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落魄少爷后我发财了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3章】

      宋哲猛力挣扎,可死活没办法挣脱开时铮的禁锢。
      
      站在男人身后的喻怀宁瞥见这一幕,轻声挑刺,“哲少果然是手无缚鸡之力,平日都白吃饭了?”
      
      原主本来就嘴贱,喻怀宁循着他的性子嘴炮,并不会惹人奇怪。
      
      宋哲的自尊心顿时被他扎爆了,怒气轰得一下聚集在了头顶。他转头看着后方傻愣着的一群人,吼道,“还愣在干嘛!我让你们来是看戏的吗?全部给我上!”
      
      话音刚落,那群人就冲了上来。
      
      “时总,交给我来!”后方传来郑容的呼喊。
      
      时铮眼疾手快将宋哲推了过去,又转身带着青年往后一退。
      
      郑荣不知从哪里掏出的打手棒,单枪匹马冲了过去。他是受到严苛专业训练的保镖,在A国时还真刀真枪地动过手。宋哲喊来的这一帮乌合之众,只会毫无章法地用蛮力出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出三分钟,地上就多了一堆呼痛挣扎的人。
      
      郑荣收回打手棒,忽地做出一副拳击的姿势,壮硕的个头再配上斗狠的眼神,竟也有股说不上来的厉气。
      
      宋哲心下慌乱,不由后撤一步。他瞥见满地的狼狈景象,几乎是咬牙磨出几字,“……一群没用的废物!” 
      
      “哲少,烦请你带着这群人离开。”时铮念着他的身份,现在没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他轻推眼镜,又恢复了翩翩君子的谦和模样,“也请替我转告宋董,宋氏和喻氏未结清的交易,我明日就会派人前往彻底清算。”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宋哲说话不经大脑,本能反呛。
      
      “环亚金融,时铮。”时铮闻声勾唇,可深邃的眼眸中似乎又凝起了寒霜。他的目光似有若无地后跃,声线渐冷,“我是个什么东西?哲少难道还想再领教一番吗?”
      
      宋哲的脑海中霎时浮现出男人方才阴鸷的目光,以及郑容矫健的身手,是发自本能地抗拒和恐惧。他不由自主咽了咽紧张的口水,维持着最后一点体面,扬声道,“行了,既然你们有意赔偿宋氏的损失,今天这事就先算了!至于这话……我自然会带到。”
      
      他看着满地找爬的废物,神色又归于厌恶,“你们还不给我麻利起来!”
      
      众人听见他的话,相互搀扶着、忍痛起身。他们看着近处的郑容,胆战心惊地移开距离——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下手也太狠了!每一招都准确击中关节痛点,让他们的手脚瞬时发麻无力。
      
      喻怀宁一直躲在男人的身后看好戏,他见宋哲等人一脸狼狈,心里别提多舒坦。
      
      宋哲瞥见他的眼色,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征服欲又卷土重来。青年越是不肯认输,他越是想要把对方狠狠压在身/下/欺/凌。宋哲吐出一口浊气,冲着喻怀宁挑了挑眉梢,放话道,“宁少呀,咱们走着瞧!”
      
      喻怀宁完全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他。
      
      一分钟后,郑容见宋哲等人走远,这才放松了握拳的姿势。他走到时铮面前,老老实实地问道,“时总,你没事吧?”
      
      打人时的招式凶狠,现在恢复成老实巴交的‘憨憨’了?
      
      喻怀宁觉得这人有些意外的‘反差萌’,不由探出脑袋,揶揄道,“郑大哥,你这身手跟谁学的?能教教我吗?”他之前学过几招缉拿防身术,可说起效果,是远远比不上对方的。
      
      “喻小少爷过奖了,我从小摔打出来的,教不了人。”郑容瞥了一眼自家老板,如实道。
      
      时铮侧过身,打断两人短暂的交流,“外面冷,既然已经到家门口了,你就进去吧,我们先走了。”
      
      “小叔叔!”喻怀宁急喊,出乎意外地拉住了他的手腕。
      
      两人的肌肤有了短暂的接触,微凉的触感让人心尖微凝。时铮的视线不着痕迹往下一落,问,“怎么了?”
      
      “时总,你陪我进去坐一会儿吧?”喻怀宁大方直言,寻了一个合适的借口,“我怕你们走后,宋哲带人重新找上门来。身为老板,你得要关心一下员工的安危?”
      
