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妖兽参赛

      第二十章:妖兽参赛
      
      张家招收内族弟子的事情一经宣布,便如油进沸水滋啦一声炸裂开了。
      
      三日后,张家设下擂台的广场外人潮如织、数不清的修士聚集在此处,人头攒动,摩肩接踵。
      
      许多人并非炼丹师,只是来凑个热闹。
      
      广场四处布有张家仆人,均为练气三重之上。虽说张家势力日渐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家底蕴仍旧不可小觑。
      
      正上方设有长桌其上放有记名册,主坐之人乃张家大公子,随后依次坐开几人,其中靠左侧棚顶下端坐着一位长须白发、鹤骨松姿的老者,最备受人瞩目的还是他右胸侧的四品炼丹师铭牌。
      
      此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张家大长老!
      
      再看大长老身后垂手并立着一气息沉稳、灵气不显之人,众人心中大骇,那可是金丹期的修士?!
      
      没想到此次招收内族弟子连四位长老都亲自出来,可想而知张家对此事的重视。
      
      眼见到了辰时,张文笙点头示意,旁边的人心领神会,站起身朗声道:“此次张家招收内族弟子,承蒙诸位相信特意奔赴至此前来参加,但招收内族弟子人数有限,故而设有条件……”
      
      殷绝立在人群中,不少人听了张家的条件已走了一部分,但依旧有些混在其中。张家的人对此显然有准备,让人排成长队依次测骨龄。
      
      “合格,名字?”
      
      “不合格。”
      
      “合格,名字?”
      
      ……
      
      殷绝手掌放在黑色圆球上,只见其上亮起光芒,拿着黑球的人点了点头,“骨龄合格,名字?”
      
      “殷绝。”
      
      “这是你的号数牌,下一个。”
      
      接过号数牌,上面刻有11以及他的名字,殷绝按着指引来到另一处,他的真名在中州也鲜少有人知道,众人只知雪封山离火殿中住着位离火尊者,但从不知离火尊者真名是何。
      
      “呵,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来凑热闹。”
      
      站殷绝前面的人瞧见殷绝衣料简陋,轻嗤一声,在殷绝望过来时,骄傲地挺了挺胸前一品丹师的铭牌。
      
      殷绝:……
      
      殷绝只看了这人一眼,视线随即往台上略去,两个金丹修士一明一暗。广场上还设有丹炉、灵药,第二轮便是炼丹,妖兽灵气运转于修士不同,金丹修士只要殷绝小心点也能瞒过,但殷绝并不想,太麻烦。
      
      很快,剩下的人测试完毕,符合第一个条件的仅有十五人。在带领下,十五人来到擂台,每人按号数依次选择丹炉。
      
      “内族弟子只招收五位,现在请各位挑选药材炼丹,最后由我们长老决定谁去谁留。不过为了感谢各位前来,张家已为各位准备中等聚气丹三瓶。”
      
      不得不说张家安排确实深得人心,各自挑选药材时,台上大长老身侧的老者忍不住窃窃私语:“我瞧十号不错,年岁刚及弱冠吧,就已经是一品炼丹师,而且瞧他挑选的灵药皆为一品上等灵药,瞧着他这是炼制一品中难度较高的火云丹,这小家伙怕是要临近二品了。”
      
      “我瞧着三号也不错,你看他……”
      
      “嘶,十一号都选的什么药材?乱七八糟,果然是来浑水摸鱼的!”
      
      殷绝相貌气质出众,自然有长老注意到殷绝,而后定眼细看殷绝手中的药材,一昧摇头,好几味药材药性相冲不说,还有的药材根本不能融合,也不知道这人在做些什么?连炼丹的基本常识都没有还敢来参加他们的内族弟子选举?!
      
      丹炉起火,殷绝刻意放出自己灵气,果不其然,广场中两道气息同时一变,视线聚集在正中心的殷绝身上。
      
      大长老身后的金丹修士急忙俯身,在大长老耳边低语。
      
      言毕,神色从未变化的大老张眼中惊诧一闪而过,目光望向台上殷绝,看着殷绝熟稔的炼丹手法,又看了殷绝连着融了好几味药性截然相反的药材,丹炉依旧毫无变化后,神色几经变化。
      
      “长老?”
      
      大长老摆手,“先看看。”
      
      “是。”
      
      众目睽睽之下,殷绝不欲同时分出精神力淬炼药材,饶是只有一股精神力刻意压慢速度后,也远非常人所比。
      
      一品丹药最难最需十几味药,而二品丹药需要至少三十味药,张家准备的药材里有二品的灵药。殷绝一昧没选,而是选了二十种药性毫无关联的一品药材。
      
      自殷绝灵气涌出后,大长老注意力全放在殷绝身上,越看下去越心惊的同时,越是琢磨不清殷绝到底想干什么。
      
      张文瑶在家里炼完丹,正值无聊,她的哥哥们都在炼丹,因为上次带三哥出去导致三哥的妖兽差点死了,张文瑶心中愧疚,想了下,只带了几个随从来广场跟着凑一凑热闹。
      
      从广场后面进来,张文瑶一眼瞧见她大哥背影,让随从不准说话,张文瑶惦着脚尖悄悄从后面扑上去。
      
      “大哥!”
      
