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模拟人生:负心人

作者:天空之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不会怨恨意味着什么?
      被多么残忍的对待也不会反抗。
      也不会感到痛苦。
      也不会绝望。
      只是一直继续工作。
      比起一个人,更像是某种机器——当一整个社会的人都是这样,那么领导者就拥有了可以随意压榨的军队。
      娜塔莎和杨黎依偎在沙发上,一起读书。
      娜塔莎翻阅着社会学的书籍——与她的认知相差甚远,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仅仅是阅读就让人毛骨悚然。
      身侧依靠的人,就是这种畸形制度的受害者,像是一出生就被剪去翅膀的鸟,甚至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样。
      “娜塔爱我吗?”
      幽灵的手指落在诗集上——比起他不太能接触得到的政府治理工作,他更喜欢那些能触动心灵的诗句——“这样问的话,有些奇怪……但是,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些恋人才会做的事情。”
      拥抱,牵手,接吻。
      娜塔莎就像是一阵风,感觉得到风的灼热或者冷淡,但是却留不住它的任何痕迹。
      要说的话……一开始娜塔说可以从女朋友开始,杨黎很认真的觉得自己未够格。
      想要得到女性青睐的话,至少要展现出来一点优点吧?
      他带着娜塔莎去逛画廊,为她念诗,给她展现那些自制的玻璃工艺品,以及一些宝石。
      他有点沮丧,因为娜塔莎毫无变化,一点都不动心。
      “我当然爱你。”
      娜塔莎翻过一页,语气笃定。
      ……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吗?
      杨黎叹了口气,无力般一滑,倒在娜塔莎的腿上。
      不知为何,在娜塔莎身边,他就会情不自禁的幼稚起来。
      他仰视着女人的脸,不常见的视角下,她的眉眼依旧动人。
      他用书盖住半张脸,掩去了自己的一个笑容。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很多,表现得这么悲伤的人却只有一个。
      二十七世纪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基因问题,为什么而被制造出来,以及最后会在哪里死去——怎么可能有人比他们自己更了解?
      但是,大概是因为没有人品尝过自由的感觉,也没有人会如此在意。
      被关心的感觉就像是糖溶于水。
      “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
      他慢悠悠的说。
      “那边的门锁就会响,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为什么我一定要走?”
      女特工带着笑容。
      “外面也没什么好的。”
      永远不会被人找到的安全屋,大概是所有地下职务梦寐以求的地方。
      杨黎的眼神带着点不可思议。
      “这么说,你想要留下来吗?”
      “也不能说是想。但是留下来休息一下也不错。”
      她早就想要脱离现在的组织了。
      她还没习惯单打独斗——但是可以从脱离上一个垃圾组织开始。
      杨黎眼睛一亮。
      “这样的话……”
      他起身,在娜塔莎有点莫名其妙的眼神中飘去了花园,在一片春色中踟蹰了一会,伸手揽过花圃里的玫瑰,关闭了时间流动。
      模拟人生中,关闭时间流动,植置物架就再也不会枯萎,人类也再也不会衰老,食物不会变质——
      他闭上了眼。
      花香缠绕在它周围,鸟鸣与树声非常清晰,一切却渐渐凝固了。
      声音重复起来,花香散去。
      人不会衰老,但是在这里呆着——就失去了自由。
      像是天空中已经习惯遨游的鸟,被关进笼子里,渐渐失去飞行的能力。
      娜塔莎和他不一样。
      她了解什么样是自由,也知道什么样算是残忍——呆在这笼子里的话……
      会被困住的吧。
      他摘下玫瑰,上面的刺不会刺伤他,他却可以摘除锋利的刺。
      ……但是他不会这么干的。
      “娜塔,喜欢花吗?我记得女孩子都喜欢花。”
      他把带刺的玫瑰放入花瓶,捧着花瓶迎上娜塔莎带着笑意的眼神,也跟着露出笑容。
      “刚才那种话可是减分项。”娜塔莎摆弄着玫瑰的花瓣,“你自己养的?”
      “是啊,我还蛮喜欢园艺的。”
      “绘画,园艺,手工,还有什么事你做不到的?”
      “我不会跳舞。”杨黎想了想,“也不会打架。”
      “你们也会打架的吗?我还以为你们都是不会生气的泥人呢。”
      “打架是会有的,不过更像是决斗。”
      “……决斗?”
      “是啊,决斗,如果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损,就会给对方丢手套——和很久以前差不多的决斗方式,在我老家那边还是挺常见……“
      “不是说不能在外面呆太久吗?”
      “对,每十几天就要回培养舱里呆几天,但是也不影响人们喜欢看热闹——也喜欢决斗,算是欣赏一下暴力美学吧。”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娜塔。”
      幽灵看起来彬彬有礼,“我们决斗吧。”
      “……”
      娜塔莎的表情有一瞬间写满了“这孩子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你自尊心受损了?”她试探着问。
      “不算是,就是想给你看一下——我已经很成熟了。”他歪歪头,年轻的脸上带着温柔的表情,“不可以再把我当孩子看了。”
      听着就像是孩子的无理取闹。
      不过……质量不到3克的幽灵,说过自己“不擅长打架”,这时候有主动提出决斗——
      娜塔莎眯了眯眼。
      这算是被小看了吗?
      #
      被按倒的幽灵沉入地板。
      女特工反应极快,瞬间撤离原地,猫着腰站在客厅中暗自警戒。
      “暗器”飞了过来——
      是一个靠枕。
      女特工的表情带上了一点嫌弃。
      格斗水平极差,四秒钟就可以放倒,现在又是这种小把戏……?
      等等,这个颜色不太对,刚才没见过!
      靠枕在半空中爆裂开来。
      大片羽毛遮住了视线。
      她警惕的迅速转身,还是被背后飘来的幽灵扑了个准,身体不平衡的一瞬间还能抓住空隙侧过身——
      “娜塔好厉害。”
      按住她手腕的的幽灵和她一起倒在沙发上,迅速的飘到她正上方,“反应好快。”
      迷惑视线的方式也好,扑上来的速度也好,意外情况还不少。
      幽灵比想象中更有攻击力一点。
      黑寡妇的手腕上的寡妇蛰还没用上,如果距离足够的话,她的枪法也很准。
      格斗上还没算用全力,实际上,就现在这种握着她手腕的姿势,她也可以再掀翻他一次。
      但是看着他略带得意的样子,就不是很想继续打了。
      “怎么?”她的语气有点轻佻,带着点说不明白的温柔意味,“想向我证明你是个成年人了吗?”
      幽灵眨了眨眼。
      他俯下身,亲吻她的脸颊,然后仿佛不满足一样,又亲了亲她的嘴角。
      “你爱我吗?”
      他只是不知疲倦的询问。
      嗓音却带着些许低沉。
      “娜塔,你爱我的话,门就会开了。”
      “……”
      她曾经以为被困在这里是寂寞幽灵的愿望。
      “你想我走吗?”
      幽灵的眼神很复杂。
      “娜塔……我的悲伤很轻微,但也会有悲伤的,我不会产生非常强烈的悲伤,因此……些许的悲伤就是我的全部了……”
      他飘远了一点,将娜塔莎拉起来,坐到她身边去。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伤心。”
      我不想让你离开我,又想让你走出这个屋子。
      真想和你一起出去啊。
      外面的人都是脾气暴躁的家伙吗?以我的标准来看,他们至少是情感充沛的,那大概会很有趣。
      他有点迷迷糊糊的,娜塔莎温柔的拥抱住他,她的指尖温柔的划过他的脖颈与脊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