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4章】

      宴会厅内有些人看了过来。
      
      戴安妮察觉到周围投来的注视,顺势红了眼眶,像是受尽了欺负,“喻怀宁,我们好歹也同学一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眼泪这一招,对于她来说屡试不爽。
      
      原主嘴贱归嘴贱,但是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哭。当初他费劲心思追戴安妮的时候,对方就用一次又一次的眼泪,换得了一件又一件的珍贵礼物。
      
      喻怀宁显然也想到了这事,眸底溢出的厌恶更甚。他将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故作为难,“戴小姐,你别再对我死缠烂打了,我对你真没兴趣。”
      
      只是这出口的音量并不算低,不偏不倚地传入了周围几位宾客的耳中。众人随意笑笑就移开了眼,原来是年轻小男女追来追去的把戏,他们可见多了。
      
      戴安妮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厚脸皮的话,顿时无言以对。
      
      “戴安妮,劝你照镜子看看你的嘴脸。你真当我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你耍得团团转吗?”喻怀宁将酒杯放回桌上,抬眸睨去,宛如琉璃的瞳孔里盛满了嫌恶和怒意,“你要是再敢借着我打什么主意,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面对他由内而外的冷厉气场,戴安妮完全愣住了,酝酿得当的眼泪被喝在了眼眶内。她打死都没想到,青年对她会突然变了一副面孔。没有了关怀备至,不再有求必应,反而是冷言刻薄,甚至暗藏威胁。
      
      喻怀宁不肯再吝啬多余的目光给她,大步离去。
      
      戴安妮盯着他的背影,恍然回想着青年对她的尖锐针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没多久,一道身影站在了她的背后。来人弯了弯腰,故意贴着她的耳廓喃喃道,“戴小姐,喻小少爷这样对你,的确太过分了。”
      
      温热的气息含杂着酒味,惹得戴安妮一阵敏感轻颤。她回过头,脸上的错愕和惊喜交织,“哲、哲少?”
      
      宋哲故作绅士给她递了一杯酒,视线却有意无意地瞥向青年离去的方向,“那个喻怀宁啊,就是没尝过苦头。我帮你教训教训他,如何?”
      
      宋氏财富实力不菲,面对宋哲的‘好言’结交,戴安妮心里的贪欲卷土重来。她小心翼翼接过酒杯,想起青年时目光闪过一丝阴毒,“哲少打算怎么帮我?”
      
      宋哲扯了扯嘴角,轻巧地和她碰杯,“那还得戴小姐帮个小忙才行。”
      
      ……
      
      喻怀宁原本想着往旁边的休息室待着,可途经宴厅中央时,忽然有人喊道,“喻小少爷。”
      
      “宋董?”
      
      喻怀宁认出来人,正是‘宋氏财富’的宋明辉。他挑了挑眉头,余光移到另一侧的时铮身上。很显然,两人刚才正在交谈着什么,看见他走过后,才临时出声喊住。
      
      时铮默不作声地递给青年一个眼色。
      
      喻怀宁接收到他的视线,只好暂时收敛对宋明辉这号人物的厌恶,走近喊道,“时总,宋董。”
      
      “喻小少爷,好久不见啊。”宋明辉轻飘飘地瞥了青年一眼。
      
      “宋董,我是作为时总的助理前来的,你这声称谓高抬我了。”喻怀宁不咸不淡地回应,垂眸往后撤了一步,他实在懒得和这种间接性害死原主父母的人打交道。
      
      时铮见此,不着痕迹地侧身将青年护在身后。
      
      宋明辉捕捉住两人的举动,似乎联想到什么,暧昧地笑了,“时总,可真舍得为你这个助理花大价钱。”
      
      前两天,时铮派人来‘宋氏财富’谈合作,要替青年买断之前城东地块的协议合同。
      
      那块地皮的开发一早就停工了,而宋明辉本人更不看好这个项目,否则便不会临时撤资。如今喻氏宣告破产,喻怀宁又没生意头脑,即便拿着地皮承接书,他也没钱没势开发。
      
      与其将这张如同废纸一样的协议攥在手中,不如低价转卖出去。反正他没在这个项目里亏钱,买了还能倒赚一笔小钱,何乐而不为?于是,时铮派人前来协议时,宋明辉爽快就答应了。
      
      时铮假意没听懂他话下的嘲讽,笑得温润得体,“生意场上的投资罢了。”
      
      “时总,买卖讲究你情我愿,你可别说我不道德。实话告诉你,城东这块地皮赚不了几个钱,你的这笔投资恐怕要失手了。”宋明辉看似真诚建议,可目光中暗含嘲讽,“……这投资一行,可不是谁都做得来的。”
      
      整个柳城的投资行业是他宋明辉的地盘!
      
      时铮才来柳市发展一年,就敢踩进投资圈?就想在他的手底下抢肉?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还是太年轻了。”宋明辉又轻蔑地瞥了喻怀宁一眼,颇有深意道,“时总,有些人玩玩就罢了,可别把自己折进去。”
      
      喻怀宁闻言,眸底迸裂出寒霜。
      
      宋明辉这个利欲熏心的老东西,哪里来的资格说他?
      
