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嫌猜

作者:一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只见他忽而目光犀利,扫过桓允的手。
      
      “手怎么受伤了?”桓晔音色清冷,语调却透着浓浓的关心,念头一转又问,“在叶家伤的?”
      
      桓晔年长桓允5岁,可以说是亦兄亦父的存在。唯恐还未见面,兄长便对叶微雨产生不好的印象,桓允赶紧把手上的棉布条拆了,毫不在意到,“就是划破了油皮而已,阿不那丫头大惊小怪非要给包扎起来。”
      
      说完,还怕桓晔不信,他两手都伸到人脸前,“看吧,真没什么事。”
      
      桓晔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把桓允的手抓过来,“看着像是在粗糙平面上摩擦过的痕迹。说吧,你干了些什么?”
      
      见兄长这架势是打算不说清楚不罢休,桓允只得硬着头皮道,“就…就翻叶家的墙了。”
      
      “混账!”桓晔听罢怒斥,“夫子教的诗书礼仪你是半点没记到心里去!你既有皇子之尊,如何能当得那宵小之徒?”
      
      侍立一旁的一干侍婢皆被他陡然拔高的声音吓得心肝颤,尤其是宝禄,生怕太子殿下治他一个看护不力的罪名。
      
      这呵斥教训的话,同下午在叶府叶微雨说的那番并无多大的区别,桓允听得脑袋都大了,赌气似的往榻上一坐,“阿不教训我了不算,阿兄你又换汤不换药的再说一遍,我的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
      
      “若不是阿不不让我进她府里,我才懒得爬那什么劳什子墙呢!”
      
      “你反倒还倒打一耙了。”桓晔道,“我却认为叶家表妹说的很是在理。”说着他又把那页纸拿起来,“你二人年龄相近,但论学识,你却远远不如她。叶家表妹而今不过豆蔻之年,但这一手小品文却已写得文从字顺,雅驯简洁,可见其文学天分颇高,日后作文的成就说不定会在她父亲之上。”
      
      桓允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而是疾步走过去把薄纸从桓晔手里抢过来,气道,“你居然偷看阿不给我写的信!你才是有失体统,堂堂太子殿下竟然窥视弟弟的隐/私。”
      
      桓晔听了他的责怪不怒反笑,坦坦荡荡道,“它被大大喇喇放在桌子上,任谁过来都会看到。”
      
      “且不论文采,就说书法,想必你这小青梅也是下过苦工练习的,怎么你就没从她身上沾染到半分好学的性子?”
      
      桓允宝贝似的把叶微雨的回信按照原来的痕迹折好,又收进专门用来放置这些信笺的楠木雕花匣子里才道,“怎么没有?”
      
      “阿兄,我也去太学读书可好?”
      
      桓晔上下审视了他一番,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以你现在的课业成绩,只怕祭酒不会同意你入学的。”
      
      桓允不屑道,“祭酒是谁,陈均道吗?他自己的孙子都是个纨绔,怎的好意思不让我进太学?”
      
      “你若是最近几日的功课得了师傅的表扬,我尚且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一言为定。”
      
      晚间睡前,叶微雨在两个大丫鬟伺候下漱口洁面完毕,便坐在妆台前由教养嬷嬷拿着梳篦通发。
      
      “姑娘的发质,想必是随了怀宁殿下,拿篦子从发根梳到发尾都不会打结。”苏嬷嬷口中的怀宁殿下就是叶微雨的外祖母,怀宁公主。只公主福薄,小女儿嫁给叶南海不久之后,就仙逝了。
      
      怀宁大长公主仙逝时,叶微雨正处于襁褓之中嗷嗷待哺,对其印象全来自娘亲和苏嬷嬷,据说她尚在闺中时就已经是卞梁独一份儿的美人。平日里的穿着打扮只要在卞梁的街上晃上那么一晃,必然引得世家贵女争相模仿。
      
      苏嬷嬷有道,“姑娘已回京多日,家中该归置的也已归置完整,是否要寻个日子递牌子进宫探望太皇太后?”
      
