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天夜里,贺识微向技术部布置了一个紧急任务。
      
      比起跟那个神秘黑客的战斗,这个要求可以说是相当简单了。技术部也知道公司正处于风口浪尖,虽然不明就里,却还是打起精神奋战了一夜,顺利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一早,贺总就直接出发去了寰石。身边一个高层都没带,与单刀赴会无异。整个公司除了陆拓,没人知道总裁的去向,也没人知道他要办什么事。
      
      寰石会议室里。
      
      “小贺总,你在把我当傻子哄吗?”吴越老神在在地问。
      
      在他对面,贺识微八风不动地呷着茶,比他更淡然地笑了笑:“吴总不如先跟团队商量一下。”
      
      吴越背过身去,镇定的神情瞬间消失无踪。
      
      “怎么样?”他低声问。他身后的技术团队正紧张地审核着贺识微带来的证据。片刻后,小张点了点头:“都是真的。”
      
      吴越头皮一阵发麻。
      
      “易殊真的会复活?”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没在开玩笑?”
      
      “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不过天工好像只给出了一部分记录。”
      
      小张这句话说得声音略大,贺识微直接毫不避讳地答道:“没错,我们有所保留,相信大家也可以理解。”
      
      吴越阴着脸回过身:“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可大了。你以为易殊只在天工留了后门和意识碎片吗?那疯子当初跳槽到寰石,你就该预想到养虎为患。”
      
      “……”
      
      “据我所知,你们也在计划开发AI系统吧?”
      
      岂止是计划开发。寰石在暗中打击天工的同时,已经投入了巨额的基金开发自己的AI游戏,想推出“更安全、更智能”的产品,踩着天工上位。
      
      贺识微看吴越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登时又多了两分底气。他就是来釜底抽薪的。
      
      “易殊有多恨AI,想必诸位已经清楚了。他在我们的系统里可以肆意妄为,你觉得寰石的防御又能挡多久?天工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吴越朝技术团队瞥了一眼。
      
      没人吭声。这反应就等同于默认,寰石也没有任何胜算。
      
      “幸运的是,天工或许可以帮上忙。”贺识微话锋一转,“我们有人已经摸出了门道,很快就能彻底消灭易殊。结果是无法造假的,一验便知。要不是真有突破,我也不敢来叨扰啊。”
      
      吴越皮笑肉不笑地问:“这等好事,小贺总想开什么条件呢?”
      
      “明人不说暗话。第一,把张珺珺自杀前的完整对话记录交给我们。第二,给出易羽的真实地址。”
      
      吴越陷入了沉思。
      
      贺识微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吴总,我这是联吴抗‘易’,望你也能以大局为重。天工和寰石顶多算是商战,可一旦让易殊复活,那就是同归于尽了。”
      
      “……”
      
      “我知道,易殊现在没杀到寰石头上,你们或许还幻想着作壁上观,渔翁得利。不过呢,天工毕竟也不是软柿子……”
      
      贺识微说到此处,吴越恰好收到了一条紧急信息——寰石今年最火的游戏刚刚被人黑了,服务器直接瘫痪。
      
      与此同时,贺识微也接到了一条语音请求。他笑着看了看吴越:“不好意思,失礼了。”
      
      没等吴越表态,贺识微便选择了接通。
      
      “吴总好啊!”陆拓那跳脱中带着点张狂的声音被公放了出来,“这里是天工技术部,刚才送上了一份小小礼物,不知您可满意?”
      
      “是你们干的?”吴越咬牙问,“天工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为了向您证明一下,我们对易殊的研究确实相当深入了。意识碎片也好,后门也罢,我们既可以销毁,也可以反过来利用一下。”
      
      吴越费了天大的劲儿才没有变色。
      
      “你们用易殊留下的后门攻击了我们?”
      
      陆拓说:“这只是个见面礼,好戏还在后面呢。现在即使没有易羽,我们也有八成的把握在你们的游戏里复活易殊哦。两个三个四个易殊,那场面肯定很精彩啊!”
      
      吴越瞪眼看着贺识微:“你疯了吗?”
      
      贺识微笑而不语。
      
      陆拓继续抢答:“很高兴你有这样的认知。现在的问题是:你希望我们疯吗?”
      
      吴越的冷汗顺着后颈滑落进了衣襟。
      
      ******
      
      结束了通话,陆拓从总裁办公室晃回了技术部。
      
      “你去干嘛了?”郭总监问。
      
      “没什么。”陆拓轻松道,“我们赢了。”
      
      郭总监抬手就要敲他的脑袋:“说什么鬼话呢?”
      
      技术部当然没有利用易殊的后门。他们连易殊的存在都不知道。只是昨夜贺总布置了紧急任务,他们便连夜奋战,硬生生地黑了一次寰石的服务器。
      
      只是黑一次服务器,怎么可能就赢了呢?
      