      “他没这个胆子。”时铮眸底微晃,否了他这个借口,“而且,现在是下班时间。”
      
      喻怀宁笑笑,又刻意凑近了男人一些,如实坦白,“好吧,我想请小叔叔喝酒,这个理由可以吗?”
      
      笑意染上他的双眸,就像是缀满细碎而迷人的星光,是说不出的致命吸引力。
      
      时铮怔默了一会儿,没有挣开青年的手,“好。”
      
      郑容听见这一反常态的回答,又盯着两人还在牵扯的手臂,不由瞪大了眼睛。
      
      他从十八岁起就跟在时铮的身侧,自然清楚他的真正为人,是强硬冷酷、更是不通人情。男人掩藏真实身份,戴着斯文的面具回到国内。他看似对人彬彬有礼,可说到底还是个外融内不融的性子。
      
      更何况,男人还有严重的洁癖,受不了旁人随意的肢体接触。
      
      某次在A国,一向不露脸的时铮难得出席了一场贵族宴会,有位早已安排好的美艳女人靠近他的身侧……即便只是隔着衣物短短接触了几秒,可时铮还是瞬间沉下了脸色,毫不留情面地转头走人。
      
      像眼下这样任由青年拉手邀请,又或者是无条件的包容青年的合作,简直是见所未见!
      
      郑容没看懂青年暗含的挑逗,他盯着两人进屋的背影,只能想到一种可能——老板好像看上喻小少爷了?
      
      ……
      
      喻怀宁冲了个热水澡,驱赶了满身的寒意,这才裹着浴袍下了楼。他瞧见男人坐在沙发上的背影,不由扬唇,“小叔叔,酒醒好了吗?”
      
      时铮听见动静,不由偏过头。
      
      青年的头发还未完全吹干,细碎的刘海肆意黏在额头上,合着他那双宛如琉璃的双眸,颇有些凌乱的美感。他的浴袍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裸|露在外的皮肤受到了热水的洗礼,烫出诱人的红色。走近时,还透着一股浅淡的沐浴露香味。
      
      凌厉感消散全无,整个人从里到外透着软糯。
      
      喻怀宁捕捉住男人眼中的暗芒,轻巧端起桌上的两杯红酒,“小叔叔,喝吗?”
      
      时铮不动声色地接过,杯中的酒液却随着心绪晃了晃。
      
      “小叔叔,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喻怀宁将迷/乱的心思渐渐收拢,提及正事,“以你的能力肯定做得到。”
      
      “什么?”时铮抿了一口红酒。
      
      “派人传出政/府要把交流会选址定在城南,再想办法刺激宋氏大量收购或投资城南闲置的地皮。”喻怀宁直言不讳,“他们砸的钱越多越好。”
      
      时铮瞥了他一眼,没有直接应答,“你怎么就能保证,政/府一定会把选址定在我们中意的城东?”
      
      “小叔叔还记得在K馆里的游戏局吗?”喻怀宁将早就想好的说辞讲出。他摇曳着酒杯,眼中是强大到不可一世的自信,“二选一的游戏,我永远不会输。”
      
      虽不能将系统的存在如实说出,可只要有它的存在,就没有有打不赢的仗!
      
      时铮想起青年逆天的手气,无声笑笑。
      
      也罢,反正刺激宋氏投资买地,用得不是他的钱。
      
      “我会让人暗中去办的。”时铮回应,又想起一事,“五天后有个宴会,到时候你作为我的私人助理一起去。”
      
      以青年的能力,迟早会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不可能一辈子都在自己的身边当个助理。既然有机会,带他早点认识一些业内人士也不错。
      
      喻怀宁猜中他的想法,心底淌过一丝暖意,“好。”
      
      话音刚落,他就见男人喝光了手中的红酒,起身说道,“酒也喝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
      
      “……”
      
      什么?
      
      他们谈完公事,接下来不就该玩私事了吗?
      
      喻怀宁眼中涌出明显的错愕,一时没能收回来。
      
      时铮故意忽略他的眼色,直到转身后才露出真实情绪——青年如果继续‘不安好心’地挑逗下去,迟早会被他压在身/下吃摸干净,可现在还为时过早。更何况,比起从头到尾顺从别人的意思,他更喜欢掌控别人的感觉。
      
      半分钟后。
      
      喻怀宁看见被男人关上的大门,半晌吐出一口郁气,“啧,果然是见惯了世面的‘大反派’,可真是不好钓!”
      
