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招收内族弟子

      第十九章:内族弟子
      
      今晚来此目的本是为了灵药,得到这些符箓倒实属意料之外,殷绝看过这些符箓,品质极好。而且其中有三张引雷符威力堪比金丹中期一击。
      
      平心而论,今晚遇见的那人这般骇人的天赋,饶是在中州那等天才辈出的地界也极为罕见。
      
      在他炼丹已至臻化之后,殷绝自知炼丹一途很难再有进展,闲来无事,转而学习符箓和阵法。符箓和阵法皆是入门容易,进阶困难。
      
      每一样对精神力和天赋要求极高,殷绝熟知炼丹一途,但在阵法和符箓上天赋平平,两样皆修炼至五品,便没了后续。不过他发现在修炼了阵法和符箓后,他对精神力的掌控越发游刃有余,而且在精神力使用上有了新的领悟。他将这些用于炼丹之上,也使他炼丹之术再进一步。
      
      譬如成型的丹药并不能剔除里面杂质,而殷绝是在学了阵法后,得到启发。当时为了验证他这个猜想,每天至少拿百颗丹药练习,直至后面能熟稔剔除成型丹药里的杂质,而不毁坏丹药里原本的药效。
      
      果然天下万千大道冥冥之中必有相连。
      
      回到客栈后,殷绝一一取出灵药,四四方方的木桌瞬时堆满了药材。这些灵药品级多为一、二品,十分常见,并不稀奇。大抵正是因为如此,那些散修并不觉得这些灵药能卖出好价钱,挖的时候很随意,也没好好保护。
      
      许多灵药因为根尖具毁,灵气匮乏,叶尖恹恹卷起小块,有气无力的。
      
      不是自己采的灵药就是这样。
      
      指尖灵气化刃,殷绝拿起其中一株一品灵药,先理清上面交错的灵根,而后仔仔细细用灵气小刀剔除根尖中夹杂的泥垢。
      
      一边默念功法修炼,一边整理灵药,也只有殷绝敢这样做。寻常修士要想修炼必须打坐静心,不然一个不留神灵气走岔路便是走火入魔。
      
      刚进屋,石中火便耐不住寂寞从殷绝识海中跑出来,坐在其中一株灵药上,瞧着殷绝的动作,不禁疑惑,“一些低劣灵药,有必要处理得这么认真?”
      
      殷绝动作细致,却并不慢,很快处理了好些灵药,他闻言一笑:“习惯了。”
      
      “炼丹师炼丹,三分在人,七分在药。身为炼丹师若连灵药尚且不能爱惜,于炼丹一途注定缘浅。”殷绝晗眉,将处理好焕然一新的灵药放入储物袋,“若当初我能早点领悟这点,也不会困于六品丹师迟迟未能突破。”
      
      石中火双眼一亮,心中激动难耐,少见啊少见,没想到殷绝也有吃瘪的一天。石中火敏锐察觉到这可能是殷绝曾经唯一难以启齿的事。
      
      它急着戳殷绝痛处,挑起眉,忙开口问道:“你当初困在六品多久?”
      
      “五年。”
      
      石中火:???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少说了个十?五年?!!你唬我呢!”炼丹一途艰难无比,别说困个百年、几百年,有的人甚至一生无缘高级炼丹师。殷绝说他五年时间,便将这个天堑越过去了?!
      
      殷绝未答,桌上药材已经处理好大半,石中火突然觉得不对劲,它凑到殷绝面前,“欸,当初你晋升六品炼丹师,年岁几何?”
      
      “方及弱冠。”
      
      石中火:……
      
      它不信邪,“说起来,我们好歹签了这么久的契约,你还没告诉我你身前修为几何,年岁几何?”
      
