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自从那惊世骇俗的一记零式削球后,手冢的攻击就愈发的凌厉起来。每一球都比上一球角度更刁钻、力度更大,那风驰电掣的攻击打的跡部似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勉强的抵抗着。场边监督席的榊太郎看着跡部的姿态,无奈的摇了摇头。

      “3-2!手冢领先,交换场地!”

      在手冢的一记单脚跳起扣杀后,青学的分数又一次的处于领先。场外的冰帝队员们看着被压制的跡部,全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冰帝坐席上的队员们,除了又开始呼呼大睡的芥川慈郎外,都纷纷咬紧了牙攥紧了拳头。

      “可恶可恶跡部,居然被那个手冢压制住处于下风?!”向日岳人啃咬着大拇指的指甲,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不满的嘀咕。

      “宍户前辈,那么强的跡部部长他居然……”凤担心的看着换场的跡部,额角流下了一滴冷汗,“面对手冢的攻击居然会无计可施,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清楚点长太郎,”宍户将帽子摘下扔在一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跡部那家伙,还未使出全力吧?嘁,太逊了!”

      交换场地的跡部,走到了榊太郎面前。榊太郎保持着优雅的姿势,从面部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声音却带着强大的压迫力——

      “很明显对方一开始就积极抢攻,不断的打出对角抽击,为的就是要耗尽你的体力!——看来,对方是想要速战速决。”

      “哼,这只是因为手冢不敢和我正面交锋而已。”跡部侧头瞟了一眼青学监督席旁的手冢,哼笑了一声。

      “喂,跡部。”榊太郎改变了一下坐姿,将双腿交叠了起来。看着那嘴角弯起保持着独特的自信笑容的跡部,稍稍眯起了眼睛,“你应该也玩够了,是时候该夺回比赛的主导权了吧!”

      “主导权?”跡部收回了视线,转头看着榊太郎,敛去了笑容。将左手伸出在眼前又猛的握住,上挑的眉下射出了慑人的视线……

      “——主导权早已握在我的手中了!”

      ……

      比赛继续进行,手冢仍然不遗余力的攻击着。他不断的将球抽击到跡部的对角,使对方不断的奔跑回击,持续消耗着跡部的体力。众人看着这似乎是一边倒的局势,有人欢喜有人忧……而立海大这边,却有人看出了端倪。

      “喂,弦一郎,有点不对劲……”柳莲二看着二人的动作,对身旁的真田说道,“跡部那家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使出去年青少年集训的那招呢!”

      “啊,你是说那招扣杀?”真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确实,跡部的实力应该不止如此才对。”

      “扣杀?”TOKI听着他俩的谈论微微侧头,“是上次莲二前辈你说到的那招二段扣杀吗?”

      “没错,先把对方球拍震掉,然后待球弹起后再次大力扣杀得分的那招。”柳莲二点了点头,“去年在你去英国之后,一次的扣杀练习中他使出来的招数,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啊。”

      “——哗!好厉害!势均力敌啊!!”

      周围观众的喊声唤回了TOKI的注意力。手冢和跡部依然处于拉力赛中,双方都不断的将球调入对方的后场,或者抽击出对角球。但似乎跡部也开始攻击了,杀球的次数和力度比起上一场只防不攻的状态猛烈了许多。
      忽然,跡部将球打入了手冢的左半场底线!这记抽球又快又狠,手冢无奈只能勉强的将球挑起,小球高高的弹起、飞越了网线向跡部的前场落去。而跡部在手冢跑去救球的时候就迅速上了网,小球刚刚有下降的趋势时他就已经在网前跳起了!举起的球拍直对着那飞行中的网球扣去——

      “啊啊!手冢桑太大意了,怎么能在跡部面前用挑高球啊!”切原大叫一声,指着场内莫名兴奋,“跡部要出招了吗?那个扣杀!——啊嘞?”

      跡部并没有如切原所愿的使出那招可怕的二段扣杀,而是将球又轻轻击回了手冢的场地。手冢皱了皱眉,跑到落点将那软趴趴的扣杀打了回去。跡部嘴角挑了起来,又上网将那球反手击到手冢的面前。手冢当然知道跡部想做什么了,他想延长比赛时间、拖延战局!

