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没有人能看到猩红的鬼面具下的那张脸。
      
      红衣人出现的时候,年疏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气,这味道并不重,但很特别,有点像是落叶和松木的味道。
      
      年疏呆呆地注视了一阵,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之前在瀑布见过的那个人吗?
      
      “别看了,再看眼珠子就出来了!”书生拿折扇敲了敲年疏的胳膊,“这下能放心去了吧?这位是咱们断路崖的柯堂主,修为深厚,来无影去无踪——”
      
      书生闭着眼睛一通乱吹,把年疏都给整懵了。
      
      “明日修整一下,后天晚上就动身吧。”
      
      “晚上?”年疏奇怪道,“晚上走?”
      
      “咳咳。”书生收起扇子回道,“柯堂主……喜欢走夜路。”
      
      “哦好。”年疏没什么意见,等上了路毕竟是要靠人家罩的,“没事的话我带着这些东西回去了啊。”
      
      书生没想到年疏这么快就主动要走了。
      
      其实年疏还想问问他师父在不在,好歹走之前见上一面啊,然而他忽然感到胸口一阵恶心感。
      
      他强忍下想吐的冲动,迅速和书生他们道了个别,冲了出来。
      
      跑出来没多远,年疏就忍不住吐了。
      
      他终于意识到是刚才吃的点心发威了。
      
      躲在门后偷偷张望的书生同情地摇了摇头,顺便向始作俑者投去谴责的目光:“你说你,干嘛要这么折腾自己的徒弟呢?”
      
      鬼面人冷冷瞥了书生一眼。
      
      “我做出来是给你吃的。”
      
      被戳穿的书生:“……”
      
      书生常年用药,早已练就了好体质,有时候他甚至专门吃魔尊的点心来试自己的药,但是这一次他顺手送给了年疏。
      
      谁知道年疏失了忆这么傻的,还真张口就咬。
      
      好在年疏只咬了那么一小口,吐过后就没什么大事了。但是经过此事,年疏也亲身领悟一个道理:哪怕书生是大夫,他给的东西也不能乱吃!
      
      又过了两天,到了约定动身的时间,年疏提前整理好了需要带的东西,打算去无名殿找那位鬼面人碰头,结果刚出了房门就见一道红色身影从房顶上跃了下来。
      
      尽管已经见过一次了,但骇人的鬼面具还是带给年疏不小的冲击。
      
      “晚……上好,柯堂主。”
      
      鬼面人没应声,只是径自在前面带路。
      
      年疏对断路崖的内部并不是特别熟悉,还有不少他没去过的地方。跟着走的时候,他就对照着当初521给的地方一路查看。
      
      本以为鬼面人是要带他去铁索桥,没想到目的地居然是断路崖内的传送法阵。
      
      年疏这才恍然大悟,月宴的举办地在千里之外的云城,光靠走肯定是不行的。
      
      传送法阵藏在断路崖的最深处。
      
      鬼面人伸手按住了石壁泛着光的纹路,瞬间激起一阵光芒,“进。”
      
      年疏立刻跟着冲进了法阵。
      
      法阵开始猛烈地晃动起来,年疏连忙扶住了旁边的石壁,以便稳住身体。
      
      没过多久,他的眼前赫然升起一片白光——
      
      瞬息千里。
      
      年疏再度睁眼时,他脚下的土地已经属于云城了。
      
      由于月宴的举办,云城眼下成为了附近最繁华热闹的城镇。传送阵外面竟然就是人来人往的街市。
      
      不知是什么小吃的香气悠悠地从远处飘来,年疏不由对着空气闻了闻。
      
      说起来好久没认真吃东西了,来到这里这些天他也渐渐习惯了辟谷的感觉。
      
      鬼面人无言地看了他一眼,年疏立马收回了视线。
      
      夜市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会儿他们找个地方落脚后,他想看看能不能出来逛逛。
      
      穿过人群,鬼面人带他去了当地的一家客栈。
      
      和留仙楼比,这间客栈看着门面并没有那么大,但是好在小而精巧,而且走进去了会发现大堂里收拾得格外整洁,凑巧一个小二刚揭开了一个黑漆漆的酒坛,陈年佳酿的香气立马就飘了出来。
      
      “酒香不怕巷子深”就是这个道理吧。
      
      怪不得这里客人同样很多。
      
      大堂里各色各样,什么装扮的客人都有,鬼面人这副打扮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收到什么异样的目光。
      
      年疏想着人家本来只是暗卫,有事时候再出现就好,可是因为年疏失忆的缘故,现在整得人家都成了明卫了,什么都得帮忙管。
      
      他心里怪不好意思的,于是主动站出来走到柜台前。
      
      “请问还有房间吗?”
      
      年疏的声音太过温和,导致最近见惯了各路江湖人士的小二一时不太适应。
      
      “……有!您来得巧,还有最后几间上房,您这是要……?”
      
      小二看了一圈年疏和他旁边的鬼面人。
      
      “两间。”年疏答道。
      
      话音刚落,一块金色的灵石已经蹦到了柜台上。年疏见状,知道鬼面人的意思便也不矫情了。小二带着他们上了楼。
      
      因为是最后几间房了,客房的位置相对偏一些,不顾好在还挨着。
      
      正准备推门进去,鬼面人忽然凑过来挡在了年疏的门前。
      
      “两间房你随便住。明晚月宴开启前我来接你。”
      
      年疏的惊讶只在脸上停留了微微一瞬,随即点点头:“好。”
      
      独处的时间来得太快,年疏还真有点不适应。
      
      推开房门,客房里打扫得也是一尘不染,而且整个的装修和布置也恰到好处,简洁而舒适。
      
      照方才客栈里客人的反应来看,断路崖本身在各大门派间应该是比较低调的,他怎么说也是魔尊的大徒弟,同行的还有一位堂主,可是那些客人看到他们后都没什么太大反应,不认识、没见过的可能性要更大些。
      
      这样看来,年疏在断路崖里的地位确实堪忧啊。
      
      在小二的指引下,年疏顺利找到了方才经过的那条街。
      
      云城是以商贸著称的城镇,夜市往往会持续到很晚,运气好赶上节日时还会有烟火看。
      
      年疏独自在夜市中行走,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
      
      这里的灯光虽不似现代那般绚丽,但是在喧闹的夜晚点上一排排灯笼,同样能将整个夜市点缀得十分明亮好看。
      
      夜市中央还有一座年岁已久的石桥,桥畔有不少年轻的姑娘在水边放河灯。正值夏日,河灯大多是荷花形态,放到河中正是相得益彰。
      
      听着姑娘们欢乐的笑声,年疏置身其中倍觉轻松愉悦。
      
      路过卖酥饼的小摊,年疏随手买了一块来吃。
      
      酥脆的外皮冒着热气,年疏咬下一口,芝麻的香气充斥在了口中。
      
      来来往往,不知不觉间,时间已过了大半。
      
      人群中忽然发出一阵惊呼,随即有人指向了静谧的夜空。
      
      “嘭”的一声巨响,烟花腾空而起,在夜空中纷纷绽开。
      
      年疏忽然想起了以前背过的一句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挂上笑容,恍然间,年疏竟在另一侧的夜空见到了预料不及的那个人——
      
      熟悉的鬼面。
      
      几近放肆张扬的红衣在夜风中临风而舞。
      
      那一瞬间,二人的目光交集在了一处。
      
      比烟火好看。
      
      年疏默默这样想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们的收藏~还有新朋友们!——《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