      张文笙在张文瑶来时便察觉到,扶住挂在他身上的张文瑶,张文笙笑得温柔,“不在家好好炼丹,怎么跑这儿来了?”
      
      张文瑶嘟起嘴,撒娇道:“我想来看看嘛,到底是要进我们张家当内族弟子,总不能资质太差。”
      
      张文瑶说完,转过头,冲旁边的几位长老一笑,甜甜叫道:“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四爷爷~”
      
      “欸!”几位长老笑着应道,连带着大长老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意。
      
      张文瑶身为张家嫡系唯一的女子,不过碧玉年华便是一品炼丹师,是张家除张文笙外天资最出众的。年岁尚小,人好动又嘴甜,张家所有的人都宠着她。
      
      “乖,快下来,这么大了还黏在哥哥身上成什么样子?”
      
      “不,”张文瑶缠得更紧,“再大也是哥哥的小妹!”
      
      张文笙一笑,拿自己这个妹妹实在没法。
      
      “只有十五个吗?”张文瑶脑袋搭在张文笙肩膀上,往台上望去,本颇为无趣的双眼在望见一身形修长的人时,突然大放光芒,激动抱着张文笙手臂,“哥,哥!是他是他是他!是那晚救了我和三哥的公子!”
      
      “啊?”张文笙顺着小妹视线望去,瞧见正在炼丹的殷绝,不禁惊讶,听小妹的描述他还以为出手救了小妹三弟的人实力强盛,不然不会轻飘飘截住练气五重的李戊攻击。可这人怎么看都只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文弱炼丹师啊。
      
      “没想到他居然是炼丹师,太厉害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他。”张文瑶自看见殷绝后双眼死死黏在殷绝身上,语气兴奋异常。
      
      本还心存疑虑的张文笙见自家小妹此番模样,也确定这人就是当晚出手救下小妹和三弟的人。
      
      此时殷绝炼丹炉中,二十味药材已经开始融合,隐隐丹香从炉中传出,旁边十号最先瞧不起的殷绝的人冷不丁闻见丹香,手上一颤,险些融错药材。
      
      原本从容的动作开始慌乱,冷汗从额上渐渐冒出,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他强行稳住焦急情绪。
      
      他以为凭自己的能力定能在这次炼丹比赛上拔得头筹赢得第一,这样进入张家必能得到重视。但是,这个人,怎么会……
      
      台上的长老注意到十号的变化,有些可惜的摇摇头:“天赋是不错,可惜太过年少,心态不稳呐。”
      
      殷绝丹炉中的丹药已经融合完毕,丹药形态初具,马上就能出炉。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比赛已经开始了,在下来迟一步,不知还能否参赛?”
      
      众人往外望去,只见一人身着上好雪丝绸缎蓝袍的人摇着折扇翩然而至,俊美脸上带着笑容,胸前佩带的二品炼丹师铭牌熠熠生辉,其身后随行着一黑袍裹身之人。
      
      李家嫡子——李玖。
      
      这是来砸场了?!
      
      张文笙神色从容,“李公子此话是何意?”
      
      “何意?”李玖取出宣纸,“不是你们张家说的吗?诚挚邀请各大炼丹师前来参加内族弟子选举一事,在下不才,身为二品炼丹师,也想来试试。”
      
      李玖收拢折扇,冲最上面的大长老拱手,笑容张扬:“毕竟在下对张大长老可是敬慕已久,若能得到张大长老指点,真是万幸之至啊!”
      
      张文笙面不改色,笑着回道:“李公子怕是未看完告示,下面明确提有有族炼丹师不在邀请之内。”
      
      李玖摊手,将告示递给身后之人,甚不在意道:“同为炼丹师理应互相交流共同进步,张家如此故步自封,啧,也难怪这生意做的一日不如一日,还得从外面招揽弟子。”
      
      “哈哈哈哈哈。”
      
      张文瑶气得脸色发青,正欲破口骂,及时被张文笙拉住。
      
      李玖笑完,他身侧的黑袍人靠近他,在他耳边低语,李玖双眼当即眯起,随即嗤笑:“不让炼丹师参赛,倒让区区一低贱妖兽参赛,张家可真令在下佩服!”
      
      什么?妖兽?!!
      
      李玖话落,身后黑袍人猛地对台上殷绝出手,灵气翻腾滚动,搅乱灵气,在丹炉炸裂声和炼丹师惊呼声中轰然来到殷绝面前。
      
      殷绝快速取出炉中成型丹药,与此同时,往后飞退,趁此机会装作被灵气击中撤去脸上幻术。
      
      金丹修士突然出手,在场的人反应不及,隐在暗中的金丹修士慌忙截住灵压,殷绝落在擂台边缘。
      
      银发红眸,黑袍鼓动,端的是风华神姿。
      
      张文瑶怔怔盯着现出原样的殷绝,呼吸骤然一窒,心如擂鼓,天地瞬间失色,只能看见台上那人绰约风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莫方
    三无兔大佬正在为攒钱买小蛇做准备中
    不然无钱无权无实力的兔大佬别说买蛇了,就是拍卖会都去不了~
    感谢在2020-03-13 22:52:31~2020-03-14 18:17: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划舟不用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