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无嫌猜

作者:一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宝禄隔着窗子站在屋外,自然也是听到自家殿下这番声泪俱下的剖白的。他是5岁时到殿下身边的,这还是头一回看到殿下说出自己心里隐秘的情感,不禁也跟着红了眼眶,直抹眼泪。
      
      别看桓允是嘉元帝最宠爱的幺子,在他之后再无龙子龙女出生。可他的命运相比于兄长姐姐们来说,就显得坎坷得多。桓允的生母,当时已经生下皇帝长女和太子的皇后,在嘉元帝潜居东宫时就盛宠不衰,即便是这样皇帝的后宫也是百花齐放,多有其他嫔妃有孕生子。
      
      当时皇后和另一个分位比较小的嫔妃同时被诊出有孕。二人怀胎到6、7月时,那妃子不知道误食了什么东西突然就落了胎,自此就变得跟失心疯一般的异于常人,众人只当她是失去了孩子一时接受不了事实而已。谁知过了不久,皇后便早产诞下桓允。
      
      人说“七活八不活”,桓允出生的时候就比别的孩子气息弱一些,又时常发热咳嗽不止。经由太医诊断才知道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症,而且还是人为所致。嘉元帝大怒,彻查之下,才知道就是那个妃子动的手脚,她自己没了孩子,就疯狂嫉妒安然无恙的皇后,这才做下错事。
      
      好在有惊无险,桓允磕磕绊绊的总算是活了下来。而皇后却因为这次被人用药早产亏了身子,时常缠绵病榻不得解脱。
      
      在桓允7岁那年,他母子二人总算养的好了些,嘉元帝龙心大悦便决定下江南游玩。
      
      却没料到,本以为身体状况有所回转的皇后因水土不服突发急症,还没来得及返回汴京,就薨逝烟雨江南。
      
      桓允也因为皇后病逝的混乱,身边下人一个不察就被拍了花子。
      
      叶微雨回身看他。
      
      他常年一副病容,搭上他那品貌绝佳的长相,本就先入为主的让人生出一丝恻隐之心,现下又故作伤心的哭诉了一通,眼角眉梢都是惨意,真真儿的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她恍然记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叶微雨的母亲也是生来体弱,但凡有觉着身子比较爽利的时候,她就会趁机四处走走看看。
      
      记得那也是春日里的一天,阳光融融,很是舒爽惬意。
      
      叶微雨和母亲二人带了仆妇、护卫去成都府郊外香火旺盛的寺庙拜佛。马车行至山下,母女二人下车后选择徒步上山。走着走着,就发觉身后跟了个面色惨白、如玉一般的小童。那小童本来只是眼眶里包着一泡眼泪没有掉下来,不知怎的见到她们就嚎啕不止,哭得鼻尖红通通的,可怜坏了。叶母是个心善的人,看这小男童一脸病容,又哭的这样惨,细问之下,才知道他是与家人走散了,被拐子拐到蜀中来的。许是他年纪尚小就遭遇这样大的祸事,受到的惊吓不小,想再打听家中的情况,他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于是叶母只好把他带在身边照顾了一些时日,和叶微雨作伴。
      
      算起来两人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叶微雨知道他惯会找准人的痛穴卖惨扮可怜,可偏偏就是这一招让他屡试不爽,只得无奈妥协于他。
      
      “好了。”她重又在他榻前坐下,“最多酉时,你就必须回去。”
      
      桓允吸溜吸溜鼻子,方才的可怜竟是半分都看不到,而是满是欢喜道,“我饿了。”
      
      叶微雨让人准备的是易克化的糕点,他便是脾胃弱多少也是能用一些的,于是就唤了流月进来,“殿下双手不便,你伺候着他用一些点心。”
      
      “不。”桓允不允,定要叶微雨喂他,“阿不,你喂我。”
      
      “呵。”叶微雨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兀自拿了本书看便不再管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桓允一边吃一边拿眼睛瞅叶微雨。
      
      他心里暗道,本来以为长了些年岁,她的脾气会多少会柔和些,没成想还是秋风扫落叶般的无情,可怜他俩自小的情谊竟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寒心啊,着实让人寒心!
      
      “阿不。”
      
      叶微雨已经够了入太学学习的年纪,等家中的事一定,她就要着手准备入学了,所以这段时日一有空闲就在看书。
      
      现下见桓允没个安生的又喊自己的小名,她微微皱起了眉头。
      
      “阿不”这个名儿是母亲取的,说是叶微雨说话时间晚,很多时候都不能正常表达自己的意思,出口的发音就“噗噗”的,齐朦见了好笑,就“阿不阿不”的唤她,而今母亲不在了,就只有桓允还这般唤她。
      
      流月又喂了一块点心到嘴边,桓允偏头拒了,然后下榻走到叶微雨边上,紧着她两人挤在一处坐着。
      
      “阿不,你可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为何要气你?”她说话的同时,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手里的书本。相比于自己的郑重,桓允觉得她的态度让自己很不受尊重,趁其不备,他一把将书抢过来,道,“郑玄作的这本《论语注》连我都背得了,你自小就熟读各家笺注,还有什么好看的!”
      
