都像是一道赤/裸/裸的勾/引。
      
      宋哲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瓣,作祟的欲/念彻底爆发!千钧一发之际,有人狠厉地踹上了他的后背,宋哲猝不及防地往前扑去,正好摔在了满地的玻璃碎渣上。
      
      时铮冷着脸走了进来,他看着不仅安然无恙、反倒还悠哉看戏的青年,内心顿时复杂交织,开口就呵斥道,“为什么不老实待在休息区!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
      
      喻怀宁丝毫不怕他的黑脸,反倒亮着眼眸靠近,笑道,“时总,你可算来了。”
      
      “怎么回事?”时铮勉强压下心里的燥怒。
      
      “如你所见,这些畜生想要强行欺/凌我这个没靠山的落魄小少爷。”喻怀宁口上虽是玩笑,可冷彻的眸色说明了一切。他绕过时铮,看着已经被药性泯灭了神智,甚至在地上挣扎解裤子的宋哲,毫不留情地碾上他的右手。
      
      “刚刚你就是用这只脏手碰我的吗?”
      
      “——啊!”
      
      碎玻璃扎得更深,宋哲顷刻被痛楚击回理智。
      
      喻怀宁移眼看向门外,偌大的屋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所有人都沉浸在迷/情中,丝毫没察觉到这边的变故。一处的角落里,戴安妮已经狼狈不堪地昏死过去,此刻,还有男人纠缠在她的身上……
      
      自己种下的恶果,迟早要落尽自己的肚子里。
      
      时铮顺着青年的视线看去,眸色当即暗下,沉声发问,“有什么好看的?”
      
      喻怀宁移开眼睛,向门外的郑容轻巧一笑,问,“郑大哥,麻烦你把茶几上的手机和水果小刀给我拿来。”
      
      郑容闻声,默不作声地朝时铮投去一眼。在得到后者同意的眼色,才按照青年的要求,将东西拿了过来。
      
      “啧啧。”喻怀宁用指腹摩挲着刀刃,锋锐冷色的刀光落在他的眼上,更显得他冷酷味十足。他向两侧的人,低声提醒,“你们最好别看,小心心理作呕。”
      
      时铮心有所感,只静静看着。
      
      青年猛然握刀扎了下去,接踵而来的是宋哲冲破屋顶的惨叫声。只可惜,这声惨叫只持续了几秒,后者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郑容看着宋哲下/身流出的血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意识到,喻小少爷居然是这样一个狠角色!怪不得老板对他的态度分外不同。归根结底,喻小少爷和老板就是藏着凶性的同一类人!
      
      时铮见此,没有半点惊恐,反倒浅淡勾唇,“解气了吗?”
      
      “差不多吧。”喻怀宁丢下刀子,漫不经心地起身,“时总,外面的那些富二代不用让我多说了吧?拍些照片,捏住把柄,必要的时候能起到大作用。”
      
      喻怀宁侧身,对时铮笑得无害。
      
      他之所以敢这么放肆,就是坚信以时铮的真正能力,完全可以帮他摆平这一切。更何况,他们拿准了这些富二代的把柄,就相当于拿住这些人背后的家族企业。以男人的心思和手段,定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会让人去办的。”时铮恢复温声,实则暗藏强硬。
      
      虽没沾到什么血迹,可喻怀宁还是去洗了洗手。等他收拾妥帖,这才一派轻松地走回男人跟前,“时总,宴会结束了吗?”
      
      “还没。”
      
      喻怀宁眨眼间靠近他,呼吸温热,“那就请时总再带我下楼,去见见世面吧。”
      
      时铮见他这副没事人的模样,配合着挂起一张斯文谦逊的笑脸,应和,“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心夫夫!心肝都坏透了!(这还只是第一波哦~)
    --
    希望小可爱们留下你们的评论呀~亲亲!本章评论随机抽取红包w
    --
    【感谢】潘西*7、钱包委屈了*5、Meatball*1的营养液,啾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