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夫郎

作者:沈闲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一千两百文一匹。”那伙计立刻开口,“这是河西郡的纨素,昨日刚运过来的,还没有被订走,所以才放在外面。”
      
      布庄的伙计言语间十分讲究,虽然没有明说你买不起,但是那话里的意思,若是有心的,自然能听出来。即便是那听不出来的,听见价格后,大概也就直接退缩了。
      
      薛雁声在心里暗暗道,“好贵。”
      
      但是见沈正泽看着那纨素若有所思的模样,薛雁声心里一动,开口问道,“伙计,用这纨素做一身衣服,大概要几匹?”
      
      布庄的伙计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客人说笑了,制作一身衣物的话,半匹足以。”
      
      那就是六百文一身衣服?薛雁声暗自计算了一下,这一身衣服,基本上可以和刚才沈正泽卖出去的一张鹿皮等价了。
      
      而如今越朝刚刚结束战争不久,粮价也偏高,大约要五、六十文一斗米,而一个壮年男子基本上是日两升,月六斗。
      
      按照越朝的计量方式,一石等于十斗,一斗等于十升。
      
      他们家虽然只有一个壮年男子和一个瘦弱的夫郎,但是架不住薛雁声能吃啊,饭量上绝对能当成是一个壮年男子来看。
      
      于是,两人份就变成了月十二斗。而往低了算,五十文一斗米,他们两人一个人的口粮也就是六百文。
      
      还有啊,这六百文还是只算布匹,没有计算裁缝的手工费的情况下。
      
      还是有点儿贵啊。
      
      嗯,要是阿泽喜欢的话,薛雁声觉得自己咬咬牙,还是能买上几匹的,就算是太贵,也可以少买一点儿给阿泽做亵衣亵裤。
      
      就在薛雁声出声的当口,沈正泽已经大手一挥,直接买下了半匹。
      
      薛雁声:……
      
      阿泽,你别抢我台词啊啊啊啊啊啊!
      
      -
      
      抱着裁好的布料走出布庄后,薛雁声忍不住道,“其实……”你不用专门买这么贵的。
      
      后半句还未等薛雁声说完,就被沈正泽给打断了,“要的。”
      
      “嗯?”薛雁声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都红了。”沈正泽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心疼,用手指点了点薛雁声的后肩。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薛雁声自己蹭掉了被子,沈正泽都还没有发现。
      
      这也是他今天一定要来买素的原因,纨素轻薄柔软,不会像是粗糙的麻布一样,把薛雁声的皮肤都给磨红了。
      
      “要和我说。”沈正泽又强调道,那后面的红痕让他觉得十分碍眼。
      
      这事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在嫁给自己之前,薛雁声在家里说不定都没穿过麻布衣服。也是他失忆了,不然的话,大概早就提出来了。
      
      所以沈正泽对此十分愧疚,毕竟之前他可是答应过薛雁声的兄长好好照顾他的。
      
      薛雁声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
      
      前世父母双双离开之后,薛雁声就再也没有受到过如此贴心的照顾了。
      
      他倒是也想过是不是要寻找一个恋人,彼此陪伴,彼此照顾。
      
      但是现实中的同性圈子总是充斥着无数的一夜情,最后他干脆抽身离开,接着当自己的单身贵族,偶尔去楼下喂一喂流浪猫狗。
      
      现在薛雁声倒是有些庆幸,他因为前世工作繁忙的原因,一直将收养宠物的计划搁置,不然的话,他这一穿越,家里的宠物等不到他回家,说不定会活活饿死。
      
      -
      
      此时,薛雁声正神色复杂地看着沈正泽,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对方的决定,只好在心里默默决定,我以后会对你更好点儿,更更好点儿。
      
      “对了,这雁南县哪里有裁缝店?”别指望薛雁声会自己缝制衣服,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穿越人士,他只会穿,不会做。
      
      至于沈正泽……薛雁声也不觉得他会做针线。
      
      果然,沈正泽神色一怔,下意识地看向了身后布庄。
      
      薛雁声恍然,原来,这里卖布料的地方和裁缝店是合在一起的啊。
      
      可是,刚才沈正泽为什么不直接让布庄的人裁剪制作?
      
      “小衣之类的,都是家里夫郎给做的,布庄基本上只会做外衣。”见薛雁声疑惑,沈正泽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但是随即就释然了,阿声以前,大概都是让下人做的。
      
      果然,下一瞬,薛雁声顿时满脸呆滞,“可是我不会做啊……”
      
      两人面面相觑了许久,最后薛雁声开口,“那,不如先去问一问?”
      
      要是亵衣亵裤之类的只能自己的家人给做,那许多没成亲的人可怎么办呢?
      
