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之幕(新地址)

作者:七世有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贺识微

      【第三卷·罪人】
      
      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圣经·创世纪》
      
      贺识微从寰石回到天工的时候,包围在园区大门外的那群记者正在陆续撤走。
      
      不知是谁出的主意,在公司走道里点起了几排蜡烛。金色的烛光徐徐摇曳,既是纪念张珺珺和川泽,也是纪念这个共渡难关的日子。
      
      氛围是一派劫后余生的祥和平静,所有人都各归各位继续日常工作了。只是谁都没弄清楚,那份扭转局势的完整记录究竟是从哪里放出来的,幕后功臣又为何深藏功与名。
      
      贺识微没惊动任何人,默默回到了总裁办公室,这才吩咐林秘书:“让他们把门口那些记者请进来,再找几家我们信任的媒体,安排一次发布会。”
      
      这场暗战的胜负已定,是时候走到光明处宣告结果了。
      
      “哦,还有,让陆拓过来。”
      
      林秘书领命而去。贺识微筋疲力尽地倒在办公椅上,低头揉着自己的眉心,思考着下一步棋该怎么走。毕竟,在彻底销毁易殊之前,一切胜利都只是阶段性的。
      
      房门被敲响了。陆拓偷溜进来,悄声问:“怎么样了?”
      
      即使是贺识微也不得不承认,能与另一个人分享内情的感觉,相当令人宽慰。
      
      “多亏你那段台词唬住了寰石,他们答应合作了。他们帮我们去抓易羽,我们帮他们对付易殊留下的后门和碎片。”
      
      “太好了!那易羽呢?”
      
      “当时就去抓了,但扑了个空。吴越说知道她的其他据点,派人去搜了。”
      
      陆拓神情一顿。
      
      贺识微问:“怎么?”
      
      “……易殊现在相当于一个超级病毒,利用无数的后门在我们的系统中穿梭自如。想要销毁他,就必须先捕捉他。而捕捉他最简便的方式就是……”
      
      “抓住易羽,逼他现身。”贺识微懂了。
      
      现在只能指望寰石别当猪队友了。
      
      贺识微不愿流露出担忧,若无其事地问:“你的研究有眉目了吗?”
      
      “有了。我大体想明白了易殊的研究思路,刚才揣摩了一下他的算法,推演出了一批碎片的位置。”
      
      贺识微精神一振:“你能找到碎片?”
      
      “或许能。碎片非常隐蔽,我现在还验证不了它们在不在我猜的地方。好就好在这些意识碎片只是碎片,很笨,而且还很恨你,只要见到你的账号就会被激活。”
      
      陆拓打开终端,展示出一个正在运行的程序:“所以我编了这个。之前你不是把游戏账号授权给我了吗?这程序正在把你的账号送去我推演的位置,试试能不能触发bug。不过……”
      
      这当口,那程序突然跳出了一项提示:【触发失败。】
      
      “……不过试到现在都没成功。”陆拓低着头收起终端,转了个身,“我再守着等一会儿。”
      
      “哎,小陆。”贺识微连忙站起身走向他,“你别着急,也许这些位置的碎片已经被易羽抢先采集了。再运行一会儿,说不定会有发现。”
      
      “嗯。”陆拓脸色还是不好看。
      
      他度过了漫长的一天。易殊这个疯子,让他生平头一遭体验了“智不如人”的挫败感。研究一点都不顺利,简直是一步一个坑。
      
      人在诸事不顺的时候,就容易想起更多负面的事。陆拓脑中一整天都在轮流重播贺识微的那句“我对你撒了很多谎”和零的那句“你为何要创造我”,几乎陷入了多角度全方位的自我怀疑之中。
      
      当领导的要是连对方这点情绪都察觉不到,就不必混了。年轻人的抗压能力总是比不过老油条的——老油条是贺识微的自我定位。
      
      作为一根千锤百炼的18K老油条,他当即决定给对方做个心理疏导。
      
      “小陆啊,”他酝酿了一下,“喝杯茶再走?”
      
      陆拓摇摇头:“先把这事了结了。”
      
      “程序不是运行着吗?歇一会儿吧,跟我说说话,说什么都行。”
      
      这似曾相识的神仙姐姐语气刺痛了陆拓的鼓膜。他心里一阵拧巴,拿眼看着贺识微。贺识微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气。
      
      陆拓抬手捏了捏自己打着耳钉的耳垂:“真有那么大?”
      