      “刚修至大乘,尚未过两百生辰便身陨道消。”殷绝已经处理好所有药材,将发愣的石中火从最后一株药材上挪下来,“你先回识海吧。”
      
      石中火神情茫然回到识海中,直到九转神丹清香飘入鼻中,它才悠悠反应过来。
      
      随后无可言明的惋惜浮上心头,尚不足两百的大乘修士、二十的六品炼丹师,即便是高傲如石中火也不得不承认殷绝天赋当真惊人。且不说如今的修真界,哪怕拉远直至上古那也是一等一的惊世鬼才啊!
      
      怎么就死了?
      
      第二日,殷绝租得一间炼丹室,炼出三瓶两品上等丹药,四瓶一品上等丹药,照旧将纯净度最高的丹药给石中火。
      
      主城之大,交错街道之上人潮如流,亭台楼阁数不胜数,蜿蜒清澈长河绕街环转,其上婀娜柳树姿态动人,画舫中优美乐声潺潺倾泻而出,繁华景色美不胜收。
      
      纵然此处贵为永州主城,但丹药铺仍旧数量鲜少,多数聚集在主街。
      
      殷绝来到主街之上最大的丹药铺,丹药铺足有三层楼阁,朱漆璧瓦,恢弘大气,端的是奢侈华丽。其镶金匾额上提有龙飞凤舞的“李家丹阁”四个大字。
      
      李家?
      
      殷绝想起昨夜那张扬跋扈的李家众人,再细细望去,只见候在门口的小厮衣料不菲,态度甚是倨傲。
      
      殷绝转头拉住从他身边路过的人,“大哥,请问这附近可还有别的丹药铺?”
      
      那人从旁路过,突然被人拉住心中不耐,转眼瞧见殷绝相貌,不悦瞬间消散,他看了下前面不远的李家丹阁,笑道:“小兄弟你刚来的吧。”
      
      “李家本作风不端,谁料近些年无端抱上程家大腿,现在正是傲气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去他们家,你若无权无势贸然去他们家买丹药定会被骗,若你只是买些寻常丹药,你听我的,往前走,过了这条街,有个叫张家丹药的丹药,张家几百年的炼丹世家,你去他家,名声可好着。”
      
      “多谢。”
      
      过了主街,按着那人说的往前走,这条街上的人明显比刚才的少了许多,张家丹药位置显眼,转过角便瞧见了。
      
      丹阁内冷冷清清,张叁趴在柜台上扒拉着算盘,看着账本上越来越少的记录悠悠叹了口气,想当初张家在主城可是如日中天,门庭若市。哪像如今……唉。
      
      翻了身,这一看,一个身形颀长的人出现在门口。
      
      来客人了!
      
      张叁瞬间浑身来了精神,赶紧迎了上去,“公子,请问你想买什么丹药?我们这丹药品种可多了,凝气丹,破壁丹,固元丹……”
      
      殷绝环视了一圈,他取下腰间储物袋,“我想出售丹药。”
      
      “欸?”张叁愣了愣,感情这位公子不是买丹,而是卖丹?张叁欲哭无泪,现在他们都被李家和程家打压得连自家丹药都卖不出去,怎还会收别人的丹药?
      
      希望落空,张叁也没恼,笑着回拒:“公子,实在抱歉,现下我们不收丹药。”
      
      殷绝眉梢轻蹙,“叨扰了。”
      
      殷绝走后,张叁回到柜台后继续叹气,没多久张文笙带着随从翩然而至,张叁忙出来行礼,“见过大少爷。”
      
      张文笙扶起张叁,“今日生意如何?”
      
      张叁摇头,“鲜少有客人前来,方才好不容易来了个,谁曾想是想卖丹药的。”
      
      张文笙并未多加过问,今日走了十几家铺子都是这般,张家生意日渐衰败,照这样下去张家彻底落败岌岌可危。而且三个月后还有和李家一场比试,若这次比赛失败,无法保得半年之后去往中州的名额,张家真的全完了。
      
      张文笙递出一摞告示交给随从,吩咐:“在主街各处也贴上。”
      
      张叁心中好奇,抬眼悄悄望了去,只见上面写着三日后张家设擂公开招收炼丹师,凡通过试炼者,均视为张家内族弟子,并由张家长老亲自教习炼丹一术。
      
      张家长老?也就是说大长老也要亲自教习?!
      
