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首徒自带圣光[穿书]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烟火结束的时候,屋顶上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年疏脑袋里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鬼面人晚上不睡觉的吗?
      
      事实上,断路崖的魔修平日里没什么太多的爱好,无非是打坐练功或是聊点儿八卦,晚上睡觉时间也大多在打坐。
      
      回到客栈,大堂里比起先前可冷清了不少,但是还有三两个茶客在聊天。
      
      “你说这断路崖今年怎么也没个信儿了?”其中一个茶客举着茶杯问道。
      
      “往年都是让林雅姑娘参加的啊。”
      
      年疏上楼的时候忍不住驻足,竖起耳朵来听。
      
      “我瞅着今年可不一定了。”那茶客并不赞同。
      
      “说不定压根儿就不参加了呢!”
      
      旁边一个茶客立马插嘴道:“林雅姑娘是明月真人的义女,和暗月山庄的月华君关系不浅,怎么也得来露个脸啊。”
      
      “那你也得想想月华君和断路崖魔尊的恩怨啊,当年那场大火——”
      
      “嘘!”听他说话的茶客赶紧让他噤声,“这是月华君的地盘,不想活了你。”
      
      茶客们的声音明显降低了。
      
      年疏只好上楼去了。
      
      客房门口,他特意去另一间房敲了敲,果然没人在,想起书生当初的介绍词,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说起来,虽然他没看到《仙魔诀》的后面情节,但是原本月宴应该是由林雅来参加的吧?可是如今却换成了他了。
      
      出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他忽然意识到,到了月宴那天,场面可能会很尴尬……
      
      那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机会进去的地方,到时会各路名流齐聚,年疏想起来就头大。
      
      年疏回到房里,脑海中预演了无数遍到时候可能发生的情景,他对自己此行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全身而退;二是别太丢人。
      
      否则回了断路崖日子肯定更加不好过。
      
      所幸年疏不是自怨自艾的类型,最后化忧虑为动力,开始更加勤奋地练习《金莲诀印》。
      
      练习持续了一整夜。也许是因为越来越适应身为一个魔修的生活,年疏现在哪怕练习一个晚上也不会感到不适了。
      
      早上洗漱了一番,时间还很早,年疏下楼的时候大堂里空空荡荡。
      
      小二及时凑了过来:“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年疏笑着摆了摆手,回道:“我就想出去逛逛,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早点吗?”
      
      小二眼珠转了转,赶紧给他指了指方向:“刘氏的包子是最出名的,就在那边,这会儿队已经排上了,但是您起得早,人应该还不算多。”
      
      年疏谢过后便饶有兴致地前往那家包子店。
      
      可惜真过去了他才知道,小二口中的人不多是什么概念。
      
      店里店外足足排了几圈的大长队,新出锅的包子不断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引得街上的人不断加入到排队的行列中来。
      
      年疏本来也没什么要紧事,因此干脆地排了进来,前后左右大多是当地的百姓,相互认识,这会儿还能趁机聊聊家长里短的。年疏听着也觉得颇有意思。
      
      眼看马上就要排到他了,随处张望的年疏突然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女人。
      
      深蓝色的衣裙依旧拖在地上,女人背冲着他,露出身后背着的一个长条包裹,看起来鼓鼓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年疏越看越眼熟,这不是在断路崖门口见过的那个奇怪女人吗?上次还真没发现她身后还背着东西……
      
      女人举着烟杆在屋檐下的墙根处轻轻晃了两下,随即转过身,涂满脂粉的面容上,她的眼睛看向了这边的年疏。
      
      年疏:“……”这种“他乡遇故知”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女人隔空吐了圈烟雾,年疏便听到身后有人拍响了他的肩膀——
      
      “小兄弟,到你了!快点啊 !”年疏猛地回头,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排着队呢。
      
      买过了热气腾腾的包子,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年疏隔着油纸袋,捏了捏里面的包子,若有所思。
      
      时间很快到了月宴正式举办的时候。
      
      云城的夜晚依旧喧闹,只是出了城后,动静明显小了许多。
      
      月宴在暗月山庄建在郊外的分庄举办。
      
      鬼面人照旧无声无息地走在前面。
      
      年疏默默跟着他,心里却始终在打鼓,一时间竟连手心里都是汗。
      
      也许是因为他此刻想得太多,都没注意到时间的悄然流逝,眼看着夜空中的那抹月牙渐渐露出了真颜,鬼面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前面就是暗月山庄了。”鬼面人出声道。
      
      年疏连忙应了一声,事实上他已经渐渐注意到附近的空中不断有人乘着法器飞行而过了。
      
      “进去吧。”
      
      年疏愣了一下,他要走了吗?
      
