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还有一球!——还有一球!”
      “——还有一球!——还有一球!”

      场上的比分是6-5,ADV.手冢领先。只要赢了这一球,就奠定了青学的胜利。场内的青学队员们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一球上,在手冢扔起球的瞬间便将那满腔的期待和热情化作了充斥全场的呼喊声。

      位于手冢对面的跡部,此时正瞪大了双眼、集中了全部精神力看着手冢手中的那颗黄色的小球——最后一球了,他怎么能让手冢得逞!不管什么状况他都要逆转,不管多大的差距他都要赶上!冰帝,冰帝绝不可以在这里止步!他看着手冢抛出的那颗球、看着手冢挥起的手臂,一滴汗砸在了紧握着球拍的手背上。脚步,蓄势待发……

      在手冢挥拍的一瞬间,他将所有的力量用在了双腿上,随时准备接下这决定性的一球!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手冢!!”
      “——手冢部长!!”
      “——部长!!!”

      一直以来都如松柏一般矗立的男子,紧紧抓着自己的左肩轰然倒下……那拍柄上刻有T字的银色球拍坠落在地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看台上的少年们看着眼前的突变,完全顾不得规则而从场边翻越而过,一齐冲向那长久以来一直激励着他们的部长。

      “别过来——!!”

      一声击破冰层的吼声镇住了他们的脚步,场上因剧痛而单脚跪地的男子挣扎着起身,那狠狠抓住左肩的右手几乎要将他那湿透的运动衫撕破了。

      “都给我回去!比赛……比赛还没有结束!”

      手冢的左肩已经几乎动弹不得了。哪怕是稍稍的移动一厘米,也会带来撕裂般的剧痛。他紧紧咬着牙,忍住疼痛用那受伤的手臂捡起了地上的球拍。随着他的动作,席卷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钝痛和从全身毛孔渗出的冷汗……

      “已经到极限了吗?”TOKI握住了拳头抵在唇上,唇下的两颗门牙死死的啃在手指上,眼睛直直的盯着从场内移动到休息席的手冢,“看起来相当的严重,他恐怕已经痛的挥不了球拍了。”

      “看他的样子,已经不可能和跡部继续打下去了吧。”柳莲二闭着双目吐出了这么一句话语,但从他的语气里却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变化,“真是可惜……”

      “不,现在还言之尚早。”真田本来就很严肃的面部没有任何改变,脑中似乎丝毫没有出现过手冢会弃权的那种想法。手冢并不是那种随便就会放弃的男人,特别是为了队伍的胜利!对于他来说,就算粉身碎骨也要立海大称霸关东夺冠全国;而手冢为了队伍的胜利,也可以放弃自己之后的网球生涯……所以在他看来,他一直以来所追逐的对手手冢,和他可算是同类。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说过过多的话语,但同类之间的理解并不需要语言来表达。不管手冢是怎么想的。但是,手冢国光是他真田弦一郎唯一承认的对手!

      在冰帝的休息席,脑中一直紧绷着弦的众人也放松了下来。

      “什么嘛,原来跡部他早有预谋啊!”向日拽起袖子抹了抹流到脸颊的冷汗,松了一口气,“害我还紧张了半天。”

      “现在可以说是情势大逆转呢。”忍足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却一直看着场内的跡部。他那没有玻璃阻挡的双目可以清楚的看出担忧的神色,一直挂着的微笑面具此刻也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和平常不同的严肃表情,“但是,跡部那家伙……”

      好像一点也不高兴啊……

      “不行的部长!!请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继续下去的话,你的手臂真的会……可能以后再也不能打网球了啊!”
      “部长!!”

      忽然暴起的一片喊声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只见那众人都以为将会弃权的男子从坐席上站了起来,拿起了球拍向场内走去。他的脸色因为疼痛已经变得煞白,额上流下的汗水如同瀑布一般灌进了领口,但镜片下那褐色双目却异常坚定。

      “——你是想遵守跟大和部长的承诺,带领青学进军全国大赛吧?”

      一位穿着蓝色运动服的鸡蛋头少年拦住了他的去路,时常带着温暖笑容的面部此时却再无任何表情,有的只是那双眸中射出的担心及——信任。他看着恢复了平静面容的手冢,伸出了握拳的右手——

      “那么加油吧!”