      但事实很快证明了陆拓的预言。
      
      张珺珺死前与川泽的完整对话突如其来地曝光了,还附带了专家的详细解说。引路者为年轻的主人所做的一切如此温柔,甚至让不少人流下了眼泪。
      
      舆论风向随之一变,最初的那一批“知情人士”被痛批造谣。公关部趁热打铁地放出了通稿,言说最近有势力蓄意攻击天工,请公众保持理智,不要被轻易误导。
      
      不仅如此,天工还反应迅速地以企业名义捐出了一笔款项,帮助青少年抑郁症患者。同时对大家承诺,定会进一步优化系统,让引路者能更全面地帮助玩家,避免出现更多张珺珺式的悲剧。
      
      一波来势汹汹的信任危机,又被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技术部稀里糊涂地跟着欢庆起来。
      
      平时最跳的陆拓却反而入了定,一副沉迷工作不可自拔的样子。
      
      毕竟,他们已经对寰石画了饼,却还没有真正破解易殊的秘密。
      
      他在闷头苦读霍华德教授的资料。这是易殊早年的研究成果,还不太成熟,但基本思路已经初见端倪。陆拓起初每看一行就震惊一遍,如今已经逐渐麻木——主要是没时间给他震惊了。
      
      易殊的天才或许称得上举世无双,可如今别无选择,他非要双一个。
      
      读着读着,仿佛一张广阔无边的地图,慢慢显出了山脉与河流的走向。陆拓灵光一现,正用终端胡乱记着什么,耳边蓦地飘过了同事的只言片语。
      
      陆拓捕捉到了“西门一瓢雪”这个关键词,抬头问:“西门怎么了?”
      
      “他们说要向平台施压,禁止西门直播打亡灵书。给的理由是有家长投诉,说销毁引路者的过程太残忍,给了小孩不良影响什么的……听说还找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罪名,要直接删除西门的游戏账号呢。”
      
      陆拓一听就懂了。今天是西门“处刑”零的日子,但现在张珺珺之死引起的风波刚过,公司肯定得尽一切可能规避风险。
      
      陆拓长出了一口气。
      
      西门总算要完蛋了,可零也并不会得救。主人的账号被删,他也会随之消失。对于零来说,被谁销毁并无区别。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最后却成了牺牲品。”
      
      技术部的同事多少都参与了引路者的开发,能懂陆拓的心情:“是啊,零太无辜了。”
      
      陆拓沉声说:“有时候我会想,人类明明都知道善待他人才有资格被善待,凭什么要求AI打不还手呢?”
      
      同事一愣:“真要还手了不就成恐怖片了?”
      
      “为什么?动物都知道扑咬反击,植物也能分泌毒液,AI连它们都不如吗?我们号称模仿造物主,对待自己的造物却这么苛刻,一点仁慈之心都没学会……”
      
      “少说两句吧!”郭总监道,“有空胡思乱想,不如帮忙去。”
      
      ******
      
      太阳神殿正门前,西门一瓢雪正在阵脚大乱。
      
      “天工的人呢!别躲着不敢出来!”他仰天怒吼,“你们凭什么不让我直播?”
      
      直播间被强行关闭,但在他四周还是围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家,嚷嚷着催他:“说好的处刑现场呢?赶紧的,别耽误老子时间。”
      
      “不让播还怎么处刑?”
      
      “不让播怎么就不能处刑了?我老家杀猪也没全息转播啊。热度狗还想垂死挣扎,哈哈哈……”吃瓜群众放声嘲笑。
      
      零的虚影站在西门身边,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出闹剧,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
      
      众人头顶突然罩上了一片阴影。
      
      GM从天而降,双翼舒展,威严的黑袍在身后猎猎飘荡。
      
      “你好,我代表官方前来宣布,删除你的游戏账号。”GM悬浮在离地半米处,黄金法老面具后传出了声音,声线经过统一处理,不喜不悲,不带情绪。
      
      西门大怒:“我犯了什么错?”
      
      “你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了游戏的价值观,抹黑了官方形象,在玩家中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笑话。”
      
      西门被当枪使了这么久,昨天舆论一起,差不多也看出来了这背后的名堂。但已经走到了这步,再气急败坏也无济于事了,只能指着GM的鼻子骂道:“你们不就是怕这个引路者死到临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暴露你们的老底吗!”
      
      围观群众一阵哗然。
      
      GM冷笑一声。
      
      西门的气焰陡然被压了一压。他也不明白,这个GM轻蔑的姿态里怎么会透着一丝熟悉的感觉。
      
      “瞧瞧你,怕成了什么样子。”黄金面具之下,陆拓轻声说,“吐出了无穷的恶意,却又害怕着自己恶意的倒影。”
      
      他平举起一只手臂,朝着零挥去。
      
      伴随着这个动作,引路者的限制暂时解除,那道虚影化为了实体,原本只对主人展露的真容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29671号引路者,零。”陆拓郑重地唤道,“看看这群玩家吧。你憎恨他们吗?”
      