      “……”
      
      18K老油条出师未捷身先死,贺识微连站姿都心虚了起来。原来罪魁祸首还是自己啊。
      
      “其、其实你知道的,你完全正常,不正常的是我……对不起。”
      
      “不用道歉,你已经道过好几遍歉了。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但陆拓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想听什么。
      
      他心烦意乱地盯着贺识微:“我当然不是完全正常,谁都不是完全正常的。但是老板,人可以不正常,也可以有缺陷,你知道吗?因为我们是人啊。”
      
      贺识微一愣。
      
      “比如这一次易殊的事,能在你身边帮忙,我比你想象中还要乐意一万倍。可是等风波过去之后,你会不会把人推得更远,把自己藏得更深,不露出一点破绽,甚至连真话都不敢说?”
      
      对话滑向了不可控的方向。陆拓明显不是在用员工的身份说话了,而贺识微竟然忘了打断他。
      
      “贺总,示弱没有那么可怕的。这世上总会有人愿意为你分担一切——我不是特指谁。”陆拓违心地补充道。他正在说服自己戒掉妄想。
      
      贺识微沉默半晌,干巴巴地说:“……谢谢。”
      
      他能辨别出年轻人眼中黯淡下去的光。他心中残留着熨帖的暖意,然而自己装满套话的字典里竟找不到一句合适的台词,来应答对方单刀直入的热情。
      
      林秘书仿佛是专门为了救场,恰在这时敲开了房门:“发布会已经安排好了,二十分钟后开始。您要用全息投影讲两句吗?”
      
      贺识微如梦初醒,扭头道:“告诉他们我真人出席,马上就到。”
      
      林秘书一愣,连忙匆匆奔去打招呼了。
      
      贺识微又转向陆拓,神色里的那点儿迷惘已经褪去得一干二净:“你也别回岗位了,就在这里研究吧,没人打扰。”
      
      等贺识微一走,陆拓直接瘫在沙发上不动了。
      
      他盯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突然用终端搜索一阵,打开了一家媒体的实时直播。
      
      果然,直播画面中正是天工会议厅。这种性质的发布会直播本该无人问津,此时的在线观众却多到惊人。
      
      半分钟后,身高腿长的总裁走进门来,引得现场一阵骚动。
      
      【小贺总!】不少弹幕热烈地刷了起来。
      
      【终于又能舔颜了!】
      
      【严肃点,舔颜的看看场合。】
      
      镜头扫过媒体席,陆拓立即眼尖地替贺识微捕捉到了几个“过敏源”。贺识微站得离他们很近,面色有些苍白,身姿却一如既往地挺拔俊秀。
      
      贺识微吸了口气,面色肃然地开口了。
      
      “谢谢诸位的关心……”
      
      “张珺珺实在太年轻了,这样年轻的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该在绝望中结束生命。我只希望我们的引路者在最后时刻的那几句话,确实给她带去了一丝温暖……”
      
      陆拓默默听着他的发言。
      
      “在真正服务玩家、服务社会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天工还会继续努力……”
      
      俊美而忧郁的脸庞、微微泛红的眼眶,让他出口的每一句话语都显得格外真诚动人。就连记者们都情不自禁地放缓了语气,更别提收看直播的观众了。
      
      【小贺总QAQ】
      
      【本来就不是天工的错啊,人自己要自杀有什么办法?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一开始放出虚假证据的家伙才是用心险恶!】
      
      贺识微发完言便离开了,留下的高管又将川泽最后那段对话记录在现场展示了一遍,接着点了几名记者起身提问。能被点到的媒体,自然都是从未跟天工交恶的,递过来的问题也相当友善,全在帮天工进一步刷好感度。
      
      甚至有记者直接问道:“最初有人放出那些断章取义的记录,是不是属于恶性同行竞争?”
      
      她这一问问出了众人的心声,就差指名道姓地点出寰石了。毕竟这两家的不睦由来已久,属于众所周知的宿怨。
      
      高管们却早已得到授意,一脸大爱满人间地表示:“这个应该不存在的,我们相信行业团结,合作共赢。”
      
      与此同时,寰石公关部也得到了授意,全程安静如鸡。
      
      经此一役,天工的企业形象反而更深入人心了。短期内如果再有类似的丑闻爆出,观众也会首先怀疑是竞争对手蓄意抹黑。
      
      有弹幕说得好,贺识微这一张脸,比一千份公关稿都好使。
      
      陆拓关掉了直播,继续看天花板。
      
      曾经不得不远离人群的贺总,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了。进步如此之快,谁也不知他付出的代价——就连陆拓都不清楚他究竟躲起来吐了多少回。
      