      一阵风吹起了他脑后的头巾飘带,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肩上。手冢顺着那随风摆动的飘带看了上去,目光停留在了绑在他额头上的头巾,上面赫然写了四个大字——青学必胜。这四个字陷在他的目光中,牢牢的刻在了他的脑海……他要赢,他要带领青学进入全国!

      “既然赢了我,就不要输给别人。”一句声音虽小却字字敲入他心头的话语传至耳边,他在监督席旁停住了脚步。目光看着球场中的跡部,没有回头的对身边的少年吐出了简短却坚定的六个字,如同誓言一般——

      “——我是不会输的!”

      **

      “——青学!!!——Fight!!!”

      震天的呼喝声再一次响起了。在舞动的蓝底白字的旗帜下,手冢握着那银白色的球拍再一次回到了球场。对着在暂停时间里也没有回到休息席的对手发出了宣战——

      “让你久等了,跡部。我们来决一胜负吧!”

      比赛再次开始了,在旁观看的冰帝队员们形成了从庆幸到震惊的转变。谁也没有想到伤势如此严重的手冢会再一次的回到球场,继续和他们部长的战斗。当然这震惊的不光是他们,还有在场上奔跑的他们的部长——跡部景吾。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本以为十分冷静、深思熟虑的手冢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样如同那无法撼动的寒冰一般的手冢,会有这么热血的一面。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看到如此不顾一切的他,仿佛那倔强的孩童一般。

      ——“6-6!双方进入12分决胜局,跡部发球!”

      手冢失掉了那至关重要的一分,使得比赛再一次进入了平分的状态。跡部站在发球区,看着对面弯着腰左右晃动的手冢,高高的抛起了小球——

      “——喝啊!”

      球落入了手冢的右半场,在偏离中线三十厘米的地方落地后弹起。手冢并未上网,而是在底线等待着球的降临。随后他将右腿跨出,双脚牢牢的钉在地面,扭动上半身对呼啸而来的、大约有自己膝盖高度的网球狠狠的抽击了回去。附着手冢强烈求胜意识的网球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急速旋转着砸入了跡部的真空地带。

      “1-0,手冢领先!换发球!”

      手冢握了握拳,做了一个难得的胜利姿势。随着他的动作甩出的汗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闪耀,在青学阵营的一片欢呼声中落入了球场的土地。他稍稍平稳了一下呼吸,从口袋里掏出了网球用力的捏了捏,而后高高抛起——

      “——哈啊!”

      肌肉犹如断裂一般,完全使不出力量!不仅如此,扣球的瞬间肩膀如同被注入了几万伏的电流,刺激着他的神经……很疼,疼的几乎不能自已!!

      “你那是什么发球啊手冢——!!”

      跡部双脚跳起,一记JACKNIFE回击了手冢用那残破的肩膀击出的发球,分数被改写为1-1。手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弯下腰摆好姿势,准备回击跡部的发球。

      而跡部看着发球已经软弱不堪却依然如此坚持的手冢,眼神也渐渐变得郑重起来。

      (在极度恶劣的状态下还能维持这么高的水平,究竟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又有多少人能预计到你会如此不顾一切呢……对我来说这场比赛——毫无疑问是独一无二的!这场决胜局对我来说打到什么时候都毫不重要,我只想要一球一球的打下去……用出我所有的力量啊!)

      “——哈啊!”

      “手冢已经相当痛苦了。”TOKI已经不想用凝来看手冢的手臂了,因为她不知道将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象。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肩膀已经崩溃了。刚刚那样的发球,就如同一个初学者一般,甚至还没有初学者击出的球有力……但是除去发球,他的技术仍然是那样的精湛,完全看不出是受了伤。——这需要多强的意志力和信念才能忍得住如此的疼痛啊!
      而且跡部也完全发挥了他的实力,不再拖延比赛而是面对面的与手冢做出胜负。她现在十分后悔没有带摄像机来摄下这精彩的比赛,她好想一直就这么看下去啊……

      **

      “36-35,跡部领先!”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比赛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在跡部和手冢不遗余力的战斗中,周围的冰帝和青学队员喊的嗓子已经哑了,但依旧一刻不停的声援着自己的部长。周围的闪光灯从比赛的后半段开始就一秒也没有停过,此起彼伏的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大家就这么一直看着、一直喊着,虽然心里都十分担心手冢的伤势,但却在脑海中映着同样的一个声音——如果就这么一直看下去就好了!