      好在宝昌布庄业务繁多,中衣也可以做,只是手工费就要两百文。
      
      和布庄的伙计确定了过来取衣服的时间,两人第二次从布庄中离开。
      
      -
      
      将牛车解开之后,沈正泽赶着车,带着薛雁声去了另一条街。
      
      盐五十文一斤,醋五文钱一升,酱三十文一斤,酒要五十钱一升……
      
      在雁南县里的铺子中转了一圈儿,买了两斤盐,一升醋,两斤酱,至于酒,薛雁声看了沈正泽一眼,为了避免酒后乱性的发生,就决定不买了。
      
      而为了盛装醋和酱,薛雁声又不得不再买了两个陶罐,又花费了三十文。
      
      同时他也发现,现在已经有了瓷器了,但是价格也和瓷器一样,十分美丽,大概是因为还没有扩大生产的原因。
      
      将想买的东西都买完之后,薛雁声不得不感慨,真的是花钱如流水啊。只是今天一天,基本上一两银子就花出去了。
      
      叹息一声,薛雁声琢磨着,还是得想办法赚钱啊。得找一个能长期经营下去的营生。
      
      不过说起来,这里的调料是真的少,作为大吃货国的一员,薛雁声想着想着,念头又转到了食物上。
      
      就比如说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在这儿压根就凑不齐。
      
      还缺了茶、酱油、油。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薛雁声就没有见过茶叶的样子,家里平时喝的都是清水,顶多加蜂蜜。
      
      此外,虽然薛雁声买了两斤酱,但是此酱可不是酱油,准确点儿来说是肉酱,而且是掌柜家祖传秘方制作的,据说滋味儿十分好,所以价格偏贵。
      
      此外还有另外一种酱,唤做豆酱,但是和后世的不一样,在薛雁声看来,那更应该叫做豆豉。
      
      油就不用说了,此时用的都是各种动物油,最常吃的就是猪油,也是因此,肥肉明显价格要比瘦肉高,毕竟瘦肉吃起来又干又柴,肥肉还能补充点儿油水。
      
      唔,这样想来的话,倒是可以钻研一下豆油的制作方法,虽然花生和芝麻暂时没有,但是大豆还有的,哦对了,这里大豆不叫做大豆,而是叫做菽。
      
      就算暂时研究不出来豆油也没有关系,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豆制品呢!
      
      豆腐、豆花、豆浆、豆皮、油皮等等。
      
      而这个世界最让薛雁声无法理解的就是,明明豆豉已经出现了,为什么豆腐还没有发明出来呢?
      
      莫非,是缺少点豆腐用的卤水?
      
      话又说回来,卤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的来着?
      
      只会吃不会做的薛雁声无奈望天,他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穿越者。
      
      不过,幸好幸好,还有位面交易系统。
      
      “感谢宿主的信任。”大概是因为脑海里闪过了位面交易系统的念头,机械而呆板的声音在薛雁声的脑海中响起,“所以,您答应给我的人参要什么时候才能兑现?只要一根三百年的人参,我就可以立即被您使用了。”
      
      被催债的薛雁声:……
      
      虽然系统的建议十分诱人,但实际上,除非他跑到深山老林中去挖,不然三百年往上的人参,他是真的买不起啊!
      
      -
      
      突然,牛车猛地一晃,薛雁声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好在有沈正泽在前面挡着,总算是没有直接摔下车。
      
      饶是如此,直接撞在沈正泽的身体上也和撞到一堵墙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怎么了?”薛雁声坐稳了身体后立刻询问道,同时好好地检查了一下自己怀里的两个罐子,确认醋和酱都没有撒出来后,这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接着他抬起了头,只是视线被沈正泽给挡住了。
      
      将罐子放好,薛雁声侧过身,终于看清楚了前面的情况。
      
      沈正泽已经将牛车停下,而在拉车的黄牛旁边,是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小个子男人。
      
      下意识的,薛雁声的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一个词儿,碰瓷。
      
      旋即他又在心里哂笑了一声儿,这又不是后世的道德丧失,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碰瓷人士?
      
      但是下一瞬,薛雁声立刻被啪啪打脸了。
      
      -
      
      那个躺在黄牛旁边的人一骨碌从地上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肩膀痛呼道,“我……我的肩膀要碎了!你这人,走路不看道儿的吗?往人身上撞?你要杀人啊?”
      
      沈正泽蹙眉,“是你自己故意撞过来的。”
      
      “我傻吗?自己往上撞?分明是你驾车的技术不行!”别看那个男人个子小,吼起来可是中气十足,看着完全就不像是被撞伤的模样。
      
      薛雁声眯起了眼睛,看那个人近乎是指着沈正泽的鼻子在叫骂,顿时就火了起来。
      
      他几步跃下车,伸出手将那个碰瓷者的手狠狠地拍开,挑眉道,“你怎么证明是他撞了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