      “跡部……”手冢心里默念着这个强敌的名字,脸色渐渐阴沉了下去。但他并没有因为跡部那不断的挑衅而失去冷静,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步调,将那球以一个漂亮的削球击回了跡部的前场。

      “哼,跡部那家伙,真行啊!”真田低笑了一声,惹得切原一头问号的侧目。

      “——手冢哟!你手肘的伤根本没有完全康复嘛,啊嗯?”跡部一边回球,一边向对面的手冢说道,“确实负伤的手肘,是打不出如此厉害的放短球,但是啊……”

      跡部轻笑一声,视线如X光一般射向手冢的手肘、手臂、肩膀、全身……

      (但是可惜啊,你在潜意识里不自觉地掩饰着自己的伤势的同时,反而加重了你肩膀的负担!这一切,都收在本大爷的眼里,我已经全部看穿了!——只是你本人还未发觉而已。如果你能在刚刚的时间里分出胜负便罢,但如果要长时间的比赛……)

      “十二神监督,跡部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浦山听着跡部说了一半的话,一头雾水的寻求TOKI的解释。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手冢的伤确实痊愈了。但是他下意识的保护着自己曾经受伤的地方,使得其他部位的负担加重,产生新的伤害。”TOKI从跡部说出那句话时面容就严肃了起来,在眼上附着了凝观察着手冢的肩膀,“……时间越长越是如此,他的肩膀已经不堪重负了……如果比赛继续拖下去,他的肩膀恐怕会……”

      (只要再打一个小时,你的网球生涯可算就到此结束了!)

      “那这么说来,跡部是故意不正面对决而拖延了比赛时间?”坛太一一直听着TOKI的话,忽然抬头愤慨的说道,“那不是太卑鄙了嘛!故意挑别人的弱点进行攻击!”

      “坛君,数据型选手的意义在于哪里?”TOKI并未正面回答太一的话,而换了个话题。

      “当,当然是收集对方的数据,然后帮助自己和前辈们胜利了!”坛不知道TOKI问这个话的意义,理所当然的说道。

      “哼嗯嗯,怎么帮助?”TOKI弹了弹他的笔记本,又指了指场上的手冢,“不也是找出对方弱点并加以攻击吗?”

      “啊……这个……”坛太一被TOKI的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只是不断的推着自己那经常滑下来的头带。

      “比赛中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只要在规则的允许内,一切的攻击都是合理的——为了胜利呐!”TOKI回想着自己曾经的比赛,怀念的说,“对方控球力不好的话,就看准死角攻击;体力不好的话就耗光他的体力;心里素质不好的话,就给他强大的压迫力;因受到伤害而有心里阴影的话,就攻击使他恐惧的地方……总之要给他一种完全无法战胜你的感觉,这样你就已经成功了大半。——不要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恐惧、不要因为对方的弱小而怜惜,赛场中没有朋友,只有敌人!这才是真正的战斗!”

      三个一年级听着TOKI的话、感觉到了TOKI那陡然聚变的气势,不禁打了个寒噤。坛太一颤抖着手在笔记本上记着,心里暗暗感叹——王者立海大,果然不是一般的强悍……攻击弱点什么的,他完全做不来啊!太没有人情味了!

      而TOKI看着攻击越来越快的手冢和极力压制比赛节奏的跡部,心里忽然没来由的一阵不安。跡部所作的决定,明显是一种赌博……他在赌手冢会不会因为手臂而放弃比赛;他在赌手冢会不会因为急躁而失去冷静。不管在赌哪一样,跡部明显占有强大的优势……但是这优势,是建立在他强悍的网球技术基础上的。

      (本大爷对付任何对手,只用三十分钟就足够了。不过手冢啊,就这样未免太没意思了……你就给我乖乖的多打两个小时,和你那手臂一起迈向破灭吧!)

