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你

作者:许君三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那场面试的后来,时薇没再看向穆辰,也不知道穆辰有没有看她。
      
      回寝室后,寝室里的室友们都看出来她情绪差,初念瑶小声地解释了下原因,连总是大声打游戏的郭瑾彤都默默地静了音,谁也不敢惹时薇。
      
      时薇也因此睡了一夜好觉,除去早上被初念瑶响个不停的闹钟吵醒外,这大抵算得上是个好觉。
      
      上午的《化工传质与分离》是大三很难的专业课,老师负责任、要求高,寝室室友都不敢逃课,一个个满脸困意地起了床,时薇醒得早,对着镜子化妆,她是技术党,擅长画眼线,其实她素颜又不笑的话,是那种有点清冷的长相,但是描完眼线,涂上姨妈红色口红,她又是那个声名远扬的妖精。
      
      清冷会被人觉得难以接近,而妖精总是让人又恨又爱。
      
      上课期间,时薇的手机响了好几回,她全神贯注地听课,硬是等到下课才看手机,是江易凡发来的微信消息:“师妹你还好吧?穆辰就是那种性子,比较难以接近,你不要太在意,你俩的名额我给你们留着呢。”
      
      穆辰什么性格,我比你们更了解。
      
      时薇连敷衍的兴致都没有,言简意赅地回了句:“恩。”
      
      初念瑶在旁边看着时薇发消息,开玩笑道:“江易凡一看就是动了凡心,这世上又多了个痴情人。”
      
      时薇没应声,江易凡的下条消息又发来了:“那最近有时间吃个饭吗?我给你讲讲关于实验室的注意事项之类的。”
      
      时薇不易察觉地皱了下眉,她确实没时间:“专业课多,比较忙,抱歉。”
      
      手机又响了一声,时薇有点不耐烦,学长有些过于殷勤了,是她拒绝得不够明显么。她一划屏幕,却看到消息不是来自江易凡,是妈妈。
      
      “薇薇啊,你弟弟想买个叫什么AJ的鞋,我们给他买了,这三个月的生活费就不给你打了,你之前不是打工来着,应该还有钱吧。”
      
      时薇看着这行字,忍不住嘲讽地勾起嘴角。
      
      如果是以前尚处于叛逆期的她,可能还会为这个和妈妈大吵一架“为什么能给他买快两千的鞋,对我就这么苛刻?”“你知道我大三课很多么?又要学习、还要打工真得很辛苦。”……
      
      但现在,时薇连争吵的欲望都没有了。
      
      从小到大,她都知道父母重男轻女,他们能给弟弟百分之九十的爱,而她只配得到百分之十,她只能要弟弟不要的。
      
      小时候她不懂,她吵、她闹、她恨父母偏心,以为自己的争吵能换来所谓的公平,可闹到现在,她渐渐明白,这是没法改变的。这还是她血浓于水的父母,是她割舍不下的血缘,她能做得只有接受,只是依然会觉得心寒。
      
      她在这世上最重视的两个人啊,远远不及她重视他们那样重视她,他们有更加珍视的人。
      
      突然间,上课铃又响了,时薇不再看手机,强迫自己收起思绪,努力集中注意力开始上课。
      
      没什么的,你不早就习惯了么。
      
      中午在食堂打菜的时候,初念瑶讶异地发现时薇只打了一个菜,还是食堂最便宜的豆腐,要知道时薇平时都最少打两个菜,她很讲究荤素搭配,至少要一荤一素。
      
      初念瑶莫名其妙:“你因为心情差到没食欲了?”
      
      时薇用筷子扒拉了下餐盘里的豆腐,面不改色道:“我减肥。”
      
      初念瑶一脸不可置信:“你减肥?姐妹,你还让不让其他女孩子活了,啊?”
      
