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离开牙行之后,薛雁声跳上了牛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在牛车上挪动了几下,坐稳当后就冲着沈正泽道,“阿泽,我们回家吧!”
      
      沈正泽嗯了一声,却是赶着牛车又回到了南市。
      
      薛雁声正疑惑间,沈正泽已经停住了牛车,侧头问他,“在哪儿摆摊?”
      
      他下意识地指了指前面,“就在前面左拐。”
      
      之前薛雁声和简丰摆摊的地方其实位置不怎么好,十分接近南市的边缘了。
      
      沈正泽将牛车停在原先摆摊的地方,开始麻利地将牛车上剩余的豆腐搬下来。
      
      薛雁声大概猜到了沈正泽的意思,他是想摆摊把那几个混混吸引过来,好为自己出气。
      
      但是,薛雁声握住了他的手腕,轻轻晃了晃,斟酌着道,“阿泽,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不如我们……”
      
      薛雁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前方一个提着藤编篮子的老妪走了过来,语气和缓,笑呵呵地道,“我还以为,小哥儿你今天不来了呢。”
      
      薛雁声见状连忙过去扶住了那位老妪,“阿婆您慢点儿走。”
      
      “不碍事不碍事。”老妪挥了挥手,笑眯眯地看着沈正泽,“这位就是你家的郎君吧?”
      
      薛雁声笑了笑,“对。”
      
      沈正泽迟疑了一下,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今天还是一块?”薛雁声随口问道。
      
      “不。”老妪摇了摇头,“今天要两块。”
      
      “家里有客人吗?”薛雁声问道。
      
      “算不上客人,是我家大郎回来了。”老妪接过了豆腐,慢悠悠地道,“这豆腐他肯定没吃过,我买了给他尝尝。”
      
      薛雁声一听,便多切了一块,一起放到了老妪的藤编筐里,“阿婆你收好。”
      
      老妪转身要走,却倏地顿住了脚步,扭头看向了薛雁声,“小哥儿,这重量有些不太对。”
      
      薛雁声笑了笑,眼睛弯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阿婆总是照顾我的生意,今天买二赠一。”
      
      那老妪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被薛雁声抢先开口道,“阿婆就别和我客气了,天都要黑了,我也得收摊回去了。这豆腐要是没卖完,第二天就坏了,带回家我也吃不了,多浪费呀!”
      
      最后这句话绝对是假的。
      
      但我也不是故意说谎的,薛雁声在心里默默道,要是不这样说,老阿婆很可能不会收。
      
      果然,那老妪迟疑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缓缓道,“那老婆子就厚着脸皮收下了,以后还来。”
      
      薛雁声点了点头,“那感情好,阿婆慢点儿走,路上小心。”
      
      “知道啦,小哥儿路上也要小心。”老妪拍了拍薛雁声的手臂,笑呵呵地道,“这太阳都要下山了,快和你家郎君回家去吧。”
      
      “嗯。”薛雁声乖乖点头,等老妪走远后,他又立刻扭头看向了沈正泽,试图把人带回家,“阿泽,我们回家吧。”
      
      虽然觉得那几个小混混肯定不会是自家阿泽的对手,但是薛雁声总是会担心有个万一。
      
      而且一旦打起来,阿泽就要一打多,他自己这小身板估计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除此之外,薛雁声还不想看到沈正泽受伤,一点儿也不想。
      
      沈正泽却不肯罢休。
      
      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深深地看着薛雁声,就是不肯挪动。
      
      薛雁声无奈,扯了扯他的手臂,正准备使用装晕大法,“阿泽,我……”
      
      “呦,这不就是那个买豆腐的小哥儿吗?”一道带着明显恶意的声音在薛雁声身后响起,“怎么,上一次的教训不够?还敢来?”
      
      薛雁声扭头,对面是一行四人的小混混。
      
      为首的那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一看就很不好惹;还有一个尖嘴猴腮,眼睛里满是不怀好意,另外一个罗圈腿,最后一个歪脖子。
      
      薛雁声蹙眉,抓紧了沈正泽的衣袖。
      
      大概是看到今日那个力气奇大无比的小个子不在,混混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而沈正泽,因为有薛雁声在身边,身上的煞气收敛了不少,所以看上去也就是一个比较高大的男人罢了,而混混那边却有四个人。
      
      打头那个膀大腰圆的混混上下扫视了薛雁声一眼,眼中逐渐带上了一丝淫邪的意味。
      
      先前他只是受人之托,故意去薛雁声的摊子前找茬儿,但是现在么……
      
      他嘿嘿笑了两声,“我先前还没注意,小哥儿你长的可真不赖,比红云楼的宁哥儿还好看。”
      
      宁哥儿?
      
      红云楼?
      
      薛雁声蹙眉,这听起来就不太像是什么正经地方,莫非……是越朝的青楼?
      
      他正低头思索,也是因此,并没有看见沈正泽那一瞬间变得极为阴沉的脸色。
      
      “阿泽?”被按在牛车上的时候,薛雁声只是眨了眨眼睛,却并没有开口阻止。
      
      他觉得,或许让沈正泽将心里的怒火发泄出来比较好。
      
      沈正泽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在薛雁声的额间落下了一个轻柔又缱绻的吻,“别怕。”
      
      低低的声音在薛雁声的耳边回响。
      
      还未等他从那低沉磁性的声音中回过神儿,就被几声惨叫强行拉回了现实。
      
      薛雁声不悦的抬头。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先前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几个人,全都躺在了地上,横七竖八,哀嚎翻滚。
      
      他抬起头的那个瞬间,恰好赶上沈正泽将最后一个人撂倒。
      
      沈正泽的动作十分干脆利落,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因此招招简洁凶悍,直取要害。
      
      要不是担心背上了杀人的罪名,此时地上只会有四个死人,而不是蜷缩的“虾米”。
      
      薛雁声直接看呆了。
      
      他怔怔地看着对方,只觉得此时的沈正泽帅到无法形容!
      
      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向着自己走过来,薛雁声觉得那脚步仿佛是踩了自己的心脏上。
      
      “砰、砰、砰。”
      
      “嗒、嗒、嗒。”
      
      心脏跳动的声音和对方的脚步声完美合拍。
      
      当沈正泽最终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薛雁声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他不禁开始想象,待会儿阿泽开口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
      
      是别怕,都解决了。
      
      还是,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
      
      亦或是,我们回家?
      
      然而让薛雁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沈正泽开口后的第一句话,就直接让他整个人懵逼了。
      
      “如果害怕,就离开。”沈正泽低垂着双眸,盯住了自己的脚尖,语气看似漫不经心,细品的话却能感觉到深处的小心意味。
      
      薛雁声:?
      
      这什么鬼?
      
      离开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薛雁声: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听这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