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拾旧颜

作者:青曼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刘彦之死

      自古女子无才是德,所以靖南侯来时谭文以铺子账本还未看完一事为由,便带了婷玉回房。
      
      白发人送黑发人,到底伤情!说到情动之处不免抽噎一声,无法继续。陈肃对他实在谈不上什么兄弟之情,略安慰几句,便不在接话。
      
      陈肃在陈庭之一事上并未过多的犹豫,当靖南侯寻求帮助之时,还是将自己所知之事一一告知。
      
      靖南侯得知是太子所为之后,竟是瞪大了眼睛拍案而起!
      
      怒道:“陈肃,这般大逆不道的话岂能胡乱编造!?”
      
      陈肃闻言,也未生气而是从袖中拿了份看起来略有些年头的尸检手抄,递了过去道:“刘秉真之子刘彦惨死之事,大哥应有耳闻才是。”
      
      靖南侯皱眉,盯着陈肃道:“这是......”
      
      陈肃看着靖南侯眼中疲倦下的惊讶,笑道:“当年刘彦的尸检可是做了假的 ,这份也不过是个翻抄卷罢了!”
      
      靖南侯闻言,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那份尸检和陈肃似笑非笑的神情,靖南侯抓紧了最后一根稻草道:“怎么可能为了个小绾杀害已册封了的世子庭之啊!”
      
      陈肃道:“那小绾的相貌,与刘彦生得极其相似。如今四皇子已战亡,朝中已经没有皇子能与他抗衡了!”
      
      靖南侯愣了一下,安静过后竟是捶胸顿足呵呵笑了起来:“报应啊,报应啊!我只是不信啊!”
      
      侯夫人出身名门世家,柳氏一族祖上也曾出过丞相荫蔽后人,只是到侯夫人这代便开始走向消弭。
      
      侯夫人的隔房姐妹众多,其中有一妹妹唤柳轻絮。后与那刘彦定了亲事,面上算是刘彦高攀,可知晓的都当这是门当户对的一门婚事!
      
      那时的刘秉真感恩于丞相韩束的提拔,对太子也是毕恭毕敬。
      
      太子那会儿思量众多,一来四皇子上阵杀敌,多有功绩;二来也接触朝政,免不得拉拢群臣。听闻刘秉真的独子成亲,便身穿便服提了礼去到刘府祝贺。
      
      当年的刘彦,可谓是京城中的翩翩公子。相貌出众,气质温雅,大有其父刘秉真之韵,也甚得闺中女儿向往。
      
      娶亲那日,身穿大红喜炮,头戴缠丝冠玉。将那人衬得清新俊逸,只是那一刹那的芳华,便让本已娶正妃的太子心猿意马。
      
      刘彦虽生得美,但毕竟是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忍了这事?
      
      人,总是在万不得已时才会反抗强权,加上实在难耻,刘彦忍了两年后,终是忍无可忍!待那侍卫将自己掳出去时,怀里揣了利刃!
      
      太子真心喜爱,但他更爱自己的小命!被刘彦这般一吓,火气也是腾得冒了起来!当即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怒斥一番后才觉不对劲。
      
      凑过去一瞧,那刘彦早已撞上了桌角,头上一大滩的鲜血!
      
      那时候的刘彦还有气息在,而太子已然慌了神!首先想到的便是将此事瞒天过海!
      
      刘彦之妻柳清絮自是对那判案结果不服,却左右碰壁!不由想起温柔心善的侯夫人来。
      
      柳清絮却不知,那侯夫人竟是个心胸狭隘极其护短的女子!
      
      靖南侯非但未帮衬一二,反而将她闭上了绝路!
      
      说道这里,靖南侯道:“那时圣上故作不知,朝中之人皆是些老狐狸,岂会帮了她?只有那秦御史,尚伸手一二但也无可奈何。那份尸检便是你嫂嫂当着她面撕了的,哪知竟......”
      
      陈肃说道:“柳清絮自杀时,已有两月的身孕了。大哥,靖南侯,换做你,你信她自杀吗?”
      
      靖南侯沉默,许久呼了口气道:“是丞相韩束......”
      
      陈肃打断道:“大哥,因你碌无为,所以才活这么多年呐!如今庭之惨死,太子与丞相,自会想法子将此事掩过去。余青侯尚在,圣上,亦会如当年。”
      
      靖南侯抬起头,瞪大了眼睛道:“他们也敢?”
      
      陈肃说道:“有何不敢?如今皇上年纪也大了......”
      
      靖南侯的肩膀好似被压垮了,半晌道:“容我想想。”
      
      入夜,陈肃将谭文抱在怀里,下巴放在谭文的头顶上,说道:“这太子行事,倒是让我心里一寒,总觉得林耿就在暗中盯着我一般。”
      
      谭文噗嗤笑出了声儿,听着扑通扑通的心跳,道:“他还能绑了你不成?”
      
      陈肃沉吟一声:“难说,上辈子那场面,可是命都丢了!我那个时候,看着那双满含......的眼睛,才反应过来。”
      
      谭文愣了下,抬头看着陈肃:“作孽!”
      
      陈肃说道:“对别人倒没什么,到自己,就有点微妙了。”
      
      谭文笑着给了他一下:“你这是在臭美?”
      
