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这还用证明吗?大家都看见了!”小个子的猥琐男人立刻大声嚷嚷,试图在气势上压倒薛雁声。
      
      看着周围渐渐聚集过来的人群,薛雁声冷笑一声,还真的当他是软柿子,可以随意捏了?
      
      “哦?是谁看见了?你让他出来作证!”
      
      “我可以作证!”一个胖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颠颠地跑了过来。
      
      薛雁声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你确定你真的看见了?”
      
      胖子把肚子一挺,哪知道碰上了薛雁声那冷冰冰的目光,原本脱口而出的话顿时就卡壳了,磕磕绊绊地道,“当……当然!”
      
      “哦……”薛雁声点了点头,继而玩味道,“那你又如何证明,你是目击者呢?”
      
      “啥?母鸡……者是什么?”那胖子搔了搔自己的脑袋,明显没明白薛雁声的意思。
      
      “那我换个说法。”薛雁声慢条斯理地掸了掸自己身上沾着的杂草,“你又如何证明,你看见了刚才发生了何事?”
      
      “这还用证明吗?”那胖子更加疑惑了,“我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哦~”薛雁声拉长了声音,似笑非笑道,“既然这样,我还说我刚才看见你偷了别人的钱袋呢!”
      
      “你血口喷人!”那胖子涨红了脸,“不信你搜,我身上没有别人的钱袋!”
      
      “那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提前把你偷来的钱袋扔了,只留下里面的银钱?好应付别人的搜身?”薛雁声再度反问。
      
      同时,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刚才薛雁声说的那句话,已经完全将胖子当成是小偷了。
      
      “我……我……”那胖子我了好几声,还是没有我出个所以然来。
      
      对付无赖,就要比他更无赖。
      
      毕竟,无赖是不会和你讲道理的,只会胡搅蛮缠。
      
      薛雁声原本的计划是,如果自己不能成功地坑到对方,就干脆自己也碰瓷一回。
      
      哈,不就是碰瓷么,他在后世可见得多了!
      
      保证三百六十度不重样!
      
      见那个胖子已经被自己给彻底绕晕,薛雁声暂时放弃了他,而是转身看向了那个小个子男人,“所以,你准备如何证明是我们的牛车撞了你?”
      
      那个小个子男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立刻开口道,“那你又如何证明不是你们的牛车撞的我?”
      
      薛雁声挑眉,这小个子男人倒是很机灵啊,直接将问题给扔回来了。
      
      小个子男人选择碰瓷的时间和地点十分巧妙,他倒下的时候,周围正好没有多少人,而其中大部分人的视线基本上都被牛车遮挡住了。
      
      严格来讲,周围的旁观者大部分只是被那个小个子男人的叫嚷声吸引,这才注意到这边居然发生了一起“车祸”。
      
      除了当事人和被小个子男人特意安排过来的“目击者”,没人真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大部分的围观群众,总是缺乏判断力,听风就是雨,所以要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到道德的制高点上去。
      
      “我当然能证明。”薛雁声抱臂,绕着那个小个子男人转了一圈儿,哼,他前世的那些刑侦影视剧和刑侦小说可不是白看的!
      
      “你既然说是我家的牛车撞了你,那好,我问你。”薛雁声顿住脚步,犀利地看向小个子男人,“是牛撞了你,还是车撞了你?”
      
      “当然是牛!”小个子男人不假思索道。
      
      “是牛的哪部分撞了你?”薛雁声一边问一边估量那个小个子的身高,居然比牛还矮,黄牛大概要跪下来才能撞到他的肩膀。
      
      “当然是牛头了!”
      
      “哦,那是牛头的哪部分撞了你?”
      
      “牛角!”
      
      “左角还是右角?”
      
      这一次,小个子男顿了一下,目光似乎在那头牛的身上晃了一下,继而道,“右角撞的。”
      
      “那你又是在哪边被撞的呢?”
      
      “右……右边。”
      
      薛雁声走到了黄牛的右边,笑了,伸手指了指右面的方向,
      
      “可是这里好像没有挣扎的痕迹啊?”薛雁声转头,故作疑惑道,“你被黄牛顶开,地上怎么会没有痕迹呢?”
      
      再不济,也会有跌倒扑腾的痕迹吧?这又不是后世的水泥地面,完全就是靠脚和车踩出来的,虽然比不上田地松软,但是一下雨也是会泥泞不堪。
      
      而黄牛的右侧,果然如薛雁声所说的那样,没有丝毫挣扎的痕迹。
      
      那个小个子男人立刻想出来了理由,“不,是我说错了,我其实不分左右来着!!”
      
      薛雁声笑眯眯道,“哦?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非要我提出来疑点你才说?”
      