      “太学入学会考三经新义。”叶微雨轻启菱唇,缓缓道,“我这是温故而知新。”
      
      “哼。”桓允不满,“既然这般认真,怎的我给你写的信从来不回?枉我次次都情感充沛,写得情真意切,竟叫你生生辜负了。”
      
      “你确定我没回信?”
      
      叶微雨的一双杏眼直直的看着桓允的,桓允被她盯得有些赧然,半垂了眸子,脖子却是梗着的,嘟嘟囔囔道,“每次的回信都没超过一页纸,不作数。”
      
      “那好吧,既然如此,往后一页纸都不会再有了。”
      
      桓允一口气哽在心口,结结巴巴道,“你少威胁我!”倏而他回过神来又接着说,“你都把我带偏了,你老实回答我,可还因为当年在蜀中我没有如实相告自己身份的事生我的气?”
      
      他当年被拐蜀中侥幸逃脱后,因缘际会下入了叶家。因不确定是单纯的拐子作案还是有心之人营造他被拐的假象,实则是为了要他的命,是以出于安全考虑,桓允暂时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当年适逢皇后去世之时,嘉元帝痛失爱妃,幼子又下落不明,悲恸不能自已,罢朝多日甚至再不理政事,以致政局动荡。年方12的太子桓晔一面临危受命,初登政坛主理朝政,一面悄然搜寻幼弟的下落。他找到桓允后,因朝纲未稳,他分/身乏力便秘密将桓允留在叶家,连当家人叶南海都不明真相。
      
      最终桓晔肃清朝廷动乱,亲身前去蜀中将桓允接回。彼时叶家众人才知道在自家待了两年的小男孩就是当今圣上的皇九子。
      
      “没有。”他不依不饶的,叶微雨只好无奈解释,“我又不是三岁孩童,如何又会因为不值一提的小事生气好些年?”
      
      “那为何你不放我进府?”得,说来说去,又绕回最初的问题了。
      
      叶微雨放了十二分的耐心在眼前这个长不大的少年身上,“如今比不得幼时,还需避嫌为好。”
      
      她的回答总是说不到桓允的心坎上,当下桓允就拉下脸,“当弟弟的来看自己的表姐需要避什么嫌。”
      
      他这么说其实是有一定的渊源的。
      
      如今是嘉元一十八年,嘉元帝的母后在其登基不久就因为一场恶疾,没来得及享受皇太后的尊荣就殡天了。但他的皇祖母还健在,也就是当今安居后宫的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当年是以继后的身份嫁进皇家的,与当时的太子后来的皇帝任何血缘关系,婚后也只得一个女儿,是为怀宁公主。
      
      怀宁公主到了适婚之龄下嫁齐国公府,诞下一子一女,取名齐沛和齐朦,她也就成了叶微雨的外祖母。
      
      故而叶微雨和桓允实际上是名义上的表姐弟。
      
      过去桓允因为两人同岁,而他自己不过只小月份,根本不承认叶微雨是他的姐姐同时还不准别的人提起。只是不知道如今怎么他自己主动说起这一茬,然而叶微雨懒得跟他争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转而问流月,“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申正了。”
      
      叶微雨从他手里把书拿回来放好,然后起身,“苏嬷嬷回了吗?若是回来了让人摆饭吧,将元哥儿也叫过来。”
      
      “苏嬷嬷临走前嘱咐说她约莫戊时才会回来。”流月解释道,又问,“不等老爷回府了吗?”
      
      苏嬷嬷是齐朦的陪嫁,同时也是叶微雨的教养嬷嬷,她虽10岁就入宫为婢,却与家里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今日就是因府中事了,才得了空回家探望。
      
      “爹爹在外同友人一块儿用晚膳,不必等他。”
      
      “阿不,可准备了我的饭食?”桓允唯恐叶微雨把自己落下,也不管方才的耿耿于怀了,赶紧问到。
      
      “自然准备了的。”
      
      晚膳过后,桓允又耍赖多留了一会儿,才披着一身月华光辉回了宫。
      
      意外的是,近日忙于政事的太子桓晔竟有闲暇在他的寝殿等着。
      
      “阿兄。”桓允礼数颇为周到的对着桓晔躬身行礼。
      
      桓晔着一身金线刺绣的玄色锦袍常服,长身玉立于条案前,手里拿着一页泛黄薄纸看的很是认真。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他二人长得有三分相似。只是桓晔已经成年,身量高大又不若桓允偏女相,而是眉目清隽又英气逼人,再加上他位居东宫多年,皇储的气势威严,气质冷峻。
      
      “脚步都透着轻快,可见是去了叶家。”桓晔看完纸上的最后一行,方才抬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个广告,接档古言《娇宠为后》[穿书],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点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喔!
    软萌怂包小娘子x中二霸气小王爷
    陶满满穿越到她看的一本古代玛丽苏文里,好死不死成了自卑怯懦,一生无依,却难逃被插足婚姻、被人暗害的凄苦女配。
    比这更惨的是,作为生长在新中国的红旗下,根正苗红的妙龄娇花一朵,陶满满跟人吵架都结结巴巴,更何谈自保能力!呜呜呜…要被这黑暗的阶级社会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直到某天,神气活现的秦瑛骚/气四溢地对她眨眨眼,“小陶陶,跟着本王有肉吃。”
    陶满满盯着他的脸半晌,纠结道,“可是…你自己都早早被人害死了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