      时薇勾唇:“我胸太大,想减。”
      
      “……”初念瑶默默地看了眼自己都快A-的胸,再看看时薇绝好的身材:“瘦死你算了。”
      
      时薇心情好了些,她开始在心里盘算接下来怎么过。
      
      其实她之所以这么努力学习,全是为了奖学金,她天生对气味敏感,一直有个当调香师的梦想,学应用化学也是因为这个。
      
      高中时她就能在香水专柜一边试香一边写成分,大学以后她开始尝试调香,奖学金、打工赚的钱大多用来买香精了,所以她现在完全称得上一穷二白。
      
      看来周末要再多打几份工才行……
      
      “妈耶,穆辰师兄!你看见没,穆辰师兄怎么来一食堂了。”初念瑶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在没见到穆辰师兄之前,她对他是憧憬,昨天面试完以后,她现在一看到他就忍不住犯憷,穆辰帅是帅,可也太凶了啊。
      
      时薇也看见了,就坐在他们对面的远方,是三个人。
      
      穆辰依旧是神色冷淡的样子,他旁边有一个个子高高嬉皮笑脸的男生,还有个梳着低马尾,长相很文静的女生。
      
      他们三个人坐下,那个女生笑着说了什么,随后,穆辰神情也变得温和起来。
      
      “哇,原来穆辰也会露出冷淡以外的表情,”初念瑶惊讶道:“那个女生我听说过,是研究生师姐,好像姓邢,和穆辰一个实验室的,他们不会在谈恋爱吧?能让穆辰这样的,估计只有他喜欢的人吧。”
      
      时薇听着初念瑶的话,眼神克制不住地往那边看,确实是这样,穆辰和那个女生聊天的时候,目光看上去很温柔。
      
      心里的酸涩酝酿着发酵,从喉间往上蔓延,时薇觉得舌根发苦。
      
      曾几何时,能让穆辰这么温和的,只有她而已。
      
      真他妈不爽。
      
      这顿饭吃得味同嚼蜡,时薇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虽然她想立刻离开,可初念瑶吃饭实在太慢,时薇不好先走,只得耐心地等她吃完。
      
      对面三人都吃完了,他们端着空盘往这边走来,许是时薇的目光太明显,那个低马尾的女孩子似有所感,望了过来,随后,穆辰也跟着那女孩的目光望了过来。
      
      在看到时薇的一刹那,穆辰的神色瞬间冷下来。
      
      他唇线绷直,目光隐隐带着讥诮,时薇也和他对视着,姿态不卑不亢。
      
      过去的那些事,时薇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更对不起谁。
      
      穆辰该恨她的,因为她说了那样的话,让他以为自己被她玩弄了感情;
      
      可她又何尝不恨穆辰,他在她的青春里是那样特别的存在,到头来现实却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告诉她,一切都是梦一场。
      
      时薇终究还是没等到初念瑶吃完,她找个借口先回了宿舍,每次看到穆辰,她的情绪都会变得很差,她想午休一下。
      
      可躺在床上,时薇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穆辰漆黑的眸子和冰冷的神色,直到梦里,她才终于看到穆辰对她好的样子。
      
      梦里,是他们的过去。
      
      高二那段时间,正是时薇最叛逆的时候,经常因为父母重男轻女而和父母吵架,她是骄傲又自尊心极强的人,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够凭借自己出色的容貌得到学校大多数人的喜欢,却不能让父母更喜欢自己一点。
      
      记不清是因为什么原因又和家里吵架,她一个人光着脚跑了出来,当时正下着大雨,她一边走一边哭,冻得瑟瑟发抖,脸上雨水混着泪水,流进嘴里,又咸又涩,她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叫住她:“喂。”
      
      时薇转头,看到一把黑伞下站着的少年,少年穿着的是她们学校的校服,隔着重重的雨雾,时薇辨认了会才认出来,哦,是那个转学生,她的后桌,好像叫穆辰。
      
      穆辰刚转来的那天,她主动和他打招呼,却被他冷漠地说她挡路,自此时薇就再没理过穆辰,她是极其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喜欢我的人这么多,我又不是非你不可。
      
      算起来,这应该算是她和这个转学生的第二次对话,还是她如此狼狈的时刻。
      
      时薇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见到我这样你很高兴么?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少年的眉眼干净而淡漠,他个子很高,足足比她高一头,和她说话的时候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你杀试试?”
      