      要知道张家大长老那可是四品巅峰炼丹师!在主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人想见长老一面求都求不到,如今却要亲自教导?!
      
      张叁大骇,情不自禁出声:“少爷,这未免太……更何况外来的人能信吗?”
      
      张文笙摆手,比试时间迫在眉睫,偏生张家血脉单薄内族弟子本就少,天资出众的更是寥寥无几。更何况还要三个月之后有实力能上场赢得比赛的。
      
      如今人数不齐,只能这样了。
      
      “怎么办,丹药卖不出去了。”殷绝刚离开丹阁,石中火就先替殷绝愁了起来,“而且你一没势力二没实力三没灵石的……”
      
      殷绝并不慌张,在识海中道:“天无绝人之路,放心。”
      
      当天,殷绝坐于客栈阁楼之上,见下面人头攒动,而在他对面一桌人正讨论的热火朝天。
      
      “张家是疯了吧?连这种告示都贴了出来!”
      
      “堂堂四品炼丹师都亲自出来招揽,可见张家确实被李家逼到绝境。谁胜谁败,就看三个月的两家炼丹比赛,但依我看张家不过强弩之末,挺不了多久。”
      
      “但张家这条件开得着实诱人啊,姑且不提张家内族弟子待遇如何,单让四品巅峰炼丹大师无条件教导就赚大发了!”
      
      “你可别说,单能得到其中一位长老教习那也是天大的好事。”
      
      “哈哈哈哈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呸,你又不是那金贵的炼丹师,与你何干,要我说,”那人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李家算得了什么?真厉害的还是程家,程家那些稀奇古怪的丹药可真的好……还有程家拍卖场,据说上次他们拍卖的那只妖兽……”
      
      张家,李家,程家,主城的几大巨头之一,一旦发生什么当即在主城掀起滔天巨浪。殷绝仅在客栈坐了几个时辰,便将来龙去脉搞了清楚。
      
      原来中州每次来外州招收弟子有固定名额,划给永州主城的炼丹师名额有二十个。届时,这二十人上擂比赛,他们再从中挑选合心意的弟子带回去。
      
      程家因有主家在中州故而不需名额,李家占五个,张家占九个,剩下其余被其他小炼丹家族瓜分了去。近年李家攀上程家,处处打压张家,如今竟是瞧上了张家半年后的参赛名额。狮子大张口想从张家手里拿走五个,张家自是抵死不从。
      
      但城主害怕程家威势,便定下规矩,三个月后让张家和李家各出五人比赛,一场比赛一个名额。这本是张家吃亏,但张家如今的状况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石中火在识海跟着听了个一清二楚,它脑袋聪明,转的极快,在识海里大叫:“来了来了,机会来了!进张家,当内族弟子,只要帮他们守得中州参赛名额,半年后,凭你的实力只要能上场比赛一定能被中州的人选上带回去!”
      
      说完石中火连忙否决自己提议,“可是一旦进入家族当了内族弟子,便牵了因果,以后都得和张家绑在一块,得不偿失啊,身上凭空多了一个家族。”
      
      殷绝凤眸微弯,喝下杯中清酒:“中州名额要,但内族弟子却并不一定要当。”
      
      石中火:“欸?你有别的法子?”
      
      殷绝笑而不语。
      
      当天,数万里之外的黑水森林之上云舟起飞没入云层,飞往永州主城,曾经鲜活热闹的森林如今万树倾倒,空空荡荡,死寂一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很不符合气氛,但我还是要@一下兔子
    欸!兔大佬,你的小蛇正在航空加急运输中~
    啊~
    好像有四章还是五章没有捉虫了,呜呜呜呜呜,不想动,懒得捉虫子
    感谢在2020-03-11 18:23:15~2020-03-13 22:5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含笑酒泉 10瓶;托尼爸爸 4瓶;是咸鱼本咸 2瓶;拔丝苹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