      下意识地继续往前走了几步,鬼面人果真不再动了。
      
      这也就意味着后续的时间只能靠他一个人硬着头皮上了。
      
      年疏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而且鬼面人应该会在暗处守着吧?因此他面上不显什么,只是微微欠身表示感谢:“谢谢了,那我进去了。”
      
      低头看着脚下的路,年疏一路走得并不安稳,半路终于还是忍不住回了次头。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会看到一片空空如也了,没想到的是他回头时,鬼面人竟仍然站在原地注视着他。
      
      年疏只得尴尬地挥了挥小手,连忙又回过身去。
      
      悄悄握紧了拳头。
      
      全身而退!
      
      别太丢人!
      
      暗月山庄的大门处。
      
      众多宾客纷纷到达此处,门口正是在山庄做事多年的李管家。说起筹办月宴,李管家也算是老手了,经验丰富,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他都能及时迎上去,并附上一番说辞。
      
      然而兢兢业业的老管家也终是在这一天栽了跟头。
      
      他盯着眼前这位看起来十分纯善的年轻人,头一回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来参加月宴的仙门大多是三五成群,独来独往的往往都是大人物,根本不需要或者不屑于和其他人同行。
      
      可眼前这位,身旁没有任何前辈引领,独身一人,偏偏李管家瞪大了双眼上上下下瞧了个遍也没能认出这是何许人也。
      
      年疏“善解人意”地看懂了管家的心思,主动上前一步送出请帖道:“断路崖,年疏。”
      
      这回不光是李管家了,连他边上的其他人也忍不住瞪圆了眼睛看向这边。
      
      断路崖?!
      
      这回李管家更懵了,先不说这位年轻人的气质丝毫不符合断路崖风格的事,他印象里好像没记着有个什么年疏……?
      
      等等!
      
      李管家冥思苦想,终于在有限的时间里想起了“年疏”这号人物。
      
      最终,年疏被还算恭敬地请进了暗月山庄的大门。
      
      暗月山庄和断路崖不对付的事情人尽皆知,没把他赶出去也许都算好的了。
      
      说起来,既然双方关系冷峻,魔尊何必又要派人来参加月宴呢?难道是因为徒弟林雅和明月真人的关系?
      
      年疏带着这样的困惑走入山庄深处。
      
      殿内已经聚集了不少仙门人士,场面原本十分热闹,这也算是一年到头难得的碰头会。然而自打管家报出“断路崖年疏”的讯息后,众人竟然不约而同地把音量降到了最低。
      
      众宾客也纷纷在脑中思索了片刻,相互议论一阵后,大家才恍然大悟,这不是魔尊的那个首徒吗?
      
      年疏尝试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惜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下毫无意义,最后干脆挺直了腰板,在侍从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位子坐下。
      
      熟人不输阵啊!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年疏身旁挨着的正是近些年风头正盛的化雪门弟子。
      
      自打前些年仙门正道提出了仙盟这个说法后,许多人都摩拳擦掌在谋划此事,化雪门的门主恰好就是最热衷于此事的人,不过今天他倒是没亲自来。
      
      而且年疏不知道的是,化雪门与暗月山庄交好。
      
      正所谓朋友的敌人也是自己的敌人,很快,年疏就察觉到了来自隔壁化雪门弟子的敌意。
      
      化雪门地处偏僻,在严寒一带,门内弟子常服都是白色棉衣,领口还带着他们那儿特产的狐狸皮毛。
      
      年疏偏头微微点头致意,先把面子工夫做足了。
      
      这时侍从端上来茶水点心,又看了年疏一眼,这才悄然退下。
      
      年疏置身其中,自然能感觉到周遭气氛的变化。他伸出手,轻轻握住茶杯,忽觉不对劲。
      
      杯身没有温度——
      
      是凉茶。
      
      意识到这一点,年疏轻轻放开了茶杯。
      
      旁边盯着瞧的一个化雪门弟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出言道:“怎么?这是不满意暗月山庄的茶水吗?”
      
      年疏没吭声。
      
      “年……哦,年什么来着?”那弟子故意大声说话,说了一半又转去看身边的一个同伴,脸上带着“困惑”的神情,好似真的在求教。
      
      随即招来附近宾客压抑下的笑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爱生活,爱鱼糕——《断路崖小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