      “——冰帝!——冰帝!——冰帝!”
      “——加油加油青学!——前进前进青学!!”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而比赛却越来越激烈。手冢冷静的进攻,跡部也毫不退让。跡部一边回击着手冢的球,一边心里暗暗的赞叹着。不愧是手冢,每一球不但对他步步紧逼,而且防守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不过——

      (这场比赛已经在本大爷的掌握中了!——来吧手冢,焦急的进攻吧!再不进攻的话,你的手臂可就要完了噢!)

      跡部看着手冢那张一成不变冰山脸,心里在默默的数着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的肩膀应该已经很酸了,为什么还不进攻?如果手臂崩溃,就再也不能打网球了啊!难道他不知道吗?或者说他为了胜利要放弃自己的网球生涯?这怎么可能,再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异常冷静的男人,任何事都无法对他造成影响才对……

      “——哈啊!”

      跡部挑了挑眉,对准手冢的左边底线大力抽击过去。手冢平移到左半场,抬眼看了看依然没有使出杀招的跡部,握紧了球拍转动全身,将那狠狠砸入边线的网球正拍击了回去,落入了跡部的后半场。和球一同掉入场内的,是他那凌厉的视线——

      (手冢君,你要成为青学的支柱啊!)

      肩膀崩溃了又怎么样,不能打网球了又怎么样!这是他中学的最后一次比赛了,青学绝不可以输在这里!他要带领青学,带领那群虽然是笨蛋但却有一腔热血的部员们夺冠全国大赛!

      “6-5!手冢领先!”

      “——太好了!手冢部长又领先了!!”
      “——加油加油青学!——前进前进青学!”

      太阳异常的灼热,但并没有影响到场内的少年——因为他那如同岩浆般翻滚的求胜欲望,远远比那太阳更加炙热!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运动衫,肩膀也因为长时间的过量运动而隐隐作痛。但他依然挺直了腰身,矗立在赛场上。他说出的话依然保持着清冷的腔调,但目前听来却饱含着与平时不同的意义——

      “——不要大意的上吧!”

      **

      “嘁,手冢——!!”

      此时已经满面汗水的跡部转头对同样全身湿透的手冢爆喝了出来。他不相信,手冢居然毫不犹豫的接受持久战?!而且,这么长时间的比赛,他的肩膀应该已经到了极限才对,但是为什么……

      “——喝啊!”

      手冢在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比赛,依然发出了极其漂亮的球,速度快且杀伤力巨大。小球呼啸着冲进了跡部的场内。

      “——可恶!”

      跡部快步上前,勉强的将球救起了。但却没想到手冢早就在网前站定,摆好姿势等着那飞来的网球。众人看到了他的球拍轻轻下拉,纷纷屏住了呼吸……

      “15-0!”

      “是零式削球……”TOKI看着那小球落地后咝咝的旋转着滚回了球网,捏紧了拳头,“手冢前辈,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为了球队的胜利居然可以放弃自己的网球生涯……”

      “什么意思啊十二神监督?”好学生浦山椎太又举手发问了。

      “比起这长时间的比赛,让他手臂负担更重的便是这个零式削球。”TOKI对他解释道,“在这种关头不但接受了持久战,而且还频频使出零式,无疑为他的手臂雪上加霜。”TOKI看着面色有些微恙的跡部,心里不合时宜的期待了起来……

      跡部,你该怎么样应对呢?对于手冢的选择,你要做出什么回应呢?

      刚刚有些失去冷静的跡部,现在似乎已经恢复了过来。他加深了呼吸,放低了重心——看清对手、看清来球。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感受着对方的气势和精神;眼力提升到极限,观察着对方的动作,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

      (既然你接受了持久战,那么作为对你的回应,从现在开始我也会一球一球的打下去!用出我最强的实力,来打一场与你与我都不后悔的比赛吧!)

      “去吧跡部,”榊太郎看着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跡部景吾,嘴边弯起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让他们见识一下——率领冰帝网球部200人的你的实力吧!”