      突然,手冢的球拍前方向下拉了3.2毫米,众人那根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变的更细了,心里都在期待着、呐喊着——要出现了吗?

      “有点不对劲!”TOKI看着手冢的动作,心中浮现了一个和大家不同的声音。他的削球显得有些僵硬,没有向以前的零式动作一般流畅。这个零式削球是对他的肩膀损伤最大的招数,他用那破损的肩膀使出这一招会有相当大的痛苦!她看的到,在球拍下拉的瞬间,他的肩膀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

      果然正如她担心的那样,过了网本应该向后滚动的小球并没有滚回去,而是轻轻的弹了起来!!

      就在这弹起的仅仅十厘米的空当中,瞬间伸进了一个网球拍,将球挑过了网!那是跡部的眼力捕捉到了手冢肩膀的异样,尽全力奔跑到网前飞扑在地将弹起的球救了起来!手冢看着这被救起的十分软弱的球,强忍住刚刚因施展零式而急速加剧肩痛,反手将球抽了回去!

      但是……

      “7-6!跡部获胜!”

      ——球没过网。

      “怎,怎么会这样……手冢部长……居然输了……”青学的一年级生那年轻的脸颊上已经流满了泪水,声音也哽噎了起来。菊丸那瞪大的双眼眼神已经空洞,无机制的红色诉说着他的不可置信;而大石那早已饱含泪水的眸子里终于滴落了一滴液体。

      跡部走到网前,那时常飞逸着神采的双眸此时充满了平静,闪耀着光芒的银灰短发也已经被汗水浸湿。他看着对他伸出右手的、神色安宁的手冢,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他一把握住手冢的右手,嘴角轻轻的弯了起来。随后在手冢诧异的目光下,将那只与他交握的手高高举起——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两个少年交握举起的右手似乎遮住了太阳的光辉,那手臂上晶莹的汗珠泛着耀眼的光彩。随着他们的动作,四周的欢呼声和鼓掌声响彻了天空。

      **

      “——冰帝!——冰帝!——冰帝!”

      “桦地,给我毛巾。”

      场外围着的冰帝200余人仍不知疲倦的大喊着,但这一切似乎与跡部十分遥远。他将毛巾盖在头上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坐在休息席内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冰帝的正选少年们看着和平时完全不同的跡部,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去打扰他。但是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脚下投下了一片阴影。

      “恭喜获胜,跡部前辈。”

      “哼,有什么好恭喜的。”跡部听着这句话,自嘲的笑了一声。将头上的毛巾取下,看着面前的少女,“倒是你,来这里没关系吗?”

      “哼嗯嗯,来看看情绪低落的前辈有什么不可以的吗?”TOKI笑了一声,坐在了他的身旁,“这一胜对冰帝的意义很大,接下来就看替补的比赛了。”

      “本大爷会情绪低落?开什么玩笑!”跡部哼了一声,将毛巾扔在了身旁,“论情绪低落,你倒是应该去看看手冢那家伙。”

      “真不坦白……”TOKI撇了撇嘴,看向了青学的方向对跡部说道,“你们准备派谁来出战接下来的比赛?青学那边可能会派出秘密武器哦。”

      “秘密武器?”跡部恢复了那自信的笑容,朝身后微微侧头,“我们这边也有啊。”

      而在青学一侧,走到场边的手冢看着从场外热身归来的少年,拉了拉披在身上的正选服开口说道——

      “越前,还记得两个月前,我在天桥底下对你说的话吧?”

      少年压了压帽檐,露出了一只墨色的猫瞳注视着他的部长。

      “记得。”

      ——“由于青学和冰帝都为两胜两负一无效,因此进行第六场比赛,由双方后辈选手进行单打比赛。”

      手冢目送着纤细的少年步入球场,心里回荡着当初的话语……

      (越前,你要成为青学的支柱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早~~我起的好早啊~~啊哈哈~~(其实完全没睡……)
    那啥……大家的留言我睡起来再回复啊……梨子的长评我睡起来再写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可怜那!!!
    好吧,冰殿才是最可怜的。。泪奔~~
    大家请欣赏,本桃爬去睡觉……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