      苏嬷嬷在宫里做女官时,原本在太皇太后面前当差,后来怀宁公主下嫁齐国公,年仅16岁的苏嬷嬷作为陪嫁也到了齐家,到齐朦婚嫁之年,她又被怀宁公主指为主事嬷嬷到了叶家,齐朦过世后,她就跟在叶微雨身前了。
      
      人年老了,就愈发念旧,想到曾经的主子现今独守后宫,她愈发感同身后,觉得叶微雨出于孝道无论如何都该进宫拜见的。
      
      “我知道,此前爹爹已经使人向宫里说明了情况,讲明不日就会进宫探望太皇太后,”叶微雨点头,“那就明日吧。”
      
      到得第二日,天边刚泛起蟹壳青,就有小贩走街串巷的吆喝声透过层层围墙传进叶府。
      
      不辞院里作洒扫的小丫头立刻翻身起床,快速的穿衣整理仪容,又小跑着到专做下人吃食的厨房拿了个新鲜出炉冒着腾腾热气的白面馒头,三下五除二的吃完再回到院子里清扫昨夜夜风吹落的枯叶花瓣。
      
      她将将把院子扫完,天光也已大亮,就看到院内主屋的门被打开,姑娘的大丫鬟流月自里面轻手轻脚的出来,而后脚下生风直奔厨房而去。
      
      不多时,就见她用铜盆端了热水自廊庑的一头走来。
      
      洒扫丫头知道姑娘要起了,三下两下把手上的活计做完,避退开去。
      
      若是要外出,叶微雨通常习惯用膳之后再细细梳妆。
      
      早膳按照她的口味准备的少而清淡,一碗百合莲子糯米粥,六只精巧的水晶素馅儿饺子,酸甜口味的凉拌胭脂萝卜并一碟时令切块的时令蔬果。
      
      “元哥儿起了吗?”作为外祖母的嫡亲孙子,又是女儿的唯一血脉,太皇太后定然想见一见齐殊元的。
      
      “起了。”流月回道,“婢女们在伺候小公子穿衣洗漱呢。”
      
      苏嬷嬷指挥着绿萝将叶微雨进宫所需的穿戴准备好之后过来道,“老奴想去看看元哥儿,他的奶嬷嬷不经事,婢女年纪又小,恐怕会出错。”
      
      “嗯。”
      
      等到一切准备完毕,坐上马车出府的时候已经日上中天了。
      
      叶府距离皇城比较近,约莫一刻半钟的路程就到了东华门外,因此前宫里早得了消息,叶微雨递过牌子后,很顺利的就被放行。
      
      太皇太后遣內侍抬了一顶小轿来接。
      
      叶微雨带着齐殊元坐上去,不似阿姐正襟危坐,齐殊元止不住的好奇心,小胖手掀起轿帘探着脑袋四处张望着巍峨的皇城。
      
      “阿姐,这里的屋子都好大啊!”
      
      “阿姐,曾外祖母长得可怕吗?”齐殊元年岁不大,见过的人不多,印象中的老人就只有祖父。祖父不苟言笑得很,所以在他的认知里以至于所有的老人都板正着一张脸很是骇人。
      
      “或许我现在觉得可怕的是你的话太多了。”叶微雨道,“到了太皇太后面前切记要注意言行,不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知道吗?”
      