      “所以,是你心虚了!”最后,薛雁声一声断喝,吓了众人一跳。
      
      “阿泽,抓住他!我们去见官!”
      
      说完,薛雁声又躬身,对着附近围观之人行了一礼,“若是不耽误各位的功夫,可否请诸位父老乡亲与我等一同前去?”
      
      这些人,就是最有力的证人!
      
      而且还和薛雁声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可比起小个子男人的胖子朋友有利的多!
      
      -
      
      人群外,浅青色衣衫的男人抚掌而笑:“二哥,这下你可不担心了?”
      
      站在他身边的严肃男子微微颔首,“阿声总算是有了些以前的活泼模样。”
      
      这二人正是先前在云和楼的两人。
      
      在发现薛雁声和沈正泽似乎是遇上了麻烦之后,之前那严肃面容的男子就已经吩咐自家小厮去衙门报案了。
      
      算算时间,官差此时也应该差不多赶过来了。
      
      这一场闹剧,大概很快就能结束。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小个子男人见自己今天似乎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手伸进了怀里。
      
      薛雁声:???
      
      沈正泽立刻下意识地护在了薛雁声的身前。
      
      然而,那个小个子男人的目标压根儿就不是薛雁声,而是那一头黄牛!
      
      因为动作太快了,薛雁声甚至都没看清楚他到底从怀里掏出来了个什么东西,只看见他的手往黄牛的身上一抹。
      
      接着一股血腥气弥漫开来,在疼痛的支配下,黄牛开始躁动起来,不安地甩着蹄子,拉着牛车就往前冲去!
      
      而不巧的是,因为刚才的争执,薛雁声和沈正泽恰好站在了黄牛前进的方向上!
      
      说时迟,那时快,沈正泽一把将薛雁声搂进了怀里,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那一头冲过来的黄牛。
      
      但是,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沈正泽的后背仍旧不可避免的被牛角划出了一道血痕。
      
      “你怎么样?”惊魂未定的薛雁声来不及思考自己的状况,忙连声问道。
      
      刚才沈正泽几乎是将他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压根就看不到沈正泽究竟受没受伤。
      
      此时薛雁声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直接找人去报官好了,大不了就是被讹点儿钱儿。
      
      钱哪里有沈正泽重要?
      
      “没事儿。”沈正泽轻轻地拍着薛雁声的脊背,安抚道,“别担心。”
      
      没在沈正泽的声音中听出来痛楚,薛雁声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一点儿,他下意识地就想掀开沈正泽的衣服查看,一定要亲眼见到才能放心。
      
      然而,手刚抓到对方的衣摆,他总算是想起,现在正是大庭广众之下,于是讪讪地收回了手。
      
      “糟了!牛车!”薛雁声一拍脑袋,他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记了!这实在是不应该啊!
      
      这附近可是有不少围观的人,那黄牛“发疯”,有很大的可能会伤到人!
      
      “我们快……”去把牛车找回来。
      
      话还没有说完,薛雁声就看见对面来了几个穿着官服的衙役,其中有两个衙役用力握着黄牛的牛角,试图让陷入了狂躁的黄牛安静下来。
      
      而另外几人则是押着逃走的小个子男人和那个胖子走了过来。
      
      薛雁声下意识地就挺直了腰背,他对于基层执法人员有着天然的不信任,不然的话刚开始遇上了事儿就直接去报官了。
      
      他的脑子飞速运转,正思考该如何应对的时候,领头的那个衙役走上前,“两位没事吧?”
      
      薛雁声的心里立刻就提高了警惕,认真思考了一下后,道,“有事。”
      
      那个领头的衙役明显一僵,继而讪笑道,“不瞒两位,实际上这两个人我们早就注意到了,但是因为他们的动作太快,挑选的又都是性子软,好说话的人,大都是直接给钱了事儿。所以我们一直没能抓到他们的小尾巴,这次实在是很感谢两位。”
      
      薛雁声:???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
      
      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慢慢地开口,“这位差爷,既然已经查明了是这两人故意闹事,那之后会如何处理?”
      
      那衙役开口,“自然是上禀林知县,我就只负责抓人。”
      
      “那我们,也是要一起去县衙吗?”薛雁声问道。
      
      “自然。”那衙役见薛雁声抬起头看日头,不禁笑着道,“这位小哥儿,放心吧,林知县一向秉公执法,这次又是人证物证俱在,想必当堂就可以判决。”
      
      再者说,衙役在心里默默想道,薛家人亲自来报的案,谁敢不重视?
      
      就在薛雁声沉默的时候,一个轻快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阿声!”
      
