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看着那躺在地面上的四个“虾米”,薛雁声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你在担心什么?”薛雁声在牛车上跪坐了起来,整个人顿时比沈正泽高了不少,他弯下腰,伸出双手捧住了沈正泽的脸颊。
      
      “在担心我害怕你吗?”
      
      沈正泽没有说话,但是他眼睛里的神色却明明白白地在说,是。
      
      薛雁声突然间觉得自家阿泽很可爱,轻笑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刚成亲没多久,你就带着我去打过猎了。”
      
      你“凶残”的一面我早就见过了,如果害怕我也肯定早就害怕过了,怎么可能会忍到现在?
      
      “那不一样。”沈正泽开口道,“这一次是人。”
      
      薛雁声眨眨眼睛,“那你会伤害我吗?”
      
      沈正泽定定地看着薛雁声,对方不会知道,在自己的拳头砸到那几个混混身上的时候,他究竟用了多大的毅力才克制住了想要杀死对方的欲念。
      
      这也是他经常进入山林打猎的原因之一。
      
      良久之后,沈正泽缓缓摇头,声音坚定有力,“我不会。”
      
      “那就足够了。”薛雁声笑了笑,手臂用力,将对方往自己的怀里拉了一下。
      
      嗯……没拉动。
      
      薛雁声:……
      
      他再拉了一次,这一次沈正泽十分配合地被扯到了薛雁声的怀里。
      
      -
      
      薛雁声的胸膛并不宽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瘦弱,贴上去的时候,沈正泽恍惚中,觉得自己的侧脸可以感受到那胸膛上的根根肋骨。
      
      但是,很温暖,很……安适。
      
      沈正泽漫无边际地想着。
      
      自从和薛雁声成亲之后,以前总是在夜里纠缠他的那些噩梦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来找过他了。
      
      -
      
      曾经的噩梦里,有无尽的鲜血,烧焦的古木,还有周围战友和敌人的尸体,尸体大都是残缺的,他们都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沈正泽,随着他的走动,那尸体上的眼睛也仿佛向日葵一样,追随着他前进的方向而转动。
      
      象征着不祥的黑色乌鸦停在了枯焦的树干上,黑色的瞳孔也直直地盯着沈正泽。
      
      沈正泽拖着手里的断刀,一步步地向前,踏过了战友们的残肢断臂,踩进了汇聚成洼的血水,踢飞了敌人残缺不全的脑袋……
      
      终于来到了那一只黑鸦的面前,沈正泽举起了手中的断刀,“刷”得一声,对准了那黑色的乌鸦的眼睛狠狠横切——
      
      “嘎——”
      
      下一瞬,失去了半拉脑袋的乌鸦猛地飞起,张开利爪划向了沈正泽的脸庞。
      
      -
      
      所有噩梦的地点,都是他所经历过的战场。
      
      纵使战争已经结束了快一年,但是那三年的死里逃生,仍旧在沈正泽的身上落下了深刻的烙印。
      
      噩梦只不过是其中最容易熬过的罢了。
      
      -
      
      沈正泽伸手,扣住了薛雁声的腰,紧紧地勒在了自己的怀里。
      
      “阿声。”他的声音有些哑,“别离开我。”
      
      薛雁声察觉到了沈正泽的不对劲儿,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询问。
      
      他忍着腰间的疼痛,阿泽勒得太紧了,“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信我。”
      
      静默中,沈正泽埋在薛雁声怀里的脑袋上下点了点。
      
      -
      
      两人驾车回去的时候,太阳还差半截儿就要彻底落入地平线。
      
      至于那四个“虾米”,直接被薛雁声和沈正泽扔在了原地,沈正泽没下死手,缓一缓估计就能起身自己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薛雁声坐在了沈正泽的身边,随着牛车摇摇晃晃。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月亮挂在了半空,温柔地洒向了人间,万物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也照亮了薛雁声他们回家的道路。
      
      入夜后温度更低,薛雁声忍不住又往沈正泽的身上缩了缩,嘴里喃喃道,“好冷啊。”
      
      沈正泽一手控车,一手将薛雁声抱进了怀里,侧头蹭了蹭薛雁声的头发,温柔地道,“快到家了。”
      
      薛雁声将自己身上的皮袄裹得紧紧得,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打哆嗦,在心里感慨了一声,这昼夜温差可真大。
      
      正想着,薛雁声鼻子一痒,“阿嚏!”“阿嚏!”“阿嚏!”
      
      连着三个大大的喷嚏打了出来。
      
      薛雁声伸出手揉了揉鼻子,觉得自己很可能要感冒了。
      
      沈正泽对于薛雁声的身体状况十分敏感,此时他双手腾不开,干脆将额头抵在了薛雁声的额上,停了一会后,道,“还好,没有发热。”心下稍安。
      
      今天晚上是来不及了,明天一定要找大夫过来看一看。
      
      “我不要。”想起那苦涩的中药,薛雁声下意识地就要拒绝,在他看来,即使感冒了也只是小病而已,就算不吃药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但是沈正泽对此却十分坚持,“必须吃药。”
      
      薛雁声一点儿也不想吃那苦苦的中药,但是沈正泽的好意他也不想拒绝,突然,他灵光一闪,那不是还有罗德嘛!
      
      “等回去我会找罗德交易。”薛雁声苦着脸揪住了沈正泽的衣服,“要是罗德那里没有合适的药物,我肯定听话。”
      
      沈正泽一开始想拒绝,但是看薛雁声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到嘴边的拒绝最终还是换成了一个好字。
      
      -
      
      “终于到家了!”薛雁声跳下牛车,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大门,而沈正泽则是赶着牛车前去交还。
      
      薛雁声看着沈正泽的背影,喃喃道,“家里没有个交通工具实在是太不方便了,等回头和阿泽商量一下,家里也该买头牛了,要不然明年开春可怎么种田?”
      
      摸黑走进家门,薛雁声凭借记忆把家里的油灯拿了出来,拿出打火石,借着月光,小心翼翼的点燃了油灯。
      
      下一瞬,如豆的灯火跳跃在了屋子里,照亮了周围一尺见方的范围。
      
      “嗷呜!”见自家主人回来了,小老虎嗷呜嗷呜地叫着,蹭到了薛雁声的腿边要吃的。
      
      薛雁声抱起小老虎,觉得有点儿发愁。
      
      看家里这小家伙儿撒娇卖萌的模样,哪里有老虎这百兽之王的气势?
      
      “哐啷、哐啷——”开门关门声过后,沈正泽坐到了薛雁声的身侧。
      
      “阿泽,你说这可怎么办啊?”薛雁声一边摸着小老虎阿花的下巴,一边苦恼地道,“阿花好像要被我们给养废了。”
      
      “废了就废了。”沈正泽漫不经心地道。于他而言,这老虎养废了才好呢,至少不用担心将来会给薛雁声造成危险。
      
      看着占据了自家夫郎怀抱的小老虎,沈正泽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很想把它给扔出去。
      
      “可那样我们和养了一只猫有什么区别?”薛雁声不赞同地道。
      
      沈正泽想了想,“那我以后打猎带上它。”
      
      薛雁声:……
      
      按照自己对阿泽的了解,薛雁声觉得他有很大的可能会直接把阿花当狗用。
      
      说起来……
      
      薛雁声突然间有些愧疚,阿花这个名字也挺像狗名儿的,难不成自己也潜意识里把阿花当狗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花:我不要面子的吗?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