      还没等他反驳,就听见前方的男人沉声开口。
      
      “宋董,怀宁是我的助理。”时铮推了推眼镜,向来温雅的脸上乍现一抹冷硬,连带着唇侧的笑意都降了下来,“这里是公共场合,还请你注意言辞。” 
      
      宋明辉听见含着警告意味的反驳,不由拉下脸来。
      
      时铮眼里的暗芒一闪而过,他重新勾唇,浑身的气场是说不出的强大和自信,“我自入行以来还没失过手,倒是宋董,与其来提醒我该怎么做,不如管好你自己手底下的公司。”
      
      “先失陪了。”
      
      这番话听着温声友善,实际上是把两家的敌对摆到了明面上来。
      
      这样的商业宴会,众人向来都是惺惺作态拉近关系,可时铮偏偏直接了当地折了宋明辉的面子。
      
      喻怀宁瞧他一反常态,心底的怒气忽地消散了大半,不禁勾唇。时铮偏头将他的表情净收眼底,脸色微微放缓,“走吧。”
      
      说罢,两人也不等宋明辉的反应,并肩离开。
      
      宋明辉沉住怒气,嗤笑一声。还敢说你们两人没点床/上勾当?精/虫上脑、受人蛊惑做的投资,早晚会把公司给玩进去!我倒是要看看,到时候你时铮还有没有这个底气!
      
      ……
      
      两人刚走到休息区,就见郑容一脸焦急地走了过来,“时总!”
      
      “怎么了?”时铮顿住步伐。
      
      郑容瞄了一眼喻怀宁,只好贴近男人,低声禀告,“老夫人打来了电话,好像找你有急事。”
      
      急事?
      
      郑容口中的老夫人,正是资助时铮长大的长辈贺铭。对方一向以他为主,从没急匆匆地打过电话找他,难不成是出什么事情了?
      
      时铮听见这话,立刻凝住了神色,眉梢不自觉地轻蹙。
      
      “我去坐一会儿,有点累了。”喻怀宁颇有眼力,主动找理由离开。几秒后,他瞥见男人匆忙离去的背影,这才敛下心思坐在一侧。
      
      受邀前来的宾客,彼此都是为了结交权势,像喻怀宁的无名闲人自然不会兴起任何人的兴趣。正当喻怀宁百无聊赖时,一道熟悉的女声忽然传来,“喻怀宁,你这个助理可真是当得轻松。”
      
      言语中暗含嘲讽和轻蔑,徒惹得人心头不快。
      
      喻怀宁瞥了过去,竟是戴安妮又晃到自己跟前来了。两人刚刚算是撕破了脸,这会儿戴安妮对着他的表情自然不算客气。
      
      喻怀宁同样觉得她碍眼,不由收回视线,起身打算离去。
      
      “时总突然发病被人送到房间,你居然还有闲心坐在这里喝酒?”戴安妮顿了顿,讥笑道,“还敢说自己是他助理?分明就是养在他身边的……”
      
      还没等她讲这话讲完,喻怀宁就射来一道阴森至极的视线。
      
      “时峥发病了?”
      
      戴安妮被他的气场所震慑,眼神闪了闪,“是、是啊。”
      
      喻怀宁捕捉住她的心慌,唇侧泛起冷笑。
      
      时峥才出厅接电话没多久,身边还有郑荣跟着。更何况,他曾用系统全方位了解过男人的资料,并没有任何隐藏病史。
      
      就这拙略的谎言,是想要骗谁呢?
      
      恰时,脑海里突然想起系统的提示声,【——宿主请注意!技能点[时光回溯]已紧急掉落,请问是否解锁?】
      
      系统掉落技能点的时间,总是来得突然却又恰到好处。
      
      喻怀宁闻声,瞥了一眼戴安妮,默声回应。
      
      ——解锁,告诉我戴安妮刚刚见过了谁?
      
      【——技能点解锁成功,请宿主稍等。】
      
      很快地,喻怀宁的脑中就放过一个片段。在他走后,宋哲找上了戴安妮,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想到原定的命运轨迹,喻怀宁立刻就有了猜测。
      
      很好。
      
      这两人狼狈为奸,真会作死!
      
      自己正愁没理由对付他们,他们居然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喻怀宁的眸色暗沉了一瞬,便快速收敛。他努力装出急切的模样,“他在那里?请戴小姐指个路。”
      
      戴安妮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露出破绽,她听见青年的追问,心中难掩不屑——看看,果然还是一钓就上钩的蠢人!刚刚那些吓人的气场,不过是他装模作样罢了。
      
      “跟我过来。”
      
      她好不容易才和哲少攀上了关系,定要亲自将青年带到对方的手中才行!
      
      喻怀宁盯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似笑非笑地跟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有人闲不住要作死,我真的拦不住:)
    阿肆:下章打脸!
    --
    本章评论抽取红包~~~
    --
    【感谢】雨冉*5、叶籽笙*5、all×叶*1、Meatball*1、露*1的营养液~啾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