      ……
      
      五日后,两人并肩迈入宴会厅内,一时间,厅内各处都投来了惊羡的目光。
      
      时峥穿着一身正统的暗蓝色西装,简单到极致的服装反倒更加衬出他的优越的身材比例。他将头发全部往后一梳,底端露出略长的、细碎的发尾,他换了一副带着金丝链的眼镜,两侧荡起的光晕映入他的桃花眼中,暗含致命的魅力。
      
      无论在哪个场合,时峥的长相和魅力都定会吸引一大批人。
      
      但很快地,就有宾客注意到了他旁边的人。
      
      “天呐,这不是喻小少爷吗?他怎么也来了?”
      “听说他家破产后,他就成了时总的私人助理……啧啧,以前多矜贵的一个小少爷啊,居然混到这个份上?”
      “说实在话,喻小少爷的长相也挺好看的。”
      
      作为助理跟从,喻怀宁换上了一套黑色西装,胸口处的镶钻银针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迷人的琉璃光辉,立刻提升了整件衣服的奢华气息。他嘴角噙着淡笑,眼尾却透着高傲的肆意感,似乎并未看低自己的受邀身份。
      
      两人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却又意外的融合。
      
      很快地,主办方就走了上来,殷勤道,“时总,您来啦?”
      
      时峥旗下的环亚金融势头不小,多得是人想要巴结他。
      
      “楚总,好久不见。”时峥端出温润的笑意,把表面功夫做足了。他对着喻怀宁说道,“你先去旁边逛逛。”
      
      “嗯。”
      
      喻怀宁应得爽快,从容迈向酒品区。
      
      没一会儿,旁侧就响起了一道惊喜的女声,“怀宁,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
      
      喻怀宁偏过头去,忽地迎上一张明媚娇俏的笑脸。脑海中快速迸出和这女孩相关的记忆,让他不悦地蹙起了眉头。
      
      眼前这位女孩名叫戴安妮,是原主的同校同学,如果非要说得更清楚一些——在喻怀宁穿来之前,原主正在费尽心思追求她。
      
      戴家做服装发家,和真正的名流权贵有所差距。而戴安妮本性‘拜金’,她进入商学院,单纯是为了物色豪门少爷。她嫌弃‘喻氏物流’太过小门小户,从来就不将原主放在眼里,反倒一直锲而不舍地、想要混进在喻羡、宋哲等人圈子。
      
      后来就是她利用了原主的好感和尚存的善意,帮着宋哲‘促成’了和他的第一次交易。
      
      ……
      
      喻怀宁想到这点,厌恶感顷刻暴增。
      
      戴安妮没想到他会如此冷淡,懵了一瞬。可她记起自己的目的,迅速调节好情绪, “怀宁,你最近还好吧?我听闻你父母离世,也很难过。”
      
      难过?
      
      那我怎么从未见你出现过?
      
      喻怀宁停下步伐,瞥了她一眼。紧接着,他就听见戴安妮问道,“你和时总是怎么认识的?”
      
      说话间,目光中是快藏不住仰慕和欲/望。
      
      喻怀宁顿时看出她的意图,眼露嘲讽。原来是想借着自己和男人攀关系?他不是原主,绝不会被这种拜金且恶毒的女孩玩弄!而且,对方看中了他看上的男人?那就更不可以了。
      
      “他瞧不上你这种拜金的货色。”喻怀宁嗤笑,拆穿她的心思。
      
      戴安妮听见这句直白的抨击,脑子轰隆发懵,白皙的脸颊顷刻爆红。她羞恼不已地瞪向青年,“喻怀宁!你……”
      
      “我怎么?”喻怀宁喝了口香槟,眼色冷淡地将她打量了一番,故作恍然大悟,“哦,我也看不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时总和鱼鱼就是相互来回试探鱼鱼是个鉴婊达人~~(时&喻夫夫=食鱼=吃鱼=咳咳咳)
    --
    【感谢】Meatball*8、雨冉*2的营养液~~啾咪~~(本章评论随机抽取红包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