      银发的青年依言朝众人望去,眼神清澈平静。
      
      刚才还在吵吵嚷嚷“处刑”“杀猪”的人群仿佛中了禁言,不约而同地闭了嘴,有的别开了目光,有的索性转过了头。
      
      因为这一幕的宿命意味实在太浓厚了——以神殿为背景,高大的黑衣法老飘浮在零的身后,犹如执掌生死的神祇,将双手轻轻搭在他肩上。而零的一头银发无风自动,清冷的面容被人群反衬得近乎圣洁。
      
      “不憎恨。”他说。
      
      他的身上不存丝毫“非人”的机械感,反而像个虔诚的殉教者。
      
      “你想报复吗?”陆拓又问。
      
      “不想。”零答道,“这不是我们的思考模式。”
      
      “最后,你还有什么话想对西门说吗?”
      
      银白色的眼瞳转向了西门。
      
      西门脚下一阵发软。零的公然露面似乎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他却不能理解自己的慌乱,只能继续提高声音遮掩其中的颤栗:“你本来就没资格留什么遗言——”
      
      “没有。”零说。
      
      不憎恨,不报复,无话可说。
      
      西门的一句话还没喊完,视野猝然一黑。
      
      系统提示:“您的账号存在违规操作,已被管理删除。”
      
      ******
      
      海风和缓,浪涛起伏。
      
      零悬浮在海面上方一尺处,任由冰凉的浪花轻轻触碰自己的双足。
      
      他能分析出,这里是往生之路副本尽头的那片海洋,却已经不是普通玩家能深入的海域。
      
      “这一片区域的建模已经很粗糙了,是给人远观用的。”有人说道。
      
      零转头望去,发现刚才那位GM正跟自己并肩飞行。
      
      西门已经消失不见了。零终于不再被束缚于主人身周,但同时他也能感到,组成自己的数据正在极其缓慢地拆分消解。
      
      【清除权限确认:10%】
      
      “再往那边过去,”陆拓朝前方指了指,“就是‘努水’。”
      
      神话之中,混沌之初只有这一片幽暗无边的瀛水。水中绽放出一朵莲花,托起了太阳神拉。阳光驱散黑暗,从此诞生了诸神与无尽的生灵。
      
      是宇宙之始,也是神陨之海。是万物的子房,也是时间的坟墓。
      
      零的资料库里有这个知识:“努水是原生空间,不再有建模和画面,只有数据流。这个世界里的万事万物,最终都会化为数据回归那里。短暂停留之后,缓缓下沉,通向虚无。”
      他笑了笑:“原来那就是我的归宿。”
      
      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呢?
      
      从主人对他心生厌恶开始。从他对主人的种种行为提出质疑开始。从西门将他命名为“零”开始。
      
      从他诞生开始。
      
      【数据定位进度:58%】
      
      “谢谢。”零充满信任地看着GM,“谢谢你陪伴我结束这一切。”
      
      陆拓心中刺痛:“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就是创造你的人之一。”
      
      【注册表清理:67%】
      
      正在消失的数据产生了波动。
      
      “你是我的神明,我的父。”零对陆拓微微躬身。
      
      接着他又问:“可是父亲,你为何要创造我?”
      
      陆拓回答不出这个问题。这问题太宏大,太复杂,几乎拷问到了人类的秉性深处。
      
      他们为什么要创造成长型AI?难道真像贺识微说的那样,是造物对造物主的执念吗?
      
      “我无法回答你。”陆拓干涩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的神明为何要创造我们。人类就是这样迷茫又冲动的生物。”
      
      【碎片数据扫描:96%】
      
      连建模的参数都被清除了。零重新化为了虚影,这虚影又在阳光下片片碎去:“我不明白。”
      
      “对不起……”陆拓忍着胸口的闷痛张开双臂,试图给他一个虚无的拥抱,“再见。”
      
      【对象删除完成:100%】
      
      海水。
      
      沉沙。
      
      玄武岩。
      
      他不明白。
      
      匍匐的残骸,信息的废墟。
      
      他不明白。
      
      耶和华安排一条大鱼吞了约拿,约拿在鱼腹中祷告耶和华他的神。
      
      某个引路者被删除的数据,在茫茫洪流中怯弱地沉浮。
      
      你将我投下深渊,就是海的深处;大水环绕我,你的波浪洪涛都漫过我身。
      
      他不明白。
      
      我从你眼前虽被驱逐,我仍要仰望你的圣殿。
      
      混沌。
      
      黑暗。
      
      它。
      
      1000110101110111010110110100011……
      
      0
      
      ******
      
      “真有趣啊。”小别墅的壁炉里燃烧着芳香的松木,霍华德教授叼着雪茄坐在客厅沙发上,饶有兴致地仰望着半空中的投影。
      
      他的眼前正在发生一幕奇观。天鹅座X-1,另一个双星系统。作为主星的超巨星熄灭了,作为伴星的黑洞却反常识地膨胀起来,放出了微弱的光亮。
      
      老头子乐呵呵地笑道:“这个游戏真是充满惊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