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他醒来的时候,娜塔莎正在厨房里忙碌。
      穿上围裙,放下长发,微微低头,纤细的脖颈露出来,背影看起来贤惠又温柔。
      幽灵坐在椅子上,看了一会。
      桌子上只有那不会凋零的玫瑰。
      他把花瓶拿起来,珍惜的看了一会。
      ……却不知为何,想到了一句话。
      虚伪却永恒的假花,真实却很快凋零的真花,你更喜欢哪个?
      ——这不是假花啊。
      只是不会凋零而已。
      他最终还是沉默着捧着花,决定将它放在门口——如果门开了,我却不想让娜塔走的话,看看这花,我会放手的——他这样想,他喜欢真花。
      不希望她凋谢,但是希望她永远真实。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突然。
      “……”
      他试图回想是否有那么一瞬间门发出过声音,是他睡过去了吗?还是看电影的时候被掩盖掉了?
      他将花瓶放在门口,伸手推了一下门——外面是某条繁荣的街道,路人对他毫无反应。
      他一边向厨房飘去,一边回想——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她原来是真的爱我吗?
      她的态度好像从来未变一样,一直是温柔的。
      “娜塔——”门开了。
      端着盘子的女人抬起头,脸上的微笑带着点宠溺的意味。
      要说的话,更像是书里的母爱。
      无论你成长成什么样,犯过什么错事,都会无条件的爱你,像神灵的爱一样。
      “吃饭吧。”
      她解下围裙——并非是常服,而是来时的那件紧身衣。
      氛围突然变了。
      杨黎安静的享受着食物,制作风格和他不同,吃起来挺新奇,他在内心评价,同时打量着娜塔莎的衣服,未发一言。
      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芭蕾舞演员,当然,芭蕾舞演员怎么会在腹部中弹的时候那么冷静的取走子弹然后包扎——他只是不太想承认。
      只是,不太想。
      两人一起收拾残局,杨黎紧盯着娜塔莎的一举一动,像是想将她印入心底,然后目送着她的背影——
      高跟鞋的声音仿佛敲在他心上。
      她要走了。
      她马上就要走了。
      “娜塔。”
      他小声的呼唤了一下。
      女特工没有回头。
      给他一种错觉,仿佛她已经不爱他了一样——她的爱来得太蹊跷了,仿佛一阵风,没有任何预料便来了,现在,大概也会毫无预警的离开。
      母爱大概也是这样子,无法争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
      杨黎不会因为父母离开这种事情伤心或者怨恨的。
      他只是默默的跟上去,看着她毫无停顿的前进,看着她的背影染上来时的锋利,刚才还缠绕在四周的温柔渐渐散去,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最终站定在门口不远处。
      门边有穿衣镜,旁边还有他刚放上去的玫瑰。
      他不会挽留的。
      娜塔也不需要他挽留——她不是需要他帮助抉择的那种女性。
      她站定在门口。
      杨黎透过镜子,看得见她眼神微垂,伸手撩拨了一下玫瑰。
      女特工终于回过头,勾起一抹笑容。
      那个笑容才是她本来会有的笑容吧!杨黎呼吸一窒,甚至产生了一种“被骗了”的错觉——那个笑容是张扬而热烈的,没有任何温和的意味,不像是花——像是带花的刺。
      “我要走了。”
      她上下打量着幽灵。
      “你……”
      幽灵飘到沙发上——正对着门口的沙发,用来让他对着门口发呆——安稳的坐下,对着她露出笑容。
      “去吧,娜塔。”
      “先等一下。”
      “哎?”
      “你过来一点。”
      “……”
      幽灵飘到门口。
      “说我没把你当孩子看……那就是骗你了。”
      她的笑容带着狡猾。
      “我实际上年龄比你想象中大,看过的混蛋也多的是,我不会爱人——除非你值得我爱。”
      “……”
      杨黎露出些许笑意。
      “还有……如果不想别人把你当孩子,至少不要表现得那么纯情。”
      她一把拉过幽灵的衣领。
      “……?!”
      亲吻像是交换呼吸,交换温度,交换生命的一部分——杨黎本来想用这样文艺的形容的。
      娜塔莎的吻像是咬啮。
      些许的痛感与激情交织,掠夺呼吸,掠夺温度,掠夺走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再见。”
      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真的再也没回头。
      #
      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
      花瓶里的玫瑰还好好开着,什么变化也没有。
      如果我什么时候不小心打开了时间流动,想起来时再看见这玫瑰已经,会难过的吧。
      就像现在这样。
      他闭上眼,额头抵在门上,眼前还是娜塔莎的背影。
      ……到底谁是负心人啊?
      他一把捞起花瓶,飞快的飘进花园,路上泄愤似的吃掉了两片花瓣——然后挖了个坑,将花放进去,重启了时间流动,调到最快。
      世界活了过来。
      草叶疯长,玫瑰花枯萎只用了眨眼的时间,尸体甚至很快融入土里,被草掩盖。
      新的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枝发芽,迅速长出来,又迅速凋落,符合任何还存在的自然规律。
      玫瑰花的刺已经走了。
      什么都没有留下。
      杨黎想了想,自己做了一双玻璃鞋,像是娜塔莎给他讲的那些新奇童话里的那样,灰姑娘,玻璃鞋,有玻璃鞋的男主角,最终会找到他的爱人。
      可是娜塔莎不是灰姑娘,不用穿长裙也很漂亮,这礼物不太合适。
      他试图画画,却觉得每一幅画上的玫瑰花都有些许不同,而且他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强调刺的样子,画出来的画像是什么玫瑰怪兽,张牙舞爪,不好看,吓人。
      这个也不太合适。
      他为了防止自己忘掉,将从娜塔莎那里听来的故事写成书,然后想起这个可能涉及到版权问题,而且从娜塔莎那里听来的故事嘛,肯定不是独一无二的,作为礼物也不太适合……
      看着书精美的封皮,杨黎坐在空无一人的书房里,发了一会呆。
      ……作为礼物,送给谁呢?
      娜塔莎离开很久以后,幽灵才发现,自己的一部分生命,大概是一小片灵魂——跟着她走了。
      所以才会有这样……她还在身边的错觉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玫瑰最终还是枯萎了。
    娜塔莎离开了——带走了杨黎的一小块灵魂。
    ……哭什么哭啦!下一个!略略略!
    她温和起来就有点不像她了,就算可能没有ooc,还是给我一种ooc的错觉。
    总之,下一个……是齐神还是威尔?
    外冷内热祖传傲娇想成为普通人的超能力者or防御型人格满口黄段子的天才数学家?
    最近刚看完心灵捕手,想♂威尔,但是根据越往后越难攻略的顺序【并没有】,写齐神也不错,天天炸房子XD
    另外,明天开始连着两天上高数,没有意外明天不更,意外,你懂的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