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你

作者:许君三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时薇这几天做了很多有关过去的梦,梦里是穿着高中校服的穆辰,少年身形清瘦,神情温和,眼神暗藏宠溺,转眼间又换成了眸子漆黑的他,冷冷地看着她……
      
      这些光怪陆离的梦直接导致了时薇睡眠质量下降,她每天都不得不用很多遮瑕来遮黑眼圈,这样才能让她看上去气色好一些。
      
      周五早上,时薇和初念瑶都收到了复试通知:实验室面试决定临时加个复试,要同学们现场做实验,师兄们会现场打分,以此评估大家的水平。
      
      “搞什么,”初念瑶连连抱怨:“我真的不想再见一次穆辰师兄,他当面试官好可怕,我看见他估计连实验都不会做了。”
      
      郭瑾彤从床上探出个头,兴致勃勃地问初念瑶:“真的那么可怕么?我就喜欢高冷男呀!唉,早知道我也好好学习,这样也能有资格去见见穆辰师兄了,我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初念瑶翻了个白眼:“还是游戏更适合你,你那么怂的性子看到穆辰会吓哭的。”
      
      “哼唧,知道了,你太凶啦,不和你玩啦,我去找我情缘玩。”
      
      “就知道情缘……”
      
      时薇她们寝室一共有四个人,郭瑾彤沉迷游戏,不重要的课经常会翘掉,在游戏有“情缘缘”“师父父”“徒弟弟”;还有个叫柏露的,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工作繁忙、早出晚归,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剩下的两个人就是初念瑶和时薇了。
      
      其中,属初念瑶和时薇关系最好,初念瑶很喜欢时薇,她是个颜狗,对于天生丽质的美人天生没有免疫力,所以整日跟着时薇跑。
      
      初念瑶也是个很容易受环境影响的人,时薇自制努力、上进心强,连带着初念瑶也跟着学习,所以初念瑶常说:“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全是时薇薇带出来的!”
      
      时薇对此不置可否,她虽然脾气不好,却也和寝室四个人相处得还算融洽,都不是什么坏心眼的姑娘,就算有些小毛病也无伤大雅。
      
      此刻时薇听着郭瑾彤和初念瑶闲扯,看到复试通知之后的焦躁情绪也不知不觉间平复了许多,她开始对着镜子给自己补妆,她刻意化了橘色系的妆容,这种色调会显得她有气势一些,上次面试实在太失态,这回她不会被穆辰影响了。
      
      想了想,时薇在临出门前又喷了点香水,是她自己调的香,东方花香调,后调的琥珀和香草给原本清新甜蜜的花香带了些性感和慵懒,目前是她调出来最满意的香。
      
      气味是能让她心情宁静的事物,身上有自己喜欢的味道,时薇觉得就算见到穆辰也没什么怕的了。
      
      只是,真的到了复试场地,时薇才察觉自己还是想得太天真。
      
      复试内容不算难也不算简单,是现场做一个化学实验,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化学实验的催化剂比较难以控制,很考验专注力和耐心。
      
      最关键的是,复试的时候,穆辰和众面试师兄们就在同学们之间走来走去,时不时地记录着什么,估计是在打分。
      
      时薇低头做着实验,可总是能时不时地闻到穆辰身上的草木香,忽远忽近,这个味道让她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还觉得有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让她如芒在背。
      
      平日里她引以为傲的专注似乎消失了,她迟迟无法进入实验状态,短短十分钟就马虎地犯了两个错误,逼得她不得不重新再做实验,等她终于调整好状态完成实验,再抬头,发现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和她一起来复试的同学们估计都已经做完离开,学长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这个实验,她确实做太久了。
      
      这点出息。
      
      时薇心里骂自己,她开始着手清洗试管,清洗到一半时,无意间一抬头,发现穆辰就半倚在门边,眸子漆黑,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时薇吓了一跳,手中的试管没握紧,“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声音清脆,四分五裂,溅出一地的碎玻璃片。
      
      安静的屋子里,试管破碎的声音突兀而尖锐,时薇很快反应过来,扔下一句“抱歉”就要去捡碎玻璃,下一秒,她忽地被男人拽住手腕,一把将她拉起。
      
      随后,时薇又被他拽至身前,两人瞬间离得极近,穆辰俯视着她,眼尾泛了些红,他问她——
      
      “时薇,你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声音冷戾又带着压抑不住的晦涩情绪。
      
      这是两个人再次相遇以来,他第一次离她这么近,也是第一次以过去那个穆辰的身份,叫她的名字。
      
      眼前的穆辰,黑眸里天寒地冻,带着恨意,他的大手强而有力的握紧她纤细的手腕,似乎恨不得将她的腕骨捏碎。
      
      时薇忍着疼,吸了口气,她也受够了每次见到穆辰时,他冰冷的目光,那就索性说开吧。
      
      是爱是恨,都说个明白。
      
      她直视他的眸子,勾起红唇:“我也正想问你,天大的化工全国第一,当初明明是我想来这里读化学,你说想去上.交的,可你现在出现在这里,为什么?”
      