      薛雁声正疑惑为什么这个声音有点儿熟悉,下一瞬就落入了一有点儿瘦削的怀抱,同时还被人在脸上蹭了蹭。
      
      薛雁声:……
      
      “阿韶,放开。”一道稳重内敛的声音响起。
      
      “好吧。”被称作阿韶的便是那个穿浅青色长衫之人,被二哥训斥了之后,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自己的怀抱。
      
      而说话的那位,薛雁声扭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中残留的惯性,只是一眼,薛雁声就立刻低下了头去,同时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二哥。”
      
      等等,二哥?
      
      薛雁声的心立刻就提了起来,这两个人是原主的亲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巧合,还是……
      
      不等薛雁声想完,那个面容严肃之人,也就是薛雁声的二哥——薛怀音微微颔首,“不用担心,我和阿韶会和你们一起去。”
      
      阿韶,便是薛雁声的三哥薛九韶。
      
      而薛怀音的言下之意就是,别担心,一切都有我罩着。
      
      好霸气。薛雁声在心里默默脑补道。
      
      -
      
      几人一路沉默地来到了雁南县衙门前。
      
      这一起案子并不是很复杂,相关证据都比较全面。
      
      但是那个小个子男人仍旧坚持自己是被黄牛的右角撞伤。
      
      结果林知县直接请了坐堂的大夫过来,一验伤,得,和那个小个子男人说的完全对不上。
      
      方向不对,位置也不对。
      
      让薛雁声印象深刻的是那位老大夫的一句话,“你身长比黄牛还矮,牛角是如何撞青你的腰的?”
      
      “别说是腰了,就算是肩膀也难。”
      
      这简直是对那个小个子男人的实力嘲讽。
      
      最后,按照律令,小个子男人和那个胖子被施以笞刑,也就是打板子。以及罚钱三贯。
      
      小个子男人四十大板,胖子三十大板。
      
      事情解决之后,牛车又交还到了沈正泽和薛雁声的手里。
      
      也是幸亏衙役门经过了那个小厮的提醒,及时赶到,不然的话,按照刚才那围观人群的密度,可能直接就是大规模伤亡的结果。
      
      饶是如此,围观之人中也有不少人受伤,按理来说这些人看病包扎的费用的要由那个小个子男人和胖子出。
      
      那两个人拒不交付罚金也没有关系,衙役们会亲自上门取的。
      
      通常而言,被衙役亲自上门取的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中饱私囊之类。也是因此,很多人都会非常自觉地交出罚金。
      
      或许,这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以暴制暴?
      
      -
      
      拿回了牛车之后,薛雁声先是检查了上面的东西是否有遗漏,幸运的是,因为牛车中布满了干草,所以除了醋撒出来一些以外,其他的东西都完好无损。
      
      见薛雁声检查完毕,薛怀音开口邀请他们两人去云和楼上坐一坐,薛九韶也是期待地看着自家最小的弟弟。
      
      薛雁声对于这个提议有着本能的抗拒,毕竟他对原主的性格以及家人是一点儿也不清楚,时刻都在担心自己被当成是妖魔鬼怪架柴火烧死。
      
      但是他也想不出不去的理由,最后还是沈正泽给解了围。
      
      “天色有些晚了,走夜路不安全。”沈正泽道。
      
      他看出了薛雁声的为难。
      
      薛怀音微怔,后又解释道,“不会耽误太长的时间,我们兄弟几个见了面,总是要坐在一起说会儿话。”
      
      既然薛怀音都这样说了,要是再拒绝可能会直接引起对方的警觉,薛雁声便决定,到时候一切都推给失忆。
      
      -
      
      云和楼。
      
      包厢内。
      
      四人正好两两相对而坐。
      
      最先开口的还是薛九韶,声音轻快,“阿声,你现在身体觉得怎么样?”
      
      “还好。”薛雁声谨慎地回道,“最近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顿了顿后,他又试探性地问道,“我以前,身体很不好吗?”
      
      薛九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对,从你小时候起,基本上就是大病小病不断。”
      
      薛雁声抿了抿唇,“其实,在成亲的当天,我突发疾病,被救回来之后就失忆了。”
      
      薛九韶挑眉,看了薛怀音一眼。
      
      薛怀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早就知道了。
      
      “你能健健康康的,我就放心了。”说完,薛怀音挥手,示意一旁的小厮上前。
      
      “这个你收下。”
      
      薛雁声好奇地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两根人参。
      
      “一根两百年,一根四百年。”位面交易系统判断道。
      
      这可真是瞌睡了送枕头!
      
      薛雁声心里一阵狂喜,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这人参,到底是收还是不收?
      