      时薇不想理他,她现在没空和他吵架,她正要继续往前走,那把大黑伞却忽地罩在她头顶,穆辰垂下眸,看着她光着的脚:“少逞强,我家在附近,给你双拖鞋。”
      
      伞下的空间不算大,他站得离她很近,即使雨水混合着土腥味,她也能闻到穆辰身上的草木香,很清冽的味道。
      
      因为他身上的草木香,时薇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讨厌这个冷淡的转学生了,她试着动了动脚,光着脚趾已经快被冻得没知觉,她犹豫半晌,还是答应了。
      
      穆辰没骗人,他家确实离得很近,只是……进门以后,时薇才意识到不对劲:“你爸妈不在家么?”
      
      “我一个人住。”
      
      时薇有些不安:“你不会想对我做些什么吧?”
      
      穆辰动作顿了下,看她一眼,眉尾微扬:“门边有镜子,自己照照。”
      
      时薇莫名其妙地看向镜子,这才看清此刻的自己——湿淋淋的头发一绺一绺的,平日里白得发光的皮肤被冻得发红,像个落汤鸡一样,狼狈又难看。
      
      尴尬。她此刻好丑。
      
      等等,所以穆辰刚才的话,就是□□裸的嘲讽吧……这个转学生,真是腹黑。
      
      穆辰从卫生间里拿出一条干毛巾扔给时薇,指了指地上的拖鞋:“拖鞋和毛巾送你,伞借你,明天还我,你可以走了。”
      
      时薇接住毛巾,她将毛巾铺展开来擦头发,一边擦头发一边穿拖鞋,沉默许久之后,才问了一句:“我能先不走么?”
      
      她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去哪。
      
      她的声音很轻,小到听不见,可穆辰还是听清了,他似乎并不意外她会这么问:“随你。”
      
      说完,他没再管她,径直进了卧室。时薇顿了下,决定先坐在沙发上擦干头发,擦头发的同时她也在打量着这间房子,简洁大气的装修,主色调是黑白,就像他的主人一样。
      
      穆辰的嘴有点毒……可人好像不坏啊。
      
      她擦完头发后无事可做,进到卧室里,发现穆辰在看书,她也随手从书架抽了一本看,《时间简史》?看不懂。
      
      穆辰没理她,似乎她做什么他都不关心,还是时薇主动问他:“那个,最近教育局检查,学校不上晚自习,我可以晚上来你家写作业么,10点左右我就回家,我请你喝奶茶。”
      
      她是真的不想在家里待着,她受够了偏心的父母。
      
      灯光下,时薇的头发已经半干,她眉眼间带着浑然天成的媚意,冷白皮让她显得纯净无暇,穆辰黑眸静静地看着她,拒绝的话到嘴边变成了:“随意。”
      
      这就是答应了?
      
      时薇眉眼弯弯地笑起来,即使年少,她的美已经夺人心魄:“谢谢你啊,穆辰。”
      
      穆辰不再看她:“别吵。”
      
      后来的日子里,时薇便时常去穆辰家,他们晚上会一起写作业、看书……时薇家里的缺爱让她一直渴求着被爱,所以她深谙如何讨男孩子的欢心,怎么笑能让男生心动,她时不时地撩撩穆辰,发现穆辰被撩的反应也很有趣,她就喜欢看穆辰按捺着的隐忍样子。
      
      她也逐渐发现,穆辰吃软不吃硬,看上去高冷禁欲,其实是个狼狗,她就喜欢这样的他,喜欢他表面嫌弃,其实每个动作都对她暗藏着无限纵容,也喜欢他的区别对待。
      
      那时学校里的同学都发现,只有时薇能让穆辰变得温和,也只有她而已。
      
      现在想想,在穆辰家的那段日子,竟是时薇记忆里最美好也最纯粹的时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还蛮喜欢看他俩互怼的哈哈哈
    这个女主不是现在流行的娇软女主,是我很久之前就想写的大佬女主
    我蛮喜欢这种女主的,她不完美 缺点明显 但很真实 也在努力地生活
    希望大家喜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