      这个从大一开始就萦绕在她心头的疑问,她想问他很久了。虽然知道穆辰是做什么都能做到极致的人,可她还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来这里,是因为她么?
      
      知道时薇在想什么,穆辰冷嗤道:“你以为是为了你?我学什么是我的自由,少自作多情。”
      
      说话的时候,他手上的力气无意识地加大,疼得时薇皱紧眉头,她实在受不住,先放软了语气:“疼,师兄。”
      
      她故意强调了师兄两字,柔媚的声音再加上她美得肆意的眉眼,带了点楚楚动人的姿态。
      
      “疼的时候知道喊师兄了?”话是这么说,穆辰手上明显松了许多,只是依旧没有放开她手腕的意思。
      
      看来穆辰还是像以前一样,吃软不吃硬。
      
      时薇刚要再说些什么,就在此时,两人忽地听到门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穆辰很快松开她的手腕,似乎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们之间有任何牵连。
      
      来的人是江易凡,江易凡先注意到的是地上的玻璃片:“咦,试管碎了?”
      
      “啊,抱歉,是我打碎的。”时薇这才记起这回事,她俯身要去捡碎片,江易凡连忙制止她:“别用手,危险,划伤了手就不好了,角落里有扫帚,我扫一下就好。”
      
      “那……谢谢学长。”
      
      穆辰目光冷淡地从时薇和江易凡身上扫了一遍后,没什么情绪地开口:“我先回实验室了。”
      
      江易凡连忙应道:“好。”
      
      穆辰没再看她俩,转身走了出去,只是路上想起江易凡关怀备至的神色时,微微扯了下嘴角。
      
      时薇总是有这种能耐,让无数男人为她折腰。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不同老师所带的实验室有不同的工作区域,只是大家有共同的休息室,穆辰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听见的还是众人对时薇的讨论。
      
      “那个叫时薇的师妹也太好看了吧,这种颜值的师妹就算放娱乐圈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吧,秒杀一众女明星。”
      
      有女生没见到,不太相信:“有那么夸张么?”
      
      “你见到了就知道了,就算她实验做得再烂我也希望她加入我们实验室,实验不会可以慢慢教,这么漂亮的师妹错过就不再有了。”
      
      “想得美,江易凡已经把她要走了,你看江易凡那献殷勤的态度,肯定是喜欢师妹。”……
      
      大家都在热络地议论着,穆辰眉目淡淡的,没有参与讨论的意思,他走到自己常用的休息位,把外套脱下放到椅子后面,脱衣服时闻到手上的香味,他动作微顿。
      
      是很慵懒的女人香,带着甜蜜和倦意。应该是刚才抓时薇的手腕时,沾染上的气味。从高中时,她就很喜欢香水,现在依旧没变。
      
      路易阳看他在那里站着,凑过来问他:“怎么了?”
      
      “没事。”
      
      看穆辰不愿多说,路易阳也没再追问:“对了,你不是代替咱们徐老师实验室也去面试了么?那师妹怎么样,真有那么好看啊。”
      
      其他人的讨论声小下来,都竖着耳朵想听听穆辰怎么说,大家没忘记面试那天,是穆辰打断了时薇的自我介绍。
      
      只是穆辰比较难以接近,谁也不敢问,和穆辰关系比较好的就是和他同一个实验室的路易阳和邢静柏,现在由路易阳来问,不知道他会不会回答。
      
      穆辰看了眼路易阳,坐到椅子上,喝了口咖啡,他开口,声音平静而淡漠:“恃美而骄,咄咄逼人。”
      
      休息室里顿时一片寂静。
      
      这八个字,算是很差的评价了。
      
      众人不敢再大声议论,窃窃私语道:“穆辰果然是讨厌时薇那种类型的吧”“穆辰师兄这种清冷的高岭之花肯定看不上那种妖艳的啊。”
      ……
      
      穆辰静静地品尝着咖啡,任咖啡的苦涩包围味蕾,舌尖蔓延着苦而香的味道,好把刚才鼻尖萦绕的女人香都掩盖掉,他脑海中莫名浮现出高中时,时薇离开之前和他说的最后一番话——
      
      “我对你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玩弄,以为你会很难撩,没想到不过如此。”
      “谁会对你这样无趣的人感兴趣啊。”
      
      当时她是笑着的,妩媚的桃花眼带着得逞的骄傲,还有对他的不屑和厌倦,似乎他是什么用完就可以扔掉的垃圾,再没有利用价值一般。
      
      回忆起那副场景,穆辰神色渐冷,他不知不觉间握紧手里的杯子,握得手指的根骨都暴露出来,讥讽的想,他对时薇的评价,半点没错。
      
      恃美而骄,咄咄逼人。
      
      她就是那样一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吗?你们有看到隐藏的糖吗哈哈哈
    穆辰是不想时薇捡碎玻璃伤到自己 才把她拽起来的
    害 果然还是太隐晦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