      跡部平移到来球位置,扭动身躯反手将球迅速击出。球稳稳的压在手冢的场地边线上弹起,并且又低又快。手冢虽然救到了这个角度异常刁钻的球,但是却只能将它高高的挑起,飞越了球网落入跡部场内。

      “受死吧!”跡部仿佛预料到了一般,在球落入自己场地的瞬间便从网前跃起,将球狠狠的扣向手冢的手腕——

      “——破灭的圆舞曲!”

      手冢目光一滞,迅速将球拍上提,瞬间用拍面硬硬挡住了这一记足以将球拍击飞攻击。跡部暗叫不妙,他根本没有击中手冢的拍柄,而是被他用拍面挡住了!那么就——
      跡部弹回来的网球杀向了手冢的真空地带——无人防守的右场。但在击出球的一瞬,他心里有些不安……刚才手冢确实是用拍面接下了他的“破灭的圆舞曲”,这样的就糟糕了!

      果然像他想的那样,击出去的球在球场上划了个弧线,又回到了手冢手中。在他那大力杀出的必杀技下,手冢还能如此准确的用拍面接到……不仅如此,居然还在球上加了旋转……

      ——“ADV.发球方领先!”

      “是手冢领域!”坛太一和围观的众人一起喊出了声,他激动的看着比赛,完全忘了记录,“简直太强了,手冢前辈!!——那是能超越一切的强悍啊!!”

      “哼!”真田哼了一声,帽檐遮挡下的脸似乎柔和了许多,“手冢这家伙,现在才开始吗?”

      “还有一球……还有一球……”此刻的手冢,却在心里低声祈祷着。他的手臂在颤抖,他的肩膀在悲鸣。随着他抛起网球,缓缓的举起球拍,肩膀内的那根线绷的越来越紧,几乎要断掉了!他看着空中的网球,脑中闪过了一幕一幕的画面——

      (既然不用那左手,就将它毁掉好了!)
      (手冢,你要退出的话我也退出!)
      (手冢君,我这个部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昨天也输给了你不是吗?但是你真的要不顾你的朋友而退出社团吗?)
      (手冢君,你要成为青学的支柱啊!)

      “还有一球……一定要坚持住!”

      手冢咬紧了牙,忍住了肩膀传来的阵阵撕裂的疼痛,将球拍用力挥出——

      “一定要坚持住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冰帝对青学,第一场的双打输的不和理论。临时凑成的双打,就凭着赛前那记住的几条双打口诀就可以赢得比赛吗?信念再怎么重要,技术和配合才是更重要的。青学以一个从来没有配合过的临时双打,居然胜了冰帝那200名部员内脱颖而出并长久训练的专业双打队员,而且是以那么大的比分胜出,这一点很让我匪夷所思。
    第二场的双打,宍户和凤的组合也是刚组成不久,但强烈的信赖和完全互补使得这一队成为了冰帝最强的双打。这个互补不单是性格上的,而且是技术上的。宍户的根性和移动速度,加上凤的力量,是最为互补的、最适合的双打组合。海堂和乾,两人都是单打选手,技术也相对更为平均,组成双打的时间也不长,是可以和宍户&凤一战的,却败的很干脆。
    接下来的不二对慈郎,简直是虐待动物!!不与评论……
    然后就是双部之战了。
    这一场的“结局”其实我觉得比较合理,但结局合理过程却不合理。
    跡部的水平虽然高,却还是比不上手冢的。但在手冢比赛中途伤势发作的情况下,跡部还赢的如此勉强,特别是最后的抢七局……按说受伤的手臂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的,XF却让他坚持了那么长时间,真是完全为了虐冰山而写的吧……受伤的手臂还能用出如此精确的控球吗,还能和实力不是一般的跡部战平吗?其实MOMOKA我也有过扭伤脚后还坚持跑完1500米比赛的经历,那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我跑到最后已经麻木了,别说速度了,那完全和走路差不多……不是不想用力,是用不出力~所以对冰山的带伤战斗感同身受,同时鄙视一下XF……
    总的来说,手冢是网王里最可怜的人,虽然很强但没有机会发挥出实力……虽然最后和千岁的对战中还是风光了一把,但总体来说他还是被埋没住了。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