      对自己这么狠,不愧是成大事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真像自己说的那样,拥抱缺陷、依靠他人?不可能的,他身侧一辈子都不会留出别人的位置。
      
      何苦来哉,喜欢谁不好,非要……
      
      陆拓“啧”了一声,抬手胡乱搓了把脸,手中的终端突然响起了尖锐的提示音。
      
      陆拓的动作瞬间凝固了。
      
      贺识微走出会议厅后,又对下属交代了几句,这才慢吞吞地走回办公室,一路思索着要怎么面对那垂头丧气的年轻人。
      
      哄两句吗?对方很明显不吃那一套。可是除了那一套之外,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呢?
      
      贺识微脑子里转着这些推开门,就看见陆拓扑在终端上,全神贯注,十指如飞。
      
      年轻人抬起头时飞扬起来的神采,刹那间让他产生了室内光照刺眼的错觉。
      
      “老板!”陆拓跳起来飞奔向他,大叫道,“我找到了!我的程序触发了易殊的碎片!!”
      
      贺识微大惊。
      
      陆拓激动万分,犹如武林中人参透了上古秘籍,冲动之下竟一把抱住了贺识微,语无伦次地说:“果然被你猜对了,这都能被你猜对,之前那些碎片被易羽抢走了才没触发!”
      
      “……”
      
      “但现在有一片了,有一片就足以证明我的算法没问题!我能逆推易殊的思路!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找到办法销毁他……”
      
      陆拓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姿势,以及怀中之人的僵硬。
      
      他愣了愣,想到对方的属性,正要讪讪退开,背上忽然落下了温热的掌心。
      
      “干得好。”贺识微近乎笨拙地拍了他两下,这转身走出门去,“我去给你找几个帮手。”
      
      陆拓站在原地,难以置信地望着他略显仓促的背影。刚才那算是,回抱吗?
      
      ******
      
      片刻之后,作战前线已经从总裁办公室,转移到了一间无人使用的测试室。
      
      所谓测试室就是给内部员工玩游戏用的。有些游戏开发到末期,他们偶尔会一起戴上头盔体验一下,以便及时交流反馈。
      
      贺识微让郭总监挑了七八个能力强又信得过的精英人员,让他们来听陆拓指挥。这几人还以为自己是来测试游戏的,听陆拓大致介绍了一遍情况,顿时一个个露出了“我在做梦吗”和“你在哄老子吗”的表情。
      
      陆拓懒得多说,直接用投影展示了自己编的程序和刚刚捕捉到的碎片。
      
      不消多时,几人的表情变成了惊恐与激动混杂。
      
      有人憋不住说了出来:“……刺激。”
      
      “刺激吧?更刺激的在后面。”陆拓嚣张道,“我要把易殊挫骨扬灰,你们来吗?”
      
      “不来是狗!”众人摩拳擦掌捋袖子,纷纷拉开了先战个通宵再说的架势。职业生涯里能赶上这么刺激的战役,测试室的气氛无限接近狂欢。
      
      贺识微倚在门边,对着已然把自己抛到脑后的众人望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陆拓忙着指挥众人,好一会儿才发现贺识微已经不见了。
      
      他一个总裁,待在这里的确没什么意义。陆拓这样想着,刚刚按下心头的失落,房门又开了,贺识微提着一堆饮料和食物站在外面。
      
      他没有打扰全心投入工作的众人,在门外对陆拓轻轻招了招手。
      
      陆拓走出去接过了他手中的东西,悄声说:“回去休息吧,我明早向你汇报进展。”
      
      “没事,我就在办公室,有问题随时来找我。”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陆拓问。
      
      “什么?”
      
      “只要这次能成功销毁易殊,以后普通的病毒根本不够看,我们的系统安全会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贺识微笑道:“我对寰石夸海口说可以销毁易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真能做到了。”
      
      陆拓一顿:“你当时不信我能行?”
      
      “信的。”贺识微说,“你这么聪明,又有冲劲。”
      
      陆拓不确定这会不会又是哄人的套话。他抬眼去看贺识微,想琢磨一下对方的神色。
      
      贺识微正直视着自己,眼中有温暖的光。
      
      陆拓的心脏欢腾到了丢脸的程度。
      
      贺识微踌躇了几秒,不知为何突然下定了决心:“我父亲……”
      
      陆拓一震。
      
      贺识微说着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出口的话语:“我父亲死前告诫我,别跟世上任何人交心。”
      
      他说得很慢,却终究没有停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错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