      正犹豫间,薛九韶的声音响起,“收下吧,以防万一。”
      
      薛雁声:……
      
      他看了一眼沈正泽,见对方没有阻拦的意思,薛雁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将盖子合上,“谢谢二哥。”
      
      “不谢我吗?那根四百年的老山参可是我特意为你寻来的。”薛九韶揽过了薛雁声的肩膀,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薛雁声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薛九韶哈哈大笑,干脆捧着薛雁声的脑袋,直接一口亲在了薛雁声的脸颊上。
      
      “果然是我家小阿声,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薛雁声:……
      
      虽然薛雁声现在就想把那人参给生吞了好给位面交易系统补充能量,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要是真的那样做了,唯一的后果就是被送去回春堂。
      
      -
      
      回水泽村的路上,薛雁声忍不住问沈正泽,“阿泽,你了解我的家人吗?”
      
      “一点儿。”沈正泽道。
      
      薛雁声深吸一口气,“那可以和我说说你知道的那一点儿吗?”
      
      他对自己现在家人的了解,仅仅限于刚才的见面,甚至连自己家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明明别人穿越还附带原主记忆大礼包的,但是到了他这里,什么都没有。
      
      哦,不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附带了语言大礼包。
      
      沈正泽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道,“你是薛家的小儿子,而薛家,是皇商。”
      
      薛雁声一惊,原主的身份居然这么牛逼?
      
      那又为什么会嫁过来?
      
      莫非是争家产?
      
      但是就刚才见面所看到的,薛家的人,似乎也还不错啊?
      
      一瞬间,薛雁声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好几出年度大戏。
      
      只不过这个问题问出来好像很伤人,薛雁声就咽进了肚子里,等以后时机适合了再慢慢旁敲侧击好了。
      
      -
      
      回到水泽村以后,薛雁声去收拾,顺便拿出来几两银子递给沈正泽。
      
      沈正泽不解。
      
      “那头黄牛被划伤了,这牛也是借过来的,这些钱就当做是补偿。”薛雁声解释,至于多给,是担心不够。
      
      “不用这么多。”沈正泽只拿了一贯钱。
      
      薛雁声也没有硬要他拿着,只是笑了笑,温声道,“早点儿回来。”
      
      沈正泽点头,“等我回来做饭。”
      
      “嗯,我切菜。”薛雁声道,他虽然总是掌握不了火候,但是切个菜还是没有问题的。
      
      沈正泽还是有点儿犹豫,最后郑重道,“千万不要生火。”
      
      “知道啦——”薛雁声拉长了声音,将沈正泽给推出了门去。
      
      等人终于看不见了,薛雁声立刻关上了门,深吸一口气后,将装人参的盒子打开。
      
      按照系统的指示,拿出了那一支四百年的人参,直接塞进了嘴里。
      
      卧槽,好苦啊!
      
      薛雁声下意识地就想吐出来。
      
      “宿主请慎重!”大概是察觉到了薛雁声的想法,位面交易系统那机械而呆板的声音里居然也染上了一丝焦急。
      
      薛雁声的脸都皱起来了。
      
      苦着脸,剩下的部分他只是大致嚼了嚼就吞下去了,因为嚼的不够碎,还险些噎着,不得不到处找水喝。
      
      然而,让薛雁声想不到的是,沈正泽居然回来得这么快,还恰好撞见了他到处找水喝的模样。
      
      同时被他发现的,还有那缺了一根人参的盒子……
      
      沈正泽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连话都来不及多说,直接上手,想把薛雁声还没有彻底吞下去的人参给弄出来。
      
      薛雁声捂着自己的脖子和嘴,想努力地把剩下的那一点儿给咽下去。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胶着的拉力赛中。
      
      如果不是担心自己太用力会把薛雁声的手指掰断,沈正泽此时大概已经成功了。
      
      终于,在历经了“艰难险阻”之后,薛雁声终于成功地把那卡在自己嗓子眼儿的人参给吞进了肚子里。
      
      沈正泽:……
      
      “我去找大夫。”丢下这样一句话后,沈正泽就直接往门口跑去。
      
      “等等!”薛雁声险而又险地拉住了沈正泽,差点儿直接被他给拖得趴到地上。同时他也在心里飞快地思考该怎么解释的问题。
      
      “我只是太饿了。”薛雁声的脑子飞速运转中,该如何解释才能比较合理?
      
      “那也不能随便吃东西。”沈正泽十分坚持。
      
      “我体质特殊!”薛雁声道,“自从我失忆以来,身体就一直处于十分空虚的状态,急需什么东西来填满!”
      
      嘶——
      
      说完后,薛雁声突然间觉得,怎么这句话越听越不对味儿呢?
      
      但是他琢磨着自己说的也没错啊,他体内的位面交易系统就是需要能量填满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