      陈肃抓住谭文作乱的手,红烛垂泪,将谭文的笑颜蒙上了一层暖意,心思微动,闭上眼缓缓垂下头去。谭文见他压来,轻笑一声。
      
      陈肃听了这声音,睁开眼,气闷道:“皮什么,闭上!”
      
      谭文闻言,笑得更欢,没脸没皮的垫着脚伸手揽过陈肃的脖子:“瞧着你这般主动,若是今晚伺候不好本大爷,就别想领银子!”
      
      谭文与自己待得久了,竟也学着没羞没臊地调戏起人来!
      
      陈肃心里好笑,弯腰凑到谭文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奴家定会让爷满意的......”
      
      说罢,不顾拍在身上的粉掌便将谭文打横抱起,刚放上床,身后却传来稚声稚气的一声:“你们在举高高吗?”
      
      陈肃愣了下,忙直起身整理衣衫后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来人歪着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赫然是十四皇子陈柏川!
      
      见陈肃这般问,说道:“我无聊。”
      
      陈肃扶额,瞧着谭文正憋笑,也是乐了。随后将谭文扶起来,整理了一番之后两人就这么坐在床沿上。
      
      “余亦凡呢,你没去寻他?”
      
      陈柏川抬步一瘸一拐得走到一旁的椅子旁,瞧了瞧皱着眉头还是没坐下去。
      
      说道:“他,好像又炸毛了。”
      
      陈肃表示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什么炸毛?”
      
      陈柏川缓缓说道:“他的样子,很像贤妃养的狮骢,它想跟我玩儿的时候,整个毛竖起来炸成球,嘴里高兴唤着。嗯......但是余,他,不像是要跟我玩的样子。我还怕,就走了。”
      
      这是可以理解余亦凡生气了?
      
      陈肃没接这茬,倒是谭文见他走路怪异问道:“十四皇子,可是不舒服?”
      
      陈柏川揉了揉屁股,像是实在想不通般一瘸一拐埋过来,问道:“我好奇,太子哥哥他们不痛吗?”
      
      陈肃眯眼,不由想得远了些,说道:“什么意思?”
      
      陈柏川憋着嘴,说道:“我便秘了......”
      
      陈肃愣了下:“所以呢?”
      
      陈柏川举起白嫩嫩的手爪子:“我用这个手抠出来的,都流血了!太子哥哥和另一个漂亮哥哥一起打架,不会痛吗?”
      
      陈肃:“......”
      
      谭文:“......”
      
      半晌,陈肃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四皇子,便秘,不是这么治的。”
      
      陈柏川歪着头:“哦,我知道怎么治了。”
      
      陈肃喷血,骂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陈柏川:“不是找太医吗?”
      
      陈肃:“......”
      
      谭文给了陈肃一眼神,大有你真猥琐的意思在里头。
      
      陈肃无语问青天,终是问道:“有事快说!”
      
      陈柏川:“我无聊。”
      
      陈肃:“鬼信你!”
      
      陈柏川想了想,随后看着谭文道:“我昨天看到一个漂亮姐姐。”
      
      陈肃暗暗发誓,我再接你茬那真是想不开了。
      
      陈柏川继续道:“父皇问我,想不想坐金色的凳凳,我没说话。他就说,坐凳凳,会有漂亮姐姐。”
      
      陈肃眯眼:“然后呢?”
      
      陈柏川组织了好一会儿的语言,也没说个一二。估计也是被自己弄纳闷了,将暗卫唤来,从他手中接过炭笔和纸后便埋头苦写。
      
      谭文暗暗吃惊,瞅着陈柏川那可爱劲儿,不由道:“我去端些吃食来。”
      
      陈肃嗯了一声后,便撑着下巴自顾自寻思。
      
      直到陈柏川将写好的纸递来,这才伸手接过,只见上头写着:父皇将那女子带来,与我说了会儿话后,便唤了出去。随后询问我,可要那皇位。 
      
      句句清晰,陈肃一惊,另一张纸便塞了进来:我想那女子怕是我未来之妻,陈大人所说之事,可做的数?
      
      陈肃张了张嘴,见面前又有张纸:我这老毛病一用嘴,就得组织半天语句。
      
      陈肃见他还要塞纸,连忙打住:“这事自是做数!不过,皇上怎么......”陈肃不确定得问道:“你母妃是谁?”
      
      陈柏川说道:“一个女人。” 
      
      陈肃忙将纸塞了过去:“写写写。”
      
      陈柏川写道:安常在娘娘。
      
      陈肃沉默,盯着陈柏川半晌。想着他不过九岁的孩童,哪知这些事儿。
      
      若是这般,倒是读不懂皇帝的意思了。
      
      自上次宫宴一见,陈肃给出了承诺后,这陈柏川竟是直接带暗卫三天两头来寻自己!
      
      陈肃这时候才意识到,皇上,在暗中保护这十四皇子。他来这府上的事,也是皇上默认的!
      
      陈肃辗转大半年派人去调查当年后宫那一把火也未得到有用的消息。如今这十四这般直接,可是圣上的意思?
      
      想着十四的性格,还是问道:“皇上知你与我说这事吗?”
      
      陈柏川歪着头:“他说是两个人的秘密。”
      
      陈肃跳了起来:“那你跟我说这个干嘛?不要命了?”
      
      陈柏川闷了下,掏出纸写道:我知晓你想扶持与我,得此消息,也好另作打算。
      
      陈肃看着窗外:“那你家暗卫......”
      
      陈柏川一拍脑袋:“我忘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