      见她很是严肃的模样,齐殊元用两只小胖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圆了一眨也不眨的望着叶微雨,示意她是不是要这样做。
      
      他这受惊的小模样,看着可人得很,叶微雨本还有些紧张,现下状态也放松了不少。
      
      忽听得领头来接他们的那个头发花白的內侍在外恭敬道,“小公子机灵得紧,太皇太后见了定然欢喜,是以不必拘着性子。”
      
      在宫里伺候的人多是人精,更何况又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练就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叫人难以轻视。
      
      叶微雨礼貌道,“多谢中贵人指点。”
      
      太皇太后尚在闺中时就最爱花,她自己也是侍弄花草的好手。
      
      慈宁殿地处皇城的西北部,位置幽静却不偏远,距离嘉元帝的所居的福宁宫只有两道宫墙的距离,足见今上对这位经历三朝风雨的女人的尊重。
      
      还未入宫门,就闻到了花香。
      
      宫室内院子的布置,定是请了技艺卓绝的巧匠耗费不少心力而成。花虽多,却不是成堆的簇拥在一起,而是依据院子的地形,依势而种,所谓一步一景正是如此。
      
      杏花未尽,海棠就已经抽了花苞。
      
      “今年天气暖和的早,好些花儿都提前开了。”太皇太后背身端坐于水榭赏着湖景,不时与身边的老嬷嬷说上几句。
      
      内侍引着叶微雨和齐殊元上前,“启禀太皇太后,齐国公和叶姑娘到了。”
      
      话音落地半晌,太皇太后掌着嬷嬷的手臂才回过身来,见曾孙曾女俱是低着头的恭顺模样,便道,“不必拒着礼,都抬起头来吧。”
      
      齐殊元这几年在叶南海和叶微雨的教导下对世界有了很多认识,知道皇城里住的是执掌天下兴亡的真龙天子,同自己是君臣的关系,儒家讲求君为臣纲。
      
      “只是…”他清晰的记得姑父还说,“臣子忠君,忠的是可忠之君,不可愚忠,而是当保持自己的气节,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方为正道。”
      
      于是,他知道了即便是在天家面前都不能唯唯诺诺,胆小怕事。可他毕竟年龄小,看到叶微雨以入宫时就严肃以待的模样,心下难免怯怯。
      
      从眼风撇到叶微雨已经抬起头之后,齐殊元也才紧着阿姐动作抬起头来。
      
      “孙女不孝,未能及时入宫承欢膝下,同老祖宗共享天伦。”叶微雨轻声开口,语速稍缓致歉道,“还请老祖宗责罚。”
      
      她同母亲的关系极亲昵,只天生不是情绪外露的性子,齐朦去世的时候,她虽未嚎啕不止,却是整夜整夜的难以入眠,生了一场大病。虽然知道这世上除了自己还有一位尊贵的女人同母亲血脉相连,却因为山高水远而感觉不真切。
      
      回到变亮数日都迟迟未进宫,其实是潜意识在不易察觉的抗拒。自昨日决定入宫看望太皇太后起,叶微雨就不易察觉的在紧张,害怕自己冷心冷面不得老祖宗的认可,如果当真如此,那么这世上同母亲的联系就更少了,所谓近君情怯便是如此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品文:指在体裁上不拘一格的序、记、跋、传、铭、赞、尺牍等较为短小精炼的作品,它是晚明文坛占据一席之地并代表了晚明散文特色所具有的时代特色的作品,近现代是以鲁迅为主导的部分文人提倡的小品,就从中借鉴过经验。“小品”原是佛家用语,刘义庆《世说新语-文学》:“殷中军读《小品》,下二百签,皆是精微,世之幽滞,欲与支道林辨之。”刘孝标注:“释氏辨空经有详者焉,详者为《大品》,略者为《小品》。”此种文体以明朝时文学团体公安派,竟陵派文为代表。公安派之文大都信笔写来,如闲聊天,所写内容无非日常生活的闲情逸趣,甚至是游戏笔墨,但却别有一种情致。竟陵派的小品与公安派取径不同,在结构,文字,意境等方面都较费苦心,追求“幽深孤峭”与“别理奇趣”。其代表作家如钟惺,谭元春,张岱等都留下了优秀的篇什。
    抱歉抱歉,今天晚了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